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第12章 钱老

第12章 钱老

        莫名其妙被人塞了一把刃都卷掉的匕首,方敬暂时没想到拿这把小匕首怎么办,用一块棉布仔细把匕首卷吧卷吧包好,放进抽屉里。

        等以后有机会找人鉴定一下,看是用什么材料锻造的,能不能修,要是能修,修好了再还给岑九吧,毕竟是亲近之人的遗物,他拿着总觉得有点戳心窝子。

        一夜无话。

        周一方小乐要上学,方敬天不亮就把方小乐送上了去市里的车,回家吃了早饭,收拾收拾,带着方爸爸去医院做检查。

        因为方爸爸不能行走,坐车什么的都很不方便,要带的东西也多,方妈妈把房门一锁,也跟着一起去。

        从村子里去镇上那几里路,全是乡间小路,坑坑洼洼的,别说轮椅,连车都不好走,得用背的。

        方爸爸再瘦,那也是个正儿八经的成年男人,即使很瘦,又没了两条腿,那也有□□十斤重,六七里路方敬一个人也背不下来。

        岑九在方爸爸身前蹲着身子,沉默地背起了方爸爸。他的动作实在太过理所当然,方敬居然一时忘了拒绝,下意识地帮着方妈妈把方爸爸扶上岑九的后背。

        岑九背着九十多斤重的方爸爸跟好玩似的,稳稳地站了起来,气都不喘一下。

        方敬比较了两人的力量差距,默默地把轮椅折叠起来,扛在肩上,跟在岑九身后。

        自己的老爹还要一个外人来背,这感觉略微妙。

        岑九背着方爸爸默默地走了几里地的泥土路,又沉默着把方爸爸背上中巴车,弄得车上的乘客们都以为岑九才是方爸爸的儿子,一个劲地说方爸爸好福气,有个孝顺的好儿了。

        方敬被囧得不行。

        到了市里,方小姑叫了车过来接他们。

        方小姑是个护士,就在医院上班,把他们接到医院里,方妈妈推着方爸爸去做检查,方小姑带着方敬找方爸爸的主治医生了解情况。

        “病人的腿部情况恢复良好,就是恩想包袱有点重,情绪不好,对身体的健康有很大的影响。”医生说,“平时的时候,多注意他的情绪变好,尽量多宽慰他,让他保持开朗的心情,有时候一个人的精神面貌反而会成为影响身体健康的最主要因素。”

        “这个我知道。”方敬点头。

        方爸爸会这样,多半也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的原因,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他相信方爸爸的状况会好很多。

        “如果有条件的话,最好还是给病人配条假肢,虽然前期会辛苦一点,一旦适应了用假肢走路,病人能够简单的自我活动一下,不管是对身体康复还是心情都会有很大的好处。”

        “我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就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方敬说。

        医生知道他们家的情况,推荐了好几款比较平民的义肢,方敬把这些资料都留下,准备回家再仔细比对挑选。

        病房里,护士捂着鼻子给方爸爸清理后背的疮口,剔掉腐肉,涂上药水。

        “你们做家属的也太不关心了,病人的后背都都开始溃烂了,本来他的情况就特殊,天气又这么热,不要怕麻烦,要经常给他翻身,不能老是躺在床上。”护士一边给方爸爸扎好纱布,对方妈妈说。

        方妈妈连连点头,看到方爸爸后背溃烂成那样,这个坚强的妇人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即使护士语带不满的责备也没有去计较。

        方小姑站在门外看了许久,一言不发地出去了。中午的时候,她把方敬叫到办公室,从包里拿出一个鼓鼓的牛皮纸袋,塞到方敬手里。

        “你爸爸这样的情况确实挺为难的,给他配个义肢,等他自己能下地了,可以做些力所能及的活,你妈也能轻松一点。”

        方敬捏了那厚度,至少得有两万块。

        方小姑在医院上班,方姑父是高中老师,两口子都有工作,收入稳定,但是家里负担也挺重的,有公婆要养,还有一个儿子要上大学,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只怕是把手头能动的钱全都拿出来了,而且看方小姑的态度,这钱只怕方姑父多半不知道,是方小姑偷偷拿给他们的。

        “小姑,这钱你收着,钱的事我会想办法。”方敬说着,把信封推回到方小姑手里。

        “给你你就拿着,你二叔又是那样的人,你们还能有什么办法。”方小姑埋怨道,“他不仅是你爸,那也是我哥,一家人不要这么客气。”

        方小姑比方爸爸小六岁,两兄妹感情很好,自从方爸爸出事后,时常帮着照顾方爸爸。

        “小姑,我不是跟你客气,我真能想出办法的。”方敬说,“而且这钱我姑父不知道吧。”

        方小姑顿了一下,轻描淡写地道:“这是我的钱,你姑父管不着的。”

