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60第59章

60第59章

        ·

        如今是信息爆炸的年代,表面上,安盛虽把莫蔚清一事压下去,并积极为员工提供免费EPA心理咨询服务以安抚人心,但是网络上的猜测却堵不住,何况是关于富二代的桃色纠纷。

        一些网民对尸体火化问题很执着,一面引申到讨伐特权阶层的腐败,一面又对艳情和死亡津津乐道,最后纷传:安盛的小老板包二奶,二奶又养小白脸,小白脸正好是安盛员工,捉奸在床争风吃醋,二奶疑是他杀。

        安盛高层对网络上的后续发展倒不十分担心,一来公安局做过尸检,二来当事人里既无公众人物也不涉及弱势群体,激不起网民的同理心,这样的社会新闻一茬接一茬冒出来,没几天就会被淹没在信息海洋里,只是无聊媒体时不时会来电骚扰一二,难免教王居安等人耽于应付。

        开会的时候,王居安手机又响,以为仍是老生长谈,拿来接了,对方称是《南瞻证券时报》的记者,开门见山地问:“最近业内有消息传,贵公司和几家银行都有贷款担保方面的纠纷,资金链紧张,请问情况是否属实。”

        王居安心里一惊,压低声,言辞和煦:“没这回事,想采访,欢迎,和相关人员约时间,”说完直接挂电话。

        王亚男问侄儿:“还是为王思危那事?”

        桌旁坐了好几位董事,王居安不动声色微一点头。

        王亚男低哼:“几位老总都盼着这次投标的结果,别让大家的努力前功尽弃,”又说,“要我看,这事还得去找尚淳,他和招标那家的老总相熟,那人从部队转业过来,以前在他叔叔还是谁那里待过。再说,你现在不去会他,难道等人把这事忘了才去?你弟不争气,你要知道趁热打铁。”

        王居安仍点头称是。

        这侄儿难得乖顺,王亚男不觉多瞧他两眼。

        会散,王居安回办公室给人打电话:“和上次那个制药厂老总约个时间,把合同签了。”

        那边吃惊:“你想继续收购沧南证券的股份?不怕被人查?这边刚有些进展。”

        王居安走到窗前,将衬衣领口扯开些:“瞒不住了,就是要引他们来查,他们查起来比我们方便,现在的情况是不能再拖,要尽快解决,不然窟窿会越来越大。”

        那边会过意,连说:“这是一记险招,太险了,你胆子也真够肥。”

        王居安道:“治重症下猛药。”

        才搁下电话,外间有人敲门,他坐回大班椅应一声,却是苏沫的新助理过来送文件。

        年轻姑娘搁下文件,顺带捧上一杯温咖啡。

        王居安正觉口渴,瞧了一眼那姑娘,淡淡道谢。

        小助理大方得很,一点不见外,俏生生立在跟前说:“王总,少糖不兑牛奶是吧,我瞧您平时都是这个时间喝杯咖啡,顺便就泡了一杯进来。”

        王居安接过杯子呷一口,又见她笑模笑样,脸上一对酒窝,看着还行,便也笑笑。

        小助理想起来又说:“王总,苏助想征求您的意见,明晚跟尚总的饭局约在哪里比较好。”

        王居安一顿:“苏助也去?”

        小助理点头:“是呀,王工叫她去,而且要尽快去,所以定在明天晚上,王总,您方便吗?”

        王亚男行事干脆,控制欲强,不容商量便做主定下时间,倒不让人意外。

        王居安说:“王工都发话了,哪能不方便。”

        年轻姑娘又跟着笑。

        王居安那几日接连被人挤兑,这会子忽然心念微动,说:“自家就有地方招待人,何必再另找酒店,你跟苏助说,还是那家老会所吧。”

        小助理不知:“哪家?”

        王居安翻开文件签名,头也未抬:“苏助知道。”

        小姑娘一知半解地出去,又被他叫住,见他含笑看向自己,顿觉此人比往常更英俊,不知不觉红了脸。

        王居安问:“怎么称呼你?”

