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64第63章

64第63章

        钟声的苦闷无处诉说,她想到了苏沫。

        但是在面对苏沫的时候,她也无法直言,只是简短描述新环境里的一些人和事,并不过多评论,她等待表姐的意见。

        无奈对这些情况,苏沫表现得十分宽容,微笑听她说完,风轻云淡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有人家世出色,有人能力出色,你是后者。生活很公平,这边多给你一些,那边就拿走一些,看清楚自己,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钟声想:这都是骗小孩的大道理,生活里最不公平的就是它本身,生活就是一面凸凹镜,每个人只能从里面看到扭曲的真相。所以,这世上大多数人痛苦以后才知道清醒,我却宁愿清醒地痛苦着。

        苏沫心细,表面不发作,心里却着急,感觉这小姑娘的言行里又有了曾经聪明过头的预兆。

        于是,当钟声再一次用艳羡却不屑的语气描述高年级的女生和有钱人交往时,苏沫忍不住问:“明明自己条件更优秀,却没有她们的境遇,你是不是觉得很难过?”

        钟声不说话。

        苏沫道:“有时间,我带你去个地方。”

        她在工作上的忙碌稍微告一段落,招标结果出来,安盛胜出,庆功宴照旧,不止如此,王亚男等人还打算宴请尚淳和招标方领导。成果令人满意,重要角色纷纷登场,也是她这样的小人物淡出的时候。

        苏沫开车,带钟声去了莫蔚清的旧居。

        现在钟声对车的兴趣更大,问她:“姐,你买车了?”

        苏沫道:“不是,公司配的。”

        她“哦”一声,等车进入绿化极好树叶浓密的小区,问:“姐,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苏沫在路旁停车,认真看着她:“声声,尚淳包养的一个二奶,以前就住在这里,”她小心翼翼问,“尚淳,你还记得吧?”

        “当然,怎么会不记得,”女孩神色冷下来,“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苏沫有些自责,不知这个办法是否过于残忍,“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谁?”钟声抬眼望过来。

        “那个二奶。”

        “她死了关我什么事?”

        苏沫不理会,有些犹豫,最后仍是指着楼前的那片空地:“就在那里,她从十楼跳下来,死的时候,她就躺在那里。”

        钟声脸色发白,这才问:“她为什么自杀?”

        “尚淳打算抛弃她,可是她已经怀孕,尚淳怕她闹,就设计让她打掉孩子,”苏沫深深叹息,“她知道了真相,受不了打击,得了抑郁症,跑去跳楼……她还很年轻,也很漂亮。”

        钟声沉默。

        “声声,”苏沫轻拍她的手,“我很抱歉带你来这里,我是想说,如果一个人,她一心惦记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钱也好,感情也好,那太危险,也许,就算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仍然一无所有。”

        “那个女人,”钟声忽然问,“最后得到了他的同情么?”

        “不,”苏沫鼻子发酸,“尚淳怀疑那孩子不是自己的。你知道,我以前在她家做过保姆,她去世之前,曾找过我,尚淳知道以后,就找机会问我,她死前究竟对我说过什么。”

        钟声跟着问:“她究竟说了什么?”

        苏沫记得,那晚尚淳的神色非常急切,于是她利用一桩惨事和他做了笔交易,后来才在电话里告诉他:“她说过,这辈子只爱你一人,自从跟了你,就一心一意对你,她和周远山从没有过肌肤之亲,她打掉的那个孩子,姓尚。”

        钟声又问:“然后呢,他有什么表示。”

        苏沫苦笑:“什么也没说,直接挂电话。”

        “就这样?”

        “就这样,”苏沫望着她,叹息,“所以,珍惜你现在拥有的东西。”

        女孩默然。

        苏沫坐了一会,看看四周无人,下车,嘱咐钟声:“你在车里待着,我上去看看。”

        “你上去看什么?”

