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第87章

第87章

        海底的骷髅山震惊了陆扬他们,六个人一字排开站在那堆骷髅山跟前,久久不能言语。

        每一个骷髅头都代表了一条人命,如果不是方敬偶尔无意中发现,谁会知道这片暗礁底下埋藏着这么多华工的冤魂?

        遥想那一段最黑暗最混乱最痛苦的历史,想想广阔的太平洋,这样的海底冤魂不知道还有多少,他们今天所见的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好在众人都是经历过大事的人,最初的震憾过后,很快就恢复平静,众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方敬。虽然他是所有人里武力值最低的,但现在他是老板,他是老大,一切都听他的。

        方敬摆了摆手,指了指氧气瓶的刻度,又指了指前方吊下来的铁箱,示意大家开始干活。

        六人先在四周架好水下摄影仪,影像通过电缆传输到船上,有什么意外情况,萧泽也能第一时间知道,进而调度指挥。

        氧气瓶里的氧气只能支撑他们在海底一个半小时,这里是距离海平面六七十米的海底,即使穿着减压潜水服,他们一天在水底工作的时间也不宜过长。

        众人四散开来,默默地把周围的骷髅头装进铁箱子里。因为岑九武力值最高,方敬便决定由他负责警戒,其他五个人负责装箱。

        减压潜水服笨拙无比,工作起来十分没有效率,而且骷髅头在海水里泡了几十将近百年的时间,布满青苔泥沙,间或还能从里面游出不知名的奇怪生物,当真挑战人的承受力。

        光是清理这些骷髅头,就足足花了五天的时间,骷髅头被装进铁箱子里,利用吊车拉了上去。

        骷髅头清理完,隐隐露出底下船桅一角。

        底下果真有沉船!

        方敬虽然早已料到,也不经吃了一惊。

        一个多月前,李博士为了打捞暹罗宝船,早已经将这片海域查了个遍,周围海底哪怕一块石头都被摸清了,这里躺了这么大一条沉船居然硬是没有检测出来,也是满怪异的事!

        方敬只能把一切归咎于幽灵花似乎有隐藏功能上面,至于为何这个隐藏功能居然强大到连最先进的堪测声纳都扫描不到,这就不是他考虑的范围。

        自从他改行起,这样诡异的事他真的已经见得太多了,原本根红苗正的无神论唯物主义好青年早已经如同滚滚浪潮,消失在海水里,越发往有神论的道路上一往无前,不知归期。

        把找到的最后一片头骨碎片装进铁箱中,方敬对着摄像仪比了个ok的手势。

        吊钩挂着铁箱缓缓离开海底,晃晃悠悠地朝海面上浮去。

        方敬看了看氧气瓶,还能支撑四十分钟,决定先探一探沉船。

        这艘运输船因为经历爆炸,船体四分五裂,其中船体后半部分几乎全毁,只剩下前半部分,船头部分半扎在海底里,断裂的截面部分戳在泥沙外面,远远望去,就像海底突然戳出来的一截巨型钢管。

        方敬朝两边的人比了个手势,六人分成两队,绕着沉船观察起来。

        还算完好的半截船体将近十米宽,钢铁铸就的船身锈迹斑斑,船体四周散落着许多或大或小的碎片,方敬估计应该是爆炸时炸裂的船体部分。

        六人围着沉船小心翼翼地绕了一圈,来到断裂的船尾部分。看着那不规则利落的缺口,不难想象当时这条运输船经历了多么剧烈的爆炸了。

        方敬抬手摸了摸断截面,率先登上了沉船。

        岑九紧跟其后,陆扬他们互望一眼,也跟着登上了沉船。

        这艘沉船明显跟之前方敬打捞的那两艘沉船不一样,船体部分几乎都为金属所造,密封舱门的阀门锈在一起,方敬试着想要打开,纹丝不动。

        岑九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退到一边去,两只手扳着顶上的阀门,用力一拧。

        方敬只感觉周围水流急涌,阀门位置升起一个小小的水涡,一股气泡涌了上来,阀门缓缓开启。

        众人一起上前,七手八脚把舱盖挪到一边,露出一个圆圆的通道。

        方敬把头顶的照明灯取下来,往里扫了一通,里面黑乎乎的,不知道有什么东西。

        没有水泡泡就是不方便,什么都看不到。

        方敬把照明灯固定在头顶的潜水面罩上,手里拿着一支鱼枪,刚要往里跳。身后岑九一把揪住他,指了指身后,让他闪到一边,率先游了下去。

        “……”方敬。

        岑九进了船舱,陆扬和另外两名潜水员也跟着进去,留下方敬和另一个潜水员在外面警戒放风。

        方敬一边注意着四周海水的动静,还要时刻注意氧气瓶的刻度。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潜入沉船里的四人一直没有消息,而此时氧气瓶的刻度指示,里面的氧气只够支撑二十分钟。

        方敬的心开始变得焦躁起来,虽然他相信这艘船上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但岑九他们久久没有消息,方敬原本笃定的心也开始变得上下忐忑不安。

        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没有上来?明明都只剩下一半船体,四个人探查起来应该很快的,还是说他们在水底下遭遇了什么危险?

        就在方敬等不及,打算亲自进入船舱时,黑乎乎的船舱里终于出现几抹亮光。

        方敬顿时精神一振。

        六十米深的海底已经没什么光亮,不用想这一抹光亮必然是岑九他们。

        他飘在船舱门口,探着头往里看去,不一会儿,平静的水面被搅起来一股水花,一个乌黑的脑袋从里面游了上来。

        陆扬最先游了上来,然后是另两名潜水员,岑九在最后。

        方敬想问他们船里的情况怎么样,但是又不能开口说话,急得连连打手势。

        四人互望一眼,陆扬摇了摇头,方敬顿时懵了。

        难道这船舱里居然没有财宝?他明明在梦里看到船长搬了好几箱子金银珠宝上船的,难道最后都沉到海底去了?

