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第94章 番外:当我拥有你(上)(中)

第94章 番外:当我拥有你(上)(中)

        这是个计划外的孩子。

        刚得知自己怀孕,苏沫有些发懵。那一瞬间,她脑子里闪过很多问题,比如清泉对这个弟弟或者妹妹的到来是否会感到排斥,而她作为母亲,在精力不济的时候,会不会对清泉疏于照顾,她正处于创业阶段,依那一位的个性,一定没把她那点小事业放在眼里,多半希望她以家庭为重,再近一点,由于妊娠剧吐引发低血糖体力差,导致她没法在陪伴清泉、顾及工作的同时,还能遵医嘱,每天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散心休息。所以她想请父母来南瞻待一段日子,至少等自己做完月子,可是这样一来,家里的几口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性格各异,南辕北辙的生活习惯,使双方如何相处?是否会产生矛盾?种种境况,都是没法往好处预见的问题。

        还有一件事,她难以启齿,甚至强迫自己不要多想,却忍不住去想——人们常称赞母亲的美丽和伟大,却掩饰人性美之后的真相,松垮的胸部,肿胀的皮囊,脸颊上的黄斑……一系列层出不穷的转变,即使服饰再精美化妆品再高档,也替代不了元气消耗过后的逐步衰老的体态。

        当然,这是属于女人自私的忧郁,只能藏在心底。

        苏沫第一次生育的时候,还很年轻,恢复起来并不吃力,如今事隔六、七年,她却再无当时的把握和无知者无畏的心态,她了解生产的痛苦,就和现在了解男人一样。

        那是一个人类最为动物化的阶段,难以忍受的疼痛,难堪的产后恢复,飞快流逝的精力和昏昏欲睡的状态,特别是男人看着围产期的女人时流露出来的,仿佛正常人看向低等哺乳动物的,带着抗拒又必须宽容的眼神,这多少有些刺激人心。可是她已经过了抓着自己的丈夫一遍遍询问“如果我变胖变丑你是不是就不会爱我”的年龄。

        阅历是什么?很多时候,阅历就是克制,表面上云淡风轻的克制,但是女人的心态,永远不会改变。

        相比女人的敏感细腻,似乎男人们永远粗枝大叶,或者“粗枝大叶”已经成为他们制造麻烦和摆脱麻烦的最好理由。

        等到最危险的头几个月过去,苏沫就被人直接送达多伦多。

        原先说好是过来散心小几周,顺便瞧一瞧当地的居住环境,方便以后定居养老。可是王居安说话永远没个作准的时候,妇科医生和月子中心早已被他列入考察范围,苏沫才下飞机没几天,就被人送去诊所做彩超,苏沫还未看清孩子的脸,就听头发花白的老医生问了句:“你们希望现在知道孩子的性别,还是想等到生产的时候有一个惊喜?”

        苏沫犹豫,王居安已经直接问:“男孩还是女孩?”

        医生又仔细瞧了瞧:“我暂时没发现它的小旗杆,很有可能是个女孩。”

        两人一时都没说话,苏沫敏锐地察觉到身旁那位准爸的心情似乎有些低落。

        回去的路上,他话很少,果然是不太满意。

        苏沫因为他的表现也有些不高兴,后来一想:算了,懒得跟他计较。

        王居安工作忙应酬多,陪了她一周便又飞回国,扔她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大房子和院子里郁郁葱葱的乔木、灌木、草坪,以及不再符合成熟女人心境的玫瑰花丛,过几天他又回来,苏沫忍不住抱怨,王居安建议:“这条街上都是中国人,出去走走,交几个朋友。”

        “我不能休息太久,挂着名不做事,人家会有话说。”

        这个理由对他而言毫无说服力。

        苏沫又说:“你知道这个村子被外面的人叫做什么吗?”

        “叫什么?”

        “二奶村。”

        他笑:“胡说八道,”又说,“二奶好,二奶得宠,就是你这年纪……做二奶已经不合适了。”

        苏沫不理他。

        王居安观察她神色,言语柔和道:“要不把你爸妈接过来,小丫头也放暑假了,全都过来陪着你?”

        苏沫道:“还是我回去方便点,生孩子哪里都能生。”

        王居安懒得多说,回头就叫人订了机票,两人又去医生那里点卯,这回人家看了B超,仍说是女儿,又说他俩年纪加起来刚过及格线,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做唐筛检查。

        苏沫一听这事就紧张。

        王居安说:“做吧,别生个宋天保那样的。”

        苏沫听见这话心里不舒服,有意找茬:“哪点一样了?宋天保又不是唐氏儿童。”

        王居安道:“差不多了,”又说,“你怎么回事?我说什么了你要这样护着他?”

