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款款情深,霸道总裁好无赖 > 213公车上的求婚

213公车上的求婚

        求婚最典型的方式是,男方单膝跪地手举鲜花或钻戒请求女方与之度过余生,说的话大多是“嫁给我”“和我结婚”之类的,而现如今在公车上,夜廷深在近乎两手空空的境况下说了“求婚”两个字,且不说当事人是什么反应,总之司机和其他乘客是不大相信的。

        眼看着车就要靠站,速度减缓了,夜廷深忽然幽幽地冲着司机喝了句:“要是我老婆跑了,我就去把你老婆拐走!”

        “……”车速立马提上去了,靠窗的乘客特别同情地看着外边追着手都要挥断了的人,嘀咕了句:“别耽误人家求婚啦!”奈何窗外的人听不见,眼见着等了大半天的公车开走了,只愤愤不平地骂了句什么。

        凉至特别无语地扶着椅背,本来心里满满都是期待,结果被夜廷深那句话给弄得……这男人,有时候说的话还真跟几岁小孩子一样一样的啊。

        爱看热闹是中国人的天性,这会儿除了那个还在替凉至担心的小帅哥,其他乘客或自觉、或稀里糊涂地跟风开始起哄,有节奏地拍着手,喊着:“求婚!求婚!求婚!……”

        震耳欲聋,凉至下意识地想要去捂耳朵,却忽然对上了夜廷深炙热的眸子,想到了他目前的状况,心里忽然一痛,抬了一半的手又缓缓放了回去。

        三站的时间,不知不觉,一站已经过了,而夜廷深迟迟不曾有动静,车上已经开始传来了质疑和不满的声音。

        有人脑筋转得比较快:这人莫不是没有戒指?看他那样子像是追上来的,不像是有所准备的人,只是有人清楚看见他是从一辆玛莎拉蒂上下来的,再加上他那一身衣服价格不菲,便也没人说什么不好听的闲话。

        车上有带着孩子的乘客,这个时候场面比较混乱,有个粗心的大人光顾着看热闹去了,没留意原本坐在自己身上的小家伙突然跳下去往后窜了,急得那人大喊:“果果,你要去哪里!别乱跑啊!”

        奈何,那个叫“果果”的孩子却跟没听见似的。大人似是刚从商场回来,周身大包小包提了不少,车上人又不少,这会儿她只能着急了,赶紧把手里的大包小包都先撇到一边去想去找回孩子,但大人哪里有小孩子那么机灵?小孩子几下就窜没影了,而大人却得一个缝一个缝地挤过去,还得不停地跟人道歉说:“不好意思借过一下,我找孩子。”

        上海的公交车特别大,大到这位母亲觉得从前门挤到后门都觉得遥遥无期。急得满头大汗的时候眼睛一瞥,下一站就快到了,她生怕孩子出什么事情,急得都快哭了。

        “果果!果果你在哪里?!”

        好心的乘客帮忙喊了几声,不一会儿便听到一个稚气的童声从后面传过来:“妈妈我在这里!在漂亮姐姐和叔叔这里!”

        正抱着孩子的夜廷深一听这称呼,脸都黑了,耐心纠正只有四五岁模样的孩子:“叫‘哥哥’。”

        果果不怕生,被夜廷深单臂抱在怀里也不哭也不闹,怀里抱着刚从超市里买来的糖果,歪着头看了夜廷深半晌,噘嘴:“是叔叔,哥哥才不会有胡子呢!”

        夜廷深一脸无奈。

        周围的人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气氛因为这个孩子而瞬间变得与之前不一样。倒是有不少还等着看热闹的乘客喊了句:“还求婚吗?”

        果果这才想起来意,将手里一包还未拆开的果糖递给夜廷深,“叔叔,糖。”

        夜廷深以为她是想让他帮忙拆开,奈何没有手去接,只笑了笑,耐心哄着:“下车了再吃好不好?”

        果果连连摇头,“不吃。”

        夜廷深一头雾水,紧跟着果果又说:“这是送叔叔的。”

        头一回收到小孩子送的“为什么要送我糖呢?”

        果果眨巴着眼睛,不假思索:“因为因为,叔叔要和姐姐结婚啦!结婚就要吃糖啊!”

        凉至在一旁看着夜廷深极为耐心地对那个突然从人群中钻出来抱住他腿的小女孩儿,是怕孩子伤着,所以他才将这个素不相识的孩子抱在了怀里,丝毫不在意他那被蹭得起了褶子了衬衣。

        笑了笑,心里却暖暖的。女人天生自带着母性的光环,这一点不假,然而她不太会同孩子打交道,因此只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大一小,忽然就有一种错觉,似乎果果就是他们俩的孩子。

        “果果!”

