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79第78章

79第78章

        忽冷忽热,虚虚实实,叫人辨不出真假。

        苏沫只当他说笑,又或请君入瓮,只等她服软又是一通冷嘲热讽。三番两次,她对这样的把戏恨得牙根发痒,这会儿也不敢回头细瞧他,避开视线,说了句:“王亚男对你也有评价。”

        王居安果然应声:“什么?”

        苏沫心里想着,要钱这事即使成了也未必讨好,表面风光,背地却惹人起疑,塞翁得马焉知非祸,打定主意,低声答:“她说你还嫩得很。”

        王居安没搭话。

        苏沫继续道:“为了帮安盛抵债,你个人名下的几家公司,已经卖的七七八八,但是老王董的股权还在你姑姑的手里捏着,最近又有传言,有第三方股东想转让股权。”她这才带点笑,侧头看过去,“你现在,难道一点不着急?”

        这回他倒毫不介意地笑起来:“着急?不着急,就算她现在舍不得给,再过几个月,托管期限一到,由不得她,”他走近些,意味不明地低声道,“难为你替我操心。”

        苏沫闻见他的气息,忽然有种这段日子一直生活在高原地带的感觉。

        只一瞬间,熟悉的自厌的渴望放纵的情绪重又侵袭,笼罩,就在她自信但凡过去的都能过去,过不去的也已经沉淀的时候。

        她不说话,按捺着,平息静气地,反手慢慢地拧开门把出去,却在不知不觉中步伐匆忙。

        苏沫回保顺上班,王亚男特地在例会上问她情况,苏沫直言:材料已经递交,也打探过情况,追加投资的事安盛那边需要重新审核,开会决议。接着又打预防针说,各子公司都提交了申请,成功的概率和上一次差不多,主要看集团层面对保顺这边的利润评估是否有兴趣。

        周围一干看笑话的人果真放松下来,王亚男也没表态,这事便暂时搁置,不久却听说人力资源那边开始对公司里的几个空缺职位进行对外招聘,其中包括市场总监一职。

        苏沫浏览公司网站,果然看见一溜招聘中出现了变动,深知这样一来,她在工作时面临的阻力将会更大,心里再次对王亚男浮起失望,多少有些“明月照沟渠”的怨气。

        正是失意的时候,有猎头找上门。

        猎头为她提供了两家公司管理层职位的应聘机会,但是福利一般,多少有点试水的意思,虽不尽人意,也好过待在保顺没着落。

        她一时心动,参加了几轮面试。其中一家双方都有诚意,应聘公司的人事对她的印象相当不错,苏沫从他们那里打听到情况,说是候选人包括她在内只剩两位,希望很大。

        有了退路,苏沫稍微放心,谁知等了大半月,杳无音讯,从可有可无到充满希望,渐渐越发地不甘心,也不顾不得还在公司上班,主动致电询问。

        对方人事部的一位女主管接到电话,直说惋惜,暗示人选已定,正是另一位男应聘者。同时委婉提到:公司高层对苏沫作为单身母亲的身份有顾虑,担心她在照顾孩子和家人的同时,没有足够精力投入到管理层的繁忙工作中。

        苏沫搁下电话,靠在总监办公室的皮质转椅上轻轻长叹。

        环顾四周,窗明几净,书籍和文件夹在高柜里整齐罗列,桌上绿植翠意盎然,这几盆植物,她才养了不到两月。

        桌上内线响,苏沫等了一会,才拿起来接了,果然是王亚男让秘书请她过去。

        苏沫在心里做好最坏打算。

        王亚男处事态度过于现实,使她萌生厌倦情绪,又生出一股死猪不怕开水浇的无畏。

        来到老板办公室外间,还没敲门,谁知旁边一人后来居上,二话不说推开门直接进去,秘书忙劝:“王先生,王工现在有事。”

        王思危头也不回:“有事怎么了,皇帝老子的事也没我的事重要。”

        秘书见拦不住,只得对苏沫道:“苏姐,麻烦你再等等。”

        苏沫点头:“没关系,你忙你的。”

        里间,王亚男像是说了句什么,王思危才折回来把门甩上。

        王亚男忍不住呵斥:“毛毛躁躁地像什么样子。”

        王思危赶紧说:“姑姑,我这是着急呀。”

        “急什么,天塌下来了?再急也要改改你这毛病,一言一行都要有个样子。”

        王思危打断:“是的是的,您就别唠叨了,正事要紧,”他来回踱步,却又不开口。

        王亚男道:“说吧,让你说又不说了,又是嗑药嗑出麻烦了?”

