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第23章 海

第23章 海

        博物馆里有自己的文献资料库,下班后,方敬没有急着回家,到文献室里查阅资料,希望获得更多关于暹罗沉船的信息。

        那些文献大多很古老,基本都是文言文标注,即使方敬学的文物鉴定专业,有些都只是一知半解。

        他一边翻阅文献,一边做笔记,很快忘了其他,直到一阵清脆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方敬才猛然回过神,发现已经九点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岑九打过来,按下了接能键。

        “还没下班?”经过将近一个月的相处,岑九说话的语调显得熟练了许多,不像以前那样生硬奇怪了。

        方敬心想,声音还挺好听的。

        “马上就回来。”方敬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眉心,说。

        怎么说这也是他和岑九同居的第一天,居然就把他一个人扔在家里,方敬难得有点心虚。

        “吃饭了吗?”岑九又问。

        “还没。”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吃饭,方敬只觉得肚子这会儿饿得咕咕直叫。

        “你呢?”他问岑九。

        “没有。”

        “你想吃什么?我回去的时候顺便买点菜回去,你把饭煮好。”

        岑九说了几样,都是平时方敬爱吃的。

        方敬应了声好,挂了电话,起身收拾了桌面,关好门窗,下楼去。

        博物馆离方敬住的地方只有三站路,下了车,看见岑九提着一个塑料袋,穿着方敬给他买的衬衣长裤,站在路牌下面,俊眉朗目,整个人藏着一股压不住的锋芒,惹得几个等车的小姑娘不停地拿眼直瞟他。

        岑九浑然不觉,一手拎着塑料袋,一手拿着方敬的旧手机,正准备给方敬打电话。

        方敬一下车,岑九的目光就望了过来。

        放了一个月的假,再回上班都有点倦怠症,方敬还加班查资料到现在累得眼皮直打架,也懒得做饭,看着车站对面处一家肯德基在营业,拉着岑九进去,买了两个鸡腿汉堡,一份鸡翅,想起岑九的大饭量,又再加了一个全家桶。

        “太累了,不想做饭,随便吃点。”方敬说。

        岑九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在椅子上,拿起一个汉堡狼吞虎咽起来。

        方敬平时不太爱吃这些,但看岑九吃得香甜,也忍不住胃口大开,吃了一个汉堡,喝光了一杯冰可乐,还吃了一个中份的薯条,两块鸡翅。

        岑九看他不吃了,把剩下的都吃了,吸着可乐,和方敬坐在店里吹空调。

        方敬目光落到他手边的塑料袋上,问:“拿的什么?”

        “衣服。”岑九面无表情地回答。

        方敬以为他自己买的衣服,虽然有点好奇干嘛要用一个塑料袋装着,但是也没有多问。

        两人吹了一会空调,把可乐喝完了,身上的热气散得差不多,这才起身回家。

        方敬累得要命,进了家门,把空调开了,拿起衣服到浴室洗了澡,爬上床就睡了。

        岑九照例还要练会儿功,方敬睡得迷迷糊糊之间,感觉到身边的床垫子往下陷了一点,然后一个微凉的身体倾了过来。

        方敬睡得半梦半醒之际,还以为是方小乐,扯着被单往他身上一裹,将人一把抱住,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搂着人接着睡。

        睡着之后,开始做梦。

        依然是那艘沉船的梦,只不过这次的梦境更清晰更连续一些,不像上次那样只是断断续续的几个画面。

        在梦里,他似乎看到了那艘暹罗遣使船扬着帆乘风破浪出海,沿着海岸线驶入暹罗湾,最后经由西里伯斯海驶入东亚西部,按照航海图,应该是要去古天|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艘遣使船最后却偏离了航线,进入了太平洋。

