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53第52章

53第52章

        ·

        海风习习,大半太阳掩在云里,这天气正适合打球。

        王居安听那边撂了电话,站了会儿,才把手机塞回裤兜,转身上了球车。

        他们这组小白球已上果岭,另一组林董带着赵祥庆特意落后一段。球童把车开去绿地旁停下,王居安接过推杆,走过去随意一挥,球与洞口擦肩过去,同行的姑娘笑:“你输了,”她轻轻挥杆,正中。

        姑娘才二十四五,中等个头,脑后的乌黑发尾活泼跳跃,胸脯高耸不时轻晃,短裙下的长腿结实有力,无不彰显年轻女性的青春活力。王居安将视线扫过她的小腿肚,觉着那里的线条似乎过于饱满,隔了会儿,又发现她因为爱好健康,使得肤色也颇为健康……当然健康是好事,不必太挑剔,只是男人都浅薄,偶尔会为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困扰。

        那姑娘初识时话不多,言行乖巧,深入接触后,逐渐少了防备之意,这会儿见王居安隔着墨镜嘴角噙笑瞧着自己,本能地有些害臊,却蹭过去略作掩饰地挽住他胳膊:“瞎看什么?没见过美女?”

        王居安将球杆递给球童,男女间的恭维调笑信手拾来:“美女不少,可是特点鲜明的不多?”

        姑娘笑了:“什么特点?”

        王居安踏进车里:“骂人骂得溜。”

        姑娘又乐,一点没在意,球车往回走,见着有大腹便便的的中年男人笨手笨脚地挥杆,她仍毫不掩饰地笑骂:“瞧这傻叉,”或者“一脸diao丝样。”她气质不俗,却是在学校任教时束手束脚地憋着了,出了校门,便显露豪爽的一面,嬉笑怒骂自然随意,虽偶尔粗俗却让人觉得爽快,也不像其他女性,话里有话暗示自己的聪明才智又或追求者众,始终扛着端不住的矜持压抑女性荷尔蒙的涌动。

        对于异性那些欲擒故纵若即若离的小伎俩,王居安早已乏味,正喜欢这姑娘没心没肺不懂遮掩,于是存心逗弄,他凑过去低声道:“好好的姑娘说话像个爷们儿,你知道diao字什么意思?”

        女孩儿有几分羞涩,将眼神往他腿间一溜:“象形字嘛,对男人来说少了那东西就是行尸走肉。”

        一时二人大笑,旁边有球车开过,车里的男人就高尔夫是起源于老苏格兰还是古代中国侃侃而谈,女伴一脸崇拜认真倾听,男女之事再如何知性堂皇的开端,都逃不过为解决下半身那点事做铺垫的命运,还不如通透到底来得痛快。

        不多时,林董和赵祥庆开着车迎面过来,双方打招呼,姓林的老头见这一对男女相谈甚欢,也跟着眉开眼笑。

        午间休息,王居安进男宾室冲凉,疲乏减去不少,再出来,瞧见那姑娘乖乖地坐在外间的长椅上候着,这地方僻静,左右无人,她低着脑袋不知在捣腾什么。

        走近些,他才想起先前无意间把手机落在桌上,这会儿正被她抓在手里翻看。

        姑娘很警觉,不慌不忙抬头笑道:“怎么这么久,我等得无聊,你这手机里也没个好玩的游戏,没意思。”

        王居安坐下,不由笑了笑。

        姑娘问:“笑什么呀?”

        王居安靠在椅背上看着她叹息:“我儿子也是小孩心性,有时候我不让他玩游戏没收他的手机电脑ipad,他却偷偷拿我的手机去玩,还说是电话响了正帮我接。”

        姑娘没做声,过了会儿起身坐他腿上,搂着他脖子软声撒娇:“我也就是好奇瞎看看。”

        “你想看到什么?”

        姑娘把脸贴在他颈窝里,小声道:“谁让你电话这么多?一个接一个催命似的,难怪他们说你这人很花。”

        王居安说:“你倒是会抓紧时机。”

        姑娘听他语气不对,忙说:“我年纪比你小嘛,一时贪玩,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生气了,再说……就算你这人花花肠子一堆,我也希望……你只对我一个人……”

        王居安侧头贴着她耳朵小声问:“对你一个人怎样?”

        姑娘呼吸有些儿疾。

        王居安伸手抚弄她腰侧:“说,怎样?”

