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第52章 买船

第52章 买船

        好事连连,没过几天,方敬托人联系买船的事有了消息,是条二手的远洋拖轮,长38.5米,宽9米,2800马力,能续航二十八天。原船主也是用来协助海洋打捞工作的,因为公司效益不好,船主打算从事别的行业,所以两百三十万的超低价转让。

        如果是同样规格的新造船,没有八位数肯定买不下来的。

        虽然农家乐已经建起来了,而且看样子生意还不算差,但农家乐只是他给自己安排的一个后路,将来方爸爸的义肢装好了,回来也好有个营生,目前他的工作还是放在海洋勘探和打捞沉船上面,有一条性能优良的远洋拖船是必需的。

        方敬把农家乐的事处理了一下,嘱咐叶驰好好看店,第二天就带着岑九去看船。

        船停在另一个海滨城市的码头,离靖城有五百多公里。

        方敬在码头第一眼见到那艘名叫艾莉西娅的拖船时就非常喜欢。那艘船停在一堆或旧或新的渔船中间,像一位羞涩腼腆的淑女站在夕阳底下,安静又优雅。

        艾莉西娅是89年建的,年代有点久远,经历的风浪太多了,即使船主再怎么用心保养,船体外壳无可避免地被刻上岁月的痕迹,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船上的各项设施非常完善,看得出来船主保养得非常用心,最重要的各项手续也十分齐备,方敬拿到手就可以直接出海,光是这一点就给方敬省了不少麻烦。

        卖瓷器的两百多万,在口袋里还没有捂热马上就跟长了脚似的,呼啦啦飞了出去。

        什么时候他才能真正成为有钱人呢?

        方敬十分肉痛地看着眼前这艘几乎让他倾家荡产的拖船,心想还好他有水泡泡这个金手指,要不然还真玩不起。

        艾莉西娅因为是旧船,而且马力也不算强,原船主急着脱手,卖得便宜,说起来他还算是捡了个大便宜,要不然那种4500马力的拖船,即使是二手船,没有一两千万问都不要问。

        新船到手,方敬看着银行帐户上迅速缩水,只有不到十万的帐户余额,

        新船到手,方敬没急着开回去,到底是旧船了,虽然船主变卖之前肯定也稍微修整了一下,但方敬还是有点不放心,请人把船里里外外检修了一遍,该维护的维护,该替换的替换。

        晚上,方敬也懒得去住酒店,反正舱室里床铺都是现成的,方敬只是重新把船舱打扫干净,买了干净的被单枕头,铺好床晚上直接和岑九睡在船上。

        说实话他也是不放心,万一他人不在的时候,别人把他的船开走了怎么办?他几乎把目前所有的身家都投进了这艘船里,简直恨不得时时刻刻和船绑在一块才好。

        方敬站在甲板上,一会儿摸摸这,一会儿摸摸那,简直爱不释手。

        夜幕降临,远处星星点点的渔火,那是晚归的渔民。

        艾莉西娅号上也亮起了灯光,甲板上摆了一张方桌,两张木凳。

        方敬趿着拖鞋,坐在一张矮木凳上,啃着岑九从外面买回来的鸡爪子,手边的盘子里一堆的鸡骨头。

        “都说这家的鸡爪子卤得好,祖传的配方,果然好吃,骨头都酥了。”方敬一边吃一边赞道。

        岑九头也不抬:“没有你卤的好吃。”

        方敬笑了一下:“我就是随便弄一下,哪有他们的手艺好。”话是这么说,但是嘴角却忍不住微微往上翘起。

        岑九认真想了一下,还是肯定地道:“没有你做的好吃。”

        因为暗卫自带天赋隐藏身形技能,岑九平时的存在感极低,话也很少说,更不用说什么甜言蜜语了,那根本就是享受不到的福利,但偶尔说上这么一句带点傻气的话,反而让方敬心里格外地软,像豆腐似的,一戳就烂。

        知道肯定是因为岑九爱屋及乌所以才会坚持认定他做的东西比别人老字号的卤味更好,方敬的心情更愉快了。

        他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说:“吃完早点睡,明天我们开船回去。”

        从这里开回靖城,要十多个小时呢!

