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138.第138章

138.第138章

        接下来方敬花了将近两个多月的时间,将那艘沉船上的箱子全部都打捞上来。

        这绝对是开了挂的存在,换成了别人,没有一年半载绝对捞不干净。

        只要想到这些财宝的来源,方敬内心毫无愧疚地将这条没有悬挂国旗的霓虹船洗劫一空,彼时已经临近隆冬,即使这片海域纬度并不高,这个时节也冷得让人受不了。

        方敬尤其怕冷,每次下水,即使有水泡泡这个强到逆天的金手指下,每次从海里上船来,都像是死过一次难受。

        经过丁希的周密计算,得出的结论,以艾莉西娅的拖力,绝对无法将海底沉眠的那艘沉船拖上来后,方敬果断地表示先回航。

        沉船又捞不上来,他们都快要冻死在海上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船上的补给已经完全见底,再不回航,他们连保持船上机器设备正常运转的能源都不足了。

        出来将近半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海上度过的,别说方敬,就是早在服役期间早已经习惯海上生活的丁希等人,都觉得不适应,一听终于能回去了,每个人都特别高兴。

        陆扬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外面还罩了一件棉大衣,直接往甲板上一躺:“终于能回去了,再不回去,我都以为自己是条鱼了,天生就活在海里的。”

        方敬听得想笑,却笑不出来。

        他算是所有人里面状况最差的,萧泽他们至少还可以轮换着下海,可是他和岑九却都是全程参与的,每天高强度的深海作业,即使他可以免受海水压强的影响,然而水泡泡却隔绝不了冷冰的海水对他身体的侵害。

        当最后一块金条被打捞上来后,方敬就病了。

        感冒咳嗽流鼻涕,时常鼻涕眼泪一齐流,亏得岑九也不嫌弃天,一直在身边用心照顾他,只不过脸色却一天比一天阴沉。

        等方敬吃完了药,岑九终于忍不到道:“以后别再捞船了,咱们又不缺钱花,以后我养着你。”

        方敬知道岑九这是担心他。每次他只要一生病,岑九的脸色就阴沉得好像别人欠了他五千万没还似的。

        哦,不对,现在以他的身价,欠五千万都不值得岑九脸色这么难看,五亿似乎还有可能。

        他笑了笑,感觉得鼻子有点发凉,抽了两张面巾纸用力心擤了下鼻涕,试着安抚男朋友道:“我捞船也不全是为了钱啊。你看,这次咱们捞的这条船,上面有好多好多珍贵的文物,都是霓虹人从我们旧天|朝抢走的,现在我们又找回来了,这些东西对咱们多重要啊,完全不是一句钱就能代表的。”

        岑九拧了条热毛巾过来,替他擦了脸,又擦了擦手,不高兴地道:“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想要的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叫方敬的人而已。

        如果方敬因为这些东西生病受伤,甚至更严重一点,那他们捞再多财富又有什么用?能还给他一个健康活泼的方敬吗?

        “怎么跟你没关系呢?”方敬笑了一下,道,“你是我的男朋友啊,以后我们还会结婚,这样你就是我的伴侣了,我的任何事情都跟你有关系啊。”

        岑九的脸色好了一点点,还是坚持道:“我可以养得起你,还有叔叔阿姨和小乐。”

        大齐来的暗卫也是会算帐的,方敬家现在虽然有钱,可是方爸方妈他们生活都算节俭,并不会像别人那样有了点钱,就恨不得抖到天上去,两口子还像平常的渔家夫妇一样,生活非常简单,小乐也是好孩子,他算了一下,只要辛苦一点,养这个家还是没问题的,至少应该能维持现在的生活水平。

        反正方爸方妈他们又不爱血拼,小乐更简单了,除了上学,基本就是参加各种社会实践,省心得不得了,一点也不担心他养歪。

        至于方敬——

        反正他有口饭吃,就绝不会让方敬喝粥,他有块肉吃,就绝不会让方敬喝汤。

        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把身体都弄坏了,像别人一样,平平常常地过日子不好吗?

