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第49章 低调

第49章 低调

        方敬算好了时差,挑了个自认为比较合适的时间,拨通了那位安德鲁教授的电话,用他那半生不熟的英语磕磕巴巴地跟对方鸡同鸭讲了半天,沟通无果之后,又厚着脸皮找李君昕要安德鲁教授的电子邮箱。

        李君昕得知方敬要邮箱的原因居然是英语不熟练,两人都搞不清对方说什么时,半天没说话。

        方敬都能想象得出来,电话那头这姑娘朝天翻白眼的表情。

        “我是学文物鉴定专业的好吧?专门研究老祖宗东西的,英格里喜那是洋人的玩意,是舶来品,我不会讲不是很正常吗?”方敬理直气壮地解释。

        “行行行。”李君昕哭笑不得,留了安德鲁教授的电子邮箱,想起这老头儿有时候忙起来连看邮件的时间也没有,怕耽误方敬的事,便道,“算了,我给他打电话说吧,你把伯父的病历检查结果以往病史什么的都发我一份。”

        “好的好的。”方敬忙不迭地答应,挂了电话,把方爸爸这些年的治疗方法吃的药,每次的检查结果什么的拍了照,一骨脑给李君昕发了过去。

        方爸爸听方敬解释了这种智能义肢的好处之后,真是又高兴又担忧。

        高兴的是如果真的有这么好的义肢,他以后总算不用整天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也能像个普通人一样正常饮食起居,还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也能减轻家里的负担;另一方面担忧的是,这种义肢一听就知道肯定特别贵,家里又是这么个情况,方敬也这么大了,眼看着就要结婚生孩子,把他的几个钱用光了,孩子以后怎么办?

        “钱的事你就别操心了,我有钱。”方敬不以为意地道,水泡泡里存了一船的暹罗古瓷,随便一件拿出去卖个几万十几万的还真不是什么问题,而且他媳妇也已经到手了,没花一分钱。

        方爸爸一见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本来心情很好的,又开始生气了:“有钱有钱,你有多少钱,拿出来我看看?!”

        方敬顿时无语了。

        他是有钱,可是那些钱现在都不能变现,也没办法拿出来,所以在别人眼里,他还是那个一个月只拿几千块的苦逼工薪族。

        #装穷太成功,全世界都不相信我是有钱人,怎么办#

        #一直很低调,从未被超越#

        #求问花式炫富一百招#

        不得不说,李君昕那姑娘办事还是挺给力的,过了几天,就打了电话过来,表示安德鲁教授在听说了方爸爸的事情,又看了他的各项检查报告之后,初步断定,方爸爸的这种情况能够安装智能义肢。

        李君昕还体贴地帮他打听到了这种新型智能义肢的价格是十三万米国多乐。

        十三万米国多乐,换成天|朝币大约是□□十万左右,加上后期的康复训练费用,怎么也得一百二三十万了。

        方敬上次卖乌木的钱除了家里七七八八的开支,还有自己的工资,还有百来万,加上卖金珍珠的钱,有一百五十万,方爸爸装义肢的钱倒是够了,不过这样一来,他自己几乎就没剩下多少钱了。

        还好朱智把他的计划书给他哥看了,哥哥大人表示没什么问题后,朱智把农家乐的启动资金打了过来,不多,也就五十万,开始方敬也没打算投入很大,五十万再加上他手边到时还能剩下个十几万,加起来小七十万折腾个小农家乐还是够了。

        接下来的时间,方敬请了个律师,负责跟米国那边联系给方爸爸和方妈妈办理签证的事情,自己开始专心筹办农家乐。

        自从暹罗沉船的事传了出去,往这边来的自助游驴友什么的也渐渐多了起来。

        方敬没打算重新盖房子,以前他家盖的那幢五层楼的小洋房就挺不错的,当初买他家洋房的人家,一家人早搬去外地做生意,这边的房子空了下来,打算卖掉。

        对方知道是方敬要买回自家的老房子后,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当初方敬家的房子卖得急,三十万不到就卖出去了,这几年物价涨得飞快,再加上房主后来也慢慢新添置了不少东西,开价三十八万,算是比较公道的价格。

