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第1章 神经病

第1章 神经病

        方敬怀中抱着一只纸袋,顶着正午能把人晒晕的大太阳,匆匆从超市出来,在街道转角的时候,不意外地又看到了那个人。

        不知道从哪天起,从超市到他家那条转角的巷子里,就出现了这么一个流浪汉,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长长的头发也不知道多少年月没有剪过了,像打结的稻草一样顶在脑袋上,一脸胡子拉碴的,总是耷拉着脑袋,垂着眼皮一动不动地靠在那里。

        这里是老城区,没有物管,因为巷子深,路也窄,城管也不怎么爱搭理这一片,导致这一片的流浪汉特别多。

        但这个人明显跟其他的流浪者不一样。

        方敬从没见他主动伸手向人讨要什么,身前也没有讨钱用的破碗破罐破箱子什么的,他只是那样安安静静静地坐在那里,不刻意去找,甚至没人会注意到他。

        这么大热的天,也不容易。

        方敬在纸袋子里翻了翻,翻出一瓶水,又拿了一个小面包,弯下腰正要递给男人。

        那人立刻躬着背,两手抵在地上,一条腿跪在地上,一条腿半蹲着,目光戒备地瞪着方敬,像只凶狠的狼似的,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就要暴起将眼前的人撕成碎片。

        方敬被吓了一跳,面包和水都掉了下来,砸在男人脚踝上。

        男人手指一戳,塑料瓶子被戳了一个孔,清澈的矿泉水争先恐后往外跑。

        方敬:“……”

        神经病!

        方敬暗骂了一句,懒得理他,把面包和水扔在男人脚边,泄愤似地撕了另一个面包的包装,“咔嚓咔嚓”地啃了起来。

        在他身后,那个像狼一样的流浪汉,犹豫了一下,然后学着方敬那样把面包捡起来,撕开包装,狼吞虎咽起来。

        方敬啃完面包,把包装袋扔进路边的垃圾筒里。

        街对面肩并肩走来两小青年,两人手都插在兜里,摇摇晃晃地过来。

        方敬也没在意,抱着纸袋子正准备过马路,不妨两人猛地朝他撞了过来,方敬被这股大力带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然后突然领悟了什么,往口袋里一摸,果然钱包不见了。

        靠,钱包里才把上个月的工资取了出来,准备交房租的,如果是三年前,几千块丢了也就丢了,但现在——

        大脑里还在运算以一敌二,就算追上了两小贼,要回钱包的可能性有多少,方敬的身体已经比头脑更快地做出反应,拔腿就追,一边追一边不忘喊:“抓小偷——”

        以期能吸引哪个爱好打抱不平的热血人士相助。

        两扒手小青年果然专业,偷钱包的手法虽然不太高明,但逃跑的技能却是满点,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窜到街拐角,这种老社区大街小巷七弯八拐的,一个错眼看不到,人就丢啦。

        方敬暗骂一声倒霉,已经做好了跟可敬可爱钞票分离的准备——

        “扑通”一声,有什么东西重重摔在地上。

        方敬冲了过去,顿时惊讶地睁大了眼。

        两小贼叠罗汉一样趴在地上,手上的钱包早就飞了出去,落在一双草鞋前面。

        方敬眼里只看到了钱包,飞快地捡起来,打开一看,钱还在,□□还在,身份证也在,顿时舒了一口气。

        “谢了。”方敬这才转过身,真心实意地谢了一句。

        “不用——”热血人士一字一顿地开口,语调生硬,听着别提多别扭了。

        方敬抬起头,愣了一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雷锋同志居然就是刚刚那个神经病。

        神经病兄终于站了起来,这才发现他身材挺高大的,一头标志性的稻草长发,身上穿着一件看不出原型的衣服,东一块西一块,腰间随便用布带打了个结,才没有掉下来。

        小腰挺细的。

        方敬顺着神经病兄的腿往下,目光落在他的脚上,顿时觉得天雷滚滚。

        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穿草鞋。

        果然是神经病么!

        小贼先是一愣,继而破口大骂:“傻逼,别让我再碰见你,再让我碰见你,弄死你。”

        方敬钱包到手,顿时淡定地摸出手机:“喂,请问是xx路派出所吗?我碰见了两持刀抢劫的抢劫犯,地点是——”

        话说到一半,眼角余光撇到阳光底下闪着寒光的刀锋,嘴里迸出一个字:“靠!!”

        小贼之一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摸出一把□□,朝着方敬捅了过来。

        方敬反射性地抬起胳膊,护着眼睛脖子肚子等重点部位,耳边听到一声闷哼,神经病兄直接抓住了刀刃,用力一折,“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小贼捧着手腕嚎得跟死了爹娘似的。

        神经病兄满手是血,一手掐着行凶小贼的脖子将他按在墙上,目光阴鸷地瞪着他。

        接触到他的目光,正午的大太阳下,方敬只觉得一股凉气从骨子里冒了出来,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靠,这哪里跑出来的精神病患者啊!

