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款款情深,霸道总裁好无赖 > 137算我求你

137算我求你

        见到她出来,韩在勋竟然结巴了,犹犹豫豫了半天只轻轻“嗯”了一声,如果不是背着光,凉至很容易便能看清他脸上写着的“别扭”二字。

        但此刻,凉至只觉得莫名其妙,韩在勋大老远地从J市跑来北京要做什么?

        “是颂贞怎么了吗?”能让韩在勋千里迢迢地跑过来的原因,凉至能想到的只有这个了,可是如果真的有什么急事的话,为什么他不直接给她打电话呢?

        脚在原地僵了片刻,垂在腿边的双手也微微紧了紧,韩在勋一个大步上前握住凉至的肩膀,有些激动地说:“凉至,跟我在一起吧!我带你离开这里,我会保护你!”

        凉至被韩在勋的举动和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吓到了,神色微变,不太明白他话里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韩在勋凝着一脸茫然的她,眸色很深,手掌用的力度有些大,让凉至轻轻觑了眉。

        “在勋哥哥?”凉至叫了他一声,见他没反应,微微用力试图挣脱他对她肩膀的桎梏。

        奈何,韩在勋却是有意,非但没有松开她,反而更紧地钳制住了她,眼里有隐隐的请求,“求你。”注意到她看他的眼神越来越陌生,韩在勋有些挫败地松了力道,语气却坚定不减,“你可以和任何人在一起,只要不是夜廷深。”

        “为什么?”

        “因为——”韩在勋不知从何说起,欲言又止,到最后只好用乞求的语气对她说:“算我求你,就算是为了你自己。”

        *

        那天,韩颂贞忽然约见他,告诉了他凉至和夜廷深在一起的消息。

        那天,韩颂贞眼底流露了失望,问他:哥,你对她的感情就这么不坚定吗?

        不坚定吗?

        韩在勋摇摇头,他对她的感情很坚定,但也就是因为坚定,他不想再一次看到她对他流露出不耐烦甚至是厌恶的神情。如果可以,哪怕她真的只当他是哥哥,他也认了。

        她开心就好。

        了解自己哥哥性格的韩颂贞却步步紧逼,又问:真不打算争取一下吗?哥,和凉至先认识的人是你,捷足先登的人也应该是你才对,你就这么心甘情愿地把她让给夜廷深?看他们幸福,你甘心吗?

        韩在勋不是一个性子强势的人,不喜争抢。从那晚凉至当着夜廷深的面向他下了逐客令之后,他便知道,这一生,无论他如何争抢,凉至都不会是他的了。他是了解她的,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她眼神里流露出惊慌之色,竟然是为了一个男人。

        也许那时,她就已经开始在意夜廷深了,只不过这丫头性子慢热,没发现而已。

        看她和别人一起幸福,他甘心吗?

        不,他不甘心,但他还是那句话,她开心就好。

        所以,他没有正面回答韩颂贞的问题,而是在经过深思之后觑眉,以长兄的身份略微严肃地问她:颂贞,难道你想破坏他们的感情吗?这不像你。

        韩颂贞被噎住,沉默不语。

        韩在勋却发现了端倪,眉色浓重地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具体的事情韩颂贞没有告诉他,只是眼里忽然有了隐隐的泪意,抓住他的胳膊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块浮木,乞求他:哥,我求你,你让凉至和夜廷深分手吧!不然……不然她会死的!

        *

        “谁找过你吗?”

        比夜色更深的,是凉至的眼,似乎藏匿了什么,又似乎看穿了什么。

        韩在勋会这么说一定不是空穴来风,再加上之前韩颂贞的事情还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她很容易便能猜到找过他的人会是些什么人。也因此,她的眉心染上了浓浓的失望,韩在勋很想伸手去替她抚平,但手僵在半空中,最终只得重重地垂落。

        见他不语,凉至提高了声音又问了一遍:“谁找过你?跟你说了什么话?在勋哥哥,你是有脑子的人,这个时候你的隐瞒很可能会铸成更大的错误!”

        “是我的敌人还是他的敌人?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你说啊!”

        “在勋哥哥,我也求你,你说话好不好?你告诉我,到底是谁?”

        “……”

        冷静如凉至,在面临着不知名的危险时竟也会流露出惊慌的神色。但韩在勋知道,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夏凉至啊!她担心的根本不是自己的安危。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心里才更加折磨和痛苦!