        方敬很爽快地付了款,又跑去村支书那里,送了几条好烟,好话讲了一箩筐,让村里把小洋楼附近的空地留作岑九和宅基地。

        村支书李远明知道他要买回以前的老房子,还有点奇怪,现在渔村没什么前途,年轻人都喜欢往外跑,赚了钱在城里买房安家,很少有像方敬这样明明有份好工作,还要回来买老房子。

        “我把工作辞了,打算回来做点什么,以后就在家里照顾我爸妈。”

        听到他辞了工作,李远明表情微愣,随即点点头,道:“回来也好,你爸妈年纪一年比一年大了,有空多陪陪他们。”又问,“你这回来是打算做什么?”

        方敬解释说:“上次来这里玩的几个同学,明叔还记得吗?我打算跟他合伙办个农家乐。咱们渔村环境好,空气新鲜,又没什么污染,城里人就喜欢这种地方,做好宣传以后来渔村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上次的那条暹罗宝船,也是在这附近的海域发现的,如果要去参观沉船发现地点,他们东庄是离得最近的补给点。如果好好利用这个噱头,一定能吸引不少潜水爱好者和海洋探索者,不愁以后渔村发展不起来,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不少的就是那种爱凑热闹的人。

        如果有可能,他甚至想把整个村子包括镇上空闲的土地都利用起来,建立一个大型的度假中心。

        只是现在条件不允许,只能一点一点慢慢实现这个愿望。

        李远明听了,没再说什么,很爽快地把小洋楼附近的那一大片宅基地划给了岑九,方敬粗略地估算了一下,明显不止三分地。

        他们村因为人口少,宅基地一般卡得没那么严,分的地也比较大,小洋楼连同院子本来就占了将近四百个平方,再加上分给岑九的那块宅基地,合在一起,有将近一亩的面积,做个小农家乐绰绰有余。

        方敬好好规划了一下。小洋楼当初是自建的,用料比较实在,房子维护得也不错,方敬没打算大整改——他也没钱,只在局部地方做了些小的修改,增加了洗手间的数量,重新把墙面粉白,重点把几个大点的卧室好好装修了一遍,做成不同的主题情侣房,什么绿野仙踪、粉红佳人、蓝色海洋什么的,预算尽量控制在五十万以内。

        把设计图传给幕后的出资人朱智看过,征得他的同意之后,方敬就开始动工了。

        为了省钱,方敬真是想尽了办法,改建房子能就地取材的全部就地取材,能自己动手的地方就尽量自己动手。

        东庄有山林,方敬老宅后面也种了不少树木,如今都长得十分高大。方敬把老宅屋后的大树都砍了,山林里的树,跟村里人商量了一下,不影响山林发展的情况下,在树林最密集的地方砍了几十棵树,拖回来做木材。

        至于敲墙之类的力气活更不用说了,都是方敬和岑九两个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

        在敲敲打打的改建声中,九月到了,方小乐该去资本主义的米国做交换生了。

        方敬没有办签证,自然不能陪同他去米国,好在李君昕知道他家的事情,将自己的行程做了调整,改成方小乐同一个航班,让小家伙不至于在漫长的将近十六个小时的飞行旅途中感到陌生惶恐。

        “别担心,到了米国,好好跟学校的朋友们相处,学不学得好都无所谓,只要你快快乐乐的就好。”方敬摸了摸方小乐的脑袋,叮嘱说,“下了机,成阿姨会来接你,你就住在她家里,晚上不要一个人出门,在外面也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

        想到国外那么多恋童癖,方敬又说:“如果有人敢摸你身体露出衣服之外的地方,就揍他,踢他的小弟弟,戳他的眼睛,要是打不过就报警,告诉老师或者成阿姨,知道吗?”