        警笛声由远及近,小贼之二慌了,随手抄起一块板砖,朝着神经病后脑勺就招呼了过去。

        男人扭过脸,冷光一瞥,板砖兄心里一堵,挥板砖的手顿了一下,犹豫着还没决定是继续拍下去还是拔腿就跑,就见男人眼一翻,“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方敬:“……”

        板砖兄也愣了,板砖还没呼到人头上啊,怎么人就晕了?难道他什么时候练成了盖世神功,只凭指风就能置人于死地了?

        “操,神经病!”没了钳在脖子上的那只夺命之手,被钉在墙上的那位终于能自由呼吸了,朝着神经病兄“呸”了一声,又狠踢了他两脚,这才逃之夭夭。

        “喂,你怎么了?”方敬踢了踢神经病。

        神经病没动。

        他弯下腰,在他颈动脉上摸了摸,还有呼吸。

        怎么办?

        方敬叹了口气,认命地拿出手机开始拨打120。

        谁让人是为了救他才被人一板砖拍晕的呢?

        市立医院。

        方敬跟医生反复确认:“真没事?那他为什么会晕倒?”

        医生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把你放大太阳底下不给吃不给喝不让睡觉,看你晕不晕?”

        方敬真傻了,搞了半天,原来救命恩人不是为救他被人拍晕的,而是饿晕的?

        医生问:“你这个朋友是做什么的?一身的暗伤,当兵的吗?”

        方敬心想,我也是今天才认识他,我怎么知道他是做哪行的,我还以为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以前当过兵。”方敬含糊地说了一句。

        “那就难怪了,不会是特种部队的吧,看这些伤,啧!”医生很忙,后面还有几十位病人,对方敬说:“先住几天院观察看看吧,年轻人不要以为底子好,不把身体当回事,等老了一身的毛病就知道后悔了。”

        方敬思索着,这哥们背景还挺复杂的。

        到了病房,看到里面住了两个病人,一个胖胖的中年人,还有一个帅帅的小年轻,俊美的五官,英气逼人,闭着眼睛正在睡觉,护士正给中年人吊点滴。

        方敬一愣:“不好意思,走错了。”

        护士笑了:“哎,帅哥,你没走错,你把人送进来的,怎么不认识了。”

        方敬的表情简直跟被雷劈了似的,话都说不顺了:“你你你你……你说这就是我送来的那个流……人?”

        “是啊。”护士捂嘴一笑,“这是你弟吗?挺帅的一小伙子,怎么也不把自己收拾收拾,跟流浪汉似的,是怕自己太帅,走大街上被姑娘们围观,所以才改走这种非主流路线吗?”

        方敬表面上跟着哈哈大笑,内心简直要崩溃了。

        这到底是哪一国来的奇葩啊啊啊啊啊!明明帅得一塌糊涂,非得演绎犀利哥的风采。

        护士把点滴瓶架好,又去检查神经病的情况,调整了输液的速度,看针头有点松了,弯腰正要给人重新固定针头,冷不妨一直安静的睡美男突然暴起,一手掐着护士美女的脖子,把她像钉小贼一样给粘在墙上。

        方敬:“?!!”

        “你干什么?还不快松手,快把人护士掐死了。”方敬手一抖,真心给跪了,哪里来的神经病大爷忘了吃药,动不动就喜欢掐人脖子。

        你掐小贼也就算了,掐人护士美女算是个什么事啊!

        神经病大爷一双乌黑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方敬,两秒之后,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他怎么回事啊?”护士摸着脖子抱怨着。

        方敬只能傻笑:“他当兵的,特种兵,警惕性高,估计是条件反射……”

        差点被人掐死,白衣天使再不复之前的热情,瞬间摆出一副高冷脸,对床上的帅哥再也不肯多施舍一个眼神,从本子上撕下一页纸,贴在墙上,转身走了。

        方敬看了一眼新鲜出炉的缴费清单,认命地去住院部缴费。

        缴完费之后才突然回过神,人又不是为了救他被人捅进院的,凭什么他要像个老妈子一样,费心费力费钱财照顾他啊?

        方敬这还没琢磨明白呢,就听到有人喊跳楼了。

        跳楼?青天白日的,是有多想不开要跳楼啊?

        所有人都往外跑,人群中隐隐有人提了一句,跳楼的好像是三楼病房的。

        方敬心里一格噔,反应过来,拔腿就往三楼跑。

        神经病也住在三楼,不会是他吧。

        别人都从楼下往外跑,就方敬一个人逆流而上,从收费大厅往楼上窜,到了病房里,果然神经病的那张床已经空了,跟他一间病房住着的中年男人瞪大了眼,跟得了心脏病似的,呼呼直喘气。

        大开的窗户,窗帘被风吹得呼呼作响。

        “你你你你……他他他他……你弟跳楼了。”中年人话都说不明白了。

        每天新闻里电视里网络上总看到这里跳楼那里跳楼,可真正亲眼目睹,那感觉完全不一样啊,太震撼了。

        方敬想说,他不是我弟,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他跳楼真心跟我没多大关系。

        但他最后什么也没说,千言万语化为一个行动,快步冲到窗前,往下一望,楼下围了一群人,唯独当事人不在,白花花的太阳底下,只有一小滩血迹表示刚才确实有人从上面跳下来过。

        方敬:“……”

        真是神经病!

        方敬再次暗骂了一句!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46063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