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第65章 壕的世界

第65章 壕的世界

        叶驰看着岑九和方敬两个人同时从浴室里出来,头发上还带着水汽,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

        大学的时候,他也经常和同学一起去澡堂洗澡的。

        “哥,萧泽哥问你,他住哪?”

        方敬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下船就不见踪影的萧泽,此刻正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叶驰旁边,他的脚边放了一只小型的旅行袋,一副刚刚旅行归来的模样。

        萧泽淡漠地扫了一眼两人同样湿漉漉的头发,脸上波澜不惊。

        “我记得你说过,包食宿的。”

        当初张越介绍人过来的时候,确实提过这一岔,方敬也确实答应了。

        他立即点头道:“因为现在人少,也没有安排宿舍,小乐现在人在国外,要年前才会回来,要不你先住他的屋子吧。”方敬推开方小乐的房间,看到那张不到一米五的小床,再看看萧泽高大的身材,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觉得确实有点委屈了他,转过头问叶驰,“农家乐那边还有房间吗?”

        叶驰道:“有的。”

        现在快到年底了,天气又冷,过来玩的人便没有那么多了,房间住不满。

        方敬对萧泽道:“床太小,要是你住着不舒服,去农家乐那边也可以,让驰驰给你安排一间房。”

        “这里就可以。”萧泽把包拎进房间,随手往床底下一扔。

        方敬:“?!!”

        屋子自从方小乐去了米国就一直空着,平时他也懒得打扫,这一次更是出海一个多月,床底下全是灰,袋子往床底下一塞,简直不能想象成什么样子了。

        方敬忍不住出声提醒道:“家里很久没住人了,灰多,而且小乐的东西差不多都带去米国那边,柜子是空的,你可以用。”

        萧泽把包拉出来,上面全是灰。

        萧泽:“……”

        方敬忍住笑,道:“你把衣服挂起来,包我拿去农家乐那边让根婶帮你洗了吧。”

        说到这里,方敬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又道:“对了,今年我不打算再出海了,反正也没事,公司从现在就开始放春假,明年三月份才开始上班,工资照发,你可以自由安排假期,不用守在渔村,趁着这个机会回老家过年,看望一下亲朋好友,在家里多呆几天都没关系,只要保持手机畅通,万一有什么事能找到你人就行了。”

        萧泽挂衣服的动作顿了一下,道:“我知道了。”

        方敬点点头,带上门和岑九出去了。

        提到过年,本来挺高兴的叶驰蔫了下去,没精打采地道:“哥,我今年能在你家过年吗?”

        父母离婚,还是以那种不堪的方式收场,方敬知道叶驰心里不好受。他抬手揉了揉叶驰一头的软毛,说:“当然可以。小乐也快放假了,年前的时候会和我爸我妈他们一起回来,到时还可以把小姑也接过来,咱们一家人热热闹闹过一个年。”

        叶驰重重地点了一下头,顿时又高兴起来:“嗯。”又说,“我恨他。”

        要不是他爸,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连个能回去的家都没有。虽然以前那个家也并不怎么温暖,每次回家总是听到爷爷奶奶责备他妈,说她一年四季都不着家,家里也不管,不孝敬老人,也不知道年纪那么大的人,怎么有那么多可抱怨的事;他爸和他妈也总是为这样那样鸡毛蒜皮的事吵个不停,可那总是他的家,只要有那个家在,无论走到哪儿,无论他在外面受了多大的委屈,他都有一个避风港可以短暂地让他休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成了没人要的孩子。

        叶华荣和他姑的事,方敬也不想说太多,叶华荣再不好,也是叶驰的亲爸爸。

        方敬即使再鄙视叶华荣的为人,也不会当着叶驰的面说他好歹。他拍了拍叶驰的肩,说:“大人的事你就别想了,你现在也成年了,马上就要毕业工作,想好以后的人生怎么过才是最重要的。”

