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37第36章

37第36章

        ·

        苏沫去买手机,不能用太差的,买贵的又肉痛,挑来拣去拿了支中档价位功能尚可的先用着。一路到家,手腕子仍火烧火燎的疼,忙拧开水龙头冲冷水,这才觉得好受些,腕上早起了一溜水泡,这会子才消了肿。她勉强洗漱了,找出烫伤膏敷上,用白棉纱布轻轻绕了两圈,熄灯,睡觉。

        怎么也睡不着,不断有事儿像火车一样在脑海里轰隆穿行。苏沫轻轻叹口气,睁眼瞧见房门边的衣架暗影,衣架顶上搁着只帽子,中间搭了两三件衣物,模模糊糊里瞧着像个人一样,她把被沿儿拉高些,挡住眼。

        她从小怕黑,这毛病在婚后倒是没了,身边躺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即使周遭再怎样黑影憧憧,也能酣然入睡。如今就有些难了,累的时候还能将就,脑袋一沾枕头便眯过去,偏巧今天上床早了些。

        苏沫想着今天发生事,不知不觉意识模糊起来,睡到半夜开始梦魇,一时有人在她耳边喃喃低语,念咒一样;一时又是父母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拌嘴,忽而是清泉跑过来扯她头发;心念怔忪,又换做佟瑞安在旁边翻阅资料,一页一页划过去,清脆的,悦耳的,拨动着脑海里的细弦,哗啦啦作响。

        苏沫知道是梦,极力想睁眼,却不能动弹,急出一身冷汗,仿佛只要稍微犹豫,整个人就会被逝去的时光吞噬,她拼命反抗,徒劳无功,只能使劲绷着身体,忽然手指微动,摸到床的另一边,空荡荡的,猛然就惊醒了。

        夜里没睡好,苏沫一早上班,脸色憔悴,大夏天没法穿长袖,胳膊上仍是绕了一圈纱布,被人瞧见了,眼神里便多了点探究。

        十点多,王亚男到了,吩咐几样工作就进了办公室,两人还像往常那样相处,对昨天的事绝口不提。苏沫埋头做事,不多时有人过来轻叩桌子。

        王居安的助理对她笑笑,递上一卷文件:“王总让拿过来,”这话说完,年轻人略停了会儿,又将一只未拆封的手机盒子搁桌上。

        苏沫瞄了一眼包装盒,又看了看跟前这人,那年轻人也瞧她一眼,仍是含糊地扯了个笑脸,有点欲露还掩的意思:“没别的事,苏助理慢忙。”

        苏沫心里微怔,想了想,笑着道了谢,又说:“你先放着,等企宣那边提交了纪念币样本,我一起拿进去给王董过目。”

        年轻人诧异地抬头看她,忍了忍,没多问。

        等人走了,苏沫稍稍拨开盒子边往里瞧,里头手机和各种配件一应俱全,是时下流行的机型,比她昨天买的那一款高档不少,心里有些不舍,又看了眼,才把盒子搁进柜子,大锁一闩。

        一上午相安无事,苏沫去食堂吃午饭,抬眼瞧见周远山打外头进来,她食欲不佳,原想去还掉餐盘,这会儿却坐着没动,慢慢扒了几口饭粒。不多久,周远山果然端着餐盘在她对面坐下。他今天穿着浅色细条纹衬衣休闲长裤,行走带风,眉眼带笑,又新近理了发,比以往越发显得精神。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冷场的次数比以往频繁。苏沫夹了点菜搁碗里,没吃,问他:“最近难得见着你,在忙什么呢?”

        周远山避而不答,笑道:“我最近可是常往这边跑,总能瞧见你,倒是你正眼也不看我,。”

        苏沫知道他在避嫌,心里也对他帮王居安办的那些事没多大兴趣:“你总说自己忙,但是气色比以前好,人逢喜事精神爽。”

        周远山面前的碗碟已然见底,他拿纸巾抹嘴:“能有什么喜事,多发些钱还差不多,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老王是打算硬扛了,银行的事他碰了钉子,心里不痛快,我们这些人全跟着受罪,就盼着中秋那点奖金了,听说你们要发什么纪念金币,记得到时候分我一块。”

        苏沫笑:“中秋的时候正好二十周年庆,二十年的老员工发二十克的,十年的十克,你拿几克?”

