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第95章

第95章

        敲定了合同的事,方敬便没有再在海城逗留,第二天上午去车行取了车,开着新鲜出炉的suv回到靖城。

        因为是第一次上路,方敬开得小心翼翼,市区不用说了,高速路上更是擦着最低限速行驶,一路被无数人超车,兢兢业业地小心驾驶,生怕一个不小心,出什么意外。

        他现在可宝贝自己的这条小命,再说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男朋友,这会儿也在车上呢!

        人家说,有了家室的人性格会变得沉稳谨慎,这话真是太特么的对了,若是以前方敬搞不好还能热血沸腾一下。至于现在么?当然没什么能比得上安全最重要啦。

        “兄弟,你还能把车子开得更慢一点么?”一辆东风牌小卡车超过方敬,司机冲着方敬竖了下中指。

        方敬面无表情,连一个眼神都欠奉。

        明明他在车后玻璃上贴了实习的好嘛!做人要不要这么嘲讽脸!

        岑九坐在他身边,狠狠地冲那司机瞪了一眼,眼睛里都在飞刀子。

        方敬知道他大约想做什么,立刻喝止:“别,大侠,这是高速上,你是出了口气,也得体恤咱们这些行人的心情,本来高速驾驶精神就绷得很紧了,你还来个车祸,还让不让人活了?”

        岑九有点闷闷不乐:“他嘲笑你!”

        他的男朋友他宝贝还来不得呢,哪里容得别人嘲讽取笑。

        “新手上路嘛,正常。”方敬倒是光棍得很,十分看得开,“哪个司机不是从新手到熟练工的?看见后面贴的实习黄标签没?走在路上我就是个移动的警示器,路人会自动距离我两百米以远,人见人避,车见车绕,可威风了,刚才那个是个特例。”

        那么大胆敢挑恤马路杀手的新人司机,那位大哥也是满拼的。

        岑九抿了抿唇,乐了一下,眼睛亮晶晶的:“以后你会比谁都厉害。”

        “那是,大侠,你很会聊天嘛,晚上哥会好好疼爱你。”方敬嘴欠地大笑,眼睛却丝毫不敢乱瞟,身体绷得笔直,一刻也不敢放松。

        岑九抿着嘴唇扭过脸,看着窗外一闪而逝的田野和山包,不知想到了什么,耳朵开始一点一点地泛红,最后连脖子都变得红通通了。

        方敬因为太过紧张,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

        原本两个半小时的车程,硬是被他开了三个半小时,一路历经千辛万苦,两人终于平安从海城回到靖城。

        “累死我了。”走在乡间的路上,方敬这才稍微放松地一点。

        乡下马路车少人也少,妥妥的新手之友。

        “我去学开车,以后我给你开。”岑九肯定地道。

        “行。”方敬随口应了一声,没当回事。

        镇上到渔村的路一直在修,到处挖得坑坑洼洼的,别说车,连人都走不过去,方敬正准备绕道,开到桥头从别的村绕过去,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戴着草帽推着一辆自行车,正站在路边跟一个穿白衬衣的人在说什么。

        方敬停下车,降下车窗,从窗口探出半个身子。

        “明叔,今天来镇上忙了啊。”

        李远明今天本来是接到通知,来镇上开会的,散完会出来,正和隔壁村子的村干部讨论这次会议的内容,就听见有人叫他,回头一瞧,也乐了。

        “哟,原来是小敬啊。几天不见,你倒是鸟枪换炮,连车都开上了,这车不错呀!”自从方敬愿意出资,支援村里修路后,李远明对方敬这个年轻人那是哪看哪都顺眼,一见他脸上的笑容都真挚许多,介绍说,“这是东里屯的王书记。”

        “嗯,家里人多,有台车会方便一点。”方敬回答道,目光转向李远明旁边的中年人,“王书记你好。”

        王书记笑容满目,看着方敬的目光就好像在看着一个浑身发金光的财神爷:“这就是你们村那个自己掏腰包支持村里修路的小方吧?年轻人不错呀,赚了钱还不忘提携乡里,思想不错!”