        孩子的母亲终于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一看孩子在夜廷深手上,赶忙抱过来,一个劲儿地对夜廷深道着谢。

        “叔叔!”在母亲怀里,果果依旧眼巴巴地盯着夜廷深,将手里一大包果糖递上,“糖!”

        夜廷深迟疑了一下,接过了,果果便甜甜地笑了,被母亲抱在怀里,她朝夜廷深举起了小拳头,“叔叔加油哦!”

        每个孩子都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夜廷深觉得,至少果果一定是的。与这个素不相识的孩子相逢在此刻或许是冥冥中的注定,握着手里的一包圆圈橡皮糖,夜廷深倚着扶杆将它拆开了。

        此时,车已经过了第二站,在十字路口等红灯。

        车子难得停了一会儿,司机这时望着后视镜喊了句:“年轻人!只有最后一站了啊!”

        夜廷深没有答复,因为他此刻正忙着把果糖里面他觉得最好看的几个掏出来,然后往凉至的方向走去。凉至前面的小帅哥迟疑了一下,问:“美女姐姐,你一声令下,我就帮你啊!”

        凉至觉得,这小帅哥真是太善良单纯了,想了想,她主动走到了他的前面,背对着他。

        “美女姐姐?”

        凉至没回头,笑了笑,“没事儿。”

        是真的没事儿,她只是太开心了。虽然没有戒指,没有鲜花,也没有想象中的声势浩大,但,夜廷深,她的廷深,终于要向她求婚了。

        后来在车上参与了全程的乘客回想,才觉这真是他们人生上一次关于“求婚”概念的历史性颠覆。女人似逃窜一般跑上了公车,而男人尾随,没有丝毫准备地就要当众求婚,在人挤人、行驶速度不均匀的公交车上,没有彩礼,没有戒指,也没有烟花,一切和浪漫有关的时候,他都没有,有的只有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送的几十块钱的橡皮糖。男人将橡皮糖拆开,将里面的糖拿了出来,走到女人面前,将糖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一个又一个,套了好几层。

        他没有单膝跪地,也没说“我们结婚吧”或者是“嫁给我”之类的话,只望着女人,淡笑着说:“跟我下车吧。”

        众人汗颜。

        凉至被他握着的手心微微出了汗,没有听到预想之中的话,眸中失落难掩,却还是面带微笑地配合他,问:“去哪里?”

        “民政局。”

        心开始怦怦跳,“做什么?”

        “结婚。”他说,“今天,现在。”

        *

        第三站到达的时候,公车终于靠站停下了。车门打开,车上的人便都涌了下来,神情各异,有在惋惜愤恨的,有被真情感动的,也有的一下车就赶紧给朋友或者家人打电话,特别激动地对着那边说:“你们知道吗?我今天坐XX路车看到一对颜值超级高的情侣,男的竟然在公交车上求婚啦!”

        就那么被人议论着,凉至多少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低着头加快脚步走着,生怕剧烈响动的心跳声会被别人听见。

        夜廷深追了上来,牵着她的手,明知故问:“走那么快干嘛?”

        “……去民政局啊!”大脑空白了有个几十来秒,凉至才甩了这么一句话,脸红红的。

        夜廷深笑了,将她的左手举起来,果糖圈还没取下来,一圈一圈地戴在她的手指上,惹得凉至怪别扭的。夜廷深倒是从容自在地盯着看了半晌,啧啧道:“我老婆太实在了,好好的钻戒不要,喜欢小孩子喜欢的。”

        凉至白他一眼。

        “漂亮姐姐!漂亮叔叔!”

        听到这两声称呼,夜廷深头都大了,蹲下来迎接一路飞奔过来的果果,揉着她的头,再一次纠正道:“果果,叫我‘哥哥’。”

        这回小丫头听话了,甜甜地叫:“哥哥~”

        夜廷深满意地点了点头,凉至则在一旁一副“你的脸离家出走了”的表情看着夜廷深。

        “哥哥,你要和漂亮姐姐结婚啦!”果果被夜廷深抱起,小手揪着他的衣领,她母亲是有眼力见的人,知道夜廷深那身衣服可值钱着,忙喝了声:“果果,别把哥哥的衣服弄坏了。”

        凉至笑着冲她摆了摆手,示意没关系,妇人便尴尬地笑了笑,在一旁不做声了。

        -本章完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504/147733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