        虽然他有强大的金手指,然而大海茫茫,潮起潮落,散落在海水里的财宝,经过几十年时间洋流和潮汐的影响,早不知道沉到哪一片海底了。

        难道这一次他真的要做白工了吗?

        方敬心里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失望,这次打捞他甚至不惜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精力,常规打捞,就是为了能让这艘沉船名正言顺的出现在公众视野,难道他要打捞起来一艘空船吗?

        哦,不,还有五百多个骷髅头!并且他还朝着这片海域的幽灵花许过愿,要将这些骷髅头送回家乡的!

        现在连一个值钱的东西都没有打捞起来,他估计这一次估计连裤子都要赔出去了。

        为什么别人一捞就能捞到价值几千万上亿米国多乐的宝藏,他就只能做亏本买卖呢?

        方敬感受到了来自整个大宇宙的恶意。

        明明他只是想做件好事,顺便赚点小钱,为什么会这么难呢?

        大约是他的怨念太深,以至于隔着潜水服都让陆扬他们感受到了,陆扬抬起笨重的手往他面前一伸。

        厚重的机械手伸开,露出掌心一枚表面带黑的的银币。

        方敬这才知道陆扬他们只是骗自己的,顿时高兴得不得了。

        他就说呢!做了那么多准备工作,甚至许下那么麻烦的愿望,怎么可能是一艘空船呢?

        他还想要问什么,可是氧气瓶里的氧气只够再支撑十分钟,再多的问题都被压在心里,方敬打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先回到船上再说。

        下水的时候是吊车将他们吊下来的,回船上时却要自己游上去。

        回到拖船上,方敬摘下潜水面罩,在萧泽他们几个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把百来斤重的潜水服脱掉,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

        除了金币,还找到别的东西了没有?

        陆扬把拿到的那枚金币递给他,方敬拿过来看了一眼。

        那枚银币直径大约三十多,将近四十毫米,银元正面是一只展翅的雄鹰单腿立在仙人掌上,嘴叨长蛇,蛇尾与鹰翅不相连,边缘上方刻有一串西班牙文“xikana”;银元的背面中央是一顶自由软帽,周围有一圈长短不一的光柱,帽檐也刻有一串自由的西班牙文。

        这居然是一枚墨西哥直边鹰洋。

        方敬顿时喜出望外,他以为打捞起来的最多是民国天|朝的铸币,没想到居然会是墨西哥鹰洋。

        墨西哥鹰洋是1821年墨西哥独立以后使用的新铸币,因为成色最佳,而且多年不变,流入天|朝后,一度成为市场通货,算是比较有价值的货币。

        这样一枚纯正的墨西哥鹰洋,即使融了单卖,以现在疲软的银价,也能值个□□十块,若是那些古钱币收藏家,就更贵了,一枚完好的鹰洋至少能值个四五百。

        “有多少?”方敬问。

        “很多。”回答的是另一个潜水员,“估计能有两三吨。”

        方敬:“?!!”

        这么多!

        让他算算。

        一枚墨西哥鹰洋标准重量27.7克,一斤大约大约十八枚,三吨六千斤,有多少枚?十万八千枚。一枚四百块,十万八千枚多少钱?

        数学渣的方敬表示,他好像有点算不来了。

        这可全都是钱呐!

        发财了!

        方敬右手成拳,一拳击在左手掌心上,斩钉截铁地道。

        “捞!再苦再难,也要把这艘船打捞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船上众人进入紧锣密鼓的打捞阶段。

        因为只有六套减压潜水服,方敬他们便轮流下水打捞银币,一箱箱银元被装在铁箱子里从海底吊上来,足足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才总算把散落在周围的银元全部打捞起来,一共吊了八箱,除此之外,还有少部分金器宝石等。

        方敬清理了一个舱室,把打捞起来的银币整整齐齐地码在箱子里。小小的舱室里,摆了同样大小的八个箱子,这是打捞起来的财宝,小心翼翼地放好在一块。

        方敬又推开了隔壁的船舱。那间船舱里摆着四五十更大的箱子,这里面放的则是之前捞上来的骷髅头。他把这些骷髅头整理好也装进密封箱里,抽掉空气密封起来,等到上岸以后找专业人士确认身份,再将他们送还家乡。

        一共有五百多个完整的骷髅头,还有一堆残破的头骨碎片,装了四十六个密封箱。

        “请耐心再等一等,不久以后我就能送你们回家了。”

        方敬把最后一个箱子盖上,低声道。

        突然刮来一阵清风,围着方敬绕了好几圈,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敬顿时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在胳膊上翩翩起舞,拒绝去想船窗紧闭,又紧靠在最里面的舱室,这股清风又是从哪里来的?

        相比船上的宝藏,船体部分的打捞难度显得更高一些。

        部分船骸被海底淤泥掩埋,最前端的船头部分船体上更是覆盖着数米厚的淤泥,更加重了打捞的困难程度。

        在经历了两个多月的清淤打捞工作,沉船在两艘拖轮的拖力下,终于缓缓浮出水面。

        方敬站在甲板上,看着那艘残破的只剩一半船体的运输船激动得热泪盈眶,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算是他真正意义上打捞的第一艘船,意义重大。

        好在,一切顺利。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46063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