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款款情深,霸道总裁好无赖 > 177有风,有酒,有朋友

177有风,有酒,有朋友

        “人家夏季出来旅游都是避暑,你倒好,专挑热的地方跑。”到了酒店,凉至还止不住吐槽。因为热,长长的头发盘成了丸子头,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一直到了房间里面,她才把墨镜取下来。

        夜南歌也取了墨镜和太阳帽,笑嘻嘻地搭着凉至的肩,“不是有句话说,这天气,能约出来的都是真爱啊!”

        “你错了,如果我知道你是要来厦门,打死我都不出来。”

        “那不管,你已经来了。”夜南歌呵呵地笑着,跳着拿来了酒店房间里放置的旅游攻略,一边看一边说:“其实好多次全国巡演,我都到厦门隔壁了。航拍器拍到了厦门一波一波的人潮,那阵势,简直了。当时我就在想啊,我要是能在厦门开一场演唱会可不就赚了?所以啊,这一次我就亲自过来踩点啦!”

        “厦门隔壁?”凉至直接忽略了她后面那一大波废话。

        “嗯,深圳。”

        “……”凉至很干脆地扔了她一个白眼。好吧,夜南歌的脑回路,她不懂。

        过了一会儿。

        “啊!”

        “又怎么了?”

        看着夜南歌惊恐地看着手机的样子,凉至格外平静。一路上被她大惊小怪吓了好几回了,她已经知道,这丫头其实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就喜欢捉弄人。

        咽了口口水,夜南歌看了凉至一样,没说话,按了下手机的某个键把留言又回播了一遍,夜廷深“凶神恶煞”般的声音立马传了出来。

        “夜南歌,你最好别让我找到你!否则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对此,夜南歌只投了个求救的眼神给凉至,奈何凉至视而不见,她便特狗腿地跑到她旁边坐着,抱着凉至,撒娇:“大嫂,咱们可是一条船上拴着的蚂蚱。”

        “别套近乎,没用。”

        “不行啊!是你自己愿意跟我‘私奔’的!不对,是你唆使我带你‘私奔’的,现在大哥来找麻烦了,你不能丢下我不管!”

        夜南歌真的那么害怕夜廷深吗?凉至不知道,但就她捉弄了她那么多次的行径来看,哪怕是真的,让她吃吃苦头也是不错的。

        于是,她“温柔”地执起一缕夜南歌的头发,绕了绕圈,笑得一脸无害,“南歌儿,你好像搞错了。刚刚你也听到了,他要扒的是你的皮,所以,别用一条船上的蚂蚱形容我俩的阵营。”

        夜南歌不说话了,特伤心地撇了撇嘴,过了一会儿才自我安慰似的说:“嗯,我哥找不到我们。”

        “不知道刚刚是谁说,通过航班刷身份证的记录,找到我们实在是太容易了。”凉至拿过夜南歌手里的旅游攻略,漫不经心地翻了起来,“还说旅游的开销太大,得找个人帮忙付款?”

        “……”

        夜南歌默默地放开了凉至,蹲在自己的行李箱前翻了起来。

        凉至好奇地看着她可怜兮兮的背影,不做声。还是夜南歌忍不住了,转头瞪她:“为什么不问我在干什么?”

        “扑哧”一声,凉至没憋住笑,幽幽补刀:“你还是别洗了。你哥有洁癖,说不定嫌你身上臭呢?”

        “……”

        *

        其实两个人出来旅游,有两个人的好。当然,这个“两个人”并非是指和爱人,而是和同性同伴,类似于闺蜜的那种。

        凉至没拿“闺蜜”这两个字来描述夜南歌,不是因为夜南歌于她而言不重要,而是她本身对于“闺蜜”这个词没有太多的概念,当然,若是碰到有人说“你闺蜜”怎么怎么样,她还是会欣然接受的。

        如凉至所言,八月正值炎热的时候,但海滨城市有海滨城市的好,夜幕降临,风一吹,热气便消散了不少。在上海被经纪人和助理压榨着节食的夜南歌来了厦门,终于如愿以偿地海吃海喝了起来。到达厦门的第一晚,她拉着凉至,在热心人的推荐下跑去一家海鲜大排档吃……宵夜。

        “来这边,就是要慢节奏的生活。”夜南歌开了一瓶啤酒递到凉至面前,又给自己开了一瓶,“大闸蟹、海蛎煎、鱿鱼串……我的天啊!做梦也没想到我也能这么吃呢!”

        凉至拿了酒杯倒了一点儿啤酒,淡淡地说:“改个顺序,应该是‘这么能吃呢’!”

