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27第26章

27第26章

        ·

        苏沫有些傻眼,上一刻她还手搭凉棚想挡着迎面扑来的太阳光,下一刻那些光线就被遮去大半,眼前这人的影子从斜上方砸下来,砸得她脑袋犯晕,过了会儿,她才说:“我的腿还是有点痛,我想请假稍微休息下。”

        王居安神色平淡,表现出上级对下下级特有的宽容心态,他往后退开了些,当真低头去看她的膝盖,像是研究了一会儿,才道:“还好,有点儿肿,轻伤不下火线,”没等她吱声,又侧过头去问旁边的训练师,“先前你们怎么跟我们的学员做思想工作的,有没有说明开展这种活动的目的和作用?”

        培训师忙说:“有,有,都说过,”继而看向苏沫和其他队员,“是这样,我再强调一遍,拓展训练主要是为了加强团体意识,挑战自我极限,对你们这些长时间呆在格子间的白领很有好处,一个是锻炼意志力,再就是培养一种对生活的热情,保持健康阳光的心态……”培训师越说越停不住嘴,滔滔不绝,王居安听得异常耐心,苏沫却没法集中注意力。

        “……比如说这个游戏,是让我们体会怎样改善人际关系,同时告诉我们团队合作与个人自由并不矛盾,反而相辅相成,只有良好的团队合作才能减少人与人之间的隔膜和束缚……”

        “行了,”王居安打断演讲,走到队伍前面,“你们都听见了,教练讲得很详细,公司安排每样活动都有其明确目的,就是希望能在各位将来的工作生活中起到一定帮助,即使,以后有人因为某种原因离开安盛,我也希望,他能把永不服输的安盛精神带到新的工作岗位上。我希望,我们在座的每一位,每一个安盛的员工,一旦走出去,不是遇到困难就退缩的懦夫,而是社会上极具竞争力的高水平人才,”他顿一顿,,“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听到任何人,因为任何莫须有的理由请假。明天的训练任务会更加艰巨,但是时间短暂,我恳请大家,能够珍惜这个提高自我,熔炼团队的机会!”他以严肃的目光巡视众人,粗着嗓门问了句,“都听明白了么?”

        大伙儿齐声回应:“明白了,”队伍里的年轻小伙姑娘们尤其答得卖力。

        王居安一挥手,底下的人各自忙活。苏沫认命了,呆在原处伸出手,任凭培训师把她和这么一人物绑到一处,她的情绪慢慢平复,正逐渐迈向一种波澜不兴的更高级的意境。

        王居安正低头研究腕上的绳索,阳光打在他的脸侧,看起来也算不错,男的有家底,又长得人模狗样,确实可以来这世上变一回螃蟹。难怪办公室里小姑娘们隔三差五的地悄悄议论他,开什么车、穿什么牌子的衣服、搭配什么样式的领带、或者才在电梯里近距离接触紧张死了看也不敢看一眼云云。总之表象美好,容易遮掩事实,让人瞧不清那双眼里的三分轻浮七分冷漠。

        苏沫垂下脑袋,也去看绳子。

        王居安忽然抬头:“你先试试。”

        苏沫闻到空气里的淡淡酒味,略偏过脸去看别处:“不会,”话才出口,又开始后悔,心想至少得虚与委蛇一下,于是添了句,“脚疼得厉害,”这回还没说完,她已经有拍死自己的冲动,语调轻飘绵软,不堪入耳。

        王居安瞧她一眼:“你不是挺能的吗?飞檐走壁的。嗯?女侠。”

        苏沫没吭声,琢磨着怎么才能解脱,她往旁边瞄了瞄,边上两个女同事已经极亲密地拧成了一股绳,剪不断理还乱咯咯直笑。再望过去,隔了几个人,付丽莉似乎拿余光打量这边,视线在她和王居安身上来回梭巡……苏沫稍微退开,腕上的绳子紧紧绷住,对方毫不在意往里一收,又把她给扯了回去,王居安说:“你看这里,绳子的打法有讲究,是个活套。”他一手把活套扯开,示意:“你,脑袋钻过来试试。”

