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18第17章

18第17章

        ·

        周远山熟门熟路地进了屋,才在二楼朝东的观景台上见着人,心说这家伙真会享受。

        平台上搁一按摩床,四面海风习习,不远处浅浪拍打着沙滩,偶尔传来数声海鸟轻啼,意境颇好,若是将盲人按摩师换成一位妙龄女郎,意境似乎会更好。

        但是王居安不喜,嫌人手法不地道,下面的人为投其所好,走街串巷,为他觅来一位中医穴道门儿清的老按摩师。

        周远山打了声招呼,从冷柜里提了罐啤酒出来,往旁边的藤椅上一靠,拉开易拉罐铝环,仰头灌了几口,这才觉得舒坦了。就听王居安吩咐那师傅:“右边,腰那块儿,再帮我多按按。”

        周远山笑道:“怎么玩也得悠着点,别把腰子整残了。”

        王居安回道:“玩?我可是十天半月没玩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才到家,前天晚上倒是玩了一会儿,在林子里走了大半天,收获还行,打了几只野猪……后来在人庄园里睡了半宿,那床太他妈软,睡得我腰痛……那边现在正是打猎的时候,叫你去不去,这回我们去得早,东西多。”

        周远山听他提起去法国打猎的事,说:“实在没时间,所里又接了几个大案,下次吧。”

        王居安问他:“怎么样,搞定了?”

        周远山道:“我告诉她你缓几天才回,买完衣服就送她回去了,”他往后懒散地一靠,“陪女人逛街是纯体力活,以后还是给我派点别的差事。”

        王居安笑笑:“让你去多了解女人,对你有好处,这世上的女人无非几种,”说话间他让那师傅退下,起身披上浴衣,“有些跟你谈感情缠着你不放,这种最烦心。有些盯着你的人也盯着你的口袋,这种太贪心。还是找个简单点的,至少干净,不费心,人生在世,要求不能太多。”

        周远山附和着点点头,心里却想:今天这位岂止头脑简单,简直就是差根弦。

        王居安从里间拿出半瓶红酒,倒上小半杯,轻轻摇了摇:“以后这事不找你,好歹也是集团的法律顾问,让司机去就行,只是今天都有安排,我又被她吵得没法。”

        周远山忽然想起什么,改口说了句:“其实还好,刚才这一趟还算物有所值。”

        王居安随意问:“怎么个值法?”

        周远山挠了下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值一场艳遇吧。”

        王居安看着他笑笑,却懒得追问,恰逢电话响起,他随手操起来接了,“嗯”了一声等着对方开腔,神情平淡里带着点嘲弄,待那人讲完,他才道:“王思危,你有打算是好事,你想去哪个公司都没问题,但是你至少得给我做出点成绩来,堵住别人的嘴,旁的不说,西郊那块地皮,你跑多久了,大半年?还是一年?搞到手没?这点事也办不好,还有脸跟我提条件……”

        三言两语间王居安便将人打发干净,搁下手机,闭目养神,显然,早已将周远山适才挑起的话题抛掷脑后,大抵是他这辈子所谓的“艳遇”太多,甚至防不慎防,有些东西得来太容易,即使一时半刻收不了手,却也不那么在意了。

        尽管王居安在处理男女关系上理所当然地放任自流,但是一旦涉及到孩子的问题,他又如其他父母那般保守传统。

        王翦已经换过两三所学校,人长得帅家里有钱,当然被女孩儿捧着惯着,慢慢就乐在其中无心向学,本来挺聪明一孩子,转眼就数理化全挂科,转眼就混得跟风月场上的老手一样玩世不恭,转眼就不把他这位父亲搁在眼里。王居安为这事彻夜难眠,悲情式的想象力在寂静无声的晚上无限扩展。他是过来人,深知惯玩的人往往收不住心结婚生子,可惜历史总是无情重演,儿子现在的经历就是他当年的翻版。他也知道要为孩子做出好榜样,但是理想和现实总会有差距,就像妆前妆后女人的脸。

        偏偏周远山哪壶不开提那壶,没话找话地问:“你儿子呢?”