        “那是。”自从东庄修路的事传了出去,李远明在其他村干部面前顿时有一种诡异的优越感,恨不得时时刻刻把方敬当典型,四处宣扬。

        十里八乡的大学生那么多,可是能赚钱,赚了钱还愿意掏钱出来支援村里建设的,这么些年来,还只有方敬一个。

        方爸爸当年其实也算,只不过当年那场海难,对村子里的打击实在太大了,这么些年没人愿意回想那一段灰暗的时日;可是方敬做的事完全不一样,这是实打实的对村民有好处的事,要不然以方敬的条件,完全可以去靖城发展,那里的码头更大,人才更多,比在东庄发展有潜力多了。

        “年轻人觉悟高,是个好同志。”王书记对着方敬竖起了大拇指,内心十分羡慕,为什么这么出色的年轻人就没有落在他们村呢?东里屯整体来说是比东庄富裕一点,可村子里的路却不比东庄的好,甚至更破,他们村怎么就没有出一个会赚钱又舍得给村里花钱的年轻人呢?

        此时已经将近下午两点,正是一天里温度最高的时候,只开了一会儿窗子,方敬就觉得一股热浪迎面扑来,不一会儿满头大汗。

        他连忙转过话题,问道:“明叔和王书记这是准备回去,还是有事在镇上忙?要是回去的话,我捎你们一程。”

        “回去。”李远明道。

        方敬开了车门,示意他们两人上车。

        李远明也不见外,把自行车寄存在路边一家小卖部里,拉开后车门,招呼王书记一起坐了进去。

        因为地理位置和地形的缘故,整个芙蓉镇都不富裕,大家都穷,村委会没配车,大家出门多数都是骑自行车,家境好的能有一辆摩托就算是豪华级别了。

        方敬打着方向盘,绕到桥头,转到一条小马路上。

        这条马路连着别的村子,路况稍微好一点,但也只是普通的渣灰路,大雨一冲,到处都是泥水坑,车子在路上颠簸行驶。

        李远明就更盼着自家村子里的路快点修好了。

        “对了,小敬啊,昨天小许说了,如果水泥充足,咱们村的路大约半个月就能铺好,到时去镇上就方便了。”

        全村人都发动起来,又有传来的监理和设计在边上指挥,铺起路那还是满效率的,主要是东庄到镇上,中间还隔了两个村子,他们修路占了人家门前的部分道路,要不快点修好,大家出行不方便,都会有意见。

        回村的路上,一路经过大片荒山坡。

        方敬看得十分眼热,也就是在乡下,土地不值钱,青壮年纷纷往外跑,不愿意在家里种地受穷,才会有荒地,这要是在城里,这么一个山头该值多少钱啊。

        “明叔,咱们村好几个荒山头,现在还是空着没有人收拾吗?”

        “是啊,咱们村耕地少,没人愿意包山头,现在都空着。”李远明有点奇怪,“你问这个做什么?”

        方敬嘿嘿笑了起来:“叔,你看反正山头空着也是空着,要不就租给我呗。我家里弄了个农家乐,正好缺点果园,我种点水果,村子里的路修好了,以后运出去也方便。”

        那几个山头都空了好些年头,没人愿意搭理,空着也是空着,方敬愿意租,不管好坏,也能给村里创收,李远明有什么不乐意,当即满口答应:“行,回去之后,你抽空来村里签个合同就行了。”

        “行。”方敬也很高兴。

        还是村子里的人好打交道,这要是放在城里,光是走人情都要花不少钱,哪里会这么容易。

        回到家里,已经下午两点半,方妈妈和方爸爸带着方小乐在农家乐那边帮忙,家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因为村里修路的事,交通不便,这个月过来玩的人少了许多,大家都鼓足了劲,想要尽快把路修通,省得耽误村里人的生意,六七八三个月,向来是海边最热闹的时候,村子里的家庭旅馆农家乐都指着这几个月做生意呢!

        到农家乐那边,方小乐正在给院子里的花浇水锄草,黑瘦的小脸蛋上挂着一串汗水,看见他哥进来,快乐地笑起来,露出一口小白牙,看上去傻透了,和方敬傻乐的时候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样。

        岑九有点不忍直视,果然是两兄弟,连傻笑的表情都一模一样。

        “哥,你回来了?”方小乐立刻丢了锄头和水壶,跑到他哥身边,看他哥热得直流汗,又摘下头上的草帽来回给他哥扇风。

        “嗯,爸呢?”方敬招呼他往屋子里走。

        这可是午后三点呢,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小笨蛋还站在大太阳底下暴晒,也不怕中暑。

        说起来,方小乐的适应能力很快,在资本主义美国做了一个学期的交换生,因为两边教学方式的巨大差异,除了刚回来的第一个礼拜有点不习惯,后面就很快适应了,这学期期末考试成绩有点下滑,不过下滑得不厉害,但是动手能力却强了许多。

