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14第13章

14第13章

        ·

        第二天,从蓉回公司,碰巧老板也在,就整理了近期客户和订单回款情况递上去,当然还有大笔营销费用的报批。

        王居安一向忙碌,只将少许时间分配到安盛电子这边,也就给了下属们较大的发挥余地,只要求他们每阶段提交有针对性的业绩报告,以此把握大方向。

        从蓉早把他这一套行事摸熟,两人都属于雷厉风行办事风格,在效率的配合上可说趋于完美。

        此时,她正坐在大班台旁等待批示,办公室里十分安静,只偶尔听见翻阅纸张的声响,面前这男人似乎对文件夹里的内容起了兴趣,微微点头说了句:“这个曹若成不错,”接着一顿,问她,“销售部有几个姓苏的?”

        从蓉对他这后半句话感到奇怪,仍是答:“只有一个,苏沫。”

        王居安“嗯”了一声,接下来的话更是莫名其妙,他说:“这人名字起得不好,”也没往下说如何不好,话锋一转,又道:“她才来没多久,销售额只能算过得去,和曹若成比还是有一定差距,”说罢,抬眼看着从蓉。

        从蓉知他指的是升职那件事,笑道:“这两人各有优势,苏沫的业绩虽不及小曹,但是人缘好,翻单很多,而且做事稳当,不骄不躁,有一定管理能力,团队合作也不错……至于选谁,我确实还有些犹豫。”

        王居安又随手翻了下文件夹,说:“百分之七十都是翻单,新客户只有百分之三十,曹若成手里的新客户比她多一半,开拓市场的能力很重要,”他合上文件继续道,“管理能力和责任感可以慢慢提高嘛,有些销售型人才的团队观念的确会相对淡薄,有本事的人都难免狂傲,但是不要紧,可以慢慢沟通培养,当领导的不能怕麻烦,悉心培养肯定能出成果。销售团队不比其他,更需要激情,销售型人才也不能用太多的条条框框去束缚,适合人事行政的管理条例未必就适合销售部门,”王居安一笑,给了个台阶,“从经理做销售的时间比我工作的时间还要久,和你说这些,我班门弄斧了。”

        从蓉忙道:“哪里,老板您太谦虚了,”她已经了解对方的大致意向,王居安这种三十出头的少壮派,有精力有能力,巴不得旗下各公司全冲一线笑傲江湖,行事风风火火,业绩就是一切。他这样思量再正常不过,她却不能一心为人作嫁。

        从蓉暂时没明确表态,脸上仍显犹豫之色,正巧秘书进来送文件。早听说年轻老板的私人生活放荡不羁,今天这个小明星,明天那个小模特,在公司里倒没什么绯闻,请的秘书助理也全是长相打扮中规中矩,能力不俗一类,可见是个做事业的。家族企业,父辈传下来一定根基,有些富二代们也不好糊弄。

        趁他稍作分神的当口,从蓉说:“苏沫做销售进步还是很快的,假以时日也是人才,不过现在确实业绩方面不如人,小曹这人好是好,就是人缘太差经常被客户投诉……我有个想法,这会儿正好有个潜在大客户,中顺的李老板,为人难缠,要求多,防备心理重,有老业务员啃了很久也没啃下来,不如让他俩去试试,一方面搞定客户增加业绩,一方面也好伏众。”

        王居安正在翻阅新送来的文件,说了句:“你看着办,你是部门领导,部门内部的事你比较权威,我不过给个参考意见。”

        从蓉应了,正要起身出去,又听王居安对她笑道:“公司里这几个部门经理,自主权和发挥的空间,对于从经理我是最放心给予的。”

        从蓉一笑,低头出去。

        苏沫这会儿正是犹疑,中午从蓉分别给她和曹若成提了那客户的事,顺便又把升职的事点了点,曹若成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苏沫却当即推辞:“我不行,还是算了吧。”