        “嗯。”岑九应了一声,把鸡骨头用塑料袋包好,下船扔到码头的垃圾桶里。

        回到船上,方敬已经洗完澡,盘腿坐在床上玩平板电脑。

        看见他进来,方敬头也没抬:“回来了?”

        岑九走过去,靠着方敬坐下,看了一眼电脑屏幕:“跟小乐视频?”

        屏幕前方小乐看见岑九,高兴地道:“九哥。”

        岑九冷淡地“嗯”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了。

        方敬推了推他,说:“快去洗澡睡觉,明天还要开一天船。”

        岑九淡淡地扫了方敬□□在外面的胳膊腿,从旅行包里翻出一件衬衣扔到方敬身上,不容分说地道:“晚上天凉,穿上。”

        方敬:“……”

        好吧,十月份的天|朝中部地区,晚上气温确实不算高了。

        但方敬敢肯定岑九这么坚持的原因,必然不是因为温度的缘故。

        方小乐可是他亲弟弟!小时候他还经常给方小乐洗澡的!

        方敬瞪了岑九一眼,不耐烦地催促他:“知道了,快点去洗澡吧。”

        岑九拿了衣服去浴室洗澡,方小乐好奇地问道:“哥,你真的买了一条大拖船?比爸爸当年买的船还要大?”

        “爸当年买的是渔船啊,不能比的。”方敬失笑,问,“在学校适应得怎么样?跟同学们相处得愉快吗?老师讲课能跟上吗?在成阿姨家里住得习不习惯?”

        方小乐眨了眨眼睛,说:“还好,刚开始的时候有点不习惯,现在好多了,老师也挺照顾我的,每次都会问我听懂了没有。对了,哥,我还交到了几个朋友,我们约好了下午一起去踢球。”说着又嘟囔着嘴说,“他们长得都比我高,力气也比我大,打球我总是输。”

        方敬哑然,心想那是当然的,这是人种优势啊!东方人普通比西方人要小一号。

        方小乐在米国呆了将近一个月,除了瘦了一点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好像挺快乐的,应该在学校适应良好,方敬这才放心了点。

        不管怎么样,方小乐也才十三岁,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身边连个亲人也没有,借住在不认识的陌生人家里,方敬都已经做好了方小乐哭鼻子的准备,不过目前看来,情况比他想象的要好太多。

        “咱们小乐真厉害,这才多久居然就交到朋友了。”相比方小乐的成绩什么的,方敬反而对这个更为看重,甚至有种吾儿长成的欣慰与失落,方小乐能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迅速适应一个完全陌生的生活,并且不被人排挤,足以证明这个孩子的社会适应能力强悍,将来哪怕再没出息,至少不会被社会淘汰。

        能做到这一点,就不枉方敬花了那么多钱,送他到国外做交换生。

        对他这种敷衍小孩子的口气似有所不满,方小乐撇了撇嘴,想到什么,道:“对了,哥,成阿姨说周末的时候,会开车送我去看爸妈,到时我让爸妈和你视频,你记得到时候把时间空下来哦。”

        “好好好。”说起来他爸妈也到米国半个月了,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不知道他爸的义肢安装了没有,适应如何。

        方爸爸和方妈妈都是那种老式的渔民,对于现代电子科技的应用,还不如方小乐了解得多,至少方小乐会用电脑和他视频,方爸爸他们就不会。最近一次和方爸爸他们联系,还是他们到米国后,李君昕和他视频的时候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老头老太太现在怎么样了,方敬也挺牵挂的。

        外头有公鸭嗓叫瑞奇的名字,方小乐频频往窗外望过去。

        知道这肯定就是刚才方小乐说的约好了一起去打球的朋友,方敬看方小乐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笑道:“去玩吧,周末的时候我们还可以接着视频。”

        难道他这个素有恋兄癖的小弟终于有了能玩在一起的小伙伴,当然要多加鼓励了。

        方小乐脸上的表情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方敬在心目中的地位高过打球,说:“球明天也可以打,而且和他们玩,我每次连球都摸不到,光看到一堆人的腿了。”

        方敬想象着方小乐站在一堆牛高马大的米国人中间,光看着腿看不到球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哥——”方小乐恼羞成怒地说了一句,“真讨厌,我去打球,不跟你说了。”

        浴室的水声已经停了,岑九估计洗完了澡。

        方敬忍住了笑,道:“行了,你去玩吧,我也要睡了,明天要开一天的船。”

        方小乐哼哼着下线,方敬看着企鹅上面方小乐的头像暗了下去,也无趣地关了电脑。

        岑九走过来,接过他手中的电脑,塞进包里,站在床边看着他:“你和小乐说什么,高兴成这样?”