        苏沫觉得跟这人简直说不通,一时预约做了检查,忐忑等了几天,去拿结果那天,医生表示结果超出正常值,属于危险范围,又问他俩是否决定做羊水穿刺,但是穿刺又有流产风险。

        苏沫顿时感到头大,觉得这日子过得就像无数个选择题,一题比一题难解。

        王居安也沉默。

        这回是她说出决定:“做一个吧,该怎样就怎样,是我的他也走不了。”

        王居安却道:“算了,养着它也行,又不是养不起。”

        苏沫知他求子心切,想:除非你比它晚走,不然你还能养它一辈子?这话一点没敢说,只道,“健康是孩子最大的福气,我觉得它不会有事,只求个心安。”

        转眼又等了一周,事情拖来拖去,苏家父母和清泉又都来了,苏沫即使有心回国也懒得再折腾。

        这天做羊水穿刺,大伙儿没法不紧张,偏巧在这之前医生又给安排了一次彩超,这回孩子长得更大了,医生调整画面,让他两瞧得更清楚,而后确定道:“现在不会看错了,是个小男孩。”

        王居安没作声,苏沫觉得他多少应该有些高兴的,可是他笑也没笑,她伸手过去碰了碰他,他这才握住她的手。

        检查结束,十天后才会出结果,王居安因公司有事又往回赶。

        苏沫一边带着父母孩子熟悉环境,一边又惶恐不安地掐着指头算日子,算来算去,结果终于下来,准爸却还没回,就连电话也比往常少了,只在拿结果的当日打给她问了下情况,听她说了句“没事”,他似乎也松了口气,嘱咐说:“我这边还要几天才完事,你好好养着。”

        苏沫搁下电话照镜子,瞧见自己又胖了一圈,先前因为孩子的事夜里急得一个人悄悄地哭,脸庞似乎也浮肿了,就想这样子怎么见人?一时盼着他早些回来,一时又不想见到他。

        王居安两边飞,时常不见人影,苏家父母慢慢地也有些意见了,委婉地问起女婿的工作情况。

        苏沫只好替他打马虎眼,只说:“快了,这几天就能回了。”

        又过了一周,王居安果然出现,她很尴尬,第一眼瞧见她的时候,惊讶在他的眼底一闪而过,他继而又笑,直言不讳:“才这么几天你又胖了,脸像是被人打肿了一样,我肯定自己没有家暴的习惯。”

        她一点没表现出生气,实际已经气得不行,她相信这是身体里激素的原因,它们抑制了黄体酮的分泌。等他走过来,伸开手臂揽住她,她敏锐地闻到他身上那种依然好闻的健康的成熟男人的气味,她更加难受的要死。他依然吸引人,而她越来越不吸引人,她整个人已经被烙上记号,男人们看见她的时候会想:这是个孕妇,她肚子里有其他男人的种,她身上的性吸引力被一种太正经的母性掩盖了,她全身上下都会变得松弛,可怜的自以为幸福的女人。

        而女人们看见他的时候会想:“他真是个有魅力的男人,好身材好身家,正当年。”

        因为这点小事,苏沫一晚上没理他。

        她不理人的表现在于,他和她说话的时候她会简短地答一两个字,但绝对不主动对他开口。

        王居安冲完凉上床,略微解释:“工作还是要做的,有些事要我出面去谈,对方说了几次,我也不好再推,”又说,“你放心,预产期那几天我肯定在家,哪儿也不去。”

        她“嗯”一声,这回终于多说了几个字:“有我爸妈陪着,你忙你的。”心里却想:说是出门谈事,还不是穿的人模狗样地喝着酒打着球逗着小姑娘,而我却要整天被困在这个房子里。

        他又说:“你不要成天闷在家里,天气好,可以出去走走。”

        她答:“每天都有散步。”

        但是她自觉身材臃肿,所以从不去人多的地方。

        他有些累,熄了灯,没再说话,隔了一会儿伸手过来摸她的肚子,低声道:“你转过来。”

        她说:“肚子太大了,不方便。”

        “就一会儿。”

        “右侧卧对孩子不好。”

        他说:“我跟你换个边。”