        周远山想想:“你们有两克的么?”苏沫听得笑起来,周远山也笑:“估计用牙嚼嚼就碎了,还真不够塞牙缝的。”正说着话,搁在桌上的手机响,周远山看了眼来电号码,冲她做了个先走的手势,起身就往外去了,他快步走到门口,这才接通电话。

        苏沫远远瞧着,那人微低了头,手机贴在耳上,凝神细听,眉头舒展,脸部表情很温柔。她心里有点异样,拿起手机翻出莫蔚清的号码,犹豫一小会儿,仍是拨出去,信号音传来,占线。苏沫慢慢收了手机,跟前的饭桌上堆满碗碟,那人赶着去接电话,餐盘也忘了还。

        临下班,企宣那边把几份设计图样提交上来,苏沫又放在手头压了几天,直到王居安过来找他姑姑谈事情,苏沫才就着送茶水的时候把样稿和新手机一起拿进王亚男的办公室。

        王亚男先瞧那几张样稿,不太满意,说是花样不够大气,公司名不醒目,字体也不漂亮,空白处太多云云,随口便提了一堆意见让苏沫反馈下去,她又问侄儿:“你看怎么样?”

        王居安对这种事哪有心思,随口附和几句,又赞王亚男眼光独到,设计理念时尚前卫,好听的话说出口毫不费力,引得王亚男要笑不笑地瞟他一眼,而后看向桌上的手机盒问:“这是什么?”

        这个当口,王居安也抬眼瞧着苏沫。

        苏沫心里正暗自叫苦,王亚男事无巨细要求完美,在工作上有较为强烈的个人喜好,小小的设计稿已按她的意思屡次修改,企划那边颇有微词,上传下达看似简单,实际麻烦,既要让上面的满意,又不能让下头的讨厌,影响以后工作的开展。

        她见这两人都看着自己,忙收了心思,也不敢去瞧王居安,只照先前打好的腹稿答:“这是王总早前让人送过来的,王总想得很周到,如果做纪念币赶不及,发手机也是个补救方案,”她虚心请教,“王总,您差不多是这意思吧?”

        王居安盯着她把话说完,顿了会儿才点点头:“对,”他一点儿没掩饰脸上的轻浮神色,添了句,“你倒是长出息了。”

        王亚男来回看了看他俩,才对侄儿说:“难得你在这些细节方面也下功夫,但是这个方案没什么纪念意义,没价值,”她转头看向苏沫,“你跟他们说,设计稿周末之前务必敲定。”

        苏沫想了想:“明天周五,晚上您飞北京,下周不在公司,等样稿推翻从来,您可能没时间细瞧。”

        王亚男立马道:“我又没说重做,就是把字改大点,能用多长时间?”

        苏沫说:“知道了,我马上提醒他们把字体调大点,其他不必修改,”得到对方首肯,苏沫临出门,又问,“王工,要不这手机放尾牙会上当赠品行么?”

        王亚男皱眉:“这种小事也拿来问,行政那边是做什么的?”

        苏沫却说:“不是,如果当赠品数量又不够,就不知道王总那边能不能多赞助一些?总公司分公司一起这么多人,各部门平均下来,至少得几百台吧。”

        王居安说:“几百台,你打算开店呢?”