        从蓉瞧着她像是瞧着一段朽木:“你就只满足于做个基层小业务员?你对自己的职业难道没有一点长远规划?你的上进心到哪儿去了?推一步走一步,不推就不动,推了也不动,所以我说你和莫蔚清很像,都是那种一心指望男人养着的,莫蔚清倒好找了个大方的金主,你呢,年纪也大了皮相也没多出众还带个拖油瓶,以后还指望着谁养你不成?真是胆小又懒惰,即使你肯做婊·子,也要看有没有男人愿意上你。”

        苏沫忍着气咬紧牙没做声,半天才勉强开口:“就算是激将法,你这话说得太难听,所以我不想谢你……我可以试试,就当给你面子。”

        从蓉气极反笑:“谁让你谢了。你既然开始做销售,就要培养自己的胆色,没胆色,即使转行也一辈子碌碌无为。再说了,就算转行,薪水能有这儿高吗?提成是销售额的百分之八,如果升职,还有团队提成的百分之二,路是给你铺好了,能不能成看你自己。”

        条件相当诱人,也许房款能提前付清,父母也不用纠结那一点装修费,而她也可以尽早攒下一笔钱回家,然后找个安稳的工作不在乎钱少,只要有时间陪伴女儿成长……尽管她没有精准明了的职业规划,却早已在脑海里勾勒出一些美好温和的生活场景,她上进心不足,也要的不多。

        从蓉见她神色缓和,声音也压低了些:“那位客户李先生是有点身家的,如果谈成了,采购量会很大,而且……”她故作随意道,“听说他正在竞标城南的一块地皮做房地产,想搭上莫蔚清她老公那条线,你看看这种有钱人,要是搞定了,提成还会少吗?”

        苏沫没做声。

        从蓉瞧她一脸柔弱犹豫就累得慌,忽而想起王居安方才说的话“这人名字起得不好”,现在想来多半是因为“苏沫”的“沫”字,有虚无缥缈随波逐流之相,似乎预示所有一切都是泡沫,竹篮打水一场空,生意人大多迷信在意这个,就像赌徒上桌不能听见“输”的同音字一样。真是人如其名。

        苏沫却在寻思从蓉提拔自己的意图。

        她逐一比较,无论哪条曹若成都占上风,而从蓉为何偏偏力挺自己?想来想去,便是曹若成这人太厉害,精明外露,强势决断,业绩几乎赶超从蓉,人脉网络渐成气候,当然令人防范。没有哪个领导希望麾下有这样一个夺了自己风头,随时有可能取代自己的下属,所以与其让曹若成上位,还不如扶持软弱可欺能轻易掌控的苏沫。

        苏沫想到这一层,好胜心顿时被人激起,心里也拿定了主意。

        当她在这边踌躇不前,曹若成那厢早和人预约了会面时间,无非是吃喝玩乐酒桌上套近乎谈生意。苏沫却没急着和人联络,反而去花店买了数支睡莲,搭配绿材满天星,用粉紫色皱纹纸包装起来,去医院看望莫蔚清,她给莫蔚清做了几星期保姆,对她的喜好多少有些了解。

        苏沫到了那里,莫蔚清正靠在床头看电视,眼神浮在液晶屏幕上却不曾聚焦,无人时一脸落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相较住在隔壁左右的孕妇,家人簇拥丈夫陪伴朋友探望,她的确是落寞了点。

        保姆见苏沫一身寒酸,手里只拿了束花,就说:“病房里最好不要放这些东西,有花粉,对孩子不好。”

        莫蔚清这才回神,瞧见苏沫竟有些愉悦的样子,冲保姆摆摆手:“有什么关系,孩子也不在这里,让她进来吧,”又问苏沫,“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苏沫把花□瓶子里,说:“我来这边办事,路过,就上来看看。”

        莫蔚清笑笑:“你也算有心了,比从蓉有良心。”

        苏沫细细打量她,笑道:“你现在走出去,别人哪里瞧得出来你是才生过孩子的呢?”

