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款款情深,霸道总裁好无赖 > 242不折不扣的疯子

242不折不扣的疯子

        &nb夜廷深和莫探等人被关押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方,身上的衣服还沾染着那日雨水的湿气。所幸天气转暖,那场大雨还不至于淋垮了几个大男人的身子,倒是后脑勺受到了重击的夜廷深昏昏涨涨的。

        &nb头部的创伤结了痂,也算宋辰亦还有点儿良心,叫了医生来处理过他的伤势。此刻,夜廷深的头上颤着纱布,整个人周围阴戾得可怕。艾琳见到他的时候,没由来地感觉到了一阵慌乱,拿着离婚协议书的小手不由自主地紧了紧。

        &nb至少此时此刻,这个男人是危险的。

        &nb她似乎能够预料到,一旦这五个字入了他的眼,会引起怎样剧烈的化学效应。刚刚这一路上守着的澳洲保镖多得她都数不清了,若是眼前这个大哥哥忽然发狠要突围,怕是会……

        &nb她不敢深想,只能默默地祈祷着天主的保佑。

        &nb*

        &nb劳丽忐忑不安地守在凉至的床边,从白天到黑夜。

        &nb艾琳已经出去八个多小时了,到现在还没有回讯,而宋辰亦那边也没有放行的消息。这个男人有多可怕,劳丽已经见识到了。如果不是那天凉至身体告急她请来了镇上的医生,还真不知道,原来宋辰亦竟然……

        &nb眼尖地瞟到了凉至的眼皮微微动了两下,劳丽慌忙起了身,去门口和窗户都看了看,锁好门窗后方才折回,坐到床头小心翼翼地说:“小姐,你感觉怎么样?”

        &nb劳丽改口了,不再称呼她为“太太”。

        &nb缓缓睁开眼,凉至竟恍惚着分辨不清此时是白天还是黑夜,视线有些模糊。嗫嚅着唇说了半天,她也没能发出声音来。

        &nb见状,劳丽便俯身,把耳朵贴上去听她在说什么。好半晌才分辨清楚,她是在问:“他走了么?”

        &nb没说这个“他”是谁,所以劳丽也不清楚她口中的这个“他”是指宋辰亦还是指那位未谋面的夜廷深,想了想,她说:“宋先生出去了,不在镇上。艾琳已经把离婚协议书的送过去了,应该快……”她看到凉至眼角滑过了两滴泪,心就狠狠地揪在了一起,赶紧抽了纸巾帮她擦拭,轻声安慰道:“小姐别担心,那协议书艾琳已经替您签好了。”

        &nb闻言,凉至猛地睁开了眼,不可置信地望着劳丽。

        &nb劳丽笑了笑,细心地替她擦拭着汗,不掩语气中的心疼,“您只签了一份就又昏过去了,怎么都醒不过来。所以我和艾琳才……”

        &nb离婚协议书一式三份,必须三份同时生效两人的婚姻关系才解除。而由艾琳代签的那两份或许是写的她的名字,但是不是她的字迹,因此不具备法律效应,但却可以暂时瞒过宋辰亦!

        &nb惊喜来得太过于突然,凉至喜极而泣,握着劳丽的手,颤着双唇想对她说“谢谢”,但却开不了口,只咧着唇哭着。

        &nb劳丽于心不忍,拍着她的手,怜爱地看着她,细声软语道:“主会保佑你的。”

        &nb*

        &nb“天主听到了我的祷告,愿你们日后能够安好。”

        &nb艾琳双手合十祈祷了一遍后,才小心翼翼地把厚厚的文件纸递上前。许是怕“离婚协议书”这五个字刺激到夜廷深,她特地把文件翻到了签字那一页,在保镖的注视下递上了一支黑色的钢笔。

        &nb同时心里在暗暗祈祷。

        &nb夜廷深没吱声,也没动作,阒黑的双眸死死地盯着签字栏上的“夏凉至”三个字,双拳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艾琳一阵胆战心惊,生怕那拳头下一秒就到自己脸上来了。

        &nb分辨不出来字迹么?

        &nb为了瞒过宋辰亦,艾琳偷偷摸摸模仿了好久才代替凉至签下的,又哪里会想到竟然也骗过了夜廷深?

        &nb后背要被保镖盯出个洞来,艾琳心里焦急不已。宋辰亦说了,只有签了字才能放这位先生离开这里,而夏小姐病卧在床,只希望以这样的方式能保他平安,若是办砸了……

        &nb艾琳想,那么她会祈祷主看在她诚心想要帮助他们的份上,让她去天堂。

        &nb就这么僵持了许久,艾琳举得手都酸了,但夜廷深仍旧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签的意思。艾琳急了,索性把其他两份也摊开,用笔盖在凉至签过字的地方画着圈儿,又在假签名的地方指了指,焦急不已,“先生,快签吧!签了您才能离开这里,夏小姐才会……”说了一半,艾琳呆住,“先生?”