        王亚男笑起来:“小家子气,还在乎这点钱,你那个小公司不是有这方面的项目么?让你给你就给点吧,没的让人小瞧了。”

        王居安笑一笑:“不是钱的问题,玩儿的事,能值几个钱?”他瞧一眼旁边那家伙,不紧不慢道,“您这样把人惯坏了不行,有些人就是仗着小聪明,给点颜色开染房,越发欠收拾。”

        他出言轻薄,苏沫心里更不自在,没敢多留,转身出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觉歇一口气。

        她外表温柔为人和气,总经办这边总有女同事借着的喝茶倒水的功夫找她聊天套近乎,女人爱倾述,说多错多祸从口出,何况现在这位子多少年轻人盯着,所以她从不参与那些八卦吐槽,若实在无法,只拿手头工作忙没时间委婉推脱。

        背后不说人,却难保别人不嚼舌根,那天王居安的助理大喇喇地把新手机往她跟前一搁,当场有两三人瞄见,如果这件事转来绕去借着别人的嘴传进王亚男耳里,反而不好。

        对这样的事,苏沫从不敢大意,她一边小心应对,一边又忙于工作,这边才在起草协议,那边就接到客人来电要求安排预约,正在整理会议纪要,又被领导打发去协调工作。王亚男临行,也是苏沫最忙的时候,喝水吃饭顾不上,只得拿下周难得的空闲安慰自己,只等老佛爷走了,手头工作才能告一段落,便可以匀出些时间整理新住处,迎接父母和女儿的到来。

        中午,苏沫仍是和前几天一样在办公桌旁就着咖啡啃面包,没吃几口,桌上电话铃声大作,内线,前台小妹说楼下有朋友找,苏沫问清来人姓名,心里很惊讶。

        不多时,莫蔚清踩着十公分的尖高跟,从电梯间一路铿锵而至,细腰长腿,所过之处,男的女的都忍不住回头看她两眼。莫蔚清早已习以为常,走到苏沫跟前,将勾在手指上的小巧精美的纸袋往她桌上轻轻一扔:“特地买给你的。”

        苏沫揭开一看,是以前在天河广场闲逛的时候,三人常去吃的一家西点房的芝士蛋糕。

        天河那边的名牌一条街,就连蛋糕也是名牌价,苏沫不爱去那里,莫蔚清却相当喜欢,她为人豪气,常常买单。莫蔚清买单,无非是想让人陪她,苏沫吃着蛋糕,却惦记起女儿,并怀有一种内疚心理,齿间香甜松软,清泉一定喜欢。

        莫蔚清开门见山:“我来找周远山,他说还得忙一会儿。”

        苏沫心里吃惊:“你来找他?”忍不住问了句,“找他做什么?”

        莫蔚清说:“男的女的一起还能做什么,往好听里说是约会,直白点就是苟合。”

        苏沫心说这家伙不知道是犯糊涂还是胆子粗不在乎,她瞧瞧周围人来人往,忙把莫蔚清扯到楼梯间僻静处:“你俩到底怎么回事呢?”

        莫蔚清进了楼梯间一连咳了好几声,她对烟味敏感,想是才有人猫在这儿吞云吐雾,莫蔚清扬手轻轻扇了两下,说:“没怎么回事,就是有些儿无聊了。”

        苏沫掩上逃生门,才问:“这要是让那谁知道了,你以后怎么收场?”

        莫蔚清一乐:“你这话真好笑,我和他一点法律关系都没有,知道就知道呗,我现在就是腻了,怎么,就许他腻味我,不许我腻味他?再说了,二奶还不能从良了?”

        苏沫听的有些晕乎:“你俩连孩子都有了,想从……分手早做什么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尚淳的为人,再说,总得替孩子想想。”

        “你这意思,像是比我还了解他,”莫蔚清一脸轻松,上下打量苏沫,“诶,这身衣服以前没见你穿呢,你跟着我混了几天,越来越像那么回事儿了。”

        苏沫心想,像什么,像二奶?她忙低头检查自己这身打扮,一身职业装,挺正常,就是右手腕子上两道褐色疤痕,上次烫过的地方渐渐好了,颜色却退不掉,瞧起来有点割脉自杀未遂的意思,平时只能拿手表遮一下。

        莫蔚清哪里明白苏沫的心思,说:“做什么这么严肃?你到底是担心我呢,还是周远山,还是尚淳?”

        苏沫一愣:“你瞎说什么?”