        “没说什么。”方敬说着要去抱岑九,岑九往后退了一步,说:“等,我身上太凉了。”

        方敬朝他靠了过去,摸摸他的手,又摸摸他的胸膛,冷冰冰的,往外冒着寒气。

        “都十月份了,别洗冷水。”他掀开被子示意岑九上|床,“快上来吧,我给你捂捂,一会儿就热了。”

        岑九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运转内功,不一会儿身上就暖烘烘的。他坐上|床,把方敬搂在怀里,摩挲着他的耳垂,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方敬的脸侧。

        “今天睡觉吗?”岑九手抚在方敬劲瘦的腰上来回摸着,略带薄茧的手指像过了电似的,摸得方敬麻麻痒痒的,很舒服。

        方敬有点犹豫。

        他们的船就停在码头上,这个时节正是吃海鲜的黄金时节,码头的船少,但还是停了那么三两艘船在附近。而且岑九体力过人,每次做的时候,方敬都会沉迷得不可自拔,他虽然热衷和岑九睡觉,但是并不代表他愿意在码头表演声优版的活春宫给人听。

        “明天我要开一天的船。”方敬吻了吻岑九的唇,想到明天漫长的一天,觉得今晚最好还是养足精神为好。

        “可是我想和你睡觉。”见他没有立刻答应,岑九的语气有点失望。

        看见向来冷漠的俊脸上少见地露出失望的神色,方敬心里一种叫内疚的情绪立刻冒头。

        岑九跟着他的时候,他一无所有,什么都没有给他,就连岑九最热衷的睡觉,也因为两人身体素质的差异,和家庭琐事的缘故,次数少不说,就是少有的那几次,也是岑九体贴他忍耐着配合他,他自己很少有满足的时候。

        “要不,我用手吧……”方敬本来不想睡觉的决心立刻不那么坚定了。

        岑九年轻的身体也一样很吸引他。

        “不用了。”岑九吻了吻他,一手将他搂在怀里,另一只手伸出被子把灯关了。

        船舱里一片黑暗。

        借着窗外的月光,方敬摸摸岑九嘴角,一咬牙,掀开被子一直往下滑。

        岑九惊讶地睁大了眼,随即手上用力,将方敬拖了出来。

        “我喜欢你,看到你心里就喜欢得不得了。”月光下,岑九垂下眼眸,脸上又带着那种不好意思的羞涩表情,“我不是只为了和你睡觉。”

        因为喜欢,才想一起睡觉,才想和他更加亲密,亲密到希望能融入对方的身体,不分彼此。

        “我知道。”方敬笑了。

        他以前并不是欲|望很强烈的人,可是岑九一句不算多么甜蜜的情话,甚至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能引发他心底里最深刻的欲|念。

        方敬抚摸着岑九线条流畅漂亮的胸膛,岑九被他摸得心浮气躁,一把握住他的手,吻了吻他的嘴角,问:“到底是要睡觉还是不睡?”

        岑九的眼睛亮晶晶的,月光下他的眼神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温柔。

        方敬心头顿时软得一塌糊涂。他抱着岑九的腰,慢慢地跨坐在岑九身上。

        没有润滑的身体,进入得非常困难,方敬尽量放松身体,还是痛得倒抽了一口气。

        岑九也不比他好多少,扣着方敬腰上的手收紧,手臂上的肌肉紧绷,方敬缓慢的动作简直像是在凌迟他的感官,最后岑九实在忍不住一个翻身,将方敬压在身下,一下一下抽|动起来。

        方敬搂着岑九的后背,在岑九强健有力的冲击下渐渐迷失了意识。

        白水城的码头,某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明明风平浪静,可是港口的水流却翻滚得厉害,颠得船上的人一晚上没睡好,好几次从船舱里爬起来,还以为海浪来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46063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