        方敬皱了下眉,他听方妈妈说起过,方小姑跟方姑父这几年的感情不太好,两口子时常为些事情吵架,有好几次方小姑甚至还动过离婚的念头。

        连钱现在都分开管了,只怕两人之间闹的矛盾还挺大的。

        有人敲门进来,对方小姑说有病人找。

        方小姑把牛皮纸袋往方敬手里一推,说:“拿着吧,我得去病房了,好好照顾你爸爸。”

        划帐的时候,方敬没动方小姑的钱,自己把药费结清了。方妈妈推着方爸爸下来的时候,方敬把那个牛皮纸袋子递给方妈妈,说:“小姑给的。”

        方妈妈打开袋子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嘴张了半天,才说了一句:“你小姑也真是——”

        方爸爸也沉默了。

        人在落难的时候,往往能看出很多人和事。

        渔村的人跟外面的人比,还是比较传统,相对的也有点重男轻女,只有儿子才能传宗接代,继承香火,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早晚是别人家的人。相比起注定要嫁到别人家去的方小姑,方爷爷和方奶奶明显对方爸爸和方二叔更加看重,身为长子的方爸爸,也明显对方二叔这个弟弟更上心,车子房子要什么买什么。

        可是真到了方爸爸出事的时候,那个一直受方爸爸照顾的方二叔,却溜得比兔子还快,倒是和他们一直不怎么亲近的方小姑,还会时不时地看望照顾方爸爸。

        回到镇上,依旧是岑九背着方爸爸回渔村,方敬扛着轮椅跟在后面,方妈妈怀里抱着那只牛皮纸袋子,脸上的表情很沉默。

        刚到家,看到自家门口停了一辆海城牌照的小汽车,方敬正纳闷,有个孩子噔噔噔地跑过来,告诉他有人找。

        “敬叔,中午的时候,有人开着小汽车来村子里了,说是要找你。”

        “谁啊?”方敬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就反应过来,难道是陆教授来了?

        不会这么快吧,昨天才打电话,今天就到了?

        他记得陆教授一向都挺忙了,经常被一些古玩收藏家还有这样那样的拍卖会什么的请去掌眼。

        “他们人呢?”

        “都在海边看你拖上来的那根木头,说是什么乌木。”那孩子好奇地问,“敬叔,什么是乌木呀?”

        “乌木就是埋在土里的木头。”方敬摸了摸他的脑袋,说,“谢谢你跑来告诉我,敬叔请你吃雪糕。”

        一听有雪糕吃,小孩高兴地欢叫一声。

        方敬给了他五块钱,让他自己去买喜欢的雪糕,来到海边,果然看到那里围了一圈的人。

        一个满头银发,戴着金边眼镜的老先生正和一个穿着唐装拄着拐杖的老头讨论着什么,两人脸上的表情都显得很激动。

        方敬挤了进去,叫了一声:“陆教授。”

        陆教授转过头,看见方敬,顿时笑了:“哎呀,小方你回来了。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钱老,昨天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他正好也在,知道你可能捞到乌木的事,说什么也要跟过来看一眼。”

        “原来是钱老,欢迎欢迎。”钱老的大名,方敬还是听过的,国内鼎鼎有名的根雕大师,不过最近几年已经很少动手雕东西了,据说有封刀的打算。

        钱老拄着拐杖,非常和气地对方敬点了点头。

        “你就是老陆的得意门生,经常听老陆提起过你,年轻人,运气不错,居然让你捞到了这么大一根金丝楠乌木,说实话我都好生嫉妒。”

        真的是乌木!

        还是乌木中的极品金丝楠乌木?!

        即使之前已经有了七分把握,现在听到钱老亲口肯定,方敬依然忍不住心头狂喜。

        金丝楠乌木啊,在方敬眼里直接跟钱币符号划上等号了。

        “就是,看这纹理,褐中带绿,是极其稀少的品种,你小子运气真不错。”陆教授哈哈笑起来。

        “一时运气好而已。”方敬谦虚地道。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嘛。”陆教授兴冲冲地道,“走,去你家说。”

        方敬领着他们进了院子,方妈妈听到是儿子的老师过来,连忙烧开水,拿出家里最好的茶叶招待。

        陆教授坐在葡萄架下,点头说:“这地方不错,人杰水灵,安详平静,真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

        钱老咳了一声,有点急了,频频对陆教授打眼色。

        接受到老友急切的目光,陆教授这才咳嗽了一声,试探地问道:“小方啊,这根金丝楠乌木你有什么打算?”

        还要指望陆教授给他介绍靠谱的买家,方敬也没有隐瞒,很直接地道:“陆教授,你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我爸身体不好,我弟在上学,成绩很好,还被学校推荐下学期去国外做交换生,我想把这根乌木卖掉,越快越好。”

        “我买了!”钱老立刻道,“十六万一个立方,如果你觉得满意,我们现在就可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46063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