        “朋友一场,我想去拿张合照……她爸妈应该还在楼上住。”

        天色渐暗,她一人进了楼,电梯间隔壁的拐角处,是一格格的邮箱,声控灯将坏不坏,嗤嗤闪烁。

        苏沫掏出钥匙,打开1004号信箱。

        里面是一封信,未封口,正要拿出来,那灯忽地熄灭,有人喊了声什么。

        苏沫吓了一跳,手一抖,有东西从信封里滑落,却未发现,等看清来人是钟声,方松口气,小声道:“吓死我了。”

        钟声赶紧走过来:“你也快吓死我了,这里死过人,我不敢一个人待着。”

        苏沫忙挽着她往外走。

        钟声被鞋带绊住脚,弯腰去系,昏暗里看见一样东西躺在脚边,像是先前从她姐手上掉出来的。

        她系好鞋带,两人赶紧出去。

        上了车,钟声说:“姐,你还没去她家。”

        苏沫把信封塞进包里,撒谎:“我刚才想起来打了电话,没人接,她爸妈可能不在,下次再说。”

        钟声没做声。

        苏沫把她送回学校,见她进了宿舍楼,立刻把信封打开来瞧,一张便笺,一枚银行卡。

        便笺上没有称呼,潦草写着:卡上有一百五十万,五十万给我爸妈养老,记得千万别让我那两个兄弟知道,他们是见钱眼开的,只有几块钱也会从我爸妈那里抠出来花了,我爸妈不认我,所以你别说是我给的。还有一百万,留给我女儿防身,不知道她以后过得好不好,不知道有没有人欺负她。我知道你为人最心善,一定不会辜负我,密码是我女儿的生日,多谢。莫蔚清。

        苏沫忍住泪,把信收好,发动汽车。

        第二天上班,王亚男打发了两个小项目给苏沫,让她试水。

        竞标成功带来的愉悦氛围依然在项目组里延续,却不知董事例会上已暗潮汹涌。

        过半数的股东对继续投资沧南证券一事表示否决,其次王居安关于汽车产业园的提议仍被打压。

        王居安和少数几位支持者认为,汽车产业园前进不错,科技园区转型为政企合作,政府投资招商,安盛能获得地方财政的补给和支持,并且通过广告效应得到更多便利。其余人却觉得,科技园区的招商定位发生变化,将造成土地出让的回款延缓和影响企业孵化器的孵化效果等,给园区的经营带来压力。

        两边各不让步,争执不下,王亚男冷眼旁观,并不多说一句,直到会后,才对侄儿冷冷说一句:“来我办公室。”

        王居安过去,见她脸色不善,比开会时还要冷淡,就知所为何事。

        果然,王亚男把文件夹往桌上一拍,几乎咬牙切齿:“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辈!”

        王居安笑道:“姑姑您先别生气,您不但是我的长辈,还是安盛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您一言九鼎,说的话就是圣旨,我哪敢不从?”

        王亚男盯住他问:“我叫你放掉沧南的股份,你倒好,连招呼也不打,又和人签了收购的合同,你小子当面一套,背地又是一套,说的比唱的好听。”

        他两手一摊:“这绝对是误会,在您说放掉股份之前,合同就已经签了,我就是怕您说,才没敢吱声嘛。”

        王亚男冷笑:“你胆子这样小?还怕人说?”

        她侄儿忽然叹一声:“我也是感情用事。”

        “怎么又感情用事了?”

        王居安顿一顿,言辞恳切:“您也知道,我爸身前心心念念就是想整一家证券集团出来,成为本地唯一一家能够拥有证券集团的民企,我只是想完成他老人家的遗愿。再说,现在安盛的发展势头很好,在您的带领下,说再现辉煌也不夸张,至少从账面上看那是一片和谐,做证券正是时候,您说是不是?”