        莫蔚清更觉得有趣:“说嘛?是周远山还是尚淳?”

        苏沫有些急了,不觉压低声音:“我告诉你,别把我跟那个……尚淳扯到一起!”

        莫蔚清点点头:“那就是周远山了?”她若有所思,却是笑道,“难怪先前不想把我的电话告诉人家。”

        苏沫撇开眼:“不是这么回事。”

        莫蔚清不依不饶:“你还真看上他了?”她盯着苏沫的脸,得出结论,“你看上他了。”

        苏沫脸上微红,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莫蔚清又笑:“我就说呢,怎么忽然这样关心我,原来是自己心里有小九九,我跟你说苏沫,我可是拿你当朋友看的,我这些事是从来不避讳你的。”

        苏沫无可奈何:“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对周远山是有些好感,周围这些男的,就他还比较正常,我……”

        莫蔚清咯咯笑起来,伸手揽住她的肩:“也对,他这样的正人君子,长得又好看,职业也不错,你要是对他没想法倒奇怪了,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凡是和他打过交道的女人,没几个不动心的。”

        苏沫瞧着她这一脸得意,心里不舒服,说:“我还是那句话,没事别折腾,要是尚淳知道了……”

        莫蔚清哼一声:“你怎么总是尚淳尚淳的,你去告诉他呗,你敢近他的身么?要不是我看着,他不知道整你多少回了,”她轻轻叹一口气,“我也不管你们以前有什么过节呢,他倒一直对你心心念念的呢。看在咱俩相识一场,我怀孕的时候连从蓉也没怎么来瞧我,你倒是跑得勤,我是懒得计较你那些小心思,你反在这儿跟我耍心眼儿,什么事儿你都要插一杠子,”她压低声音,“你显摆什么呢,以前也就是个小保姆,你认为自己现在有点人样了是吧?你看上的,人家可未必瞧得上你。”

        苏沫见她越说越来劲,越说情绪越不对头,这人先前还和颜悦色,这会儿竟有些咬牙切齿的恨意,心想怎么谁都能往自己身上置气呢,苏沫憋了半天没憋住,慢慢道:“你说得对,我就看上周远山了,可又能怎么样,就算我挖空心思使出浑身解数,他也不会多瞧我一眼,这件事我想得很明白,你却稀里糊涂一知半解,一样米养白样人,有些男人是不一样的,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你小心两头踏空,得不偿失。”

        莫蔚清的脸色更加难看:“和你聊天真没意思,多大点事儿就上纲上线,你一本正经做给谁看呢?”她拿眼瞧着苏沫,从手袋里摸出手机,一个电话拨出去。莫蔚清嘴角挑起一点笑,和那边的人轻言细语说了几句之后,也不告辞,转身就走。

        苏沫心里气不顺,一会儿寻思莫蔚清话里的意思,莫非真是尚淳因为钟声那事儿想找茬被莫蔚清拦着了?一会儿又想,难不成莫蔚清真打算和人拆伙,要是这样,也算件好事,自己不该多管闲事,就怕尚淳不肯罢休,再说,那周远山究竟是被蒙在鼓里还是不计前嫌呢?

        她越想脑袋里越乱,各种猜测蜂拥而至,忽觉着烟味儿比先时更重了些,夹着风从窗外飘过来。

        苏沫忍不住咳了一声,心里随即打了个激灵,回过神,轻轻往楼梯侧面的角落那块儿走了几步,她心里有些儿紧张,悄悄探身去瞧——怕处有鬼,还真有人站在窗旁抽烟。

        王居安一手撑着窗棱,一手捏着半截烟卷,望向窗外,略微一仰头,吐出清淡的烟圈。

        苏沫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双脚像是被钉在地上,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愣在那里半响没动作。

        那人却侧头瞥了她一眼,仍是寻常神色,又像是根本懒得搭理,未久,他再次看向窗外,仍是自顾自地吸着烟。

        苏沫张了张嘴立马又阖上,她蓦然转过身子,快步走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2012年四月二十九日,五月三日首更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6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