        在太平洋上,遣使船遭遇了大风暴,最后触礁沉入冰冷的海底。

        方敬梦游一般从床上爬起来,也不开灯,闭着眼睛从抽屉里摸出绘图本,在纸上乱画一通,画完又闭着眼睛摸到床上毫无知觉地接着睡。

        第二天方敬睁开眼,意外地发现岑九居然没有起床练功,反而好好地躺在床上,再一看,好么,岑九整个人都被自己搂着,动都没动一下。

        方敬囧了一下,连忙松开手,说:“睡迷糊了,还以为是小乐,他睡觉不老实,老喜欢踹人。”所以他每次和方小乐睡觉,都会先下手为强,把人禁锢在身边。

        岑九看了他一眼,默默地起身。

        一个多月来,大约是饮食得当,营养补充得好,岑九脸色好了很多,两颊上也有了点肉,眉眼轮廓很深,五官英气逼人,身上依然是精瘦精瘦的,吃再多也不见长肉。

        方敬实在好奇他吃那么多饭,究竟是吃到哪里去了。

        外面传来岑九洗漱的声音,不一会儿传来门打开又被关上的声音。

        方敬舒舒服服地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磨蹭了一会也跟着起床,看到桌上打开的绘图本还愣了一下。

        这个绘图本他明明记得是收在抽屉里的,怎么跑桌上来了?

        打开一看,中间一页歪歪扭扭地画着一副简笔画,更加纳闷了。

        这什么时候画的?他怎么完全没有印象。

        方敬揉了揉额头,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好像忘记了。

        他想了一会没想起来,便不去管了,把绘图本合上,放到抽屉里,先去厨房烧水,又把昨晚定时洗好的衣服拿到阳台上去晾。

        不过阳台上那块灰扑扑的旧布料又是什么鬼?他确信家里应该没有这件灰得看不清本来面目的衣服。

        方敬眯着眼睛打量了半天,才发现那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岑九穿在身上的破破烂烂看不清原形的旧衣服吗?

        在医院的时候不是就已经被扔了?岑九究竟是什么时候又捡回来的?

        方敬顿时被雷得不轻,想了想还是决定尊重岑九的习惯,当没看见。

        厨房水响,水烧开了。

        方敬去拿杯子倒开水,看到茶几的遥控底下压着五百块钱,是他昨天放在家里的,岑九一分没动。

        他眉毛一挑,突然想自从遇见岑九起,岑九好像就从没问他要过钱,他也没想到这个。在渔村的时候还好,反正吃住在家里,平时岑九又几乎都和他在一块,也没什么特别花钱的地方,现在回到海城,坐在家里都要花钱,桌上的钱没动,岑九昨天一整天是怎么过的?

        话说上次捞乌木,他好像没给岑九开工资呢!

        正想着,门外传来细碎的声响,岑九用钥匙把门打开,拎着热腾腾的早餐进来。

        “你没拿茶几上的钱。”方敬有点不高兴,觉得岑九太见外了。

        岑九把早餐放在桌上,说:“我昨天找了个工作,工钱日结的。”

        “啊?”方敬愣了一下,“你找了工作?”

        昨天才回来,这动作够快的。

        不过岑九找到了工作,方敬也挺高兴的,毕竟他要上班,岑九一个人呆在家里也挺无聊的。

        方敬本来还想问他工作的事,可是时间已经不早了,他赶着上班,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只好拎着路上吃。

        “晚上回来再说。”

        他和岑九在博物馆分别,方敬上了博物馆的公交车,岑九一直在原地目送他离开后,才转身走过好几条街,来到一个建筑工地。

        “今天这么早?”虽然只上了一天班,看工地的大爷对岑九的印象还挺深刻的,毕竟那么年轻,力气又那么大的人还真的少见。

        岑九走到工棚的洗手间,默默地换上那件灰不溜秋的旧衣服,然后朝着工地上一辆运输大卡走过去。

        没错,岑九找的工作就是工地的搬运工,不看学历,也不用经验,只要力气大,干活勤快就行。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46063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