        成阿姨是负担方小乐做交换生期间照顾他的当地华人家庭,也是推荐小乐去做交换生的班主任李老师的同学,两口子都在国外留学,然后就留在那边工作安家,方敬早打听好了,人品什么的都挺靠得住,方敬比较放心。

        方小乐撩起袖子,露出最近因为勤锻炼显得结实许多的小胳膊,说:“我跟九哥学了武的,我不怕。”

        方敬捏了捏他的小胳膊,满意地点了点头。

        李君昕听得满脸无语。

        “行了,要过安检了,来,小乐,跟你哥哥告别,我们要走了。”

        方小乐恋恋不舍地朝方敬用力挥了挥手,转身跟着李君昕朝安检处走去。

        方敬一直目送他们进了安检处,直到看不见了,才收回目光。

        虽然他平时总嫌弃方小乐太黏着他,可是看到他这么没心没肺地跟着李君昕走了,心里还颇有点不是滋味。

        这个小白眼狼,一听能去腐|败的资本主义国家,连哥哥都不要了。

        登机口,方敬看不见的地方,方小乐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方小乐长得白白嫩嫩的,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看起来漂亮得不得了,一掉眼泪,连李君昕都觉得有点舍不得。

        她抽了一张面巾纸,替他擦了擦眼泪,说:“别哭了,我们小乐要去国外做交换生呢!这是好事呀,将来小乐学了本事,赚好多好多的钱,就能和哥哥在一起了是不是?”

        “嗯。”方小乐擦干净眼泪,用力点了点头,心里生出一个伟大的理想。

        他要赚好多好多的钱,一辈子都和哥哥在一起。

        李君昕:“……”

        她好像在不知不觉间就给岑九多增加了一位情敌哦。

        可是为什么她一点儿也不觉得心虚,反而有些暗爽呢?

        等到农家乐的改建接近尾声的时候,方爸爸的签证也下来了。正好农家乐的幕后老板之一的朱智,被他哥抓着去国外出差,而且跟方爸爸要去的医院在同一个市,方敬哪里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立刻抓了朱智的壮丁,让他带着二老去米国,并且务必要送方爸爸和方妈妈去医院,至于到了医院之后的事,李君昕那边都安排好了。

        那姑娘甚至还帮忙在医院附近看好了一家公寓,方爸爸和方妈妈去了就能直接入住。

        九月底的时候,在方敬的目送下,方爸爸和方妈妈告别了居住五十多载的故土,第一次踏上了异国他乡的旅途。

        这些天白天忙着和装修工沟通农家乐整改装修,晚上回到家里,还要挑灯写宣传企划书,和律师联系签证的事,整个人就像一根绷到极致随时都会断掉的弦似的,直到目送方爸爸登机,方敬站在空空荡荡的院子里,满身的疲惫一下子涌了上来,饭都没吃,一头扎到床上睡了个昏天暗地。期间模模糊糊地感觉到岑九叫了他两次,但是他太疲倦了,眼睛都睁不开,翻了个身接着睡。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漫天的火烧云映红了半边的天空。

        岑九抱着他坐在床上正在玩手机,看见他醒来,把手机一丢。

        “醒了?吃饭。”岑九摸了摸他的脸,长腿一迈,起床把空调关了,打开窗子。

        海风吹拂进来,带着一股桔子树的香味,沁人心脾。

        “饿死了。”方敬饿得肚子咕咕直叫,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岑九走了出去,不一会儿端着好大一海方便面进来。

        “这个最快,先吃。”岑九有点不好意思,他不太会做饭,唯一擅长的大概就是煮方便面了,做这个不需要技术,把水煮开把面块放进里面接着煮就行了。

        方敬闻到香味,从床上爬了起来,埋头把面吃了,最后连汤都喝得一干二净,才重新有一种又活过来的感觉。

        “好饱。”方敬吃完又想躺下,岑九一把将他从床上拖了起来。

        “刚吃完饭不能睡。”