        方敬看着觉得挺好的,他弟真心挺聪明,学习上压根不用人操心,方敬也不打算把他培养成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天|朝的中学生课业重,作业考试多,辛苦了一个学期,暑假时,方敬也没强迫他非要上这个那个培训班,完全照着他的意思来,让他跟着方妈妈在农家乐里实习,好让叶驰能空出手来,专心在推广管理上下功夫。

        目前看来方小乐适应良好,短短的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原本白嫩嫩的小少年,被夏日骄阳晒成了小黑炭,瘦了许多,也精神了许多。

        “回来了?”方爸爸正拿着工具箱,在农家乐里这里敲敲那里补补,丁丁当当的,亏得现在客人少,不然肯定要投诉太吵。

        “爸,先别修了,我有事找您商量。”方敬立刻抓着他爸开口道。

        方爸爸便把工具箱放到工具房里收好,洗了手出来,道:“什么事啊?”

        现在家里的大事小事基本都是方敬在管,他已经很少过问。大儿子已经成年,也比他有能耐,家里家外安排得井井有条,小儿子也十分聪明伶俐,又会读书,完全没有什么值得他操心的地方,他这个一家之主让得十分痛快,现在只一门心思和方妈妈好好过日子。

        “我买了台车。”方敬先宣布第一件事情,车已经停在老院子门口,反正一会儿回家方爸爸他们见了,肯定要解释一句的。

        “行。”方爸爸点头,“你现在事情多,有台车也方便些。”

        他当年也是有小洋楼小车大船的人,方敬买车他一点也不惊讶,当然也不会对方敬花钱的方式指手划脚,横加干涉。

        相比方爸爸的淡定,叶驰和方小乐的表情就完全称得上是惊喜了。

        “什么什么?我哥买车了?买的什么车?劳斯莱斯·幻影,还是布加迪威龙?”叶驰在一楼楼梯转角处听到这个消息,三步并作两步跳下来,参加到方家临时家庭会议当中去。

        “……”满头黑线的方敬。

        “不好意思,你哥买的只是一辆普通的经济型suv,豪车请出门左转,门口有报纸,兴许某个版面你还能瞅两眼。”方敬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臆想。

        “你这孩子,别打岔,听你哥说。”方妈妈笑着拉开叶驰。

        驰驰这孩子平时工作的时候看着挺稳重的,怎么到小敬面前就跳脱得跟个孩子一样,瞬间变成跟方小乐一挂的了。

        “就是,别打断我哥说话。”方小乐一屁股挤开叶驰,从冰箱里舀了两碗方妈妈上午煮的冰糖雪梨说,“哥,九哥,喝点糖水,咱妈煮的,可甜了。”

        叶驰满脸疑惑,九哥也在吗?他怎么没见着。

        正想着,不知道从哪里伸出一只手,把方小乐手上的另一碗冰糖雪梨接了过去,一眨眼功夫,人又不见了。

        叶驰情不自禁地揉了揉眼睛,心想九哥还真是神出鬼没啊!

        方家人早已经习惯性地边缘化岑九,不管有没有见到他,反正知道他肯定就在附近,也见怪不怪。

        倒是根叔两口子,对于方家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年轻人,一直觉得神神秘秘的。

        方敬摸了摸方小乐的头,不能更欣慰。

        他的弟弟就是这么孝顺又可爱。

        一仰头,把碗里的糖水咕噜咕噜喝了,抹了把嘴,接着说:“我刚回来的时候,遇上明叔,我跟他提了,想把咱村的那两个山头承包下来,如果可以的话,镇上没用的空地,这一片沿海岸线的海滩还有距离出海口不远的那个海岛也包下来,一起建个大型的度假山庄。”

        承包山头海岛,这可不是买台车买套房子的小事,方敬虽然已经做好了决定,但还是想先跟方爸爸方妈妈通个气,外面的事他可以自己一个人做主,但村子里的事,多问问方爸爸没错,到底方爸爸和方妈妈他们在渔村住了一辈子,对于村子里的事也更有发言权。

        此言一出,满屋子的人都愣住了。

        东庄有两个山头,面积都不小,山上零星种了些果树,之前因为交通不便,最多就是村民们赶早摘点,背到城里去摆摊,这几年靖城开发,管理制度十分严格,城里不准摆摊设点,城管到处抓,大家只好挑到镇上卖。

        芙蓉镇就那么大,摆的人多了,价格上不来,路也实在难走,渐渐地摆摊卖的人也少了,最多就是摘点放在家里给自家馋嘴的小孩子吃。

        现在冷不丁听方敬说要承包那两个山头,在场多数人心里其实都有点不认同。

        山头倒也还好,那个海岛距离海岸线至少有将近两海里,岛上完全是一片原生态的树林,连条像样的路也没有,要修点什么东西,建材都只能靠船运过去,老费劲了,完全想不通方敬要那海岛做什么。

        方爸爸到底年轻的时候走的路多,见识也广些,听了之后皱着眉头想了好半天,才道:“你要建个什么样规模的度假村?准备投进去多少钱?以现在村子里的游客数量,能回本不?”