        苏沫慢吞吞低头钻过去,尽力隔开距离,酒气更浓。

        王居安理清几股乱麻,又把手里的活套前后上下稍作移动,试了几次,方蹲□去,说:“向后转,左脚先出。”

        苏沫一板一眼按他的话来,不敢乱动,侧身一脚跨过绳子,总算离远了点,再等他接下来的指示。谁知这人半天不言语,只慢慢站起身,绳圈顺着他的动作往上走,在她腿间微微晃荡,苏沫顿时大窘,满脸通红,不由迅速按住他的手腕加以阻止。

        王居安抬眉回视,眼底神色放浪,他要笑不笑地说了句:“我得再想想。”

        苏沫浑身僵直,心里怦怦地跳,只是这样一直按着他的手也不好,稍微犹豫松开了,好在对方也没完全直起身子,只向下捞着活套外侧,也还算有分寸。苏沫心里做着打算,这人要是再有不当举动,她一定拔腿就走,什么也不管,从此离得远远的。

        王居安却平淡如常,说:“不太对,你先过来。”

        苏沫忍不住微微一抿嘴。

        王居安看着她:“你倒是先不耐烦了,学着动脑子,不要一味蛮干。”他用手压低绳圈,显然是在等她,苏沫犹豫,转身把脚挪回去,站定,眼前是男人的喉结,她僵在那里,额前汗水涔涔,背脊一阵发凉。王居安站直身子,乜着眼对她笑:“热?鼻尖上都是汗,今天天气还好嘛,至少有点儿风,南风西风北风,只欠东风。”

        半响苏沫回过味来,低声说了句:“刮什么风都无所谓,该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王居安像是没听见,直接道:“你转过去”,他低头摆弄绳子,气息吐纳拂过她脸侧脖颈,她的双手被绑在一处,搁在腰上的活套越收越小,那头绳子越放松,活套就更为收紧,苏沫越来越不适应,像是被剥夺了人身自由,想跑跑不掉想甩甩不脱,完全不比以往在公司的时候,给人倒完咖啡至少可以抬脚就走。苏沫站在那儿觉得自己有些崩溃的倾向,她知道自己早晚会捱不下去,却没想会在这样无关紧要的场合打退堂鼓。

        王居安却说:“知道这游戏的名字么?”

        苏沫没接茬,他也就没了下文,只撑起一个绳圈往她手上套,再从一旁抽出去,绳圈落在地上,苏沫想也没想赶紧往外走,这回毫无阻力,她低头一瞧,两根绳子已经解开了。

        王居安一边解下手腕上的绳子,一边说:“这里面有个窍门,你刚才没有章法横冲直撞所以姿势难看,方法对了,一切都好说。”

        苏沫耐着性子听他说完,这才把绳子往道具箱里一扔,想反驳,却只低低“嗯”了一声。

        王居安这头才把绳子折腾清楚,其他队员就纷纷像他讨教,苏沫担心给人拉去做示范,忙走到树荫底下去喝水,心里暗想,一个私生活糜烂的男人,你能指望他有多正经?

        这边周远山走过来,捞了把椅子坐到她旁边,坐下之前笑着看了她一眼。周远山这人笑起来一脸阳光,不知不觉中就能博人好感。苏沫不禁又瞧了他两眼,这种下意识的动作让人抓了个现行,她心里虽无想法却也觉得不好意思。周远山却道:“没事没事,我习惯了,接下来可能你会说,我很像你认识的某某人。”

        苏沫笑起来:“你的确像我一个朋友,不是长得像,是气质和动作上有些像,他也是律师,人很好,不过专打离婚官司。”

        周远山侧头看她:“然后?”

        苏沫停了一会儿,才说:“他结婚了,”她说完便觉得不妥,跟人也不熟,远没达到可以一起悲春伤秋的程度,于是补了句,“现在也有了孩子,应该过得挺好。”

        周远山果然没接茬,转过脸去望着远处,扬起下颌冲着王居安那方点了点,问:“你挺怕你们老板啊?”