        露天的阳台上,两个长相精致的女孩儿围着一大桌各种食品,一边吃着一边喝着,一边笑着畅谈人生,无拘无束。这个点跑出来吃大排档的多是夜生活丰富的学生了,但夜南歌一点儿也不害怕被人认出来。她想重新过回这样无拘无束的生活,很久了。

        “去他大爷的公众形象!”夜南歌说着,特豪迈地一拍桌子,冲着在邻桌上菜的服务生喊了句:“上啤酒!不要瓶,要扎!”

        呃……

        夜南歌怕是正在兴头上,凉至也不好反其道而行,只好冲着一脸震愕的服务生投了一个抱歉的笑。等服务生走了之后,凉至才压低了声音在夜南歌耳边说:“一扎啤酒,我可陪不了你!”

        凉至的酒量浅,三杯下肚就晕晕乎乎的了。刚刚夜南歌兴致正浓,她倒也给面子地喝了半杯。但两个女孩子深夜在外面喝酒到底是件危险事儿,虽说离下榻的酒店不远,但两人之间好歹得留一个清醒的啊!

        “没事儿,啤酒喝不醉,就会晕而已。”夜南歌说。

        她的酒量还不错,平日里不沾酒一是经纪人担心她酒后显真性,影响不好;二是经常上舞台的人,维持身材很重要,汽水、啤酒、膨化食品之类的东西她一概不能沾,虽说她没少偷着吃。

        凉至本想阻止她,但想了想,还是决定由着她去了。她与夜南歌接触的时间虽不算太长,但通过与夜廷深、夜寂的接触,她觉得生活在那样的家庭环境下的夜南歌,应该同她的父亲和哥哥一样,是个懂得把握是非分寸的人。她一昧地劝阻,倒像个大家长似的了,不大讨喜。

        不是有句话说,进男方家门前,一定要搞好和小姑子的关系吗?虽说现在想这些太早了,但多一个关系好点的朋友总不会有坏处的。

        扎啤上来之后,夜南歌利索地打开了盖子并给自己满上,又给凉至添了半杯,“酒量不好别逞能啊,咱俩必须得有一个是清醒的,不然待会儿得睡大街上了。”

        凉至笑了,看,这妮子还是挺会为别人着想的。

        “笑什么?”

        凉至摇摇头,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忽然想起,有一个人和你挺像的。”

        “谁?”夜南歌来了兴致。

        微顿了一下,樱唇轻启:“顾念苏,我的一个……不算朋友的朋友。”

        闻言,夜南歌挑眉,很显然不是很懂她的意思。这个名字她好像听大哥提起过,不算太陌生,但对这个人的认知当然仅仅停留在了名字上。鲜少听凉至提及别人,她想,这个人对于凉至应该是很重要的才是。

        “她和我怎么像啦?”夜南歌问。

        晃着杯子中的液体,凉至唇角微扬,语气却淡淡,“性格很大气,酒量很好,看似大大咧咧,其实心思也很缜密,像你一样。”尤其是不让她喝酒的理由,简直说得一样一样的。

        “就当你是夸我了。”夜南歌笑嘻嘻地碰了下凉至的杯子,两人相视而笑,又抿了一口。

        再续杯,夜南歌仰了下头,长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想要过这样的生活挺久了,有风、有酒、有一个知心朋友,哪怕什么话都不说,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也是好的。”末了,又补充:“比为了争取一个奖项争得死去活来要好得多了。”

        “文艺青年不大适合你。”嘴上虽是这么说着,但凉至却懂了她的心思,笑着举起了杯子,示意她喝,然后才说:“真巧,我也很喜欢这样的生活。”但这样的生活,注定离她们太远,太远。

        自小的出身,决定了她们身边会来来去去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或阿谀奉承,或势力小人,难得遇见抛开金钱和名利真心相待的挚友。夜南歌如是,所以她性格大大咧咧,看似没心没肺,实则却活得洒脱随性;夏凉至如是,所以她孤傲漠然,看淡外物,活得平淡却真实。

        那天晚上,凉至问夜南歌:“如果可以过这样平淡而简单的生活,你愿意放弃站在舞台上的机会吗?”

        夜南歌不假思索:“不会。唱歌是我的梦想,我可以丢了一切,但不能丢了它,至少在我还年轻、还经得起巡回的折腾的时候,我想让我的声音响彻整个大陆。”

        凉至笑了,与夜南歌碰了下杯子,却不语。

        曾经,设计又何尝不是她的梦想?她又何尝不想像南歌一样,可以丢掉一切去换它?但如今,她才知道,终将有更加令她们不得不守护的东西迫使她们放弃。

        那才是现实。

        -本章完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504/147733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