        姑娘红着脸,有些抗拒,却埋着脑袋任人为所欲为。

        王居安慢慢停下动作,替她整平衣领,才抬眼笑道:“你年纪还小。”姑娘听得一知半解,莫名竟有些儿感动,却听他接着说:“你以后也会组建家庭,其实对男人来说……”他轻轻推开她,起身拿水喝,“不会因为你那些个小聪明小算计对你产生好感,真喜欢你的,才会容忍那些缺点。”

        话才说完,林董带着赵祥庆过来,女孩儿心里有事,收拾了衣物去女宾室。林董等人走了,对王居安笑道:“我看你俩是越处越好了。”

        王居安也笑:“她人不错,就是年纪上差得多了点,有代沟。”

        林董挥挥手:“女人只会嫌老,哪有嫌小的,再说八′九岁的差距根本不是问题,她家虽不如你们王家,但胡总就这么一个孩子,他夫人出身书香门第,几个舅舅官衔不小,这姑娘从小被家里护着,为人处世难免单纯了些,不过这也不是问题……”

        王居安神色谦逊:“倒是我这人声名狼藉,对方家里未必同意。”

        林董摇摇头,笑道:“不同意?不同意能让她和你来往这么久?你和胡总头一次打球的时候,我瞧着那姑娘就有些意思。再说男人那些事,大家心知肚明,过来人看男人,不拘小节,只看大义,就看你能不能成事。人不风流枉少年,谁没个年轻的时候,我们这些老头儿,蹦跶不了几年,讲究修身养性,你们还年轻,正是好日子,何况你儿子也大了,不用太操心,以后都是二人世界,能力和家事都摆在这里,他们凭什么不同意?”

        他停了会儿,言语低沉了些:“虽然我在你父亲跟前时间不长,但他信任我,我也看着你一路过来,王家现在的情况,除去上头的,底下还有个养不熟的家伙,你对他好,他却未必真心……年轻人容易感情冲动,你要好好为自己打算,若是因为其他的事,玩玩就算了,不能当真。”

        两人又说了些话,分头散了,赵祥庆开车送王居安。

        赵祥庆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老板,笑着说:“头儿,都说三年一代沟,这差了八′九岁也算隔三代了。不过话说回来,那些差个五六岁的,不也隔了两代嘛?其实吧,说来说去也就那么回事,您说是吧?”

        王居安懒散瞧了他一眼,不置一词。

        第二天,苏沫照常上班,宋天保见到她似乎有些生疏,不如前几天那样话多,苏沫觉得,是她昨天情绪太过激动,把人给吓着了。

        宋天保不说话,她也不愿多说什么,只默默陪他。

        他在花圃里除草,她就帮忙收拾垃圾,他给花浇水,她便像往常一样小声提醒别淋湿衣裳,宋天保去捡蚯蚓,苏沫也随他去做,她对这种蠕虫已然克服了最初的厌恶,逐渐习惯。

        过了大半天,宋天保终于问了句:“秘书,你今天是不是又要很快走?”

        苏沫猜测他的意思,笑笑:“不会,我今天不会提前走”。

        宋天保这才咧了咧嘴,又问:“那明天呢?”

        “也不会,”她想了下,又说,“但是你要适应一直换保姆的生活。”

        宋天保茫然。

        苏沫说:“我想我不会在这里待太久,如果有合适的……”

        宋天保问:“你要走?”

        苏沫扯开话题:“照顾你的人一两年就换一拨,你应该早就适应了。”

        宋天保仔细回想,才说:“我记不清……”

        苏沫解释:“其实王工……你妈妈这么做,她不想让你过于依赖谁。”

        宋天保听不懂,没做声。

        苏沫捡了根树枝,在地上划拉了几下,问他:“你除了种花和唱歌,还想做些什么?”

        宋天保说:“我上课。”

        苏沫点头:“我知道,你会做手工,画画,一些简单的加减法,你还会认些字,你会看报纸吗?”

        宋天保说:“我不看,大人才看。”

        “你已经是大人了。”

        “妈妈才看。”

        苏沫想了想:“你觉不觉得你妈妈最近看上去很累?”

        宋天保摇了摇头。

        苏沫叹口气:“你妈妈也会老,她老了,你以后怎么办呢?”

        宋天保说:“我……种花,唱歌。”

        苏沫犹豫一会儿,才道:“要是有人不让你种花唱歌,怎么办呢?”

        “妈妈会说他。”

        苏沫心想自己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她笑笑:“你也许可以抓紧时间学些东西,开始很难,慢慢积累就好了。”

        “学什么?”