        她说:“我这边靠窗,透气。”

        她最近很怕热,晚上总也睡不好,精神萎靡,心里焦躁,连接吻也没兴趣。

        他没再说话。

        她以为他睡着了。

        他却用指头轻轻在她肚子上划了几下。

        她忽然觉得委屈,小声说:“我爸妈在这里,你能不能稍微热情点,和他们多说几句话。”

        他含糊地“嗯”了一声,稍稍扳过她的脑袋:“过来,让我亲亲。”

        “不要,都胖成这样了。”

        “就算变成猪头,也要闭着眼啃下去。”

        “讨厌。”她轻轻推他一下,到底还是转身过去。

        两人面对面看着,又接了一会儿吻,那棍子一样的东西便气势汹汹地抬起头,苏沫伸手摸了摸,他笑着瞧她:“想要啊?”

        她确实有些难受,在他怀里蹭了两下。

        他伸手揉她,发现一只手快要握不住了,一时没扛住,细细折腾了一会儿才说:“你先忍着,就这几个月了,不能再有事。”

        她扯开他的手,背过身去再也不理他。

        王居安倒笑得不行,难得好声好气地哄了几句。

        苏沫趁机说:“要不明天我们一起去科学馆吧?”

        “好。”

        她高兴了些:“清泉一直想看那个模拟火箭椅子。”

        王居安道:“明天叫司机送他们去,我们去旁边的小镇上逛逛。”

        “不是一起去吗?”

        “要不让他们去小镇上,小孩在那里可以骑马,我们俩去科学馆。”

        苏沫叹一口气:“你别这样,一起出门就这样难么?”

        他搂着她的肩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道:“这么些天没见面,我就想跟你单独待着。”

        苏沫心里一软,也就随他了,想着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两人渐渐睡着,又像是没睡多久一样,苏沫听见一双小脚咚咚咚跑进来,立时醒了,睁眼一瞧,窗外才蒙蒙亮,清泉站在床边拍她的脸:“妈妈、妈妈,我要和你睡,我要和你睡……”

        那边王居安也醒了,眯眼瞧着娘俩,苏沫忙推开他,轻手轻脚地让清泉进了被窝。

        外面苏母赶来敲门,小声喊:“清泉、清泉,你快出来……”

        清泉说:“我不,今天星期天,妈妈说星期天我可以和她睡。”

        苏母很尴尬,只好大点声道:“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现在还早得很,你别吵着人不能睡。”

        清泉隔着苏沫瞧了瞧王居安,大声回:“他们都醒了呀,眼睛睁着呢。”

        王居安被这两人吵得头痛,闭上眼翻了个身,脑袋往枕头里埋了埋。

        苏沫只好小声道:“妈,没事,您再去睡会儿吧。”

        苏母陪着笑嘀咕:“我是怕她打扰你们。”

        苏沫更不好意思:“没事、没事……”

        这边清泉根本睡不安生,一会儿说:“妈妈,我要用你的手机拍照,”又说“知道吗?我们班的谁谁谁真的很笨”,一会儿又开始唱歌,翻来覆去把从小到大学的儿歌全部唱一遍。

        苏沫小声劝她:“乖宝,你好好睡觉,要是不想睡就穿衣服起来,叔叔倒时差,你别吵着他……”

        清泉道:“他不是叔叔,他是王伯伯。”

        王居安没作声,苏沫说:“对,你乖点,起来吧。”

        清泉又说:“不对,他是爷爷,头发都白了,怎么会是叔叔呢?是老爷爷。”

        苏沫忍不住笑了一声,腰上被人挠了挠,一时觉得痒,又是笑。

        清泉看着她:“妈妈,你怎么啦?”

        王居安有些不耐烦,替她答:“你乖点,自己穿衣服起来,别踢到你妈妈的肚子。”

        “我不,”虽这样讲,但是小人儿心里敏感,苏沫留她也不应,仍是赌气地从床上跳起来,边往外走边道,“我才没踢她,刚才是她的肚子把我踢了一下……”

        等人出去了,王居安叹息一声,又上来搂住老婆,苏沫心里却有些不乐意,起身道:“不早了,我也起了。”

        王居安使了点劲把人拽回去。

        苏沫挣不过他,只得说:“你现在对清泉怎样,清泉学着了,以后对她的弟弟也会一样冷谈,你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吗?”

