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110.第110章

110.第110章

        被中二期的叶驰并不知道他哥私底下怎么想他的,心事重重地回了靖城,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全在忧心他哥不同常人的性|取向上面了。

        时间慢悠悠地过去,转眼间春节又来临了。

        相比起去年,今年大家的情绪更高昂一些,方爸方妈算是有了自己的事业——两口子现在作为客栈除了朱智之外最大的股东,对于客栈的经营非常上心,人生有了目标,生活态度也更加积极了。

        方小乐的学业也很顺利,因为去米国读了一个学期,眼界宽了许多,不再像以往那样注重学习成绩,反而将更多的心思花在实践上面,他甚至用自己的零花钱提前两个月订了一批玫瑰,准备情人节那天晚上和同学去街上卖花。对于小弟这样充满了生意头脑的做法,方敬给予了强烈的支持。

        方敬的事业也算是上了一个全新的台阶,背靠着朱家大哥的大船,只要不出意外,当成朱家大哥的腿部挂件,等到度假村建好,坐等收钱就行。

        一切都在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进行。

        团年饭依然是在方家大宅吃的,今年又多增加了一个人口——方小姑带着她新交的男朋友来了,这个男朋友方敬还认识,就是当初叶小姑被渣姑父家暴后,来医院录口供的威严脸敬言察同志。

        说来也是缘份,方小姑租的房子就在于敬言官隔壁,于敬言官还记得方小姑这个被渣的受害者,见她一个女人住在外面不容易,时常伸把手帮个小忙,比如修个水管换个灯泡什么的,一来二往,两人就熟悉了,日子一久,彼此都对对方产生了好感。

        方小姑离异,于敬言官的前妻因病过世,两个人都是成熟的大人,家里孩子都大了,也不用像小年轻那样,还要恋个爱试个婚什么的,觉得彼此合适便有了一块过日子的打算。

        这把年纪了,说什么有多浓冽的爱情不现实,真的就是凑在一起过日子。

        但过日子也分很多种,有凑和着油盐酱醋茶一辈子的,也有细心经营,把每一天都过得像新婚的嘛。

        于敬言官是独生子,两老早已经故去,唯一的女儿嫁到海城,早就说了过年的时候不回家,小两口去巴厘岛二度蜜月,家里没人,也没啥亲戚要走动,大年夜他不值班,一个人孤伶伶地呆在家里也怪没意思的,也懒得自己做饭,就跟着方小姑来方家过年了。

        照他的话说就是认认未来大舅子的门,顺便在春节里混口饭吃。

        方小姑早就打了招呼,一家人都盼着见方小姑的新男朋友呢!

        “于敬言官啊,快进来坐。”方妈妈对于敬言官的观感挺好的,上次在医院,就是于敬言官做的笔录,后续的问题也都是找他,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就是方小姑的新男友,只能说一句这就是猩猩屙粑粑,全都是缘份啊。

        “多谢大嫂。”于敬言官一身正气,平时值勤的时候一张威严脸,私下里依然一张威严脸,即使是略有些讨好的话,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说出来,也像是在审问。

        方小姑抚额,算是有点没辄了。

        大家对方小姑的新男友都很有兴趣,但是事先得了方爸方妈的嘱咐,大家都捺住性子,没有问东问西,只方爸爸陪着他拉了一会家常。

        方家对方小姑离婚后再婚都十分支持,唯一可能有影响的当事人,最近忙着跟他哥赚钱,扩大事业版图,眼界开阔,心胸和见识早已非昔日那个父母离婚,无处可去只能跑来找他哥的小可怜。

        他妈要二婚?