        方敬知道岑九这是担心坏了,想亲亲他,又担心自己感冒没好,传染给他。

        “好吧好吧,以后我会尽量少捞点船,小九说得对,钱够用就行了,我们又不缺钱,好好的享受生活才是。”嗓子里痒得厉害,方敬拼命忍住了才没有咳嗽让人更加担心,还要安抚因为担心他快要暴走的男朋友,不能更苦逼。

        不过,方敬表示,他有哄男朋友的特殊技巧。

        “等回去,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咱们就出国玩,然后去国外结婚,可以请第一个碰到的人当我们的证婚人,也可以带萧泽他们一起玩,这样连证婚人都有了。听说国外有的牧师也会替同|性|恋人主持婚礼,我们也请一个牧师,在上帝的见证下结婚,这样我们就是被神祝福的夫夫了。”

        “然后我们周游列国度蜜月,喜欢哪里就在哪里停留下来,不喜欢就去别的地方走走。”方敬说着,握住岑九的手,没忍住放在唇边吻了一吻,道,“我做梦都想和你像普通的情侣那样,能够手牵手走在阳光底下,可以肆无忌惮地在大街上牵着你的手亲吻你,而不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虽然现在国内的环境可能比较艰难一点,但是我们可以一直努力,总有一天,我们两人的名字也能名正言顺地写进一个户口本里,以夫夫的身份。”

        这是他做梦都想的事情。

        然而在国内,要想对抗世俗的眼光,就得有对抗世俗眼光的力量。金钱,权势,地位,哪一样方敬都没有,所以他想要拼了命地赚钱,不光是为了更好地照顾家人,也是为了有一天,他和岑九能够正大光明地走在阳光底下,而不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戳脊梁骨。

        他的岑九这么好,哪儿哪儿都是好的,他喜欢得来不及,哪怕是别人说他一句不好都不愿意。

        所以他要变强大,强大到将来他和岑九在一起,别人也无法伤害他们分毫。

        “我不怕,别人怎么看我都无所谓,就算全世界都反对我们在一起,我也不会在乎。”他在乎的从来只有一个,而那个人也同样在乎他,这样就足够了。

        “我知道啦,以后我会注意的。”方敬笑了笑,摸了摸岑九年轻的脸孔,有点心情激荡。

        都病到这程度了,他居然还有跟岑九睡觉的意思,也真是没救了。

        岑九也笑了,凑过去要吻他。

        方敬往后让了一让:“会传染。”

        “我不怕。”岑九说着,在他唇上印下一吻,同时吻下的还有一句深藏心中未曾说过的誓言。

        我永远爱你,至死不渝。

        据说得了感冒的人,只要把感冒传染给别人,自己就会好了。

        方敬一直对这种说话嗤之以鼻,现在也不例外。证据就是,他果然把感冒传染给了岑九,然而他自己却并没有好。

        等到一行人好不容易终于回到东庄,已经是腊月底,家家户户都是在晒腊肉,备年货。

        他们的大船一到达码头,时刻关注着消息的方妈妈立刻飞奔过去,然而迎接她的却是船上几乎半数的感冒患者。

        于是好不容易回到东庄,还来不及体会家的温暖,方敬一行人就被送往医院,新年就在充满福尔马林的医院里度过了。

        这算得上是方敬辞职以来过得最没意思的一次新年。

        等到感冒彻底痊愈,已经进入了正月,连元宵都近在咫尺。

        新年就这么混混沌沌地过去了,至少元宵还能在家里过,方敬心里略安慰。

        中学开学早,过了元宵,小乐就要去学校报道,为了弥补一整个寒假都没有陪伴他的遗憾,方敬决定今年的元宵节一定要过得热热闹闹的。

        大清早,方敬就早早地起床,将迟来的新年礼物准备好,当然少不了每年的例行公事——发红包。

        身为大老板兼家里已经成年的儿子兼好大哥兼完美男朋友,方敬又完美地诠释了一回什么叫散财童子,虽然后来方妈妈和方爸爸也包了一个厚厚的红包给他,但这依然治愈不了方敬因为荷包缩水而受伤的心灵。

        “你看,每年光是新年的压岁钱都不得了,不努力赚钱怎么办呢?”连给男朋友的压岁钱都发不出来,说出去都会被人笑死。

        岑九的心情倒是很好,吃过一顿迟来的团年饭,瞅着机会拉着方敬回到房间,从枕头下面摸出一个厚厚的红封,递给方敬:“给你的,节日快乐,还有新年快乐。”

        方敬顿时满血复活,迫不及待地打开红封,里面是一张存折,存折里居然有六位数的存款。

        他们两人的帐户通用,两人花了什么钱双方心中基本都有数,岑九现在给他的只能是他自己的私房钱。

        “哪里来的?”方敬好奇死了。

        他们两个天天都在一起,说句不好听的话,岑九每天上几趟厕所他都清楚,当然他上几趟厕所岑九也很清楚,什么时候岑九攒下这么多私房钱,他真的挺好奇的。

        岑九却无论如何都不肯回答,直到方敬逼问得紧了,才扭过头去,脸上带着那种特有的羞涩表情,道:“给你的养家钱。”

        他可是说过,要养着方敬的呢!

