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第一桶金

第一桶金

        早上天还没大亮,方敬就醒了。

        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仰面躺在方小乐的小床上,看着头顶的水泥天花板还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这是在家里,岑九早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今天周五,他弟方小乐上完课可以回家,他赶早去市里,把昨天摸的皇帝蟹卖了,正好接方小乐回来。

        方敬一骨碌爬起来,穿好衣服,推开门看见黑乎乎的院子里居然有个人影动来动去。

        自从吸收了那颗珠子后,方敬发现自己的视力也变好了不少,以前还有点夜盲症的他,现在在黑暗里居然也能视物了。

        岑九正在院子里练功,一招一式并不花哨,但十分干净利落,哪怕方敬并不懂武术,也觉得岑九的招法隐隐带着一股凌厉之势,招招取人性命。

        如果说昨天方敬对岑九的来历还有点将信将疑,那么今天方敬几乎已经相信岑九真的是那个什么大齐朝的皇帝暗卫了。

        几乎是他推门的瞬间,岑九已经收了掌,转过身,透过薄薄的晨雾看着他。

        方敬打了个呵欠,说:“我今天要去市里,你自己打发时间吧。”

        昨天抓的那只皇帝蟹被绑了螯足,扔在大水桶里。

        半桶水再加七八斤重的蟹,方敬提得有些艰难。

        一只胳膊从他身后伸了过来,轻轻松松地把水桶提了起来。岑九一手好玩似地拎着水桶,看着方敬,目光里带着点说不清的情绪。

        方敬顿时有种被人鄙视了的错觉。

        他们家的水桶是那种老式的大木桶,光桶就有三四斤重,连水带桶再加上那只皇帝蟹,能有小五十斤。

        他打从上大学起就很少做体力活了,拎不起来不是很正常么?

        岑九帮着方敬把桶拎到车站,等去市里的中巴车来了,方敬再艰难地把水桶提上车,对岑九说:“你先回家去,我下午就回来了,回家的路你记得么?顺着路走,大约五里路的样子,然后你能看到一个小卖部,过了小卖部那个桥往左转,再一里路就是了。”

        岑九看着他不说话。

        开车了,早上去市里的人不多,中巴车只坐了稀稀拉拉几个人,看到水桶里的巨蟹,一个个都挺吃惊的。

        “好家伙,这么大一只蟹,在哪抓的?”

        这附近海域早就被渔民们用绝户网一扫而净了,别说这么大的蟹,连小鱼小虾都快绝种了。

        “嗯,昨天运气好在水里摸到的,所以今天想趁早送到市里卖了。”

        “不能吧,咱们这不产皇帝蟹啊。”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叔眯着眼说。

        “是啊,所以我昨天看到的时候也觉得很吃惊呢!”方敬回答说,“也不知道是哪里跑来的。”

        “运气真不错,这只蟹能卖不少吧,至少也得有千把块。”

        别管这只蟹到底哪来的,能赚到钱才是重点。

        一直保持沉默是金认真开车的司机大叔突然开口说:“嘿,小伙子,那个一直跟在后头跑的是你弟吗?”

        跟着跑?

        方敬猛地睁开眼,他现在对这三个字都有心理阴影了。扭过头往车窗后望去,顿时满头黑线。

        原本叫他回家的岑九,正趿着一双拖鞋健步如飞地跟在中巴后头跑呢!中巴车都开了二十多分钟了,亏他居然还跟得上。

        方敬连忙说:“师傅,停一下。”

        大约是从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事,司机停下车,从窗口探出半个身子,乐了,“你跑得挺快的,运动员出身的吗?”

        方敬站在车门口,对岑九招了招手,说:“不是叫你回家吗?”

        岑九定定地看着他不说话。

        方敬揉了揉额头,自从遇见这家伙后,他就开始出现偏头痛的毛病。

        “算了,你先上车吧。”要是不管他,说不定这家伙又会像昨天那样,一直跟着他到市里。

        有小五十里路呢!

        方敬拉着岑九到最后一排坐下。今天起得早,有点犯困,坐下后就靠着座位椅背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岑九虽然已经见识了这种会跑的盒子的神奇之处,但自己还是第一次坐车,戒备得不行,上车之后就绷着身子开始往外“咻咻”放冷气,两手垂在腰侧,坐得笔直笔直的,整个人时时刻刻都在戒备着。

        他冷气放了一路,方敬睡了一路,直到下车的时候,方敬才揉了揉眼睛醒过来,岑九先他一步提着水桶走在前面下了车。

        两人也没有去别的地方,拎着水桶直接去了车站附近一家星级酒店。

        这东西实在有点贵,一般人家不会舍得花那么多钱买一只皇帝蟹吃,要吃也是买本地的梭子蟹,只是个头小点,味道也不错,主要是便宜。

        他们运气不错,去的第一家酒店正好第二天有场婚宴,餐厅经理见了,直接就让人把皇帝蟹拿到后头厨房里,开价一千三,当场就给方敬结了帐,还让方敬以后有了这样的好货,直接提到酒店来。

        方敬拿到了钱,特别高兴,对岑九说:“走,我请你吃饭去。”