        王思危一听这话,笑起来:“姑姑,您能这么想最好了,这事绝对没有嗑药严重。我昨晚请老魏吃饭,相谈甚欢,就是出来的时候撞见老赵了,我越想越觉得不好,必须给您报备一下。”

        王亚男疑惑:“什么老魏老赵的,你说清楚。”

        “老魏,不就是那个董事嘛!老赵,赵祥庆。”

        王亚男瞪他一眼:“人家六七十的老董事,你没大没小乱喊什么,”顿一顿,想明白过来,气道,“你没事请他吃什么饭?早说了,不能浮躁,要低调。”

        王思危辩解:“姑姑,我知道姓魏的和姓杜的都对我有成见,看不惯我,我也想做点正事,和他们增进增进感情嘛。”

        王亚男气得肝疼:“什么正事,你是狗肉上不了正席。你要是有他一半能干,我会用他这么久?我会过得这么憋屈?”

        王思危面上委屈:“连您也瞧不起我,您就瞧得上他,既然这样瞧得上他,还折腾什么呀?要我说,都别费那力气了……”

        “放你娘的狗屁!”王亚男气得一拍桌子,先前是肝疼,这会子五脏六腑竟像是都在隐隐作痛,压下火气,稍微捂住腹部,靠回椅子里不做声。

        王思危见她这样,小心翼翼道:“要不传出消息,就说我和老魏不合,闹崩了……”

        王亚男乜眼打量他,恨铁不成钢:“他王居安是这么好糊弄的人?”

        “那您说,他要是怀疑了怎么办?”

        “怀疑就怀疑,欲盖弥彰只会让他更加怀疑,”王亚男想一想,忽然道,“干脆高调点,再让老魏私下多见两个买家。他不是弯弯绕绕地心眼多嘛,心眼多的人难免多疑,疑心生暗鬼。”

        王思危搭不上话。

        王亚男也料他转不过弯来,叹了口气:“算了,你去吧,这事我来处理。”

        苏沫在外面等了多时。

        那门猛然打开,王思危从里间出来,瞧清跟前的女人,冲她一笑。

        苏沫只当不认识,听见里面招呼,目不斜视地进了办公室,心里正敲鼓,王亚男见着她却未语先笑。

        女老板开门见山:“好消息,追加投资的事,集团那边已经批下来,下个月钱就能到账,”她加重语气地表扬,“小苏,这么多人里,还是你办事得力。”

        苏沫讶异,随即掩饰了,心里百转千折,嘴上只说:“是大家的功劳。”

        王亚男摇头:“你来了没多久就办成了几件事,我没看错人。原来公司对优秀员工有一些奖励机制,但是你也知道,公司现在情况一般,奖金数额无论多少,代表了公司的诚意,希望你继续努力。”

        苏沫想了想:“王工,这些我能理解,奖金是次要,我有其他的考虑。”

        “你说。”

        “我听说公司现在正对外招聘市场总监。”

        王亚男略微皱眉,不以为然道:“这事我好像不知道,你现在是代理总监,招聘的事应该是不着急的。”

        苏沫懒得和她计较,直接说:“所以我想毛遂自荐,希望公司能给我这个机会,通过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我已掌握目前的工作情况,也熟悉公司的经营状况,相对外来员工,我不必浪费时间和同事重新磨合,这是我现在的优势。何况我是一路跟着您从安盛进入保顺的,别的不说,上下级之间,各自的办事方式也更加了解……”

