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114.第114章

114.第114章

        方敬和岑九下水之后,陆陆续续又有十几个潜水员穿着潜水服跳下船,大家按照自己的队伍自动分组,朝着沉船的位置游去。

        有几个九方客栈的老熟客,远远地缀在方敬后面,打定主意要抱老板的粗大腿,谁都知道九方客栈的前老板,运气好到爆棚,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捞了几条沉船,谁知道这条政|府看不上的沉船,是不是有什么玄机呢?

        再说老板潜水技术好,跟着他们也比较安全,听着老板的搭档,那个冷漠的酷哥岑九,是练家子呢!连凶猛的青鲨都不怕,很轻易就能对付。

        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当成了保护伞,方敬和岑九往前游了大约十来分钟,就发现一个庞大的黑影安安静静蛰伏在水底的沉船。

        就是这个了!

        方敬精神一振,率先冲到海底,绕在沉船四周。

        这艘沉船大约八十多米长,在战舰里头只能称得上小个子。之前靖城政|府研究沉船的时候,就已经弄清楚了战舰沉船的原因——有两枚鱼雷击中了它,一枚击中了发动机舱,一枚击中了左侧舷,导致这艘沉船很快就侧翻沉在水底。

        沉船保存良好,外壳锈迹斑斑,布满藤壶,船身长满了颜色各异的珊瑚,成为许多奇怪水生动物的活动乐园,但是船体被海水冲刷了半个多世纪,依然还完整地保持着当时船沉没的样子,实在是非常难得。

        方敬绕着沉船游了两圈,观察完毕后才和岑九登船。

        之前海事局组织的潜水人员已经彻底搜索过一遍,沉船里空荡荡的,值钱的东西基本已经被打捞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艘空船,当然船上的火|药库也早已经清理完毕,现在基本已经没有什么危险。

        方敬顺着甲板往下,先绕到驾驶室里看了一圈。

        驾驶室里的船舵依然保存完好,上面布满了斑斑锈迹,密密麻麻的全是藤壶,饶是方敬没有密集恐惧症,看了也有点头皮发麻。

        站在驾驶室里,方敬尝试着把手搭在船舵上,因为隔着潜水手套,他并没有接受到那种战火纷飞的影像,即使如此,方敬依稀能感受到当初无情炮火的轰袭,以及战争的冷酷。

        两人把驾驶舱上上下下检查了个遍,除了生锈的设备和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藤壶,再没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

        方敬不禁有点失望。

        陆陆续续又有几名潜水员上了船,其中有两名潜水员也进了驾驶舱。大约是没想到里面已经有人了,对方朝方敬比了个手势算是打招呼。

        方敬也朝对方回了个手势,便和岑九离开了驾驶舱。

        因为整艘沉船呈现侧翻被沉入水底,左侧的舱室基本都掩埋在泥沙之下,有些舱室,比如雷达舱、仓储调配室、船长室基本都密封着无法打开,根本无法进入。

        从驾驶舱出来,方敬在甲板上晃了两圈,这个时候已经有十几个潜水员先后潜到沉船附近,大部分都是自由潜水爱好者,也有几名游客,方敬看到他们穿着客栈租凭的潜水服,当然其中不乏方敬这样的专业打捞者,想在这艘沉船上面碰碰运气。

        不过之前经过海事局彻底搜索过,方敬本身其实对这艘沉船并不抱多大的希望,会来也只是仰仗水泡泡的逆天金手指,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

        他们来到中层的走道上,舱室的窗户已经碎裂,舱室里灌满了冰冷的海水。

        方敬和岑九互望一眼,两人从窗口游了进去,才发现那应该是一间餐厅。

        餐厅保存完好,只不过在侧翻的过程中没有固定的椅子全都朝着挤压在左侧,横七竖八地堆在一起,方敬甚至还在里面找到了不少碎瓷。然而这堆“椅山”如今也成了水生生物的乐园。

        两人在餐厅里游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想当然,紧要的东西人们也不会放到餐厅这样的公共场合。