        方敬囧了一下,有些好笑,然而心中更多的却是感动。

        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里,然后努力地一点一点地去实现。

        明明他比岑九还大六岁呢,作为成熟的大人,他才是那个要养家糊口的人呢!

        被一个比自己小六岁又长得比自己还要好看还会武功的男人养着,这感觉还真是微妙。

        不过方敬还是把这个存折仔仔细细地收好,收进了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当然是水泡泡里啦。

        “嗯,以后就全拜托小九照顾啦。”方敬笑咪咪地。

        外面鞭炮声阵阵,空气里浮动着一股呛鼻的硝火味,那是渔村特有的年味,混着孩子们欢呼的笑声,大人们随意的闲聊声,以及“咻咻咻”“梆梆梆”各种礼花升空的声音,新的一年即将结束。

        在响彻整个渔村的炮仗声中,方敬凑过去亲了自己的小男朋友一口,顺便小调戏了一把。

        “睡觉吗?爸妈他们都在打牌,没人会注意到我们。”

        岑九没有回答,然而手里的动作却将他的心情表达得淋漓尽致。

        脚一踢,“砰”地一声响,门被关上。

        伸手就去搂方敬,一手探进衣服底下,抚摸着方敬瘦削的腰。

        本来出海将近半年,人就瘦了许多,好不容易捞完了东西回来还生了一场病,更是瘦得脸上没了几两肉,只有那双一直带着笑意的眼睛,又亮又温暖。

        空气里的鞭炮味一点点消散,年味渐褪,预示着旧的一年过去,新的一年已经正式开始。

        大约是因为渔村这两年的形势发展好,今年外出的人越发少了,更多的人选择留在了家里。

        东庄这个曾经安静又偏僻的渔村,渐渐地开始重新焕发出活力与青春。

        方敬也开始重新组织人马,准备打捞那艘改装渔船的船体。

        虽然难度很大,但方敬却铁了心无论要花费多大的人力物力都要将这条船体打捞起来。

        试想,一个国家从几十年前就开始筹划准备的金玫瑰计划,然而最后,财宝却被别人打捞起来,不知道那些霓虹人会怎么想。

        没错!

        方敬就是想告诉霓虹人,你们一直在找的宝船被我找到了,船上的财宝连同船体都被我捞起来了。

        不服气来咬我啊!

        再者那条改装渔船本身也有十分重要的军事意义。

        众所周知,天|朝近代是没有战列舰的,唯一一舰能称得上战列舰的只有清代的定远级铁甲战列舰镇远号和定远号,然而战期的无畏舰在中国海战历史上却是一片空白。

        虽然现在战列舰早已经被核|潜和导|弹取代,完全退出历史舞台,但是哪个天|朝人心里没有一个无畏战列舰的梦呢?

        捞起来捐给国家,就当研究一下霓虹国的战列舰制作技术也是可以的嘛。

        鉴于上次捞完财宝生病后,岑九的反应如此之大,方敬这次便不打算像上次那么拼命,总要照顾一下小男朋友的情绪。

        正月过后,方敬清点了一下这次捞船的收获。

        文物珍品不算,光是瓷器宝石和金块,至少就达到十位数的财富。

        那些珍贵的文物古籍方敬并不打算动,虽然沉船是他找到的,然而那些珍贵的孤本文物却是全国甚至是全人类的财富。

        他打算利用这些古文物做一次交换。

        为此,他还召集了船上的小伙伴们,征集了大家的想法。

        得知方敬打算把那个头盖骨破旧的据说是孤本的古籍啊还有一些看不出意境的画之类的捐给国家,几个大兵们都表示没有问题,并对方敬这种视钱财如粪土的行为表达最高的敬佩。

        “老板,我这一辈子最佩服的人,除了当年教导我的教官,就数小老板你了。”陆扬对他比了个大拇指。

        方敬脸上露出和岑九如出一辄的羞涩笑容:“啊,其实我也没有那么高尚啦,我只是想拿这批文物做个交易而已。”

        众人:“?!!”

