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76第75章

76第75章

        苏沫捞过枕头又要砸他,早一步被人按住,挣不过,气道:“走开。”

        王居安不动也不言语,沉沉压在她身上。

        苏沫心里恨极,咬住他的肩膀。

        王居安没防着,说:“你是啃上瘾了?”稍微一动,钻心疼痛。

        这回她气头上,下了狠劲。

        他这才道:“别咬了,我起来。”

        少了钳制,苏沫立时拿枕头扔过来,她身上穿着睡裙,王居安却未着寸缕,他被人赶到客厅,又赶忙着从沙发上扒拉出长裤穿上。苏沫趁他不防,直接推他出门。

        王居安才低头系皮带,那门砰地一声被人合上。

        早上□点,各屋里略有响动,仍是安静,楼梯间窗户没关,走廊上冷风嗖嗖。

        过了一会,行李箱被人迅速推出,两人都好面子,也不吵嚷,推来挡去,沉默僵持,王居安把手抵进门缝,谁知里面那人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点不顾忌。他吃痛,收回手,门板再次合上,王居安扛着外间寒意,咳嗽几声。

        又过一会,门只开一点,他的衬衣西服外套皮鞋也被扔了出来。

        王居安才披上衬衣,从蓉家房门打开,赵祥庆带着母子俩,看见他既诧异又尴尬,两厢里一静,又互相打量一回。

        赵祥庆摸摸后脑勺:“头儿,我们去吃早点,您要不要一起?”话音未落,腰上的肉被从蓉轻轻一拧。

        王居安没理,冷着脸,慢条斯理地扣上前襟纽扣。

        另三人不敢多话,推搡着进了电梯。

        王居安这才拍门道:“好了,开门。”

        那边不应。

        他伸手摸了摸裤兜,钥匙没在,只得放低声音:“是我说错话,你开门。”

        苏沫裹了块披肩倚在沙发里,没做声,却拿眼盯着门把手,多时听不见动静,忍不住起身过去,悄悄把门打开一条缝。

        王居安站行李箱旁,皱眉瞧她,忽然手臂一伸,使劲把门推开。

        苏沫往后一个踉跄,稳住门道:“箱子放外面,人进来。”

        两人相对而立。苏沫开口:“你说得对,我很同情你,我也同情宋天保。”

        王居安扣着袖口,平淡道:“弱者的善良不足为信,因为除了同情,他们别无选择。”

        苏沫早已冷静,笑笑:“对的,你最好别信。”

        他又说:“你的父母一定教育过你,人心肉长,你诚心待人,别人总会被你打动。”

        “是,”她顿一顿,“小时候,家里亲戚和我爸妈闹矛盾,后来亲戚家遇到困难,我爸妈还给人送钱去。我很不理解,他们就是这样劝我。可是亲戚们把他们的付出当做理所当然。后来我结婚,婆媳关系不融洽,爸妈又教育我,婆婆是老人,你一定要孝顺,不要计较,我听话照做,但是我婆婆,却越发觉得我软弱。再后来……前夫外遇,几乎所有人都说,是我做的不够好留不住老公,爸妈又说,你不要和他闹,宽容他感化他,让他迷途知返。所以我一边忍受他的背叛,一边加倍对他好,结果……其实这些善行的目的,无非是希望对方接纳自己,是自己对自己妥协。”

        她停下,见他坐回沙发,若有所思地瞧着自己,并无打断的意思,才继续道:“现在,我供你吃喝,甚至陪你上床,很大程度上,可能只是因为愧疚,我害怕你责难,所以尽力偿还,但是这些都是伪善,不是出于我的本意,其实我早就受够你的脾气。”

        “我仔细想过,就算那件事和钟声有关,可她是她,我没法控制她的行为,就算我说过让人厌恶的言语,也只是转述,我没必要为你的事负责……请你快些搬走,我们都需要冷静。”

        他忽然发问:“冷静什么?”

        苏沫犹豫片刻,鼓足勇气道:“你现在看见我的感觉,就像我以前看见你,如果我对你有其他表示,会让自己有负罪感,你也是这样,对不对?”

        他没有回答。

        她略微低头,小声道:“我们之间隔着太多东西,你的事情,我已尽力,我也有自己的生活。”

        他说:“所以你连安盛也不想留。”

        “不全是这样,”苏沫想了想,“现在你身边的能人越来越多,大家巴结你还来不及,即使留下来,我在公司的处境,恐怕还比不上在你床上的分量,我也不用工作,你只要买张床就够了。但是,王亚男那边正好相反,跟着她,至少我不会这样尴尬,她现在急需用人,如果诚心留我,很可能手把手带我,她经历的大风大浪,几十年的人脉,比起你来,只多不少,对我来说机会难得……对天保同情归同情,可惜我只是个机会主义者。”

        王居安沉默,半晌道:“你这人虽然能力有限,但是够坦白。”

        苏沫无可奈何:“不过是赌一把,我多给自己半年的时间。王亚男在赌,你也在赌,我们都为将来赌,”她略停,仍是说出口,“你却在为过去……”

        他不想听,直接问:“所以现在是找借口划清界限的时候了?”

        苏沫不想辩解,轻轻说一句:“是的。”

        他稍作迟疑,起身,习惯性地去摸裤兜,却在另一侧找到钥匙,掏出来,出门之前不知作何想,直接扔进柜子上的瓷碗里。

        苏沫窝在沙发里,听门被人合上,又静静待了一会,仿佛情绪已无波动,但是泪水不听使唤地流下来,她笑话自己矫情。

        擦净脸,瞧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间不早,容不得她伤春悲秋,赶紧梳洗打扮。路过书房,床铺仍是凌乱,今天阳光正好,斜斜照进来,似乎暖意还在。

        开车去接王亚男,备好的礼品搁在茶几上,人却靠在沙发里等着。

        王亚男看见她倒是笑了笑,说:“稍微迟了点,还以为你不会来。”又道,“先前,我和另几人也谈过,小韩那边我也是抱了希望的,可惜他去意已定,到底是读书人,为人处事不及你圆滑。”

        苏沫心说:我第一次听人这样评价。

        “书读多了,容易瞻前顾后,也舍不得对自己太狠心,难得你这样爽快,”王亚男话锋一转,“可见你这人也是有野心的。”

        苏沫心里微怔,笑道:“王工,我不知道跟着您工作算不算有野心,但是我觉得,有野心的人往往直来直去,不愿意走弯路。”

        王亚男笑起来。

        开车进了市区,车子七弯八拐转过乱糟糟的窄巷,进入一处鲜见绿化带的小区,灰扑扑的小高层立在里头,看起来已有些年月,路上铺一层鞭炮碎末,杂乱肮脏。

        王亚男说:“省里管轻工业的一把手住这里,才上任的。如今这些官都低调,生怕人说闲话,有些呢住房条件确实差了些,比下面的老百姓还不如,其实过了……”她掩去后半句不说,“我们今天来,先探探路。”随即,又将听说的这位领导的的爱好习惯生平随意聊了一番。

        苏沫勉强记住,时常走神,她暗自叹息:总要一段时日才会习惯。

        作者有话要说:久等,时间不早,先更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6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