        莫蔚清有些得意:“肚子上伤口还有些疼,不能多走动,但是我吃得很少。”

        苏沫说:“你瘦的这样快,等你老公看见,该心疼了。”

        莫蔚清探究地看她一眼,才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哪里会看见呢?比起医院,他更喜欢呆在四季青南苑这些地方……”她幽幽道,“死男人,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东西牵着他的魂,谈生意也好,朋友聚会也好,就爱往那里去。”

        四季青南苑是城南一家高档会所,与城东临海的那家遥遥相望,苏沫一听便知,心里鼓鼓直跳,随即就想起数月前那个晚上,十足灭绝了她对这类高级会所的好印象。

        苏沫转移了话题,两人又聊了会儿杂七杂八的事。

        莫蔚清看着她忽然感叹:“你现在这样也算可以了,比从蓉那时候好多了,你别看她拽得二五八万一样,以前混得人不人鬼不鬼,她……”话没说完,手机响,保姆忙递了上来,莫蔚清接了,没说几句便挂断,末了抬眼看苏沫,轻描淡写说了句“一会儿尚淳要来”。

        苏沫知她是闭门谢客的意思,忙起身告辞,先前想说的话一直也没说出口,待她再回到公司,就听曹若成和小助理在一旁眉飞色舞窃窃私语,偶尔听来的零星碎语像是单子的进展不错。

        苏沫有些着急,此局已入,暂无退路,若是抹了从蓉的面子,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她坐在格子间里想了大半日,终是到从蓉那儿借四季青的会员卡,会员卡也非从蓉所有,是以前王思危在这儿的时候以集团名义办的,一时没拿走就搁这儿了,一旦遇上重要客户还能派上用场。

        从蓉听她说要请客户去那里吃饭,很惊讶:“哪边很贵的,比东边那家还贵,肯定会超预算。”

        苏沫想了想:“要是超了,我先用自己的钱垫上。”

        从蓉把卡拿给她:“曹若成都没这样大手笔,你还真是下血本了。”

        苏沫耗费了一些心思才得以与那位李先生敲定会面时间,之后又去名品店置了一身行头,仍是衬衣、套裙、高跟鞋,但是上身效果非常好,剪裁样式极其合身,连带气质也提升了。

        经过了数次见面磨合,苏沫提出请李先生去四季青南苑吃饭,从蓉给苏沫安排了个临时助理,那年轻人生得老相,却嘴甜油滑会来事,负责开车挡酒,谈判纪要和产品资料也由他随身常备。

        对方那位李先生约莫五十岁年纪,商人气质浓重,之前对苏沫表现得很怠慢,也许是曹若成已给人先入为主的印象。好几次,李先生只让下属同苏沫接洽,这回听她说要来四季青会所,神色才有些波动,提起了点兴趣。

        开席后,李先生问苏沫哪里人,为何会在这里工作。苏沫略作回答,结果人话锋一转,说:“贫富差距大,你们内陆那些城市,薪资水平确实低了些,越来越多的外地人跑来我们这种发达地区,抢了本地人的饭碗,语言和地域文化上也有一定差异,在一定程度上形成社会隐患,严重的话还会导致动荡局面。”

        苏沫估摸着是因为公司没有派中高层接洽导致对方不满,也就想轻言细语糊弄过去,试图转移话题。

        李先生却紧接着道:“而且,你们这些外来员工本身素质也一般,”这话让气氛越发尴尬,他又说,“不过,苏小姐,我瞧你气质很斯文,像个读书人,真不像跑低端销售的,你这级别应该不是普通业务员吧?要不你怎么会有这儿的会员卡?”

        苏沫对前一个问题避而不答:“您太瞧得起我,就算级别再高我也是给人打工,会员卡是王总的,一再叮嘱我定要好生给您做个东道。”

        李先生立马问:“哪位王总?”

        苏沫定下心神,停了一会,清楚说道:“王居安。”

        作者有话要说:2011年七月二十三日首更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5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