        王居安答:“这几天出差,暂时放老太太那儿了。”

        周远山知这“老太太”是指王居安的亲姑姑,那女人五十来岁,保养得当,看背影还似少妇身段,未见得多老。

        居安说起儿子,又是一阵克制不住的心焦,心里嘀咕指不定就是这老太太在后面使坏,教坏他儿子,让他小小年纪就遍尝声色犬马……但是这话却不能对外人说出口,是以表面上仍一派祥和。

        周远山哪里想到这一层,接着问:“这几天怎样,愿意上学吗?”

        王居安这才一声叹息:“就算他现在愿意,人家也未必要他。明天家长会就是和他们校长谈这事,再给他们扔点钱,实在不行……你对这方面熟,先帮我打听着,实在不行,投资移民,送他去北美读个预科,人生地不熟,我看他还怎么招蜂引蝶搞小对象。”

        周远山半安慰半揶揄:“这个,只能怪你们家基因太好。”

        王居安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嘴里懒洋洋道:“别提他,一提我就来气,当初就该把他射墙上。我他妈苦口婆心劝他别偏科,数理化要好好学,你猜他来句什么?说这些东西我都不用学,只要学好御人之术就行,将来多的是书呆子给我打工。”他言语间虽牢骚满腹,嘴角却噙着笑意,倒像是对儿子的调皮刁钻极为赞赏。

        周远山笑一笑,心里有些不痛快,只说:“这么好的儿子,送那么远,就算请人照顾,再周到也比不上自己的父母。”

        王居安沉默了一会儿:“到时候我两边折腾吧。”

        现下是难得的放松时刻,王居安心里却放不下明天与王翦他们学校几位领导的会面,其中有些人和学生打了半辈子交道,难免书呆子气重为人拘谨清高,之前派秘书去交涉,校领导也表露意见,说有些事不是出钱就可以解决,还要考虑对其他学生及家长的不良影响云云。更有人说,现在有钱人多,很多官二代富二代的孩子都好学上进,没几个像您家儿子这样的。言下之意,往学校扔钱扔资源的,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少你一个,反而少了个拖后腿的害群之马。

        王居安极其不情愿把自己可爱的儿子和害群之马这个词联系起来,他打心底瞧不起国内这种应试教育,他认为但凡可造之材在年轻的时候多少会有些脱轨叛逆。但是另一方面,他又希望儿子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在千军万马里杀出血路,挤过独木桥或者申请世界一流大学,显示他们王家的后代不是只靠财富打造前程,而是能在中国这个竞争残酷的超现实社会里独挡一面并且具备相当的战斗力。

        愿望过于美好,以至于他有一种压力将至的紧迫感,这么些年来,他很少有这种感觉。他在众人面前要足面子,却不想一张老脸被自己的儿子丢尽,想到这里,总有些不得劲,但是他的处世准则里有一条便是“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所以他可以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得很好。

        为表示尊师重道,第二天一早,王居安就带着秘书来到校长办公室。

        他拿出对付生意人的小手段和这帮呆子过招,先是从容得体地与人握手寒暄,态度礼貌略微倨傲。不得不说,如果将这份“倨傲”拿捏到位,效果会出人意料的好,人的心理往往奇怪,两种相同质量样式功能的东西,价格低廉的他们不屑一顾,价格贵重的,他们却会在脑海里自行补充商品的优点,从而心生艳羡,就如奢侈品在商品市场里备受追捧一样。

        对方在王居安强势的收放自如的举止中渐渐暗生了怯意和过多的尊重,以前对付他秘书的那一套说辞再也没提。而在王居安的心里,这群知识分子除了清高、虚伪和胆怯比其他人多了几分以外,几乎再无特点。

        投资修实验楼的事还没谈完,校长为表诚心,特意叫了王翦的班主任过来,交代人如何关照那位虽偶有调皮但很有前途的学生,班主任年纪尚轻没什么眼力劲,一个劲儿地邀请王居安去班里参加正在举行的家长会议。

        王居安给了点面子,表示愿意借这个机会体验一下普通家长的生活。当他走进教室的时候,正在听数学老师介绍考试情况的家长们一溜儿眼神麻利利地投了过来,无外乎是这位仁兄也太年轻了点,年轻也就算了,还架势十足,像个人物。

        但是在座的人里,年纪轻的却不止他一个。奇怪的是,在这么些三教九流里头,王居安倒是一眼就瞧见了苏沫,全赖她那张脸,白生生的晃了他的眼。

        作者有话要说:2011.8.30更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5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