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第58章 英灵

第58章 英灵

        方敬望了一眼海底的战斗,觉得岑九还能再撑一会儿,索性到第二艘沉船上探查一番。

        船精灵会出现,必然是沉船主人有什么心愿未了,除非满足船主的心愿,否则船精灵会一直在海上游荡。

        方敬游到沉船上,明明头上的沉船已经腐朽不堪,底下这条船却依然完好无损,甚至连帆上的五彩锦锂旗都清晰可见,真是太诡异了,好像这条船活生生地存在于海里一样,就算用屁股也能猜到这条船有古怪。

        甲板上传来轻微的震动,一个穿着短打脑袋上系着一块头巾的中年汉子跑了上来,“唰唰唰”几下爬上瞭望台,手持千里镜望着远方,随即拿着胸前的哨子使劲吹了起来。方敬当然听不见声音,只是从那人鼓鼓的腮帮感觉那人应该吹得很用力。

        立刻有一队水手从船舱里跳了出来,手持弯刀,搭在船舷上。

        奇特地是,方敬就站在甲板上,可是那些人对他视而不见,有一个水手甚至直接从方敬面前走过,却仿佛根本没有看见他一样。

        方敬只觉得毛骨悚然,作为生长在红旗下的唯物主义三观正常的本土青年,方敬表示这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船体开始剧烈摇晃,巨大的冲击力中,一颗炮弹从两侧的炮膛里轰了出来,水手们挥舞着弯刀,在甲板上与看不见的敌人展开英勇搏斗。

        不少人受伤倒下,立刻有人从船舱里冲出来顶替他的位置,一队身穿锁甲的士兵蹲在甲板上,靠着船体的掩护,拿着火铳对瞄准前方射击,方敬眼睁睁地看着有人对着自己开了一枪,子弹穿过他的身体消失在前方的海水里。

        他抬手摸了摸胸膛的位置,没有破洞也没有流血,连一丁点伤痕也没有。

        方敬心中一动,他能看得见这些人,但这些人似乎完全看不到他。想到这里,方敬内心的惊惧之意褪去不少,随之而来的是浓浓的好奇。

        他像个隐形人一样,穿过甲板,来到底下的船舱。当他的手碰触到船舱的门时,正与岑九殊死搏斗的武将猛地转过脸,毫无神采的眼眸倏然绽出冷戾的光芒,手中长刀悍然一挥,逼退岑九,身形宛若惊龙一般,迅速朝沉船奔来。

        岑九借势后退,海水中转了一个身,足尖点在大刀刀尖,借着武将挥刀的力道,朝着鬼船飞速跃了过去。

        然而背后长刀又至,刀锋卷着海水形成一条水龙,露出狰狞的大口,朝着岑九扑来,砸在岑九后背,岑九在海水中直线坠落,最后一头摔在鬼船的甲板上,居然极不科学地在甲板上砸出了一个大洞,掉了下去,最后重重地摔在方敬跟前。

        方敬吓了一跳,透过头顶的大洞,看到武将手持长刀气势汹汹而至。

        岑九抱着他就地一滚,那刀尖贴着两人的脸颊扎进船体里。

        方敬在船板上滚了好几个圈,摔得两眼直冒蚊香圈,手肘都磨破了皮,岑九将他一把推到一个箱子后面,随手摸到一根锁链,手一抖,锁链像条长蛇一船,缠住武将手腕,狠狠一带,长刀脱手,重重地砸在船板上。

        方敬看着近在咫尺的凶器,吓得抱头鼠窜,撞开一间船舱的大门,滚了进去。

        这是这一层最靠里的一间船舱,船舱里空空荡荡的,船舱的四角立着一根铜架,架子上燃着油灯,水下居然也没有熄灭,船舱正中央的位置摆放着一具棺椁。

        方敬只觉得一阵鬼气阴森,吓得正想夺门而出,猛然想到了什么,凑天棺材跟前。

        抱歉,打扰你的安宁。

        方敬心中害怕忐忑不安极了,然而想到外面岑九堵着门正和武将斗个你死我活,便把这点小小的愧疚之安强压下去,哆哆嗦嗦地去掀棺材盖。

        他以为要费很大力气才能把棺材盖打开,结果轻轻一推,盖子就滑到一边,露出里面躺着的男人。

        那是一名相貌十分威严的中年男人,眉毛浓而上挑,双目紧闭,十指相扣,握于腹前,身上穿着一身绛色礼服,繁复而沉重。

        最令人惊讶的是,这艘沉船也不知道在海底沉眠了多少岁月,中年男人的面容居然栩栩如生,没有丝毫腐烂的痕迹,肤色苍白,皮肤看上去还有几分光泽有弹性,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就在方敬傻愣愣地盯着男人,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直直地瞪着方敬。

        方敬背后冒出一身的冷汗,身体里的血液仿佛都要凝固了一般。

        诈诈诈诈诈尸了?!

        要不要这么可怕啊啊啊啊!

        方敬顺着对方的目光往下,落在大腿的口袋上。

        他这是什么意思?一直盯着他的口袋,是想要他的口袋吗?方敬下意识地摸口袋,摸到了一个光洁圆润的物体,顿时明白过来。

        是那只护体玉蝉。

        难道这男人是想要那只护体玉蝉?

        方敬强压着恐惧,把那只护体玉蝉拿了出来,塞到男人手心,然而塞了半天没塞进去,后来灵机一动,将那只护体玉蝉往男人嘴里塞去。碰触到男人冰冷的嘴唇的那一刹那,方敬脑海里突然涌入了许许多多纷繁杂乱的画面,他突然明白了躺在这个棺椁里的男人是谁。

        那是郑家先祖!

        不屈的郑家英魂,即使早已经死去,依然在捍卫着这片古代海洋。

        方敬将护体玉蝉塞进男人嘴里,再合上他的嘴巴。

        对不起,打扰到你了。

        还有,谢谢你,现在没有人能够再随便欺负我们,请安息吧。

        男人的眼睛终于慢慢合上。

        海水剧烈翻涌,海底升起一股巨大的漩涡,那艘象征着中国最后海洋霸主的郑家战船开始左右摇晃,像位年迈的老人终于经不住岁月和海水的侵蚀,一点一点腐朽,化为水沫。

        方敬大惊失色,连忙游出船舱。

        船舱外,武将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一样,顿在海水中。

        岑九撞在一只箱子上面,潜水服早已被割得乱七八糟,手臂上被划了一道好长的口子,鲜血流出来,染红了周围的海水。

        方敬连忙游过去,扶起岑九,搂着他朝海面上游去。

        水底下武将的身影渐渐淡去,无数的英魂最后化为一道道流光。

        月光下风平浪静的海面,突然“噗”地一声,钻出两颗脑袋。

        方敬摘下潜水镜,看到成千上万的光点从海面飞起,化为流光升入天空。

        原来人真的是有灵魂的,而且还那么漂亮。

        方敬泪流满面,那么大一艘沉船啊,全都消失了,连渣都没有了。

        他的钱啊啊啊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46063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