        苏沫愣了愣:“为什么这么问?”

        周远山笑笑:“我看你刚才一解开绳子就跑了。其实他这人不怎么刁难女人,至少我没见过,你们以前那件事我也听说了,他到现在也没怎么着你,应该不会再为难你,别太担心。”

        苏沫听得大惊,哪件事?那天晚上的事?他怎么会知道?

        周远山又说:“对于公司员工,他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苏沫越听心里越没个准头,一时慌了神也不敢乱讲话,只得低着脑袋不搭腔,脸上又是一阵潮红。她暗自盘算,那事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啊?就算知道也不该这样轻而易举的提起来,这会儿提起来是什么意思,这个周律师说话怎么这样没有分寸,是我又看走了眼么?

        周远山见她神色别扭,也觉得奇怪,为缓和气氛,他开起玩笑:“你放心,他总不至于再打回去。”

        苏沫想:我甩过他两巴掌,你到底指得那一回?她当然不能问,只含糊道:“我试用期还没过,要走的话也很简单,上头一句话的事。”

        周远山点点头:“既然你担心这个,我给出个主意,你去找他谈,毕竟拆迁的事是公司的意思,承建商为抢进度执行起来有些偏颇,再来,你表妹的事也和他们家无关,误会一场,你主动低个头,他这人要面子,估计不会太为难你。咱们打工的,看老板脸色过日子,开诚布公总比心存芥蒂要好。”

        苏沫放了心,又细细一想,觉得这话有点道理,当然前提是权当那晚的事从没发生过。以前在安盛电子上班,两人不常见面时她还能苟且偷生,现在三天两头的打照面,她既想从人手里继续拿工资,还不给人老板好脸色瞧,世上哪有这样的事?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先头有些意气用事。

        苏沫打定主意之前,时间过得飞快,转眼第二天,如王居安所言,训练强度一下拔高许多,什么走梅花桩翻毕业墙跋山涉水的活动一拨一拨毫无间断,苏沫得益于一个多月以来的锻炼,并不觉得十分吃力。王居安也再没找她麻烦,带着周远山在几个女同事居多的部门里轮流当壮丁,王居安到哪一队,这队的成绩便好一些。

        营销部赵总活跃气氛开起玩笑,说咱们王总带着一群娘子军,我也想来试试,个个香汗淋淋的总比我旁边这些一身臭汗的要好。

        王居安说,我带的队伍没有性别之分,女孩儿都当大男人用,这么练下来指不定能发现几个做销售的人才,替你们那些大男人冲锋陷阵去。

        苏沫在一旁暗自观察,发现这人和女下属打交道时一直注意保持距离,不怎么说笑,冷淡有礼,年轻姑娘们对他又敬又怕,悄悄抱怨他太严厉。苏沫不得不反省,为什么先前他会那样对自己,是不是她的言行给人造成了误会,再加上那一晚的印象,让人觉着轻浮浅薄可以肆意调笑?

        她为人习惯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一来二去,渐渐也发现了能说服自己和人低头认错的理由。

        一整天练下来又累又热,培训师才说解散,大伙儿都忙不迭跑回自己房里冲凉换衣,最后四仰八叉的往床上一趟,尤其女同事连饭也懒得出去吃,后来还是付丽莉挨个敲门,通知说晚上是聚餐,领导们要讲话,各部门做总结,这才勉强起身。

        这顿饭苏沫吃得心神不宁,一方面她到底勇气不足,另一方面王居安将各部门都称赞一遍,又表彰了几个能吃苦耐劳的活动积极分子,颁发了奖品,唯独没提到苏沫的名字。部门同事也有议论的,说怎么没我们队的苏沫呢?人也表现得挺好啊。

        这事若是搁在其他人身上,说笑一下也就过了,但是苏沫却觉得这是一种暗示,你以前当着那么多人太岁头上动土,现在就算你再怎么努力也好,埋头工作也罢,我都是看不见的,过了试用期就赶紧滚蛋。

