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90第89章

90第89章

        那记者还要说话,王居安已挡在苏沫前面,先他一步开口:“如果今天安盛跌停,这位先生,你持有的股票还值多少钱?是继续持仓还是尽快割肉?现在的卖出价和你的心理价位有多少差额?接下来的提案能否有助于经营业绩的好转?某些不实小道消息的传播是否会形成更大利空,导致资本损失的进一步增加?”

        那人不防,对着一连串提问吭巴了半天。

        王居安加重语气,不屑里带着愤怒:“这才是你们应该关注的问题,而不是在这里张家长李家短地欺负一个女人,或者只顾着操心我王居安下半身的性福……”他转身握住苏沫的手,稍许示意,“以及,下半生的幸福。”

        她的手微微颤抖,指尖冰凉,这一刻像是风雨中跋涉的疲惫旅客,忽然被带入一处干燥温暖的住所。

        他细细打量她一眼,似还想说点什么,末了却只低声道:“跟着我。”

        苏沫任由人牵着手,一路出去,有人拿起相机,她虽极力保持镇定,却忍不住伸手挡住脸,步子更急,冷汗涔涔。

        他回头,几乎将人拢进怀里,伸手替她护住头脸,阻止道:“不要拍照。”

        有年轻人不听,偷偷摸摸地摆弄手机。

        王居安更怒,指着那人:“你,不要拍了!”

        苏沫听见他的声音从胸腔传来,闷闷地直击耳膜,她下意识低下脑袋,半边脸埋近他胸膛,感觉他收拢了臂弯,紧绷的肌肉和惴惴心跳,忽生出一种不管不顾亡命天涯的决绝。

        小伙不信邪。

        王居安瞧他一眼,过来拿起他的手机,直接扔出窗外,会议室位于十五楼,掉下去连点声响也没有,对方急得跳起来理论,却被他满脸煞气镇住,一时间讷讷地语不成句。其余人也都心有戚戚焉,纷纷遮掩住手里的照相工具,没想要拍照的,也不由自主伸手摸一摸口袋里的电话。

        两人进了电梯,苏沫再也忍不住,眼泪掉下来,想挣脱他的手,他却不放,反要帮她擦泪,被她一把拍开。他哪里肯依,低头瞪过来,像是和她有仇一样。

        电梯下了一层,呼啦啦进来几个人,苏沫勉强擦干眼,往他身后站了站,两人都目不斜视,各自的手却在底下打官司较着劲。

        到了停车场,王居安直接把人拽到自己的车旁,苏沫挣不过,哽咽道:“我有车……”

        他毫不留情地戳穿:“那是安盛的车。”

        苏沫不觉呆了呆,昨日还是繁花似锦,如今前途已呈末路,越想越咽不下去这口气,先时的情形,就像做了场噩梦,梦里那么多人都瞧着她夸张可笑底气不足的表演,这会儿多半正议论她鬼迷心窍不知廉耻。

        一时间她眼泪更多,怎么也止不住。

        王居安又扯她上车,反被她使劲推开,一时气道:“你傻的,他说有案底你就信了,他那是在套话你听不出来?”

        苏沫见他脸色铁青,更加觉得不值,忍不住小声哭起来:“是,我就是傻,谁管你有没有案底,你现在这样,多的是人愿意落井下石,我就应该等着你认罪,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一直跟□犯不清不楚,纠缠了一次又一次,”她几乎泣不成声,“然后由着们骂我贱,说我是……”

        他忽然骂道:“闭嘴!”