        这话倒把王亚男问住。

        她歇一口气,脸色显得疲乏,过一会才道:“你也知道,我既代表各位代表股东的立场,也是这家公司的一把手,责任重大,所以我请你,尽快把以前收购沧南的旧协议交上来,其他的事我们再开会从长计议。”

        王居安回到总经理办公室,紧绷着脸,一把扯开领带,直接将文件扔老板桌上,而后走到落地窗前,双手撑住窗沿,遥望远方的街景。

        不满和憋屈日益漫涨,不知哪一天就会当面爆发。

        手机响起,国际长途。

        王翦的临时监护人在那边急吼吼道:“我刚度假回来,就去找他,以前的房子,学校宿舍都找不到人,问学校,学校说,他一直没去上课。我和学校吵,说这种情况下应该通知我们,可是学校说……”

        王居安按掉电话,赶紧让人查王翦银行卡的提款记录,等了一下午,对方才提供详细清单,多数是在本地一家宾馆使用,宾馆是南瞻大学的招待所,另外也在大学附近使用过,还有一些娱乐场所,夜店酒吧等。

        他越看火气越大,忽地把桌上的文件纸张一并扫落,过一会子,又开始着急,立马去宾馆抓人。

        到那里说明情况,服务生领他上楼,打开门,那小子正戴着耳机摇头晃脑坐在电脑跟前玩游戏。王居安简直快被气死,急步走过去,一把将人揪起,拳头挥到跟前,却又砸不下去,硬生生打住。

        王翦正玩得云里雾里,突逢变故,惊魂未定,又见他爸脸色铁青,知道事情不妙,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他爸一个字也不说,捏住他的肩膀押着往外走,一路押上车,也不顾别人怎么看,到了家,打开门,直接把人扔进去。

        王翦已被他爸吓得腿软,当即站不稳,摔了个趔趄。

        王居安就在屋里转悠,却说不出话,过了好半天,才指着他儿子恨恨道:“王翦,你他妈就这点出息。”

        王翦蹲在地上不做声。

        他爸更来气,过去踹上一脚,喝道:“起来!”

        王翦抱着脑袋慢慢起身。

        他爸问:“你怎么解释?”

        儿子不敢作声。

        王居安满屋子找,最后抽出一支高尔夫球杆握手里,往他儿子跟前一晃,作势要打,“你说不说?”

        王翦吓得一缩脖子,才支支吾吾道:“我说我说,我,我早说了,我不想读书,读不进去,我,我就想跟着你学做事,我想早些赚钱,就是这样。”

        王居安吐出一口气,道:“你连高中都没毕业,走出去谁服你?你的学习能力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又缺乏基础知识,怎么去跟人拼事业,没上场就会被玩死,至少先混个文凭出来再说。”

        王翦一梗脖子:“那么多,那么多没文凭的土疙瘩都能做生意赚钱,”他顿一顿,放低声音,“是,我不能和你比,我没妈,我没你聪明,没你能干,读不了那什么小日本的早稻田……”

        王居安听得烦躁:“这和你妈有什么关系,”他不想多谈这事,从长裤口袋里掏出银行清单,抖开了,又看一遍,“我问你,你去南瞻大学做什么?”

        王翦不吭气。

        王居安更怀疑,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给人打了个电话:“你那个什么表妹读的哪所学校?”

        那边,苏沫被他问得摸不着头脑,又听他来势汹汹,只好回:“钟声?南瞻……”

        王居安挂了电话,点着他儿子:“你他妈就是为了个女人,什么都不顾。”

        王翦忙说:“不关她事”

        王居安更加确定,瞧着他点一点头,道:“好,你不想出国不想读书是吧?从今天起,不许你走出这个门半步,不然打折你的腿!”

        他独自去露台,吸烟,透气,心说臭丫头心机重很会勾引人。

        想了一会,又打电话过去,冷冷开口:“你去安排个时间,我要见见你那些亲戚。”

        作者有话要说:五月二日,本章更完,谢谢阅读!

        下一更可能会到晚上十一点左右的样子,大家可以明天再来看。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6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