        可以呀,只要他妈高兴。

        至于再婚后别人担心的,他妈手中的财产就归他妈和另一个男人所有,包括他妈名下那套价值超百万的房产,他都不再是第一顺位继承人,那就更不是问题了。

        叶驰表示,只要抱紧他哥的大腿,坚定地跟紧他哥发财致富的步伐,面包会有的,毫宅会有的,名车会有的,美人……

        他摸摸自己的娃娃脸,好吧,美人也许应该也会有的……吧。

        总之除了最开始的惊讶之外,大家相处得十分愉快,尤其是当方敬得知于敬言官居然也是一名潜水爱好者之后,有了共同话题,大家的心理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气氛就更热烈了。

        男人们总算抛开最开始见面时的那点诡异的矜持,越聊越投机,隐隐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方小姑总算放下了心,脱下叶驰给买的昂贵外套,到厨房帮方妈妈的忙。

        方妈妈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一大家子人的团年饭,她一个人都有点忙不过来,但她忙得心甘情愿,难得一家人能够健康地团聚在一起,她巴不得能天天像这样忙不过来才好。

        方小姑熟门熟路地到水槽,说:“嫂子,这边菜是要洗的吧?”

        “哎,小春啊,你别忙活,放着我来就好,厨房里油重,当心把你衣服弄脏了。”方妈妈连忙阻止她。

        方小姑跟她不一样,人那是大医院的护士长,一身的穿戴看着就比她讲究,手细嫩得跟个小姑娘似的。

        “没事,我在家也做饭。”方小姑毫不在意地捋起袖子,拿不锈钢盆开始接水,“再说了我今天穿的最好的衣服就是上回驰驰给我买的大衣,我都脱在堂屋里了,里面穿的都是旧衣服,脏了就脏了,多放点洗衣液搓干净了一样穿。”

        方妈妈也确实有点忙不赢,闻言也没有矫情地拒绝,麻利地翻炒锅里的菜,边指挥方小姑帮忙切菜洗菜。

        “于敬言官看着挺不错的,你这回眼光好。”一颠勺,把锅里炒熟的菜装盘,方妈妈逮着空说了一句。

        方小姑笑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本来不打算说的,老都老了,要是合适两人凑在一起搭个伴,不合适就散,结果老于非要走这么一遭,我也拿他没办法。”

        说是这么说,可方小姑眼里却是一片掩饰不住的喜悦,都四十多岁四舍五入都快要五十岁的人,儿子都要结婚了,结果还不正经地来一段黄昏恋,好在家里人都不反对,老于也实在对她是好,让她拒绝不了。

        “哪里老,你当着我的面说老,那岂不是变着法子说我是老太婆了。”方妈妈白了她一眼,说。

        她心里也很高兴这个小姑子这么快就能走出离婚的阴影,不仅生活工作都重新进入正轨,还找到了第二春,并且第二春的对象意外地好,至少比前头的那个好到天上去了。

        “你们什么时候扯证?到时打算办酒席吗?”方妈妈又问道。

        家长都见了,当然接下来的步骤就是结婚办酒席了,同居那是城里人的玩意,渔村可不兴这个。

        “五一的时候扯证,到时老于放年假。我们决定了,不大办,就摆两桌就请关系好的亲朋好友一起吃个饭,省得劳民伤财,省下来的时间可以去外面旅个游,说起来我都好些年没出去玩过了。”

        方妈妈点头:“也行,现在办酒席就是那么回事,看着热闹罢了,这事你自己拿主意就成,到时候别忘了喊我和老方去喝杯喜酒就成。”

        “我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和大哥。”方小姑低着头一片片清洗盆子里的青菜,嘴角忍不住微微往上翘起。

        人在最关键的时候才会知道身边的人究竟谁对你才是真心的,当初她被叶华荣打得半死,躺在医院里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时候,大哥一家跟着忙前忙后,大嫂连夜赶到医院照顾她,小敬更是从直接从海城回来帮她撑腰,一家人忙前忙后,她不会忘了这个人情。

        至于二哥一家——

        他们家后来倒是也来了人,可二嫂坐了不到一刻钟就回去了,假惺惺地劝她看开些,男人都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哪个不偷腥什么的,亏得她当时起不来,要不然依着她的性子对着那张幸灾乐祸的脸早一巴掌抽上去了。

        说到这个,方小姑想起一件事。

        “小敬今年也该26了吧,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吗?”

