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78第77章

78第77章

        苏沫捏着手机:“你先控制好脾气,再和我说话。”

        那边沉默,过了一会,王居安稍微缓和了语气问:“人在哪里?”

        苏沫正犹豫怎么回答,隔着玻璃窗,忽然瞧见他从街角走过来,像是正往这边张望。苏沫赶紧避开,却忍不住回头细看,雨水淋湿他的肩和发,路灯下,他眼神急切,短发湿亮,她仿佛能瞧见他的发梢上附着温润的水珠,就如那些夜晚或者清晨,他伏在她身上动作,额上淌下热汗,顺着发梢一滴一滴落在她的皮肤上。

        四周灯火通明,鲜亮的衣物挂满货架,店里客人络绎不绝,她顿时为这段不着边际的回忆感到羞愧。

        他似乎打算往里走。

        苏沫没敢多想,直接按下挂机键,随手拿起两样衣物拐进试衣间,才合上门,手机又振动,看了眼,直接塞回包里,再也不接了。在里面约摸站了十来分钟,再出来时,导购小姐迎上来问:“这两件您还满意吗?”

        苏沫没带脑子地“嗯”了一声。

        导购又问:“您想现在结账还是再看看?”

        苏沫没瞧见那人的身影,想起手里的衣服都没试穿过,这会儿才发现颜色样式全不合意,一无是处,越看越不值当,索性回道:“我再看看,”搁下衣服,出了门,心情有些低落,到家后随便吃了点东西,耐着性子去读保顺的资料。

        刚进新公司,上面的人看着,下边的人盯着,她虽是从集团过来的,但年纪轻资历浅,或有人心里不服,和她热情攀谈实则试水,或有人拉帮结派,直截了当同她发牢骚套近乎,抱怨谁会在工作时耍滑头请她提防,苏沫从不轻易表态,听人讲完只说:“好的,我知道了,”或者推脱现在还有事要处理,以后再说。一来二去,那些人也摸不清她道行深浅。

        另一方面,苏沫也谙悉,人心里都有本账,装模作样终究不能长久,必须尽快做出些成绩,才能让人信服。

        人生地不熟,她只会笨办法,有空就去档案室,花了三天左右,从条例规章奖惩制度,到人事安排以及生意合约,逐一了解,重要的还要力求参透,至少让自己心里有个谱。之后又拣了个机会重操旧业,替王亚男挡了几回酒,帮保顺科技接下一笔与政府部门合作的项目。

        项目不大,王亚男却在人前做出很当回事的样子,例会上表扬,随即就给苏沫安了个市场部的代理总监一职。因只是代理职务,并未在全司范围任命,只在管理层发布了一个临时通报。

        集团层面的一系列变动,波及子公司,保顺科技里有几处职位空缺,底下一干没走的人都眼巴巴瞧着,谁想却叫一个年轻女人讨了好,才来就升职。难免有人心里不平,在背后诟病她为人不实在,只会溜须拍马。先前那个项目虽是苏沫谈成,却是市场部副总牵的头,副总是保顺的老员工,比苏沫年长,人前劳苦功高,见了也直接唤她“小苏”。

        苏沫心里明白,却不想因这点事为难人。

        保顺科技的市场部有个惯例,项目谈成即发奖金,不管多少都会发,以鼓舞员工士气。

        那天周一,苏沫仍是早早去了公司,之前也听说了发奖金的事,心里还在寻思,既不见下头的人请示,也不见财务过来让她签名。谁知午间去吃饭,就听人貌似无意的说了句:“一大早市场部就发奖金,好热闹。”又提及部门副总的名号,三言两语间,苏沫了解了大概,当时没做声,吃完饭直接找到公司会计。

        那会计因为上面的人跳槽临时负责财务这一块,级别低于苏沫,这会毫不在意地笑笑:“以前市场部发放奖金都是他负责,这事是有先例的,老总也默认的,你才来,可能不了解。”