        方敬全身软绵绵的没力气,被岑九拖着走了两步,才适应过来,两个人在外面溜达消食,还跑到农家乐前面溜达了一圈。

        农家乐差不多已经装修完毕,只剩下一点点小地方需要再精细完善一下。

        “进去看看吗?”方敬问。

        岑九点头,两人推开院子的雕花大铁门。

        五层楼的小洋房外观基本上没怎么改动,只是将一些小细节的地方修了装饰,原本的小窗加宽加高,阳台的铁扶手全部敲掉,做成了木质回廊的样式,二楼的大露台重新设计,改成阳光房,摆了几张风情椅,面朝大海,是看书喝茶装逼谈恋爱的好地方。

        只是随随便便做了些改变,整个感觉完全就变了,等到院子里的花花草草该种的种上,摆个流水景观,文艺装逼范十足。

        能跑到这种乡下玩的,可不都是些文艺青年吗,方敬这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还行。”岑九给了个中肯的评价。

        方敬:“……”

        好吧,对见惯了雅致秀美的皇家园林的暗卫兄而言,这种小儿科的家庭客栈式小院子能给出一个还行的评价已经是很给方敬面子了。

        岑九搂着方敬进到房间里。

        房间里基本设施都安装好,只剩下床垫被子床上用品这些还没有买回来,地板上干干净净的,根叔做事他就是放心。

        “有没有喜欢的?有喜欢的我就给你留一间,除了你不让别人住。”方敬十分大方地道。

        五层小洋楼,整改出来后一共有三十六间房,房间内部装修好之后,方敬把每个房间都拍了图发给出资大老板看,朱智当时就扣下了一间房当做自己的私房,不对外开放。岑九身为他的枕边人,这些天更是帮着忙前忙后,出了不少力气,也值得这个待遇。

        “你喜欢哪个?”岑九问。

        “我都行。”方敬自己对这些没什么追求,家里最穷的那段时间,他一边上学一边摆地摊到处勤工俭学,早已经练出来了,只要给他一张床,他哪里都能睡。

        岑九说:“那不要了。”说着他抱着方敬推开了其中一扇门,把方敬压在门板上就开始亲他。

        这一阵子实在太忙,而且很累,两个人都没怎么好好亲热过。方敬被亲了一会儿,忍不住身体燥热起来。他抱着岑九的腰,仰着头和岑九接吻。

        岑九一双淡漠的眸子此刻亮得惊人,他扣着方敬的脑袋,不住地交吻他,一只手伸进方敬的t恤下摆,来回摩挲着方敬的后腰和背。

        方敬被亲得气喘吁吁,岑九略带薄茧的手指更是摸得他身体发软。

        “我要和你睡觉。”岑九说着就去解方敬的裤子。

        “等……等。”方敬指了指洗手间的门,房间里只有一张床,连个床垫也没有,难道要在地上睡觉吗?

        岑九眼睛一亮,一脚把门踢开,抱着方敬来到洗手间,将方敬放在洗手台上,一边亲着一边压了上去。

        午后的阳光照进狭小的洗手间里,方敬后背顶在镜子上,一只手撑在洗脸台上,一只手搭着岑九的肩,承受着岑九一下比一下更猛烈的撞击。

        一个小时后,方敬靠在洗手台上,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上来似的,一身的汗。

        男人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发起情真是满脑子除了睡觉什么都不想了,他们甚至连空调都没想着要开。

        岑九终于放开方敬,亲了亲他,把空调打开,浴缸里放满了水,抱着方敬一起泡在浴缸里,又做了一次,这才心满意足地和方敬慢慢往家走。

        夕阳洒在他们身后,将两人的身影拖曳得很长,海风中传来不甚清晰的耳语。

        “方敬……”

        “嗯?”

        “敬敬……”

        “干什么?”

        “小敬……”

        “……”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46063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