        王居安没搭话。

        苏沫说:“小孩子心里最敏感,谁真心对她,心里都有数,”想了想,憋了多时的话终于说出口,“你哪里是想我和二人世界,分明就是不愿意和我们家的人接触,嫌麻烦。”

        王居安道:“我不习惯和一大家子不熟的人住一起。”

        “人是你接过来的。”

        “等你生完了就送走。”

        “然后你照旧忙你的,我一个人闷在这里带孩子?”

        “不是还有保姆吗?你可以和那些邻居家的太太们一起出去喝喝咖啡逛逛街。”

        “是啊,你和邻居们说话都比跟我爸妈说话要多的多。”

        “我和你爸妈能说什么?说不到一块儿去。”

        苏沫想了想,不情愿道:“可以说说股票嘛,我爸也炒股的。”

        王居安觉得好笑,也就笑出声来。

        苏沫心里不好受,说:“这些事结婚之前你就应该考虑到的。”

        王居安没理她。

        苏沫说:“爸妈可以不住一起,但是清泉肯定要跟着我,这事你以前也是同意的。”

        他闭着眼继续睡:“所以我才把她接过来适应环境。”

        苏沫心里叹气,小声试探:“家里的环境也要好好适应才行,这也需要我们的配合,对不对?”

        他不说话。

        苏沫起身要走。

        他这才问:“你还想怎么样?”

        苏沫坐下来,握住他的手:“今天和我们一起去科学馆,好不好?就一天。”

        他皱眉,烦躁道:“好好好。”

        家里五个人收拾停当,一起出门,苏沫没带司机,王居安开车,话仍不多,只是清泉在外面爬上爬下的时候,他会配合地过来帮忙接应。中午吃饭,他受不了外面的快餐,去了附近高档点的餐厅。

        清泉还小,难免一时好奇跑来跑去,苏家父母为了不让孩子调皮,也跟着唤了几声,一时引人侧目,苏沫也觉得不大好意思,再看他的神色,越发能猜到他心里不耐烦。

        苏父也瞧出来,对老伴笑着自嘲:“我们中国人说话习惯大声,压着嗓门就觉得憋闷,但是在外面还是要入乡随俗。”

        苏沫解围:“老外高兴了说话一样大声,今天大家都高兴,难免的。”

        苏母道:“你爸是受不了这样的地方,又贵又束手束脚,下次还是吃点汉堡薯条好了,想吃好的,我们回去自己做吧。”

        苏沫瞧了眼王居安,笑道:“爸妈不习惯用刀叉,又想替你省钱。”

        王居安这才应了句:“也好,以后就在家里吃。”

        之后回家,只有清泉没心没肺地乐呵,其余人等心里都有事。

        王居安约了几个朋友喝下午茶,转个身便不见人影。

        苏沫留在家里陪父母孩子,阳光正好,几人在花园的草地上待了一会儿,她带清泉进屋吃冰淇淋,出来的时候听见她妈和她爸道:“这么好的园子,只长些花啊草的太浪费了,要是我,就种些茄子豆角,以后也不用在外面买菜了。”

        苏父笑笑:“这可不是你的园子,这是人家的园子,种什么我们说了不算。”

        苏母叹气:“也是,我们是客,做什么都要看人脸色。”

        苏父道:“要我说,老祖宗留下的规矩就是实在,门当户对,门不当户不对的住一起别扭得很。”

        苏母道:“你少说两句,别叫你姑娘听见。”

        苏父压低声音:“我现在想起来心里不舒服,小周那孩子多好,性格好,随和,对我们这两个老家伙也不见外,做事踏实,对清泉那是没话说,多好的孩子……”

        苏母笑道:“刚开始你还嫌人家太会来事,后来他告诉了你一些j□j消息,你在股票上赚了些钱,就把人当知己了。”

        苏父摇头:“你不知道,人和人是要比较的,一比就比出长短了,姑娘更适合什么样的,我这个当爹的比她清楚。和现在这一个相处吧,我们要看人脸色,她也得时刻哄着提防着,不容易。”

        苏母说:“经济条件太好的,都会有些端架子。”

        苏父“哼”一声:“离了他就活不下去了?”

        苏母连连摆手:“算了,只要他俩喜欢就行了,就是他那腿,说是好了,我看着总像有些问题的样子,不知道老了会怎么样?”

        苏父又是一摇头,过了会儿才道:“以后的事我懒得管,就是到现在,他连声爸妈都没叫过。”

        苏沫送来一盘水果,道:“清泉不也没喊过他吗?一直对他不客气。”

        苏母说:“你拿个孩子跟大人比?”