        苏沫知道对方想敷衍,如果这次放任自流,多半给人落下和稀泥的印象,那些人只会更加得寸进尺,以后越发难管。她面上和善,态度却很坚决:“先例不是条例,按照公司的制度,工资报表、业绩考核以及奖金发放必须由部门负责人签名,申报。他们完全避开我这个环节,不符合规定。”

        会计表示为难:“这个……发都发了。”

        苏沫笑道:“这笔钱由您经手出去,麻烦您追回来,然后走流程发放。”

        会计说:“没这个必要吧,钱也不多,最少的也就得了一百来块。”

        苏沫跟着王亚男也历练了一年多,当即道:“一分钱也要追回来,你我都忙,我不想为了件小事特地往上头打报告。”

        会计收了笑,不做声。

        过了两天,财务那边通知钱已收回,市场部的人也把业绩报告重新递交过来,再由代理总监按照考核结果一一发放。

        王亚男没把这些明争暗斗当回事,却在员工会议上说:“我不会只凭资历提拔人,我看中的,第一,忠诚,第二,能力。有了这两样,再年轻的,我也赏识她。”

        底下顿时鸦雀无声。

        老板当众照拂,以后若无建树说不过去,苏沫工作起来只能更加卖力。

        保顺科技因先前的项目向集团提出追加投资的申请,王亚男叫人把方案和申请材料递交上去,一拖再拖却被驳回。去集团交涉的同事勉强转达母公司的意思,无非是上头无意追加投资,打算将集中精力发展更有前景的产业。

        王亚男听得一笑:“什么前景?谈好的项目难道没有前景?这点钱,他们拿得出来,最近不是有个扶植子公司的投资计划吗,就算我们不要,也有其他公司力争,给不给不过他一句话,所以还是你们工作做得不到位,一次不行,还可以申请第二次嘛。”

        众人都知这姑侄俩结了怨,不好明说,只摆出谨慎严肃的表情一言不发。

        王亚男继续道:“方案重做,”她忽然停顿,眼风扫过来,“做好以后,小苏送过去。”

        苏沫应承了,却略微低眉,下意识避开她的视线。

        没几天,一切准备就绪,原本只需像上次,把材料交给集团里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即可。苏沫揣度王亚男的意思,越想越不是滋味,最后仍厚着脸皮联系了王居安的秘书,预约时间。

        安盛大楼,董事长办公室外间,苏沫已经等了小半个钟头,直到王居安招去谈事的人出来,也不见传唤她。

        王居安的秘书同她交情尚可,见无动静,好心敲门提醒,里面这才应允。

        还没见着人,苏沫已开始忐忑,早前因工作变动向他求助、被他羞辱的情形,还历历在目,不知这次又是怎样的遭遇,转念却自我安慰:上次为私事,这回是公事,至少在节操上还是有进步的。

        苏沫进去,王居安正靠在老板椅上自顾自翻文件,脸庞似乎又比以往消瘦了,胡茬倒是刮得干净,衣着也一如既往地考究。她不远不近规规矩矩地候着,两人像是较着劲,都不主动说话。

        王居安晾了人半天,终于隐隐叹一口气,抬头看她:“苏总,恭喜你又升职。”

        苏沫有些尴尬,材料呈上去,腹稿打了无数遍:“王董,这是追加投资的申请方案,我们对细节做了些调整,关于利润的估算都有详细阐述,希望您能拔冗……”

        王居安不以为然地打断:“这东西不用直接交给我。”

        她心里顿时警惕。

        听他接着道:“你既然直接找我,当然是希望胜算更大,为什么会这么笃定?”不等她答,他略笑,像是自嘲,“女人们都很会运用自己的直觉。”

        苏沫心里比先时没底。

        王居安话锋一转,语气轻松地问:“最近怎样,新环境,新职位,应该不是那么容易。”

        苏沫如实回答:“刚开始有点困难。”

        “只是有点困难?”他显然不信,闲适地靠向椅背,“空降,一去就是管理层,年轻女性,经验不足,性格也不泼辣,说好听点是玉不琢不成器。脑子多转转就能想清楚,你以后只能仰仗她,随便灌点迷魂汤,就得替她卖命。做得好,皆大欢喜,做不来,朽木不可雕。”

        苏沫答:“我一旦做出选择,就会努力证明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所以宁愿往好处想。”

        王居安神色讥诮,扔出一句:“主要是你这性格,做不来管理,给人当个秘书,处理些旮里旮旯的问题,负责个把上不来台面的项目,还说得过去。”

        对于不留情面的打压,她早就做过心理建设,可是一旦直面,多少有些气馁:“行为方式可以学习,性格里的缺点可以克服,如果实在不适合也不要紧……大不了换岗或者辞职。”

        王居安笑,问:“有人刁难你?”