        “在我回答你之前,你先回答我的问题。”韩在勋缓缓开口,“凉至,从小到大,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

        因心里有所记挂有所担忧,凉至一夜无眠。

        如果不是远在北京,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交流不仅仅代表了她个人……

        辗转反侧之后,凉至拿了手机,凌晨两点多,早上六点不到就得起床,就算此时入眠,她也只有不到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了,想着反正也睡不着,她便起了床,去整理她要做的设计模型和实践报告。

        交换生的宿舍都是单人间,这一点她很庆幸。下床后走到窗边,她拍了一张夜景发给夜廷深,并告诉他,明天她很早就要出去,会很忙,可能不能在固定的时间给他打电话了,叫他按时吃饭,别担心她。

        做完这些之后,凉至将手机的数据关掉,专心致志地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

        第二天下午,也是凉至离开上海的第八天下午,一组活色生香的艳照悄然流传在网络上,照片上的男女肢体相缠,脸上因纵情而写满了享受二字。

        艳照流入之后,很快便被人为地四处开始传播,并将艳照中男女主角的身份信息扒了出来,一时之间,微博、论坛、贴吧等各大交际网站都炸开了锅,对当事人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

        上海夜氏。

        “啪”的一声,肖天佐把手机摔在了夜廷深跟前,义愤填膺地说:“妈的!是哪些个缺德的敢在太岁爷的地盘上犯事儿?这女的也太不要脸了吧!还真是……”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比起他的愤怒,夜廷深淡定多了,头也没抬一下地问:“影响大吗?”

        “什么影响?”

        “对公司的影响。”

        “……”

        肖天佐算是服了他了,身为绯闻艳照门的男主角,此时此刻他竟然不先给自己远在外地的女人打个电话解释一下,而是先担心对公司的影响?

        不排除他是被气糊涂了,所以才有些本末倒置。于是,肖天佐好心提醒他:“诶,你要不要给你家那位打个电话?”

        闻言,夜廷深正在签字的手顿了一下,随即开口:“等会儿吧。”她今天凌晨的时候给他发了短信说她今天会很忙,这会儿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会看到这些艳照吗?会看到网络上流传的无稽之谈吗?会因为这些事情影响到心情和工作效率吗?

        关于这些问题,夜廷深想回答:会。至少,已经影响到他的心情了。

        “你要不要看看这女的,你认识不?是不是哪个小明星小模特的想红想疯了?”说着,肖天佐又把照片调了出来,对准那张女人的脸放大,不知道是因为光线暗还是经过了特殊处理,那脸格外地模糊,又加上头发的遮挡,如果不是特别特别熟悉的人,可能都认不出那人是谁来。

        相比之下,照片上夜廷深的脸就格外的清晰。肖天佐也是服了,干这事的人也太不走心了吧!至少要把两人的脸弄成同一个分辨率才好啊!

        夜廷深扫了一眼,只觉得不面生,但要他细认的话他还真不知道是不是他认识的人。细思了一下,他说:“看来,只是针对我的。”

        闻言,肖天佐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近来夜氏财阀披荆斩棘,在商界市场上已经占据了一席之地,渐渐位列了七大财阀之首,交际圈扩大至了各个领域,有了不少同生共死的好友,自然也会有背地里捅刀子的敌人。

        然而,夜廷深的想法却不是这样。

        “这事情先就这样吧。”夜廷深说得云淡风轻,眼睛却时不时开始扫向自己的手机屏幕,“叫人盯着点,如果真是刻意针对我来的,时间长了自然会露出马脚。”

        *

        北京。

        在学长的带领下终于与行业各大专家交谈完毕的凉至只觉得苦不堪言,那些人一走,她立马整个人都瘫在了椅子上,揉着自己有些发酸的小腿和疼痛的脚踝。

        因为这次的讲座场面比较大,凉至自然在穿着上下了点功夫,特意穿了后跟稍高的鞋子。

        长长地吐了口气,凉至轻轻碰了下自己的大腿某处,立马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刚刚讲座的过程中她的眼皮子一直在打架,为了防止睡过去,她一直在掐自己的大腿。

        “辛苦了。”同行的学长笑着走进来,把手机递给她,“喏,你的,一直在响。”

        -本章完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504/147732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