        叶驰想到这两个月拿到手的工资,顿时又高兴起来。

        他哥说得对,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现在好好努力赚钱,以后养他妈才是最重要的。

        周六那天,陆教授果然带了一帮子人到渔村。这是他第二次到渔村,熟门熟路的,中午就到了。

        那时,方敬正和岑九在房间里饱暖思淫|欲,动作一直很温柔的岑九突然开始加快了动作,方敬被顶得说不出话来,直到灭顶的快乐淹没了两人,岑九吻了吻方敬,猛地起身,套上衣服去开门。

        与此同时,院子里传来汽车熄火的声音,方敬猛然想到了什么,七手八脚地从床上爬起来,胡乱套好衣服跑出去。

        院子里停着好几辆小汽车,除此之外,院子外头还停了一辆大卡,上面载着各种器材,陆教授和系里几个老学究都在,同来的还有几个方敬不认识的年轻人,方敬估计大约是几个教授带的学生。

        “你们这是才起啊?”冬天雾很浓,水汽重,陆教授摘下眼镜擦了擦,看着方敬和岑九两人都是一身睡衣睡裤,头发乱糟糟的,明显一副刚起床的样子。

        “嘿嘿嘿。”方敬干笑两声,“第一次出海还不太习惯,好几天了还没缓过劲来。”

        说完招呼陆教授他们进屋,泡了茶之后,道:“你们先坐,我进去换件衣服出来。”

        陆教授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闻言挥了挥手,示意他自便。

        上次他来的时候,这屋子可跟普通的农家小院子没什么两样,没想到这才几个月不见,居然就大变样了。外面看着不显,屋子里却焕然一新。

        陆教授不禁点了点头。

        方家的情况他知道,家里负担重,方爸爸又是个残疾,方敬如果回家发展事业,就近照顾家人也挺不错的,尤其是看样子方敬辞了职,在家里也发展得有声有色,他也就放心了。

        不一会儿,方敬换好了衣服,和岑九出来,还没等他正式和那几个年轻人打招呼,就听到同来的一位性急于教授迫不及待地道:“你捞上来的那艘沉船在哪?趁着现在天气还早,我们过去看看。”

        这位于教授主攻水下考古学,性格特别急躁,方敬当初还上过他的公共课,这次海大考古系主持的清朝沉船课题,也是他带队,一知道方敬打捞了一艘疑似清代赶缯船,恨不得立刻就能把船拖回去研究个透彻。

        方敬也知道系里这几位老教授都是些老学究,一颗心都扑在研究上的那种,拿出一个有价值的古文物比什么招待都更合他们的心意。于是他也没拖延,爽快地领着人往码头去。

        于教授得知他把沉船就直接扔在码头的拖船上,顿时一副极为痛心疾首的模样:“你怎么能就这么把沉船扔在拖船上呢?天气这么冷,空气这么潮,对船体损害很大的。万一遇上暴风雨就更糟糕了。”

        “是是是,教授说得对。”方敬连连道歉,心想这么大一艘船架子,他就算想好好保护也没那个条件啊,不然他怎么那么急着脱手。

        “哎呀,当初上课的时候,我是怎么教你们的,沉船这种文物也需要精心处理的,怎么能当成一堆烂木头随便堆在外面呢?”于教授还在碎碎念个不停,方敬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好在渔村小,很快就到了码头,方敬那艘远洋拖在几条半旧的木质小渔船中间显得格外高大上。

        于教授看见船尾的的沉船,立刻舍弃了方敬这个不听话的前学生,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甲板上,直接朝着那艘船架子奔过去,也亏得那么一大把年纪,居然还能窜得那么快,真是人不可貌相!