        苏沫笑道:“大家都需要时间适应,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苏父想了想,方认真开口:“姑娘啊,我先前就和你妈商量过,本来是想等你出了月子再走,但是你老公最近也经常在这边,我们一直住着也不方便,家里不能离得太久,要不这样,我先回去看看,就让你妈在这里帮忙照看下。”

        苏母立马说:“我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语言也不通,再说他们也有保姆伺候。”

        苏沫知道老两口在陌生地方待不住,有些为难,等王居安回来就把这事说了,王居安直接道:“大老远来一趟,至少瞧一眼外孙再走,不然说不过去。”

        苏家父母一听女婿开口了,倒也不敢反驳。

        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月,王居安在家的时间多了,却仍是习惯常和朋友出去喝茶,不怎么和岳父母打交道。

        清泉照样每日清晨往两人的房里跑,王居安待她比初时耐心了些,她的胆子也就越发大了,一次在床上跳来跳去地唱歌,王居安担心她撞到苏沫,就说了几句,小姑娘一时哭开了。他无法,好言相劝,又承诺带她去动物园,又让人给她买了一堆玩具,这才转好。清泉和附近的小孩混熟了,又去一年级待了段时间,英语进步挺快,回来以后一边摸着妈妈的肚子一边喊“Mommy,Mommy,Mommy”,看见王居安靠在沙发上用电脑,跳过去拍着他的脑袋喊“Daddy,Daddy,Daddy”。

        苏沫听得一愣,王居安手里动作顿住,眼睛仍盯着屏幕,嘴里却说:“Hi,Candy。”

        清泉喜欢这个新名字,又喊:“Daddy。”

        “Candy。”

        “Daddy。”

        “Candy。”

        ……

        夜里睡觉,两人搂一块儿,苏沫亲他一下,低声道:“谢谢。”

        王居安却说:“姓佟的基因太强,清泉长得不像你,就这一点不太好。”

        苏沫转移话题,拿着他的手覆在自己的肚皮上:“他的名字你想好没?”

        “没,”王居安又道,“叫他念山,王念山。”

        苏沫诧异:“你神经病吧?”

        王居安道:“就当周远山死了。”

        苏沫心里不得劲,却忍不住想笑,又听他低声道:“我跟你结个婚真够憋屈,这辈子都憋屈。”

        相安无事过了两周,苏家父母见他对清泉亲切了,便也对他包容许多,家里的气氛有所缓和。

        次日产检,医生给苏沫做B超,原先说孩子一切正常,建议顺产,这次却道:“羊水变少了,回去要多喝水,明天再来看看。”

        两人都有些着急,苏沫到家后不停地喝水,王居安在电脑上查资料,越看越没底,却没敢说出来,只皱眉道:“这家伙还没出生就竟让我操心了。”

        第二天,两人又去医院,王居安开着车,手微微发抖。

        医生看了看,说情况比昨天好了些,但仍不理想,提醒他们经常做胎心监护,如有异常表示胎儿缺氧,需要提前剖腹生产。

        这几日,全家人跟打仗一样提心吊胆,王居安原想大伙儿都跟着少受些罪,要求剖腹产,谁想手术时间还没安排下来,苏沫已提前阵痛破水,他赶紧把人送医院,苏家父母也跟了过去,留了保姆在家照顾清泉。

        苏沫头一次顺产,疼了一下午,死去活来,到了晚上仍不见动静,助产士见她没了力气,询问是否要家属进来陪伴。苏沫大汗淋漓,气若游丝道:“不要……”又说,“让我妈进来。”

        剩下两个男的等在外面。

        王居安坐立不安,一时瞧见老爷子脸色不好,想起来让人送了点吃的喝的过来,一时看见隔壁的外国女人原本是来做胎心监测,没想当时就生了,孩子大人都哭得欢,他往后一捋发茬,心里不觉骂道:他妈的老外骨架大,就是好生养。

        过了一晚上,主任医师跑来对他说,由于生产时间过长,建议剖腹产,需要家属签字。

        王居安一把抢过手术同意书签了,道:“你们早干嘛去了?让人受两道罪。”他说话中气十足,手上却无力,笔尖打颤,字写得歪七扭八。

        忽然两声婴儿的啼哭从里间传出来,犹如天籁。

        他眼眶发热,手一松,笔落到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24.11.2013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6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