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第13章 福星

第13章 福星

        方敬看到钱老出现的时候,隐隐猜到钱老大约是对乌木有兴趣,但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爽快,当场就决定买了。

        而且十六万一个立方的价格,也比他预期的要高。

        金丝楠乌木的市价在八万到十万之间,当然如果有精力,拿到拍卖行竞拍,可能价会更高一点,但方敬急着用钱,没有那么多时间跑拍卖行,钱老出这个高价,正好合他的意。

        钱老说:“我做了一辈子根雕,马上就要封刀了。承蒙朋友们看得起,也有几件作品在行业里有点名气,可我总觉得都差了一点什么。每个做根雕的,都希望能在封刀之前,有一件让自己满意的绝世作品流传下去,我也不例外。这几年我到处在找材料,一直没有碰到合适的,今天看到这根乌木,我一眼就确定了,这就是我想要的材料。小方,你是老陆的学生,我也不把你当外人,我真心希望你能将这根乌木让给我,价格方面,如果你不满意,我们还可以商量。”

        方敬的思绪还在计算十六万一个立方,那么大一根乌木,差不多有将近五六个立方吧,按钱老出的价,就能卖上近百万了。

        这笔钱对于以前的方家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对现在的方敬来讲,绝对算一笔巨款了。

        陆教授对他有恩,方敬当然不可能当着陆教授的面,扫钱老的面子,何况钱老出的价格其实也相当公道了,最重要的是陆教授的朋友,至少在各方面都是十分靠谱的,方敬只略微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

        钱老是个行动派的人,立即让专人去测量乌木体积,一共是六点五三个立方,钱老让方敬确认后,就让助手给方敬划帐,自己亲自安排车队连夜来拖乌木。

        几分钟后,方敬收到短消息提示,提醒他有一笔一百零四万四千八百元的转帐汇款。

        果然是个爽快人,方敬最喜欢跟这种人打交道。

        “陆教授,钱老,晚上就在我家吃顿便饭吧,农家伙食,比不得外面做得精细,就是新鲜,菜都是自家种的,海鲜也是刚从海里捞出来的,尝个鲜。”方敬邀请说。

        “行,好久没吃柴火饭了,香。”钱老呵呵一笑。

        方敬让他们先坐,自己出去找村子里今天出海的人买了新鲜的虾蟹,拿到厨房和方妈妈一块收拾。

        刚才方敬和陆教授他们谈事情的时候,方妈妈就在厨房里烧水,农家砖瓦房不隔音,方敬他们又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他们说了什么,方妈妈在厨房里听得一清二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十六万一个立方?比金子都要贵。

        那个什么乌木居然这么值钱?

        方敬昨天说的时候,方妈妈还不怎么相信,以为方敬是一切玩笑,真没有想到今天居然就有人上门要买,而且价钱还这么昂贵。

        “小敬啊,那位老先生真的要十六万买你捞起来的那根烂木头?”方妈妈一脸的不敢置信。

        方敬笑着说,“妈,你放心吧,钱老把钱都已经转给我了,不能再真了。妈,老师他们要在家里吃晚饭,多做两个菜吧。”

        “哎。”方妈妈喜欢得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重重地点了下头,又把方敬往外推,说,“晚饭就交给我吧,你去陪他们聊聊天,大男人的怎么老往厨房里跑。”

        方敬心想,现在会做饭的都是大男人好不好,君子远疱厨的那一套现在早就行不通啦。

        刚刚有一百多万的进帐,方敬很高兴,晚饭的时候特地开了一瓶酒,除了方爸爸,每个人都满了一杯。

        “不公平,我也要喝。”方爸爸眼馋地看着他,筷子猛敲桌面,抗议道。

        方妈妈泡了一杯凉茶,说:“后背都烂掉了,还想喝酒,喝你的菊花茶吧。”

        迫于方妈妈的淫威,方爸爸敢怒不怒言,只能拿起玻璃杯喝茶,就着几人的酒味催眠自己,这也是酒,只是味道比较怪而已。

        陆教授和钱老兴致很好,农家自酿的白酒,度数很高,居然都喝了两杯,醉醺醺的让司机开车送回镇上的旅馆,钱老的助手则比较苦逼,被留了下来,守着宝贝金疙瘩乌木,等车队来人把乌木拖走。

        方敬喝得有点高了,走路都有些踉跄,被岑九扶到堂屋的架子床上躺着。

        方敬脑袋下枕着竹凉枕,看着岑九不住地笑,酒气上涌,脸颊红红的。他歪着脑袋靠在床头,仗着酒劲,对着岑九吹了声口哨。

        “亲爱的小九,以后跟着哥吃香的喝辣的,哥罩着你。”

        岑九眉毛一挑:“叫九哥。”

        脸那么嫩,还充大脸让人叫他哥。

        方敬有点醉了,脑袋不那么灵光,皱着眉头说:“不行,我才是家里的老大,叫你哥以后小乐都不听我的了。”

        他直起身,凑到岑九面前,说:“小九你长得怪好看的,你怎么都不爱笑啊,你要是多笑笑,保证能迷倒一片小姑娘。”

        说着抬起爪子想摸摸岑九的脸,被岑九一把握住手腕。

        “叫哥。”

        “我不。”

        “不叫不给摸。”

        方敬眉毛皱得几乎要打结:“叫了九哥就给摸?”

        “嗯。”

        方敬想了一下,内心在叫岑九哥和摸岑九脸的念头之前来回挣扎,但最后还是美色占了上风,一点头:“行,九哥,你是我哥,我可以摸了吧?”

        说着就要上手,这一次很顺利地摸到了岑九的脸,触感并不多好,皮肤有点硬,还是看着更帅一点。

        岑九看着他,细长的眼睫在鼻梁两侧留下淡淡的阴影,薄薄的嘴唇在灯光下显得颜色过于浅淡,像是营养不良似的。

        方敬又摸了摸他的眼睫毛,说:“你的睫毛好长,像女孩子一样。”

        眼睫微微颤动,像两排小刷子一样挠过方敬的手心,他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脸,突然色胆包天地很想凑上去亲那么一下。

        他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

        温热的嘴唇还残留着淡淡的酒香,两人嘴唇碰在一起的时候,方敬顿时有种荡漾的感觉,心想岑九的嘴唇好软啊,真没想到那么冷硬的人,嘴唇居然也是温热而柔软的。

        岑九低下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目光十分复杂。

        方敬松开他,嘿笑了一声,说:“自从碰见你后,好事情一件接一件的,小九,哦不,九哥,你就是我的福星。”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46063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