        从餐厅出来,方敬又参观了几间水兵室,意外地发现舱壁上似乎有什么痕迹,顿时大喜。

        岑九用器具刮掉了舱壁上的锈迹和藤壶,方敬惊喜地发现舱壁上似乎被人刻下了一串文字。

        因为年代久远,又因为金属材质,那些痕迹又十分浅,再加上腐蚀等原因,如今只剩下模模糊糊的几个划痕,若是眼神不好,根本发现不了。

        方敬用水下摄影仪把这一串文字拍下来。

        接下来方敬又搜索了几个其他的舱室,都没有什么收获,这个时候氧气瓶里的氧气也不多了,其他的潜水员都陆陆续续离开沉船,回到水面上。

        虽然因为有水泡泡这个金手指在,方敬并不担心水下呼吸的问题,然而众目睽睽之下,他并不想表现得有多特别,不然以后就难以跟人解释,尤其是那几个租用客栈潜水服的客人,为什么同样的设备,他们在水下呆的时间差距那么大。

        再说现下虽然已经进入了四月中旬,但是海水温度依然不算太高,人在水下呆久了,难免身体冻得发冷,这个问题水泡泡可解决不了。

        方敬还想以后和岑九长命百岁,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弄出一身潜水职业病。

        他朝岑九打了手势,表示搜索完这一层最后一间舱室就回船上去。

        岑九点头表示明白,顺手游进了中层最后那间舱室。

        这是一间船长室,一艘船舰的最核心指挥室。

        船长室在船体的右侧部分,损坏的程度比较轻,整个船舱还保持着当初的模样,并没有多大的损伤。

        方敬在各种操作台之间穿梭,想象着当初船中被击中时,船长当时的应对情形,是誓死守卫战舰,船在人在,船沉人亡的破釜沉舟,还是以人为本,最大限度地挽救生员,果断弃船求生呢?

        他摸着这些锈迹斑斑,饱受战火洗礼,充满历史痕迹的老旧设备,心中感慨万千。

        岑九在舱壁之间摸索敲打——当然在二十多米的水下,敲打的作用并不大,这只是多年暗卫生涯习惯,每到一个地方总要里里外外彻底检查一遍才行,即使在水下也不例外。

        方敬围着船舱游了一遍,每个缝隙每个空间都不放过,一无所获之下,正准备失望地返回到船上。

        突然,岑九朝他比了个手势,表示有发现。

        方敬精神一振,立刻游了过去。

        岑九摸索到操作台底下一个暗门。

        这道暗门布置得非常巧妙,隐藏在操作台底下,十分不起眼,再加上因为船舱进水生锈的原因,基本上已经和操作台融在一起,也亏得岑九眼睛利索,经验丰富,居然看出这块铁板与周围的不同。

        这种暗门,密封性好,水火不侵,即使在水下百年,依然能起作用。

        可是要怎么把暗门打开呢?

        方敬犯难了。

        如果在设备工具充分的条件下,要打开这个暗门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但现在两人身上只有极其简单的潜水设备,趁手的工具完全没有,要想暴力破解暗门几乎不可能。

        方敬思索的这一会儿功夫,岑九已经在四周摸索起来。

        他的思路非常简单,正常情况下,有暗门就一定有机关,既然暴力破解不了,就只能找出机关了。

        对此方敬表示不抱希望。

        都过去了这么多年,整艘沉船都成为了水生动物的乐园,机械齿轮早已经生锈,别说一下子根本找不到机关,就算找到了又能怎么样,还能指望那些机关能正常使用吗?

        然而,也不知道是方敬运气爆棚还是岑九有特殊的找机关技巧,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岑九也不知道碰到了哪儿,只见暗门处鼓起一串水泡泡,然后那块金属板它、居、然、开、了!

        方敬简直不知道该摆出一副什么表情才好。

        两人同时看了过去,岑九却把方敬往身后一拉,自己探头过去。

        那是一个很小的格子,格子里静静地放置着一只金属盒子,大约是暗门的密封性确实好,整艘沉船都倾覆的情况下,居然完好无损。真空的情况下,里面的盒子保存完好,完全没有受到海水的侵蚀。

        方敬果断将盒子收入水泡泡,和岑九快速游出了沉船。

        海面上,旅游船已经离开,只剩下和方敬一样不死心的海洋寻宝员正在休整,打算缓过劲来之后,接着去探险。

        方敬和岑九回到船上,迫不及待地拿出那个金属盒子,因为有特殊的找机关开机关技能加持的岑九在,盒子很快就被打开,露出锁在里面的东西——

        一封航海日志,或者说,一封船长的遗书。

        然后方敬傻眼了。

        它、它、它、它居然是用霓虹语写的。

        他不认识霓虹语啊啊啊啊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70817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