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款款情深,霸道总裁好无赖 > 190撞见,他回来了

190撞见,他回来了

        有些喜欢,就是麦田里曾降临过的风,只有当事人明了,而这世界假装没发生。

        ————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凉至的呢?

        蒋宁硕记不起来了。他只知道,他认识凉至三四年了,这三四年里他最幸福快乐的一件事情,就是协会里抽各自需要守护的国王时,抽到了她的名字。

        他是愿意守护她的。

        甚至在随即抽出了一条项链后,他还在想,如果他抽到的不是凉至的名字,那么,他还是会守护她,以朋友的身份也好,学长的身份也罢。他的动机很简单,只要看到她快乐就好。

        有人会问他:你那么喜欢凉至,为什么没想过追求她、向她告白呢?

        是啊,最早接触她的人就是他了,他比之后那些追求者和爱慕者有优势多了,为什么,他不告诉凉至自己的这份感情呢?

        他的回答很简单:人,要懂得知足。

        那一年,凉至大二,已经代表学校参加了几场高校设计大赛,并拔得头筹,在学院内、校内展露头角,爱慕者不胜其数。那时他还说了句玩笑话:“可算坐实了‘女神’这个称号了。”

        凉至性子冷,不怎么爱说话,所有认识她的人里面,怕是只有蒋宁硕敢开她的玩笑了。意外的,凉至并没有因此而不高兴,浅浅地勾唇不语。但就是那个浅浅的笑,瞬间拉近了她和蒋宁硕的距离。

        蒋宁硕便喜欢上了开她的玩笑。

        最初时,他还会顾及到凉至是否会生气而略有收敛,渐渐熟悉了之后,他百分之百确定了凉至就是个外冷内热的女孩子,脾气出奇地好,便也渐渐敢同她开一些大尺度的玩笑了,有时候凉至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了,会瞪他;有时候却会言语反击,言辞极其犀利。

        “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他说。

        从那之后,他和凉至的相处方式便成了这样,像是亲密老友,会互损、互坑,关键时候也会互相帮助。蒋宁硕当时还在想,这世上,似乎也只有他一人能和凉至以这种方式相处。

        他会在天黑之后将她安全送回家,会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故意说些欠揍的话,会在她忙得无暇顾及饭点的时候适时送上外卖,会在她需要安慰的时候写给她一些暖心的话。

        那些情书,多数都是他写的。情书里的话字字直入人心,那么多感人肺腑的篇章,他却没有一篇留了自己的名字。他是了解凉至的,他知道,如果一些话他不藏在心里,他怕他们今后做不成朋友。

        *

        “我记得大学时候,有一次在外面,风很大,刮掉了四楼掉下来的广告牌。靳北那时为了保护你,用自己的身体替你挨了砸,都出血了,还硬要逞强说自己没事。后来回去后我还嘲笑他,现在我明白了。”

        蒋宁硕看着天花板,神情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玩世不恭,眼底分外认真。他没有看站在床边的周晚笙,但周晚笙知道,他此时所说的全部的话都是关于他的。

        他说:“其实你提出分手之前,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可能因为工作上的一些事情忽视了你。有一天晚上他在工作室里累得睡着了,忽然惊醒后迷迷糊糊地拿着手机要给你打电话。他说你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他当时给不了你未来,只希望可以让你安心,让你可以放心地等他,把未来交给他。但是,他只等来了你的分手电话。”

        看着周晚笙渐显苍白的脸,蒋宁硕苦笑:“你看吧,一个男人最可悲的莫过于在最无能为力的年纪,却遇到了想要照顾一生的你。现在他有能力了,但是你呢?晚笙,你还爱他吗?”