        说起这个,方妈妈就发愁:“哪里哦,他现在正是忙事业的时候,哪里有时间考虑这个。”

        “也是。”方小姑点头,“小敬现在事业发展得不错,男人只要工作好,事业成功,晚点结婚都没关系,一样有大把的女孩子喜欢。我看小敬是个有成算的,凡事自己都有打算,嫂子你也别急着逼他交女朋友结婚,晚点结婚有晚点结婚的好,那时候人更成熟,眼光更好,知道自己想找个什么样的,反而更好些。”

        像她,当年就是太年轻,刚毕业急急忙忙就和叶华荣结了婚,那结局……不说也罢,太心酸。

        坐在堂屋里陪聊的方敬,完全不知道因为方小姑的打岔,让他的被逼婚之路晚了好些年,以至于最后他孩子都代孕出来了,方妈妈都没有兴起催他结婚的念头,出柜出得真是毫无悬念。

        今年的团年饭比起去年更加丰盛,因为添加了于敬言官这个未来的准姑父,大家兴致都很高,男人们都喝了不少酒,期间萧泽和于敬言官聊来聊去,不知道怎么的,聊到部队上的事,得知两们曾经在一个军区服过役,只不过一个是普通兵种,一个是特种兵,两个人倒是越聊越投机,彼此之间的关系无形中又拉近了不少。酒过三巡,很快方爸爸和于敬言官萧泽几个就开始称兄道弟起来,弄得方敬囧死了。

        不仅如此,席间方敬还发现了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岑九对方小姑的态度特别不一般,甚至主动给方小姑夹了一筷子她对面的菜。

        方敬当时简直跟雷劈了一样。

        他和岑九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对于岑九的个性真是再了解不过,能不多事就不多事,如果一定到了非多事不可的地步,也得看他大爷心情——方敬自己的事除外,九哥对他的任何大小事都特别上心,要让岑九这么细心地照顾一个方敬以外的人,真的是超级意外。

        方敬甚至下意识地往屋外看了一眼,嗯,天阴沉沉的,没有出太阳,更没有从西边出太阳。

        “哟,谢谢小陈,你也吃啊。”方小姑也挺高兴的。

        方敬扭过头,压低了声音悄悄地问岑九:“说实话,你这么讨好我姑是想干什么?”

        岑九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边的菜小姑夹不到。”

        他才不会告诉方敬,完全是因为方小姑劝方妈妈让方敬晚婚的理由呢!

        方小姑问起的时候,他才想起来,方敬过了年就二十七了,这要是在大齐朝,结婚早的,孩子估计都快赶上方小乐那么大,就算这个年代晚婚,以方敬的年龄,也该考虑婚姻和孩子的问题,就算他不急,家里长辈也着急了。

        方小姑无意中的一句话,算是暂时帮了他和方敬的大忙,他随手帮方小姑夹一筷子她想吃又夹不到的菜算什么?

        “……”满腹怀疑的方敬。

        新年很快就在众人的依依不舍中过去,空气中的年味儿还没有消散,大家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又开始一年新的征程。

        过完春节,天气渐渐暖和起来,方敬组建了一支潜水队,开始清理周围的海域,尤其是炮|弹沉船周围的海域——他原本是在那周围建立一个潜水观光为一体的海产养殖场的,要是底下埋着什么危险品没有清理掉,万一刚好有客人在,出危险了怎么办?

        这天,刚好轮到方敬带着一支新手菜鸟队遨游在海底——这边是近海,总共也才二十来米深的距离,方敬有水泡泡的金手指,水下视野特别好,在水里游了一天,清理了大量的塑料垃圾袋,扔回到渔船上,等回去的时候一并带走处理。

        突然,方敬手摸一块小小的突起,脑袋像被什么东西轰了一下似的,猛地一阵晕眩。

        坑爹的,后遗症居然这个时候来了。

        他这是在海底啊啊啊啊!

        方敬想要骂娘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67641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