        苏沫气极,含泪瞪向他。

        王居安却瞧向一旁,胸膛起伏,过了一会,才闷声开口:“我是不想看你这样难受。”他低沉地叹息,伸手又要帮她抹泪。

        苏沫侧开脸,瞧着地说:“你要是不想让我难受,就别让我再看见你,以后各走各路,”她转身离开,听见他仍是跟在后面,又道:“你不要再过来,我,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

        身后果然再无动静。

        苏沫头也不回地上了自己的车,动作麻利内心麻木地放手刹点火踩油门,忽又想起什么,临走前把车窗摇下一点,强作冷静道:“如果你一定要谢我,也不是不行,放过安盛,就当给人孤儿寡母留条路走,说到底……我还是辜负了她。”

        她打偏方向盘,车子从他身旁滑过,开出去老远,后视镜中,他仍站在那里,脸上神情已看不清楚,只知道是一直瞧着这边。

        苏沫极力压抑,伸手胡乱抹泪,油门踩到底,车子迅速转了个弯,终于再也看不见。

        苏沫回去整理行装,一部分邮寄回去,剩下贵重些的随人走,至于几样大件家俬,好的送去舅舅家,不好的就让人拖去回收旧家具的地方卖掉。

        房间变得越来越空,她心里也越发没谱,身上虽有几十万存款,工作却没了着落,不知回去以后怎么跟家里人解释。她一时熬不住,上网查了几样招聘信息,发去简历,不多时就收到猎头的回音,对方态度热情,薪水却不能如愿。

        苏沫正抱着脑袋坐在床边着急,忽听门铃响,她心里猛地一跳,轻轻走过去瞧猫儿眼,就见从蓉一个人站在外面。苏沫叹了口气,心说既然要走,总不能这样躲着不见人,何况还是以往有交情的。

        她打开门请人进来,从蓉把手里的一大袋东西搁在地上,神色如常道:“这是我和老赵给你买的一点南瞻土特产,拿回去给老人孩子尝尝。”

        苏沫说:“买这些做什么,箱子已经塞不下了。”

        从蓉在房子里逛了一圈,叹道:“都搬空了,你动作够快的,归心似箭了?”她笑笑地瞧了她好一会,“妹妹啊,我们可都被你镇住了。”

        苏沫心知没法逃避,低声自嘲:“老夫聊发少年狂。”

        “哎哟,”从蓉更加笑起来,“现在连老赵都对你赞不绝口,说你够爷们,讲义气,什么娶妻娶贤一大堆。”

        苏沫给她倒茶,转移话题:“你们以后怎么打算?跳槽吗?”

        从蓉道:“赵祥庆想跟着老王出去单干,他说自己没有帅才只有些将才,必须找个好领导,”她喝一口水,“好在王居安也愿意带着他。”

        苏沫听见那人的名字就不想说话。

        从蓉看着她,忽然叹息:“你这又是何苦,损失太惨重了。”

        苏沫低头叠衣服:“不然怎么办,儿子没了,公司没了,总不能再叫他去坐牢。”

        从蓉拍拍她的肩,轻轻揽住,叹息:“我知道前因后果,所以更加心疼你,你就留下来,他一定不会亏待你。”

        苏沫摇头:“你也说过,女人待男人太好,不会有好结果,他不要我的同情,我也不想要他的感激,如果勉强在一起,到底是感情还是感激,哪能分得清楚。”

        “这不正好?”从蓉理直气壮,“你用道德绑住他,他用金钱困住你,双赢!你想那么多做什么!”

        苏沫听得好笑,低声道:“我没法这样,我没法在感情方面委屈自己,如果真是那样,还不如把一切扼杀在摇篮里。再说,以前的事始终是道坎,我可以骗其他人,但是骗不了自己。”

        从蓉静静听完,没再劝,却问:“几时的飞机?”

        “周末。”

        “明天一起吃顿饭,我和老赵叫了几个人,给你送行。”

        苏沫赶紧说:“还是算了,我没脸见人。”

        从蓉说:“人不多,就是几个平时跟你走得近的,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

        苏沫敷衍:“到时候再说吧。”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从蓉去接孩子放学,临出门瞧见架子上的小碗,不由拿起来左瞧右瞧:“挺好看的啊。”

        苏沫想了想:“你要是喜欢就拿去。”

        从蓉放下碗,摆手道:“别,我家有个狗也嫌,但凡到他手里的东西就没个齐整的,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苏沫等人走了,又去收拾行李,好不容易把从蓉送来的干货装了箱,发现角落里还有个空当,她犹豫了一会,拿起架子上的碗看了半天,才用报纸包好了,塞进箱子里。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未完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6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