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13第12章

13第12章

        ·

        苏沫手上空无一物,这会儿很想拽点什么握在手心里,她低头瞄了眼墙边的栏杆,却无动作。也许现下任何一个微小动作都会暴露她内心的胆怯,既然已经留下,逃避始终不是办法,不如稍作试探,摸清对方的意思好做近一步打算。

        电梯上了两层,停下,整个过程中王居安再没看她一眼,唯一的动作是低头瞧了瞧腕上的手表。苏沫不紧不慢地走出去,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

        苏沫顺利签下合同,合同内容很正规,这家公司福利不错。此后的一段时日,她再没见过王居安,然而那晚的经历仍会时不时想起,是令她极度羞愧的污点。苏沫希望那人从此再不出现,或者有朝一日遇上了,她能一雪前耻。

        苏沫慢慢平复了心情,全心投入工作。从蓉偶尔塞单子给她,指点一二,苏沫也逐渐摸出些门道,业绩转好。对于从蓉的转变,苏沫心里起疑,却看不出什么端倪,只暂且当作“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同事们见她得从蓉器重,都有意与她交好,苏沫心里明白,但她性子和善温婉,数月混下来人缘不俗。好人缘在工作上为她带来一些便利,有些客户见她为人本分踏实,不必费心提防,反倒愿意静下心来同她打交道。

        但也并非人人如此,有些更偏爱步步为营事事算计的交往方式,这方面,苏沫还是新手,所以任凭她如何努力勤奋地学习外语,学会当地方言,再苦再累也毫不计较,业绩却仍是在中游徘徊。

        相比苏沫,曹若成才是部门里数一数二的大拿,两年来业绩居高不下,三十不到,口才好脑瓜灵,人际网络铺设得当,唯一的缺陷就是脾气太糟糕,尤其针对业绩差的同事如同寒风卷落叶不留情面。

        曹若成行事过火,同事们早看不过去,但又不得不努力同他结交,就连从蓉也对他十分宽容,经常高调赞扬他的业绩而从不评价其为人处世,很有息事宁人姑息纵容的态度,引得底下一帮人见风使舵心慌意乱,背地里又忿忿不平猛嚼舌根。

        从蓉一概不理。

        曹若成越发自傲,逮谁损谁,最喜欢当面骂人“傻缺”,尤其在骂女同事时,脸上的神情特别畅快,如,“你个傻缺,睡都陪人睡了,人当然不和你签单子”、“傻缺,你这样鞍前马后,人不拿你当销售,只当你是保姆”或者“丫傻缺就知道陪床”。

        从蓉在旁边听他骂人,毫不在意,末了还要点头表示赞同:“小曹说的对,让人占不到便宜还能签单才是真本事,做销售又不是做·鸡,人都看轻你了还怎么谈生意,销售和客户的关系至少在□方面是平等的嘛。”

        曹若成一脸得色,渐渐就有不把销售部经理搁眼里的势头,饶是如此他却从未骂过苏沫。苏沫行事不留话柄,对任何人下至清洁女工都和颜悦色,还未开口先礼节性微笑,从不轻易发火外露脾气,倒叫他不知从何骂起,无非是嘲笑她花费大力气尽接些小单子,又或者说她只是表面正经——假正经。

        苏沫全当没听见,只埋头做自己份内事。

        有天一早上班,苏沫还未进门就听见曹若成又在办公室里阴阳怪气地骂人“傻缺”。

        被骂的那位女同事业绩屈居曹若成之下,两人明争暗斗好一阵。该女姿色不俗,隐约有些不好听的名声,上面对这码事向来是睁只眼闭只眼绝不挑明。但是这次情况不同,某客户的老婆气势汹汹闯到办公室,指着该女的鼻子大骂“没脸没皮的淫·妇”,还说“仗着年轻勾搭男人算不得本事,长江后浪推前浪,比你更年轻的那是像一茬茬的新鲜韭菜割也割不完……”

        女同事也不是省油的灯,据理力争:“你看不住自己老公倒过来朝我乱吠,你要是搞得定他你来找我做什么,你就是一poorloser黄脸婆……”

        那位原配不怒反笑:“老公是自己人,我怎么舍得说他,还要留着以后好好过日子的,倒是你这样的,听说你婚期在即,我要把你这臭名声宣扬出去,也当是解救了另一个蒙在鼓里的可怜男人……”她大步上前,挥舞着胳膊照着女同事吹弹可破的美丽脸颊左右开弓扇起巴掌。

        曹若成佯装劝架要把人拉开,却是抓住女同事的手不让她还击,任那原配打个不停,直到从蓉从外面赶回来拨开周围乱哄哄的人群。

        事情闹得有点大,惹来一两个小报记者,也算公司丑闻一桩。

        当天下午,上头就有通报下来,连个自动请辞的机会也没给,直接将处理决定发放各人邮箱,说该女员工的行为违反公司条例多少条,极端影响公司声誉,严重败坏本品牌的业内荣誉,并且严重妨害社会风化,根据双方签订劳动合同我司将做出辞退决定,特此公告。

        苏沫看着公告末尾的电子签名,笔迹端正严肃颇有仿宋韵味又暗含狂放不羁的三个字:王居安。

        苏沫靠回椅背上微微一撇嘴角。

        此后的工作异常忙碌,销售部陆续少了两员大将,除了被辞退的那位,从蓉的一位副职下属忽然跳槽去了某外资,底下一干人对这个空缺眼巴巴瞅着,其中属曹若成最为春风得意自信满满。

        关于这事,苏沫全没放在心上,认为和自己扯不上丁点关系,也不参与同事间的议论,该做什么做什么,眼见每月的提成有所增长,寄回家的钱付得起按揭和女儿的生活费用,她便心满意足。

        曹若成瞧她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倒像揪住了什么小把柄,杵在她的办公桌前慢条斯理道:“我发现你这人有点不简单,你要不是太蠢,要不就是太能装……”

        苏沫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我第一次听人这样评价。”

        曹若成一笑,伸手拍拍她的肩头又着力捏揉一下:“我是提醒你,太爱装了也会被人提防。”

        苏沫侧了侧身子,挣脱他的手,没答话,转头给客户打电话过去预约见面时间。

        过了几天,从蓉忽然邀她一同去医院探望病人。

        苏沫觉着奇怪,从蓉说:“莫蔚清你还记得吗?她才生了孩子,前些时还问起你。”

        这人苏沫当然记得,她还记得莫蔚清以前说过,这次只要生了儿子就能正式入住尚家,于是好奇心起,问从蓉:“莫小姐生的男孩女孩?”