        “这个还只是计划,反正一年半载是建不成,等以后慢慢规划。”方敬说,“你看咱们村子现在越来越热闹,家庭旅馆也越来越多,但是其他的配套都不完善,没有公交车,没有商场,大家要买个东西,还得要跑到靖城去才行,还是不方便,我打算先把周边的配套慢慢弄起来,这样也能吸引越来越多的游客,对于咱们自己的生活也更方便。”

        方小乐和叶驰听得星星眼,光听他哥这么一说,就觉得好高大上,他哥真厉害

        方妈妈一直没开口,她其实心里隐隐有点不赞同的,光是听方敬解释的这些东西,就知道要花数不清的钱,他们家才刚刚成功脱贫,方妈妈当然更乐意一家人安贫乐富,现在的日子就已经过得很好了,不缺吃少穿,还能有盈余。

        这个经历了大半辈子跌宕起伏人生的妇人,实在不想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的生活再经历任何风波了。

        方爸爸考虑了许久,才道:“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反正我知道你是个有主意的人,凡事自己心里有数就行。村子里的地要包下来还是容易,你明叔肯定不会反对,不过海滩和镇上的地,就比较麻烦。你要真想承包山头,宜早不宜迟,早点包下来,趁着我和你妈现在还年轻能动弹,多少还能帮你一点忙。”

        “好。”方敬立刻点头,有些事方爸爸出面,比他更容易商量,毕竟老一辈们在村子里住了一辈子,彼此之前关系更熟稔,也好说话些。

        方爸爸当年在村子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后来因为海难的事,成了村里的罪人,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伤痕慢慢淡去,老一辈的逝去,同辈的有的改嫁,有的往外乡发展,小一辈的也渐渐长大,各自开始了新生活,大家渐渐走出了当年的阴影。

        方爸爸带着方敬到村委会找李远明商量承包山头的事了。

        那两座小山头属于村里的集体土地,李远明很爽快地答应了,以一亩地120的价格,承包给方敬七十年。

        方敬觉得这时间略短,不过后来想想,七十年后,他已经九十六岁了,身体再好估计也干不动了,七十年就七十年吧,至于子孙后代的事,当然要靠他们自己去拼搏了。

        他看了一眼那合同,合同注明的是两座山头,一百亩的面积。

        方敬也算是自小在村里长大的,对那两座山头也十分熟悉,小时候没少在里头撵兔子追鸡,当然知道那两座山包加起来肯定不止一百亩,心里明白李远明这是故意给自己便宜占,也不说话,双方都十分痛快地签了合同。

        李远明把合同小心翼翼地锁好,道:“村子里的事都好说,签了这份合同基本没啥大问题,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跑一趟镇上,把手续办全,虽然麻烦些,但是万一以后有点什么纠纷,也好解决。”

        天府那个尿性,谁也不敢保证以后会如何。而且他今年也快四十岁了,就算村里人都支持他,也最多只能再干二十岁,六十岁肯定要退休,还不知道到时候谁会接他的班,万一到时候方敬的那什么度假村办起来了,有人眼红想使坏,手续齐全,按章办事,也能占个理。

        方敬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再说他觊觎镇上的闲置土地很久了,正想去镇政|府一趟,看能不能把其他的地也一并包下来。

        李远明给他行了方便,方敬当然投桃报李,第二天就转了十年的承包费用给村里。

        果然,本来因为方敬占地而颇有微词的一部分村民,得知道方敬转帐的事后,再没有吱一声。

        村子里不富裕,十几万在村民眼里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像方敬这样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十几二十万的人并不多。

        人都是这样,明明是不值钱的东西,大家宁愿搁置在当地空着,也不愿意花钱花力气去打理,等到有人真的愿意开发后,又开始眼红,觉得别人占了自己的便宜。

        方敬觉得自己已经尽最大能力帮助村里,别人爱说说,他也懒得计较,反正他手续都走完了,到时再有人说闲话也不怕。

        日子一天天过去,七月中旬的时候,村子里的路终于修好,只要晾一晾,等新铺上的水泥晾结实了就能正式投入使用。

        方敬精神一振,路通了,就该赚钱啦!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62137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