        王亚男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似在探究,又像是考虑,隔了一会,笑道:“你是个有冲劲的人,我年轻的时候也这样,不甘心不服软……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她叹息一声,才说,“上进是好事,你有这个心,公司没理由不给你机会,我建议你和其他人一起参与竞争,一方面对自己是个锻炼,另一方面,通过这种方式证明自己的能力,更有说服力。”

        一番话既诚恳又充满期望,同时表达了对管理层选拔的严格要求,但传到下级部门,却只是走个流程,苏沫才来不久就屡屡成事,又是王亚男带来的人,人事部门更没有为难她的道理,几轮面试下来出人意料的顺利,两周后,王亚男在全司范围内正式下达人事任命书。

        苏沫如愿以偿,工作起来更有劲头,白天忙碌,夜里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不断想起那天和那人的谈话,忍不住一字一句反复体会,时而怦然心动,时而越想越糊涂,仿佛无数线头纠结一处,看似有活套,却怎么也解不开。

        她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索性换种思路,细细分析保顺科技提交的方案里的优势,终于得出对方公事公办并无私心的结论。松一口气,她拉起被单遮住脸,逼迫自己蒙头大睡,心说:管他呢。

        但凡有心逃避的现实,生活一定不遗余力地引导人们学会正视。

        傍晚,有人踩着下班的点打来电话,苏沫心里一跳,手指也跟着不听使唤地按在接机键上。

        隔着线路,王居安问:“这回高兴了?”

        她不做声。

        他又道:“说话。”

        苏沫本想言不由衷,却经不起催促,脱口而出:“为什么这么讲?”

        那边人似乎笑笑:“不高兴就不会接电话。”

        苏沫再次沉默。

        他随意道:“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她犹豫,却听见他不容拒绝地直接扔下一句:“蚌埠路74号,你去过的,那里人少,清静。”

        王居安说完,收线,手机扔桌上,靠回椅背有一口没一口抽烟。

        “少抽烟,多喝茶,烟草是纯阳之物,性辛温,麻痹人心,和你这样至刚至阳欲念深重之人正好相冲,”食肆老板坐对面,斟着茶道,“绿茶呢,正好相反,喝了清心明目,阴阳调和。”

        “少他妈文绉绉,”王居安执杯,皱眉品上一口,却不知其味。

        老板气乐了:“你跟人姑娘说话就大气不敢喘,假模假式地风度翩翩,在我跟前连半句人话也不会讲,我叫你喝茶你就多喝些,多喝茶,多尿尿。你这种肝火旺的人,要小心前列腺那方面出毛病。”

        他原是说句玩笑引人一乐,怎料王居安却点掉烟灰,看向窗外道:“比起腹背受敌,企业朝夕不保,什么毛病都是小毛病。”

        老板道:“早该断她后路,免除后患。”

        王居安摇头:“她经手的烂帐不少,证据一箩筐,越是这样我越不能动她,一旦查起来,安盛这边少不得要冻结资产,得不偿失。现在又有跟她走得近的股东想出让股权,这事我一定要查清楚,别人查不出名堂,她跟前的人多少会听到些风声。”

        “你这又何必,”老板叹息,“既然看重人家,何必把她拉进这种纷争,换做我,宁愿护她周全,也给自己留一片清净地方。”

        王居安嗤笑:“情种,凡人比不上。”他略低下头,吐出一口烟雾,过了一会,才道,“有些女的,不甘愿躲在男的后面,宁愿站在风口浪尖,我成全她。”

        老板笑:“看起来柔弱。”

        王居安没答话,却也不觉一笑。

        老板仔细打量他神情,心里暗叹一回,抬腕看表:“说了半天话,快到了吧,”又点着他,“别再抽了,搞得这里乌烟瘴气。”

        王居安想了想,顺手掐灭纸烟。

        老板开窗散味,叫人擦净桌椅,换上新茶,顿时茶香缭绕,恰像美人清艳而不自知的体味,温热拂面,更像她温柔的手。

        王居安抬眼,正瞧见对面墙壁上的妹至帖:“妹至羸,情地难遣,忧之可言,须旦夕营视之。”

        看了半响,心里不知作何想,回神,才发现那扇门已被人轻轻推开,女人的窈窕身影正落进他眼里。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6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