        “学着读书报看。”

        “很多字我不认识。”

        “学吧。”

        宋天保半天没吭声,忽然高兴起来:“秘书,你教我,”他伸手拉她进屋,“你每天都要教我。”

        苏沫原是随口闲聊,谁知宋天保认了真,每天在家做起好学生,还偏挑着傍晚快下班的时候。他学习进度奇慢,苏沫被他缠得无法,暗自后悔自己多事,每每忙完已是晚上八点多。

        苏沫虽然后悔,但又有些实心眼,总觉着既然答应了人就别敷衍,做一天是一天,等投出去的简历有了好消息,再走也不迟。

        倒是王亚男回到家里,见她这么认真,嘴上虽不说,神色里却和蔼许多。

        有天苏沫心血来潮,跑街上买了套小孩用的文房四宝带去宋宅。

        没想宋天保瞧了却有些不屑,说:“妈妈的书房里有这个,比这个大。”

        苏沫自嘲:也对,这人虽然傻,但也应有尽有,什么没见过,是自己糊涂了。

        她研好墨,铺开宣纸,问:“你会写毛笔字吗?”

        宋天保没答话,若有所思。

        苏沫在纸上写他的名字,宋天保接过笔,也在旁边歪歪扭扭写上自己的名字,慢慢道:“这个,我以前好像写过……我不记得了,”他又问,“秘书,你的名字是什么?”

        苏沫写上自己的名字,宋天保又跟着描了一遍。

        只是他拿笔全无章法,苏沫说:“你先坐好,头正身直,手腕悬空……这样……”她俯□,仔细摆弄宋天保的手指,又示范正确的握笔姿势,宋天保却一直不吭气。

        长久的安静使她感到诧异,抬头一瞧,那傻子竟红了脸,慌忙把视线从她脸上移开。苏沫又好气又好笑,忙站开些,轻轻一拍桌子道:“你好好学吧。”

        宋天保赶紧歪歪扭扭临摹了几个字,描得还认真,苏沫闲下来在旁边写了几句唐寅的《落花诗》,她数年没练,多少觉得手生,提笔落下,想起儿时被长辈逼迫临贴的情形,抬头见着窗外,落日余晖里绿荫融融,一时间心里格外平静。

        王亚男回来,瞧见那字说了句:“字是好字,诗太消极,”看了会儿又说,“这行书写得不错。”

        苏沫说:“小时候跟着我爷爷练过几年。”

        王亚男点头,又道:“唐寅的行书脂粉气重,我不大喜欢。”

        苏沫熟知她个性,便说:“右军如龙,北海如象,比起他的字,我也更喜欢李邕《晴热帖》的风范。”

        王亚男这才笑道:“没想到你还有这能耐,”她叹息,“我近几年才开始练这些,人老了,手上没力气,写字容易飘……让你在这里待着,是不是有些屈才了?”

        苏沫心里微怔,面上挺平静:“做不同的工作总能学到不一样的东西。”

        王亚男笑起来:“你每天跟着天保能学到什么呢?”

        苏沫也笑:“天保做事很有毅力,哪怕每天只学三个字,一年下来也有近一千字了。”

        宋天保接茬:“妈,秘书说要教我看报。”

        王亚男看着儿子隐隐叹了口气,眼里尽是怜惜,吩咐苏沫:“晚了,你今天早些回去。”

        又过了两天,苏沫仍去宋家大宅上班,中途王亚男打电话回来,说有份文件落在家里,请她在天保午睡

        的时候送去公司。苏沫顶着烈日往外赶,到了公司,进去王亚男的办公室,看见王居安和销售技术的两位领导都在那儿,想是在汇报工作。

        苏沫心事重重,略微低下头,把文件搁在王亚男桌上便要出去。

        赵祥庆却冲她一脸笑意:“苏助来了,好些天没见了。”

        苏沫只得抬眼对他笑笑:“赵总您好,”却不能只招呼他一人,于是一一望过去,“李总……王总”

        王亚男说:“你来了正好,有件事,他们说项目组里缺人手,想找个助理,因为你对这方面还了解,问你愿不愿意过去。”

        苏沫心里极为惊讶,向那方飞快瞄了眼,一时间竟拿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顿了会儿才问:“王工,那天保怎么办?”

        王亚男点点头:“这确实是个问题。不过,你要是真想进组,我只能马上找个人替你。”

        苏沫略一思索,说:“我担心这样频繁换人对天保不太好,以前刚接手的时候,他各方面都不太习惯,情绪也有波动,最近才把作息和身体调理得好些……进组的事,谢谢领导们的器重,我想肯定有同事比我更能胜任。”

        王居安一直在翻阅手里的文件,这会儿合上文件夹,抬头看着她。

        王亚男笑道:“你们看看,所以我说要先听听人家的想法,”又说,“小苏,你先回去,项目组的事我们会另外安排,天保那边,你还要暂时多费心。”

        作者有话要说:2013.3.3本章更完,谢谢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6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