        陆教授指挥着同来的几个年轻人,把卡车上的器材搬到船上。光是一台落地光谱仪,就让一堆白斩鸡的学生肩扛手抬地忙活了半天,陆教授他们倒是没觉得什么,方敬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在见识了岑九这个大力士的表现之后,再看这些原本算得上也武有力的考古系学生,就明显有点看不上了。

        方敬挽起袖子正准备过去帮忙,却见岑九已经走过去,搬起一个一人高,看上去就挺沉的仪器往肩上一扛,手里还拽了一个,众目睽睽之下三两下跳到拖船上,不等于教授他们叮嘱,早已经轻拿轻放地放到甲板上。

        有了岑九这个怪力大水手在,不消半小时,卡车已经被搬动一空,众人一脸看怪物的表情看着岑九。

        陆教授还好一点,以前跟岑九打过交道,知道这个小年轻看着挺帅挺斯文的,其实一把怪力,甚至看到其他人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还觉得特别有意思。

        “哈哈哈,小陈谢谢你了啊。”陆教授拍拍岑九的肩膀,乐呵呵地去观察沉船去了。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一般,跟着一窝蜂地跑到拖船上忙正事,码头上只留下岑九和方敬两个人。

        岑九靠近方敬,看了一眼围在沉船周围的众人,道:“好冷,能回去了吗?”

        方敬:“……”

        他摸了摸岑九的手,果然冷冰冰的。

        “老师,你们先忙,我们先回去了啊。”方敬远远地冲着陆教授的背影喊了一嗓子,老头儿头都没回,背对着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滚蛋了。

        真是有沉船眼里就没有学生的无情老头!

        方敬悻悻地想道。

        村子里来了这么一大帮子人,而且看样子一时半会也走不了,方敬身为东道主,当然要安排吃喝。

        还好将近年底,农家乐这边客人不多,空出来的房间,陆教授他们挤一挤,还是能住得下,吃饭也简单,方敬额外给根婶补了三百块一天,招待陆教授一行人的吃喝,记他的帐。毕竟农家乐不是他一个人的,其中朱智一个人就占了一半的股份,方敬本来也有一半的股份,后来因为根叔和根婶商量后,决定不要渔船,入股农家乐,方敬便分了手中15%的股份给他们。

        亲兄弟还要明算帐,朋友在金钱上就更要分清楚算明白,他可不希望到时候钱没赚到,连朋友都没得做。

        估摸着沉船那边有点进展,陆教授他们很晚才回来吃晚饭,脸上喜气洋洋的,方敬一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这事估摸着有戏。

        在船上吹了半天冷风,那几个年轻学生还好,人年轻捱得住,陆教授和于教授等几个上了年纪的老教授都有点吃不消,吃过了晚饭,收拾了一番就回房间休息。

        方敬安排好房间,带他们上楼,说:“村子里没什么娱乐,只能早点睡了,老师,你们看看还缺什么,告诉我或者告诉驰驰都行,驰驰要是不在,和根叔根婶他们说一声也可以。”

        陆教授摆了摆手,洗了把脸,倒头就睡。

        陆教授一行人忙活了十来天,总算确实沉船的年份确实是清代乾隆年间的沉船,只可惜船体毁坏得太严重,再加上沉没于深海,打捞上来的时候又损坏了一部分船体,基本只剩下龙骨部分。

        中午吃过饭后,几个教授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儿,最后决定由跟方敬关系最好的陆教授做代表,和方敬谈沉船买卖的事情。

        “小方啊,经过几天的初步研究,能确定那艘沉船是一艘清朝乾隆时代的赶缯船。”陆教授开口道。

        “对老师做课题有帮助吗?”方敬问。

        “我们这次的课题就是研究清代沉船,这艘沉船简直就是为了这次课题准备的。”

        “那太好了。”方敬高兴地道,“总算能帮上老师的忙。”

        他是真心实意地这么认为,他在大学期间一直受到陆教授的照顾,现在能帮上陆教授的忙让他很高兴。

        然而方敬越是这么真诚,陆教授脸上的表情却越是难看。

        “怎么了?”方敬好奇地问,很少看到陆教授会有这么为难的表情。

        “那个最近系里经费不足,只能拿出十万块买这条沉船。”陆教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特别为难。