        苏沫按了按额角,决定按周远山的办法放低姿态走一遭,希望这人如他所言不会记仇。

        走完过场,大厅里热闹起来,一整晚,苏沫的眼睛就盯着王居安那边,生怕一不小心让他给溜了,她知道现在是唯一的机会,等明天回了公司,作为下级员工再没什么机会接触到公司高层。

        眼见王居安独自从大厅侧门出去,捱了一会儿,苏沫也跟着出了门,问了服务员,她这才在大堂一边的角落里看见人,王居安坐在沙发上抽烟,他对面还有一人,那人的半边身子被一盆阔叶植物遮住了,看不清,两人正说话,苏沫估摸着那人可能是营销部的赵祥庆,她只能先在一旁等着。

        王居安忽然往这边侧了侧头,瞧见了她,隔了会儿,问:“什么事?”

        苏沫不愿让另一人瞧见,行事有些犹豫,等到走近了,更加吓了一跳,坐在盆栽旁边的人谁也不是,却是许久未曾露面的王思危。

        王思危看到她也有些愣神,不觉上下打量她一回,又转脸瞧着自家兄长一笑。

        苏沫明白那种笑容里的含义,心里顿时又羞又恼,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王居安没理会,只拿眼瞧着苏沫,却又不开口继续询问。

        苏沫站在那里低着头不知所想,过了半天才说了句:“王总,不知道有没有打扰您,我现在有事想和您沟通一下。”

        王居安往烟灰缸里弹落着灰烬,说:“工作上的事,先找你的上级领导。”

        王思危歪着脑袋看向苏沫,又是一笑:“大哥你别这么严肃,别把人给吓跑了。”

        王居安面不改色,眼见苏沫站着没动,又道:“如果不是工作上的事,我们俩能有什么好说的?”

        王思危绷不住,哈哈笑出了声。

        苏沫面红耳赤,心里气极,但也只能在脑子里撒一回野,仍是小声道:“王总,我现在有事想单独和您沟通一下,请问可以吗?”

        王居安又向她瞧了眼,吩咐他弟:“你去吧,我该说的已经说了,你自个儿好好想想。”

        王思危有些不情愿的站起身,从苏沫身边走过去,问:“这位小姐姓什么来着?我给忘了,你坐你坐,好好谈,我不打扰了。”

        苏沫两手交握,头也不抬。

        王思危又对他哥道:“这地儿风水好,多亏当初买得好,我要在这里住上个十天半个月,闭门思过,好好考虑大哥你的教导。”

        王居安打鼻子里哼了一声:“随你。”等他弟走远了,他抬眼瞧着苏沫,也没让座,等她开口。

        苏沫暗吸一口气,低头看着他的鞋尖说:“上次我表妹的事,是我没弄清楚,我为自己的冲动向您道歉。”

        王居安却道:“你舅舅的房子的确是我让人拆的。”苏沫咬着嘴唇不吭声,王居安问:“说完了?”

        苏沫在心里费力地组织语言,停了一会儿才道:“我很感激也很高兴能够再次进入安盛,我会珍惜这个机会好好工作,我希望……以前那些不愉快的事您别放在心上,是我不懂事……”

        王居安懒洋洋地打断:“以前的事?还有什么事?”

        苏沫脑袋里一懵,顿时心绪起伏,却不敢做声。

        王居安转移话题:“你不是不懂事,只是有时候做得太过,”他按熄烟蒂,“这样吧,我教你一招。做事要讲究迂回,不要太刻意,太刻意了就免不了难看,别人不说,是想等着看笑话。第一个把女人夸成花的是人才,第二个是庸才,后来的都是蠢才。人家都做过一次你还去学,太没创意。”

        苏沫觉得这人心思变幻无常,从来拿捏不准他下一句会说什么,迷惑只余,她心里又着实松了口气。

        王居安站起身,走前问了句:“明白了?”

        苏沫赶紧点头,侧身让了他过去,心里想着终于结束了都结束了,谁知这人头也不回,轻轻扔下句:“我住1024,你晚上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2012.01.12,01.17首更

        关于解绳子那个,有位网友“好”说的是对的。谢谢各位。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6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