        从蓉了然一笑:“丫头。”

        苏沫“啊”了一声,竟有些替人失落,她又想起尚淳,潜意识里避这种男人如蛇蝎,生怕再次遇上他,也就不愿去瞧莫蔚清。

        对于这些,从蓉不得而知,反而半认真半玩笑地劝她:“其实莫蔚清这人很有意思,在女人里头也算是能屈能伸,和她接触对你有好处,你这人就是太正经,她身上恰好有股子邪气。搞销售的,太正经了会把客户吓跑……”

        苏沫对这番说辞感到新奇,她心里正盘算着如何跟从蓉走得更近,最好是除了工作以外还能有些私人间的牵扯,也就没再推辞。

        到了医院,月子中心像五星酒店,单人病房像豪华套间,莫蔚清神态慵懒半躺床上,脸色温润,中气十足,除了体态丰腴些,几乎瞧不出才生完孩子的憔悴。

        从蓉也不避讳,直接问:“你那位花花肠子一箩筐的非正式老公呢?”

        莫蔚清招呼保姆上茶,懒洋洋地答:“在小的那里,那边也生了个丫头,我想着尚淳是不是这辈子无后啦,”她哈哈笑起来。

        从蓉吹着杯里的茶叶沫儿:“你也生孩子人也生孩子,他怎么就去看别人不来看你,你还乐呢?”

        莫蔚清不屑:“那小的没脑子,总扯着尚淳去瞧她。年轻有什么用,生完孩子还不跟母猪一个样,耷拉着大肚腩,男的看了恐怕硬都硬不起来。就算青春无敌杨玉环在世,他们嘴上不说,心里也一样嫌恶……我是不会让他来的,看孩子可以,去会所里寻开心也行,就是别来看我,只要给我钱让我好生养着,等我恢复好了,脸无菜色肚子也没了□,你看他来不来,保准跑都跑不及,男人就那么回事。”

        从蓉哼一声:“为个男人用尽心思你累不累?”

        莫蔚清认真道:“做婊·子就不要立牌坊,要有职业素质!”说着,她转向苏沫淡淡打量了一回,“你变了不少嘛,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就是这穿衣打扮……你真该去买几件好衣服收拾下自己。”

        苏沫在莫蔚清跟前总有几分不自在,她略微一笑错开对方的视线,不忙搭腔,就听见从蓉问:“他们家大婆一点没闹么?”

        莫蔚清一脸索然无味:“说到这个,我倒是很佩服尚淳他老婆,十年了,不吭不哈不吵不闹,任凭男的在外胡天胡地,她自岿然不动,地位永葆。这种事,谁先沉不住气谁就输了,要是不想把男人往外推,就得忍,自尊算个屁。”

        从蓉说:“那得看她要什么,值不值。”

        苏沫听她俩说起男女之间的狗血龌龊像是谈家务琐碎一般,不觉如鲠在喉,又想起当初跟佟瑞安闹离婚的情形。从发现小三到协议离婚,没一天不鸡飞狗跳,事后她扪心自问,自己当真想离吗?答案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

        可如今在外面经历了些事,伤心伤神的时候,她又问自己,如果佟瑞安回心转意,自己还愿回头吗?

        苏沫暗自一声长叹,这个问题她已经有很久没想过,没精力没时间更没情绪。

        离开医院的,从蓉问她:“你觉得莫蔚清这人怎么样?给人生了个孩子,得了一套房子一辆车。”

        苏沫说:“目标很明确。”

        从蓉说:“我以为你会有点羡慕她,你们两个身上有些相同的地方。”

        苏沫不像以前那样动怒:“她很厉害,如果让我像她那样生活,会累死,”她补充,“就是又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从蓉听了哈哈一笑,还想说什么,迎面过来一人,她忙打了声招呼:“尚老板,好久不见。”

        尚淳对从蓉点点头,却只一心打量苏沫。

        远远就瞧见这女人眉间带着调侃笑意,点缀着那张清秀到几乎淡而无味的脸却在瞬间夺目起来,待那双温柔的目光不期然撞进自己眼里,他浑身上下的骨头先酥了一半,下一秒却发现,她又低眉敛目地回避自己,尚淳剩下的一半骨头立马被心底腾起的无名火烧得热辣辣一片。

        苏沫不理会尚淳,只当不见。

        从蓉的视线在这两人间不着痕迹地梭巡,待尚淳走远,才闲聊般开口:“那个职位空缺,人事部问要不要重新招人,上头也在问,所以我才报了两个名额上去,本来打算有三个候选人,可惜那谁不争气,炒了……我给你漏点风,你也有个准备。”

        苏沫惊讶,反问:“你推荐我?”

        从蓉挑眉,饶有趣味地看向她:“对,就是你。”

        作者有话要说:2011年七月二十日,二十一日更

        我知道大家想看对手戏,但是地位不平等,怎么能平等对话呢,根本就没机会么,人家眼里根本就没她这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5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