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款款情深,霸道总裁好无赖 > 210我给过你机会了

210我给过你机会了

        凌楹直接告知了夜廷深凉至的下落。

        然而,夜廷深不信。

        夜南歌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深思了许久,忽然拽了拽夜廷深的衣袖,小声地说:“或许……我们能信她一回呢?”

        找不到凉至,夜南歌不会比夜廷深好过。那天被夜奶奶数落了一番之后,她便试着换位思考了,知道当时闹了那样的绯闻,最委屈的人确实是凉至才对,而她却念在旧情火急火燎地赶回家袒护始作俑者凌楹,事后她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凉至,凉至失联的这段时间,她没少哭。

        妹妹的心情,夜廷深自然也知道。看着她委屈的小脸儿,他心疼地拍了拍她的肩,“非得在同一个人手里栽两次跟头才会长进么?你忘了以前她怎么对你的?”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夜南歌紧紧咬着嘴唇,“可是……”

        “我会处理的。”夜廷深安慰她,“是真是假,试过就知道了。”

        *

        夜廷深开着车,载着夜南歌和凌楹往凌楹所指的方向驶去。

        凉至失联已经大半个月了,除了那一日的三字短信外再无她的音讯,而距离那条短信发送的日子,也已经过去了好多天了。

        没法确定她的位置,还有她有没有事情,夜廷深内心难安,姑且半信半疑地跟在凌楹走了。夜南歌不放心,执意要跟上,夜廷深起初不同意,后来想了想,答应了。

        夜南歌和凌楹同在一辆车上,驾驶员又是夜廷深,这样劲爆的新闻画面自然是媒体人不愿放过的。夜廷深很快发现了车后的面包车里有人在跟拍,焦急之下也顾不得思考甩掉他们的详细对策了,刚拿出手机给特助莫探和肖天佐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却忽然被副驾驶座的凌楹夺了去,看了一眼,便扔出了窗外。

        “凌楹你——”

        凌楹却气定神闲,看了夜廷深一眼,抱歉地笑了笑:“你的手机屏保,看着很碍眼。”

        夜廷深的手机屏保一直都是凉至的照片,自两人确定关系之后就一直没有换过。那天之后,他的手机又多了一个功能——记录他和凉至在一起的每一刻时光。而现在,旁边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把他的手机扔了出去!

        “凌楹,请你摆正你自己的位置,你没有资格跟我哥说这样的话。”车后座的夜南歌看不下去了,如果不是凌楹掌握着找到凉至的线索,她想,夜廷深早就把她扔进桥下的长江水了。

        凌楹却笑了,愈发放肆地在夜廷深肩上靠了一下,小声说:“会有的。”

        夜廷深皱了眉,不动声色避开了。

        到码头的时候,三人下车欲乘船,凌楹忽然偏着头对夜南歌说:“南歌,你还是回去吧。”

        夜南歌这一路上积了一肚子的火没地儿发,一听凌楹这么说,立马炸了,眼神变得犀利起来,盯着她,咬牙切齿:“凌楹,你不要得寸进尺!”

        夜廷深没做声,扫了一眼码头停靠的船,忽然对夜南歌说:“南歌,你先回去。”

        两人同时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不同的是,夜南歌是愕然,而凌楹却是窃喜。

        “可是哥——”

        “听话。”夜廷深没给夜南歌多余的说话机会,撇下这两个字之后他便踏上了靠在岸边的一艘小渔船,是当地渔夫自己打渔用的船,渔网还搁在船尾,站在岸上都能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鱼腥味。而夜廷深一身名贵坐上了这样的船,实在是让周围的人瞠目结舌。

        夜南歌都愣了老半天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小渔船已经载着两人离岸了,弄得她在岸边干着急:“哥!你倒是坐快艇啊!”

        *

        就这么被凌楹给暴露了,实在是在宋辰亦的意料之外。在他的认知里,怕是还没有哪个女人敢这么大胆地在他眼皮子底下耍花招,而这个凌楹,不仅跟踪他找上了小岛,竟然还正大光明地把夜廷深给带过来了。

        “没脑子的蠢女人。”

        得到消息后,宋辰亦的眼里浮现了阴鸷,暗骂了这么一句。

        但转念一想,凌楹也不过是个为情成痴的蠢女人而已,她敢公然踏上这座岛挑衅凉至,怎么可能轻易地就让夜廷深把凉至救走呢?细思了片刻后,他推掉了晚上的会议和应酬。

        ……

        “有兴趣一起看场戏吗?”宋辰亦坐快艇赶在了夜廷深和凌楹前面片刻,一边看似在征求凉至的意见,一边却手脚麻利地把凉至从椅子上解了下来。被捆了太久,以至于凉至站起来的时候腿脚不稳,宋辰亦赶忙扶她,凉至却倔强地拒绝了他的帮助。