        小助理愣了愣,立马说:“王总,我姓陆,大名陆慧,小名慧慧,您怎么称呼我都没意见。”

        王居安随意道:“不错,和你领导一样,会来事。”

        小姑娘连蹦带跳回去找苏沫,说:“苏姐,王总刚才表扬你了。”

        苏沫听得一愣,心想他能说出什么好话,却问:“王总表扬我什么?”

        小助理趴桌上道:“他说你会办事。”

        苏沫没答话。

        小助理却说:“我现在觉得他人挺好,我给他倒一杯咖啡,就待我很和气了,也不知他那些露水情缘的传闻是真是假,”她又叹,“也许正因为这样,才显出老男人的魅力,越发激起女人的征服欲,浪子回头,从此只对一人钟情,多跌宕起伏动人心魄。”

        苏沫抬眼看她:“什么跌宕起伏动人心魄,是让你这样的小姑娘跌进谷底魂飞魄散,领导的私事还是别议论了,”她停一会,“但是,如果一个男人私生活混乱还洋洋自得,只能说明他既缺乏自控能力又为人肤浅,能有多少魅力可言?”

        小助理笑嘻嘻道:“苏姐,你的择偶观念一定很传统,周律师那样的看起来就很规矩很传统,可是呢……”

        苏沫面色微顿,仍是轻言细语:“公司应该成立个八卦部门,请你当老总,陆总,喝口水歇一歇,工作别太累。”

        陆慧见她神情不如以往和气,忙吐舌出去,装模作样端坐桌前,敲打电脑键盘。

        苏沫一面为饭局做准备,一面想起先时王亚男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王亚男说,这可是你升职以来第一个经手的项目,我用人从不慢慢打磨,没那个时间,外面能人多得很,是龙是虫一试便知,要是做得顺利,以后独立负责项目的机会直接扔给你,就看你够不够卖力。若是有造化,你以后也不必要公司配车,拿的薪水已足够你去买自己喜欢的车,再往后,还能在南瞻购屋买房,你一家老小也能在这里落地生根。

        苏沫被她一席话说得心旌摇动,思来想去,等不及事件风头过去,便拿了那枚信箱钥匙,择了个人少的时候,驱车前往莫蔚清曾经的住处。

        事发后,她与从蓉说起莫蔚清,两人都不免伤感落泪。

        从蓉精明,闲事不多问,却能猜到七八分,只是这钥匙的事,苏沫谨慎,不曾露半点口风,她对信箱的事十分好奇,寻思莫非只是些情感日记,倒是自己想太多小题大做。

        车入小区门口,来不及睹物思人悲秋伤春,远远瞧见楼下林荫道旁的车里下来一人,细看,正是尚淳,他戴着墨镜,也正往四下里瞧。

        苏沫轻轻刹车,不敢耽搁,拐了个弯往外走,又想尚淳那车,普通大众,并非他以往的座驾,心知这人和自己一样,不愿让人撞见。

        不得以空手而归,到了晚间,随了王居安赵祥庆等人一同出席饭局。

        苏沫第三次来这家会所,仍有厌恶情绪,又觉自己轻贱,她不怎么说话,更不多看王居安一眼,好在对方也不理会她。

        这样的场合,两人都只和旁人说话,各自间却回避交集。

        老赵笑言:“看来这地方和我们苏助气场不合,怎么一来就少言寡语呢?”

        不多时尚淳也到了,瞧上去一如往常,众人心照不宣,闲谈说笑。尚淳打量满桌佳肴,忽然冒出一句:“菜式不错,就是还缺一样。”

        众人不解,他笑:“爆炒老白菜,你们王总爱吃。”

        四周静下,苏沫呆住,脸刷得一下热了,更觉冷气不足,燥得额头冒汗,汗珠浸在背心上又带起丝丝凉意。

        王居安正为先前那事憋着气,现下果见这人一点情面不讲,这会儿也靠向椅背,看着尚淳点头笑道:“尚兄,今天我做东,当然先把你伺候好了,”他招来服务生,“你们忘了,神仙活跳虾,弃禅佛跳墙,这两样更合尚总口味,是不是,苏助?”