        一生久违的“晚笙”,险些没让周晚笙的眼泪落下来。自她和陆靳北分手之后,蒋宁硕一直厌恶她,避她如蛇蝎。但她又怎么不记得?曾经她和他身边的人,也是打成一片的好友。

        “……爱。”周晚笙没否认。

        她还爱着他,但是,她却没打算告诉他。有些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时光不会从头来过,她和他,早已经在上一个分岔路口,走失了。

        抬手替蒋宁硕把被角掖好之后,周晚笙轻声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我都懂。”

        她说:“有一个人教会我怎么去爱了,但是,他却不爱我了。以至于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奋不顾身地去爱一个人了,哪怕是他。我也终于明白,人这一辈子,真爱只有一回,以后即便再有如何缠绵的爱情,终究不会再伤筋动骨。我很感激他给了我那段最美好的时光,也很谢谢他教会了怎么去爱一个人。但现在,他已经有了新的爱人。和他在一起那么久,我都没能为他做过什么。不打扰他的幸福,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

        门口,犹豫再三之后,陆靳北的手终究还是放下了。在原地站了片刻后,他独自离开,背影孤寂。

        ——晚笙,你还不明白么?没有你,幸福就会缺一个口。你以为我不爱你了,但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过你。我教会你爱,不是为了日后你用来爱别人。曾经的我们或许已经在分岔口走失了,但是晚笙,只要你回头,你一定能够看得见我。

        因为我,一直在等你。

        *

        这一天上午,凉至在病房里整理着各种文件和资料。先后去世的夏漠寒和夏航留下的遗嘱相冲突,让一些心思不纯的人钻了空子。温阳和夏启昀铁了心要把她从夏家除名,遗嘱事件各自已决定用法律手段来处理。

        “难得你这么信任我,我很有压力。”电话那端,顾念苏故意这么说着。

        凉至笑了笑,“你要是输了,我的损失可都得由你来承担。”

        “……”顾念苏吞了口口水,在凉至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掰着手指计算着。这场官司若是打输了,凉至损失的岂止是一笔巨款那么简单?她想了想,如果真要她承担的话,把她卖了都不够。

        “要是赢了,我有分红吗?”

        “没有。”凉至说。

        那边抗议:“喂,这不公平。”

        “为了激励你,我觉得很好。但是呢,你也不要太有压力了,一场官司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顾念苏翻了个白眼,她觉得,凉至这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电话讲了一半的时候,陆靳北敲门进来了。凉至见是他,忙先招呼着他坐下,随后对电话那头说了句:“回头讲。”便挂了电话。

        陆靳北抱歉地问:“打扰到你了吗?”

        合上笔记本,凉至摇头:“不会。”

        然后病房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气氛有一些尴尬。这时陆靳北忽然打破僵硬,开口问:“凉至,你愿意帮我一个忙吗?”

        “嗯?”凉至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如果我能帮到你,我很乐意。”

        陆靳北便起了身,缓缓走进她,“你能帮到的。”语毕,他便双手捧住凉至的脸,毫无防备地吻了上去。

        唇畔传来了一阵陌生的温热和柔软,凉至的双眼蓦地瞪大,还没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情况,她便被玻璃器皿摔在地上发出的声音惊得回了神,下意识地要推开陆靳北,奈何他却早就预料到了一般,紧紧扣住了她的肩,挣扎的过程中她的掌心有些疼,但目光却不忘往门口投去。

        除了碎了一地的药瓶和医用器皿,门前空无一人。

        陆靳北这时才放开了她,同样往门口看了一眼,只丢下了一句“对不起”,便匆匆追了过去。

        凉至还没回过神来,大脑还处于停滞状态,门口随即出现的身影却让她整个人都僵直了,呼吸困难。刚刚陆靳北吻过的地方像是一块烙印,灼得她只觉疼痛,潜意识告诉她,她即将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中。但表面上,她仍旧强装着微笑,颤着声音轻轻唤道:“廷深……”

        *

        周晚笙跑了没多久便被陆靳北追上了。

        他刚抓住她的手腕,还只来得及叫她一声“晚笙”,便只听“啪”的一声清响,左脸火辣辣地疼着,紧跟着周晚笙猛地推开了他,寒着带了哭腔的声音:“陆靳北,你说我自私,你难道就不自私吗?我自私,但我什么时候对你自私过?”

        陆靳北无话可说,咬了咬牙后,他擦拭了下唇角,转脸凝着周晚笙,“我自私,但也只对你自私。”

        周晚笙愣住。

        “晚笙,我说错了,你不是自私,是自我。你只相信你耳朵听到的和眼睛看到的,何曾信过我?”陆靳北温声质问,“周晚笙,我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刺激你认清自己的心?你什么时候才肯承认,你一直是爱着我的?”

        -本章完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504/147733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