        &nb夜廷深不为所动。

        &nb一旁的莫探看着这个小女孩好像着急地想要告诉夜廷深什么,但却碍于保镖在场而无能为力。略微思索了一下,他撑起身子蹲在了艾琳的身旁,拿过她手里的笔递上前,无声地动了动唇,说了一句什么。

        &nb夜廷深看到了,才终于有了反应,皱了眉,把视线移向了艾琳。艾琳立刻反应过来,看了看莫探,又看了看夜廷深,“先生,请您快签字吧!”这句话是说给保镖听的,然后,她学着莫探无声地道:只有这一份是小姐签的,您快签了离开这里吧!

        &nb“她……”

        &nb许是心中甚是挂念,不知道此时她是什么样子。夜廷深只发出了一个声音,便已经热泪盈眶,喉咙哽着发不出声音来。

        &nb艾琳很想告诉他多一点关于夏小姐的事情,但目前的状况并不允许。她是急了,把笔塞进了夜廷深的手中,催促:“快签吧!”

        &nb明白了什么之后,夜廷深至于提着笔在纸上缓缓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下颌咬得紧紧的。最后一笔落下后,他狠狠地将钢笔甩向了一边,挣扎着站起了身。

        &nb“小心!”

        &nb伴随着一声枪响声,艾琳惊恐地瞪大了双眸。

        &nb*

        &nb深夜,觉察到有人的触碰,凉至猛地避开,同时睁开双眼,在黑暗之中对上了俯在床边的宋辰亦的眼,丝毫不掩眼底浓浓的恨意。

        &nb“我还以为你会一直装睡下去。”

        &nb宋辰亦不咸不淡地说了句,也算正人君子,起了身,将床头的灯打开。

        &nb一时间适应不了强光的凉至微微偏了头已避免强光的直射,待到适应过来之后,她满眼警觉地盯着宋辰亦,“你要做什么?”

        &nb“做什么?”宋辰亦嗤笑了一声,一把掀开她的被子,“夏凉至,你现在可是我宋辰亦的人,你觉得我要做什么?”

        &nb凉至蓦地瞪大了双眼,在男人欺身而上之前嘶声吼道:“宋辰亦!你要是敢动我,我立马死在你面前!”

        &nb宋辰亦的身躯立马僵住,随即笑了,轻而易举地钳制住了凉至的双手,“是吗?你敢死在我面前,我立马叫夜廷深同你一起下地狱!”

        &nb“疯子!”

        &nb宋辰亦诡秘地笑了,捏住了凉至的下颌,“是,我是个疯子,为了爱你所以我成了不折不扣的疯子!”

        &nb女人的力气本就不敌男人,又加上凉至身子弱,奋力挣扎了不一会儿,她整个人便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宋辰亦在她身上为非作歹,死死咬着唇,“我恨你!宋辰亦,你今天最好把我弄死在这里!否则以后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的!!”

        &nb动作戛然而止。

        &nb半晌后,宋辰亦才怒极反笑,“行啊夏凉至,你行!”他下了床,整好了自己的衣衫,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没关系,来日方长,不急这一时半会儿。”

        &nb凉至挣扎着起了身,双手死死攥紧了胸前的衣衫,拉过被子将自己紧紧裹住。眼里那滔滔涌流的,岂止是恨?宋辰亦明明看得清楚,但他却强迫自己别过脸不去看。他知道,一看她的那双眼,他可能就会改变自己的主意了。

        &nb这个女人,现在是他唯一的暖源。若是她离开了,那么他只会彻彻底底坠入冰凉的世界,万劫不复。

        &nb房间里有片刻的沉寂。

        &nb此刻是凌晨两点多,整个小镇都已经入眠,万籁俱寂,沉静到能听到的只有自己微弱的呼吸和心跳声。

        &nb打破宁静的,于凉至而言是噩耗。

        &nb有下属匆匆来报:“宋少!平楼那边忽然失火,里面关押着的人都……”

        &nb然而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宋辰亦的惊呼声打断:“凉至!凉至!”他惊惶地扑过去接住了凉至摇摇欲坠的身体,紧跟着便觉有黏稠的液体从她口中溢出,摊开掌心一看,那猩红灼痛了他的双眼。他紧紧抱着凉至轻柔冰凉得仿佛不存在的身体,失声吼道:“医生!快叫医生!”

        &nb*

        &nb火势烧红了澳洲的大半边天际,也染红了黑暗中男人的双眼。

        &nb直升机缓缓降落,而他扛着另一个已经浑身僵直了的男人的身体,满目沉寂,却猩红。

        &nb“夜,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快走吧。”一名金发碧眼、穿着黑色佣兵装的男子看了夜廷深一眼,用一口标准的澳式英文说道。

        &nb-本章完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504/161006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