        扶着椅背站了一会儿,凉至才缓缓朝门外走去,宋辰亦低叹了一句“真拿你没办法”,便几步上前将她横抱起,不管不顾她的挣扎躲进了门后另一个房间里,将门反锁。

        “你做什么?”凉至怒瞪着他,看着周围的卧室环境,一时间便有些慌了阵脚。

        这些天虽说宋辰亦因怕她逃走而将她捆在椅子上,但是却一直照顾着她的饮食。他不在的时候会有下人过来,他在的时候更是亲手喂她吃饭,虽然他喂的她一口也没吃过。

        但宋辰亦从没恼,甚至算得上是君子地没有再对她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但男人到底是危险的,这个时候他忽然把她抱进了卧室,难免会叫她心生警惕。

        宋辰亦从她的眼中看穿了她的想法,眸子暗了暗,声音低哑:“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你放心。”真的还从来没有哪一个女人能让他如此低声下气,生怕引起她的反感,所以宋辰亦一直没强行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见凉至还是一脸警惕,宋辰亦无奈,轻叹了一口气,靠着门,指了指外面:“夜廷深来了。”

        *

        夜廷深来了,和凌楹一起来的,这是宋辰亦知道的事情,却是凉至始料未及的。

        隔着一扇门,她隐隐听到了两人争吵的动静,不必宋辰亦守着,她自己便已经将耳朵贴上了门去听外面的声音,丝毫没有了想逃跑的意思,宋辰亦也就渐渐放松了警惕,安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声音忽远忽近,隐隐传来了凌楹的喊叫声,似是在同夜廷深谈条件。而夜廷深哪里还顾得上凌楹?既然已经到了目的地,那么他也没必要继续给这个不知轻重的女人好脸色看了。

        外面的大门对撞开,骇得凉至身体一颤,同时心跳也加速了起来。他和她此时只有一门之隔,推开门,她便能和他面对面了。

        门外。

        夜廷深看到了空空如也的椅子,还有椅子下散落的麻绳,额上青筋直跳,指骨捏得咯咯作响。

        凌楹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愣,随即便暗自窃喜,转头对夜廷深说:“你看吧,硬闯是不行的哦。”

        夜廷深没理她,大步上前将椅子下的麻绳拾起,上面还隐隐有着血迹,一股怒火便在胸腔之内腾起了,伸手触了下椅面,微热,看来人在这里,还走得不远。

        这时凌楹却跑过来直接挡在了他身前,直接无视了夜廷深的怒火,“你还想不想救夏凉至了?”

        大门忽然“嘭”的一声关上,凌楹也被这声音吓得一颤,盯着夜廷深紧绷的侧脸,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她直接抱住了夜廷深的手臂,阻止了他要出去寻人的步伐。许是还念着夜南歌的面子,夜廷深没有立即动手甩开她,只不耐烦地低喝:“放开!”

        凌楹却没有被夜廷深的威慑震住,孤注一掷,“夜总,你不要急,我可以帮你。”

        夜廷深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一挥手,伴随着一声惨叫,凌楹摔在了地上。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凌楹便觉肩头被一个硬物抵住,吓得她立马噤了声,而头顶传来了夜廷深低沉的嗓音:“凌楹,我给过你机会了。”

        门内。

        凉至也听到了动静,念念着夜廷深太不懂得怜香惜玉,心里却是十分的痛快。刚想着是否需要同情一下凌楹的时候,一直在一边看热闹的宋辰亦却忽然低声说:“这个凌楹,实在是不要命了。”他拿着手机看着频频刷新的娱乐快报,挑了眉。

        凉至听到后,往宋辰亦手机上瞥了一眼,随即浑身都蓦地僵住,紧跟着外面传来了枪响的声音,伴随着凌楹的惨叫刺入耳膜,凉至的大脑中忽然两个截然不同的画面相互交替着,嗡嗡作响,下意识地便要拉开门。

        却被宋辰亦有先见之明地挡住了。

        “会出人命的!”凉至压着心里的痛和眼底的热泪,低喝。

        宋辰亦却不顾她的挣扎,反身将她按在了门上,阒黑的眸子盯着她,“你又在自欺欺人。”

        凉至顾不得那么多了,虽然被宋辰亦固定在门上,但却少了一层阻碍。她反手将门锁打开,用尽了力气挣脱了宋辰亦,拉开了门。

        -本章完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504/147733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