        “你们也知道,凭艾莉西娅的拖力不足以将那条沉船打捞起来,但是我又不想将船体留在海里,最后白白便宜给那些霓虹人,所以我决定把文物捐出去,以换取国家对沉船工作的打捞支持啊。”

        众人:“你决定就好。”

        方敬:“……”

        做老板威信这么高,深得员工信任也是一件让人伤脑筋的事呢!

        连一个反对的浪花都没有,害他准备了大半夜说服的说辞都没有用上。

        “啊,对哒,文物咱们捐出去了,那些金银珠宝留着咱们几个分了吧,辛苦这么久,还病了一场,总不能什么都捞不着吧。”方敬向来秉承的都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原则,有钱赚绝不吃独食,十分之一作为萧泽他们的奖金,自己和岑九留下十分之一当作捞船的辛苦酬劳,剩下的部分,他打算成立一个基金,其中三分之一用来扶助那些战后伤残老兵,感谢他们为了这个国家做出的贡献,三分之一用来支持“未来工程”,建立希望工程小学,用来帮助那些山区贫困的失学儿童,还有三分之一打算用来铺桥修路。

        这些财富都是当初霓虹人从民间搜刮而来,如今他找到了,也不想据为己有,既然来之于民,便用之于民吧。

        他做事向来只求无愧于心就好。

        知道他的打算,方爸和方妈都表示支持。

        照方妈的话说就是,如今家里的日子好过了,又不缺吃又不少穿,小乐上学的钱也不愁,家里没什么需要钱的地方,既然这都是些血汗钱,当然还是用得其所才好。

        只求心安。

        得到家人的支持,方敬很快就联系了上次国家考古队的老王同志,表示希望走他的关系租两条拖力强大,最好是像上次李博士捞暹罗船的那个级别的拖船,并解释了一番来龙去脉,表示将沉船打捞起来后会无偿捐献给国家后,不仅船租到了,连船工都租到了——李博士听了金玫瑰宝船的事后,特别表示他要亲自参与这艘沉船的打捞。

        方敬高兴极了。

        天知道他眼馋李博士那艘高大上的海洋工作船多久了,这回不是作为雇员,而是作为合作伙伴,再次登上这条巨无霸的海洋工作船,方敬的心情非常微妙。

        他决定了,等到这艘金玫瑰宝船捞上来,船上的财宝处理完之后,他也要买一条这样的海洋工作船。

        艾莉西娅的拖力毕竟还是太小了,深海捞船明显有点跟不上。

        如果有一条李博士这样的大拖船,听说国外还有那种水下载人微潜,能潜到深海几千米以下,人坐在潜艇里,操作机械手可以打捞到上千米深的水下物体。

        岑九那天的反应算是给他提了一个醒,他今年都二十八了,就算能活九十岁,他的人生也已经才度过三分之一,就算剔除掉以后不能自理的老年生活,他至少还有另外将近三十的青壮年生活,是该好好考虑怎么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有伴侣的人,是该多考虑伴侣的感受啦,毕竟现在不是他一个人了呢!

        对于沉船的打捞,方敬以合作者的身份全程和李博士进行了数次沟通,每次沟通岑九必然在场,直到敲定最后的打捞方案,知道不用方敬全程下水后,岑九这才放心。

        “你这个朋友对你倒是真挺不错。”末了,老王哈哈一笑,拍了拍方敬的肩,道,“年轻真好啊。”

        说着摇头晃脑地走远。

        方敬:“……”

        说实话方敬很想对对方说一句,其实你也不算老的,但想了一想,最后还是算了。

        官方打捞程序比方敬要繁琐得多。

        方敬打捞沉船,只需要搜集沉船集息,确定沉船位置,然后申请打捞沉船就可以直接开工了。

        他打捞的沉船几乎全在公海,也不存在什么所有权的问题。

        然而李博士他们打捞沉船,手续那个繁琐啊,据李博士的助手称,为了打捞这条沉船,光是各种探讨会李博士就参加了不下十几场,还有这个部门那个部门的协商探讨,李博士每天都满肚子怒火。

        方敬缩了缩脖子,什么话都没有说,默默地溜了。

        想到李博士这么辛苦到处奔波跑手续,最后只是为了打捞一艘空船,方敬心里就有点心虚。

        这好像是李博士打捞的第二艘空船了吧。

        希望对方不要想起这岔来才好。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85476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