        经理也很高兴,明天办婚宴的是本地有名的暴发户,不差钱,只要办得有面子。

        这只皇帝蟹他给方敬开价一千三,转手就能卖四千多。

        方敬带着岑九吃了一顿早中饭,特地去了一趟医院,找了方爸爸的主治医生,说了方爸爸的情况,约好了方爸爸下周来做检查。

        从医院出来,已经下午三点了,方小乐五点放学。

        方敬和岑九赶到市一中等着方小乐放学。

        “这是我弟读书的学校。”说到方小弟,方敬一脸的骄傲,“就是你们那的学堂私塾,读书的地方。这是我们市里最好的中学,我弟没花一分钱,自己考进来的,回回考第一。”

        方敬说:“他现在还没放学,我带你去学校逛逛吧。”

        岑九眯起眼,看了方敬片刻,点了点头。

        在门卫处登记了,两人进了学校慢慢逛。

        市一中挺大的,两人沿着图书馆科技楼绕了一圈,开始朝教学楼那边走。

        从科技楼出来的时候,正好碰见方小乐的班主任李老师。

        方爸爸不能行走,方妈妈又忙,每次方小乐有什么事,都是方敬去的,李老师也认识方敬,看见他“噫”了一声。

        “来接方小乐吗?”

        “是啊,来市里有点事,正好接方小乐回家。”

        李老师点了点头:“小乐是个好学生,这次的事真是可惜了。”

        方敬愣了一下:“小乐怎么了?”

        李老师有点惋惜地说:“交换生的事你们还是再考虑考虑吧,这样的机会实在很难得。”

        方敬糊涂了:“什么交换生?”

        李老师挺惊讶的:“怎么?你们不知道?”

        “小乐根本没对我们说起过。”

        李老师说:“这学期学校争到了一批下学期到美国做交换生的名额,初中部本来是推荐小乐去的,可是小乐说家里有事去不了。我知道你们家有点困难,但这真的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如果表现得好,以后还有可能申请当地高中就读,甚至申请国外的大学。国外的教学方式和国内有很大区别,小乐的英语底子好,这对他是一次很好的锻炼,如果表现得好,以后还有可能申请当地高中就读,以后小乐想要留学的话,这也是很好的资本。而且学费那边全免了,只要负责小乐的生活费和来回的机票,你们劝小乐再考虑一下吧。”

        “行,李老师,我明白了,我会劝小乐再多考虑一下的,钱的事我们会想办法,谢谢李老师了。”方敬真心实意地道谢。

        如果今天没有碰上李老师,他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事。

        “没事,好好劝劝小乐。”李老师理解地点点头。

        方小乐甩着书包从教室走出来,一眼就见到他哥和李老师站在教学楼前说着什么,小跑过来刚好听到李老师和他哥说的最后一句。

        “哥,不用考虑了,我不想去。”方小乐看了他哥一眼,闷闷不乐地说。

        方小乐今年十三岁,刚上初一,学习特别好。方敬当年也算是会读书的了,但是跟方小乐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

        小家伙长得挺漂亮的,眉眼精致,别人都说方小乐长得像方妈妈,据说方妈妈当年也是村里长得数一数二水灵的。

        方敬笑着问他:“到底是真的不想去还是担心家里没钱?”

        方小乐瞄瞄他哥,又瞄了瞄站在他哥身后拎着水桶神情冷漠的岑九,不说话了。

        那个好像是他家的水桶吧!

        方敬揉了揉他的脑袋,说:“李老师也说了,机会难得,想去就去吧,别担心钱的事,哥能挣钱。”

        方小乐瞪了他哥一眼,他哥就那破博物馆的工作,一个月撑死了就几千块,还要养家,已经够辛苦了。

        被他小眼神一瞪,方敬乐了,捏了捏他鼓鼓的脸颊,笑着说:“哟,这是不相信你哥呢!你哥我昨天不到半小时就赚了一千三,你放心,哥一定供得起你读书。”

        如果说昨天之前,方敬一点把握也没有,但是现在他有了那个神奇的水泡泡,他现在对赚钱充满了信心。

        “真的?”方小乐瞪大了眼。

        “不能再真了。”方敬拍了拍口袋,示意他自己看。

        方小乐扒着他口袋,果然看到一叠红票子在口袋里,顿时高兴坏了。

        “如果哥哥你坚持的话,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地参加下学期的交换生吧。”

        方小乐看到他哥高兴,走了两步不愿意走了,跳到方敬背上非要他背。

        “哎哟,宝贝,你现在也有六十多斤了,还当自己只有三岁啊。”方敬背着走了没几步就吃不太消了。

        方小乐抱着他的脖子,拿眼角一直瞟岑九,小声说:“哥,这是你朋友啊?”

        方敬托着他的小屁股,往上推了推,说:“是啊,他叫岑九,以后你就岑哥,或者九哥都行。”

        “九哥。”小孩很听话地叫人。

        岑九一言不发地把水桶放在地上,伸手把方小乐从方敬背上抱起来,往背后一扔,一抱托着方小乐的腰后弯,一手拎着水桶,稳稳地朝前走。

        方敬:“……”

        这个时候有个力大无穷的暗卫跟班也挺不错。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46063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