        被人说到点子上,她自怜情绪更多,只强撑着不肯出声。

        王居安观察她几秒:“说说。”

        那模样意料之外的和气,叫人看了心里也软和起来。

        连月来孤军奋战,身旁连个吐苦水的人也没有,苏沫一时没兜住,拣了最近的情况大致讲了些。

        听她说起去档案室熬夜翻资料的事,王居安嘲弄:“只知道死记硬背。”

        苏沫无奈:“笨人也有笨办法。”

        他失笑:“你有自知之明,”停了一会,又说,“奖金的事,这么处理还行,大到集团,小到部门,掌握财权是第一步,该你签字的东西不能假手于人。其他方面,不要轻易表态,至于那什么副总不服你,他资历比你深,拉帮结派成了气候,部门的运作暂时离不开他。去找他谈一谈,顺便摸个底。”

        苏沫答:“通报刚下来的时候,我就找过他,谈了,效果不明显。”

        “你还是先想办法把代理两个字去掉,”他习惯性地点支烟,浅吸一口,“你那个下级,多半是个老油条,公司里传他和客户背地里接触捞油水不会是空穴来风,你要是有能耐,培养自己人,慢慢替代他,再找个机会查清他那些事,上下都没话讲。想踢个把人还不容易?”

        又林林总总说了些,苏沫听得服气,牢牢记下,忽烟味飘来,她忍不住轻咳。

        王居安动作一顿,极其自然地把手里烧了一小截的香烟摁进烟灰缸。

        苏沫品过味来,心里无风不起浪,深怕自己多想,顺势瞧过去,烟灰缸里面已有四五支烟蒂,忍了忍,没做声。

        王居安也抬眼瞧她,话题终断,一时冷场。

        他低头看材料,沉默片刻,才说:“你搬家了。”

        “嗯,”她解释,“以前住的地方离保顺太远。”

        他不言语。

        突然沉寂的空间不断剥夺头脑运转的动力,苏沫拉回情绪,尽可能清晰道:“关于现在这份投资方案,如果你还有时间,我想说一下……”

        “放着吧,我一会还有事,”他合上文件,“既然想做事业,心不能太善,心善容易被人利用,下面人虎视眈眈,都想踩着你肩膀上去。”

        苏沫忙答:“是的,”又小心翼翼试探,“你估计,保顺这回还有没有机会?”

        “公司还要开会研究,”王居安瞧她一眼,起身,去拿沙发上的外套,“今天就这样。”

        苏沫犹豫。

        他已经打开房门。

        她这才低低说了句:“不管怎样,谢谢你。”

        他忽然把门使劲掀回去,苏沫始料不及,不由向后退了两步。

        王居安一见她避之不及的可怜样子就不舒坦,脸色也不比先前:“谢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要是你的领导,就不会用你这样的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些人,即使改变一时,关键时候,肯定是心慈手软缺乏原则,又被打回原形。”

        这人喜怒无常,苏沫被他戳到痛处,回想以往,无论是失婚还是婚后的遭遇,哪一样不是和自己的性格有关,何况本该避之不及的人,自己却屡屡同他纠缠,没事的时候还好,自我催眠说都过去了不必再提,也绝不会再有下一次,一旦遇到难处,最先想到的还是他。

        她自尊受挫,索性钱也不要,心想爱怎样怎样随他去,便只管一声不吭地往外走,出去的当口,听见人说:“其实你心里明白得很,”他顿一顿,“明知道我不会拒绝你。”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6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