        他前几天才在电话里对方敬说不会让他吃亏太多,可是十万买条清代的沉船?怎么都是方敬亏大了。

        方敬先是一愣,继而笑了起来,总算明白陆教授这么浑身不自在的表情是为了什么。

        沉船不比宝藏,喜欢收藏的人不多,即使是沉船收藏家,也多半是以收藏战舰的那种军事发烧友居多,这种没什么名气的民间船愿意收藏的并不多。如果不是陆教授他们正好要做这个课题,估计也不会想要特地买一艘沉船回去研究。

        最重要的是沉船不好打理,处得不好很快就腐朽风化,方敬不想花太多心思在这艘沉船上面,能脱手就脱手了。

        但是十万这个价确实有点低,难怪陆教授怪没意思的,觉得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却还要来占一个学生的便宜,说出去都不好听,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方敬的目的当初只是想利用这艘沉船的幌子,明正言顺地把他收集到的那些宝贝瓷器珠宝卖出去,沉船能卖就卖,不能卖当人情送人也不错。

        十万卖出去还真不如送人来的好,好歹是个人情。

        方敬笑了笑,特爽快地道:“老师,说这话就太见外了,沉船拿在我手里也没什么用,我还要花大力气保养,老师愿意拖走其实帮了我好大一个忙。这样吧,我们也不说买不买,这艘沉船就当我损给母校做研究,倒是船上捞起来的那几件瓷器,还请老师帮忙掌掌眼,如果有值钱的,帮忙联系几个收藏家,卖个好价钱。”

        陆教授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料到方敬居然要捐出来,还跟方敬确认:“你真要捐出去?”

        “是啊。”方敬点头道,“当年我在学校多亏老师照顾,毕业了还帮我联系工作,以前没有能力也就算了,现在正好有这个机会,也算是回报了老师和母校。”

        陆教授看方敬确实没有什么勉强的表情,这才相信方敬是真的想把沉船无偿捐给海大,一时之间特别感动。

        当老师这么多年,无论获得多大的荣誉,也从没有学生出息后,还记得母校愿意无偿回报母校来得让他高兴。

        “行,既然你有这份心,我也不拦着。走走走,看看你捞上来的那些瓷器。”陆教授特别特别高兴,心里也想为这个重情重义的年轻人做点什么,甚至下定决心,不管方敬捞上来的那些瓷器,究竟是不值钱的民间瓷器还是珍贵的官瓷,都尽量为方敬介绍几个好点的买家。

        结果到了方家老宅,当方敬把那一箱子经过补步脱水脱盐处理的瓷器时,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这这这……你是打劫了哪家博物馆,还是打劫了哪位收藏大师的藏品室啊?”

        他拿起一只菊纹的小碗,胎体轻薄妍秀,微微透出一股淡青色,杯身的菊花盛开,画工十分流畅,色泽秀美饱满,正是明代成化年间闻名的斗彩色。

        虽然外形像碗,可这这这这这……是一只成化斗彩的杯子啊!

        众所周知,斗彩创烧于明成化年间,是后世斗彩瓷的祖宗,斗彩有很多,就数成化年间的斗彩瓷最珍贵名气最大,价格也最高。

        曾经一只成化初年的斗彩鸡缸杯卖到过5.5亿的天价。

        虽然这只杯子并不是酒杯中最珍贵的鸡缸杯,但随便个几百万相信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收藏的。

        陆教授再往下看,顿时更崩溃了。

        什么青花灵芝纹石榴尊、永乐青花凤纹十棱盘、粉彩描金三足香熏、粉彩花鸟纹天球瓶,这些平时连见都难得一见的宫廷御用官瓷,今天居然一下子就见了好几件。即使是淡泊名利如陆教授,也忍不住深深嫉妒方敬起来。

        “你究竟捞到了一艘什么船!”难怪一艘古代沉船说送就送。

        方敬还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很值钱么?”

        陆教授真恨不得打他一顿:“斗彩斗彩!你懂不懂?我教给你的东西都喂到狗肚里去了?”

        方敬整个人也懵了,随即一阵狂喜涌上心头。

        这下子,才真的叫发财了!

        郑家先祖果然好壕啊啊啊啊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46063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