        苏沫还没言语,尚淳脸色微变,赵祥庆知这二人素来不对盘,逢见必掐,却又不撕破脸,他暗自捏一把汗,赶紧打圆场:“尚总,不是我自夸,我们这里做的佛跳墙在南瞻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专门请了蔡氏传人来做,他以前做国宴,大家都知道,佛跳墙又叫福寿全,菜虽常见,但一定要吃,每人一蛊,讨个好彩头嘛,以后还要多合作。”

        王居安因他弟和公司的事也借坡下驴,说:“尚总好事将近,这彩头是一定要的。”

        尚淳低哼,只当这是拿话点他,也知道这家伙不像王思危那样绵软,一旦横起来不好收场,当即便有所收敛,随便挑了个话头,扯到其他方面,又见人给自己斟酒,转眼一瞧,却是苏沫。

        苏沫微笑:“尚总,别只聊天呀,想给您敬酒都插不上话,赏脸喝一杯?”

        尚淳在那人跟前顿觉有面子,也笑:“好得很,女士开口,当然要喝,”他浅抿烈酒,看着苏沫赞,“有段日子没见,苏小姐是越发标致了。”

        苏沫略微低头,小声说:“尚总贵人多忘事,”她任务在身,接着又道,“最近因为招标的事,大家忙得人仰马翻,只希望能快些出结果。”

        赵祥庆顺势也说:“尚总神通广大,有您罩着我们才放心,不知听到什么消息没?开标之前,我们也不好和招标方见面……”

        尚淳装没听见,只拿起酒杯轻碰苏沫的杯子:“苏小姐,再喝?”

        火候未到,苏沫只能听从,尚淳一行人都是酒桌老手,劝酒自保不在话下,苏沫喝完一杯又一杯,她已许久没这样折腾,胃里不适,阵阵抽疼。

        上了酒桌,要么能说,要么能喝,两样都不行,便不能逗人开心,安盛来了两位女员工,另一个活泼漂亮能闹腾,而她苏沫绝非这样的人才,带点颜色的段子更说不出口,只能强撑豪饮。

        赵祥庆看不过去,帮忙挡了两杯,再瞧老板,面上一点反应没有,心里犯嘀咕,说到底怎么个意思,这不是叫人为难吗?眼见上面的无作为,虽于心不忍,却不好多管。

        酒过数巡,说起正事,尚淳有意回避,挑眼看满桌残羹,直言还没喝尽兴,换个地方再喝。

        王居安也随他,让赵祥庆安排个大套间,支牌桌,继续喝酒。

        临出门,尚淳却说:“到哪里打不了牌呢,难得碰上苏小姐这样的酒友,”说着打量王居安两眼,“老弟你今天没怎么沾酒啊,你们几个不能喝的也不必强撑,我要和苏小姐叙旧,”说罢扶着苏沫的肩便往外走。

        赵祥庆吓一跳,心想,这可不行。

        尚淳借着一丝醉意凑近苏沫,耳语:“看不出你这样豪放,喝痛快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众目睽睽,苏沫脸色微红神情尴尬,稍稍错开身子。

        这回,老赵不得不瞧向自家老板,王居安却看着苏沫,那女人没做声,他点头说:“也好,时候不早,没事的都散了。”

        苏沫这才抬眼看他。

        一行人离开,赵祥庆不忍,紧走几步上前,小声道:“头儿……怎么跟王工交代?”

        王居安很平静:“交代什么?交代结果最终要,人家一心想表现,你拦着做什么。”

        赵祥庆不做声,把车开出来,王居安上后座。

        车开出老远,眼看要进市里,赵祥庆偷瞧后座那人,他正微眯着眼看向窗外,路灯垂下的光影模模糊糊掠过他的脸,忽明忽暗,也不知怎么个想法。

        王居安突然开口,吓得赵祥庆抡歪方向盘。

        只听他闷声道:“调头,开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2013年四月二十一日本章更完,谢谢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6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