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款款情深,霸道总裁好无赖 > 257和款款姐姐有点像

257和款款姐姐有点像

        一个多月前,宋辰亦抱着已经奄奄一息的凉至跪在了周晚笙的面前。

        那个时间段,正巧宋辰亦为了解除与沈家的联姻而公开了沈芳娇的不雅新闻,沈芳娇受不住这个打击,一度抑郁,而作为好友,周晚笙自然也是对宋辰亦恨入了骨子里。但当时,宋辰亦求她的场景,时过一个多月她依然无法忘怀。

        且不说宋辰亦骨子里是多么骄傲的一个男人,抛开周晚笙对他的一些偏见,这个男人就那么抱着已然面目全非的心爱之人,义无反顾地跪在了她的面前,目光虽平静,但却隐隐压着强烈的害怕。

        那是周晚笙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宋辰亦。

        她抿着唇看他的时候,他没有回避她的目光,咬着下颌,沉声乞求:“救她。”

        周晚笙一顿,这才把目光放在了他怀里的人儿身上。当时的凉至衣服上都是血,额头以下的部位已经无法用肉眼去辨认。她是看到了宋辰亦的反应以及凉至左手上戴着的手表才认出那是谁。

        *

        向周晚笙要来了凉至疗养时候的地址,夜廷深二话没说就南下了。当时他已经激动得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上了车之后发现自己的手都在抖。坐在车后座,他力持淡定地把地址递给了司机,然后说:“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以最快的速度到达这个地址。”

        于是,自机场一事之后,这辆车一路上违规无数,最终在将要抵达目的地的时候被交警给拖走了,司机也被扣下了驾驶资格证。

        当司机站在车外和交警周旋的时候,夜廷深烦躁地拉开了车门,阴沉着一张脸走到交警面前。

        “要么放行,要么把你们的警车留下。”

        交警一脸震惊。

        从事这行这么多年,还真没有哪个人违法行驶了依旧这么理直气壮。交警队长看不下去了,刚想看看是哪个大人物这么嚣张,便看到了阴影笼罩下的那一张极为绷紧的脸。

        这不是正是这段时间一直在风口浪尖上的夜家大公子吗!

        然而,夜廷深没有给这些人恭维他的机会,直接从自己包里拿出了一笔钱递给司机,然后自己坐上了驾驶室的位置,不等交警大队的人反应过来,他便踩下了油门。

        因着满脑子都是周晚笙那句“她的命是我救的”,夜廷深根本无法将车开得又快又稳。幸好这一带的城镇不像上海那样的大都市,这个时间点了路上的车不会太多,又都开得不快,大多都避开了在街上横冲直撞的夜廷深。

        白寒坐在副驾驶座,扑克脸上的嘴角微微扯了扯,抓着门把的手已经微微出了汗。

        *

        夜南歌回到律凌天病房的时候刚刚安抚夜奶奶睡下,见到此时律凌天仍旧睁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黑眸里尽是沉重。

        她便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坐下,支着下巴看着他,难得地开起了玩笑:“我才几个小时不在这里,你就这么想我啊?”看着律凌天一天一天恢复,夜南歌一直紧绷着的心也渐渐放松了下来。这段时间她吃了不少苦头,律凌天被下病危通知的那些日子她整天以泪洗面,后来硬是咬咬牙坚持着,担起了照顾律凌天的重任。

        被夜南歌这么一打趣,律凌天才回过神来,眸底在顷刻之间被柔情所取代。有些吃力地抬手,夜南歌见状便主动把他的手拉过来搭在自己头上了,乖巧地趴在床沿。

        律凌天的心便在那一刻被填得满满的。

        谁知,哪怕都这样了,两人还是打破不了温馨不过10秒的魔咒。下一刻,夜南歌就忽然歪着头说:“律凌天,你觉不觉得你这样特像在摸小狗?”

        “……”

        放在她头上的大手便僵了,律凌天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对了,奶奶刚跟我说,嫂子都怀孕一个多月了,好说歹说我们也得去看看她才成。虽说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但好歹她也是嫁进来夜家的人,作为夫家人……”

        察觉到律凌天脸色不大对劲,夜南歌才闭了嘴,盯着他。

        律凌辰抿了抿唇,“南歌。”

        “嗯?”

        “没怎么。”律凌天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他是不清楚现在夜廷深明知道那个女人不是凉至,但却依然要把她留在身边是个什么意思。透过一张一样的脸去看另一个人的影子吗?律凌天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他想夜廷深竟然瞒住了所有的人,却独独告诉了他,一定是有他的原因的。

        *

        抵达上海市与浙江省交界的一座小镇时,天早已经黑透了。看到导航仪上显示的具体位置,夜廷深反复确认了几次才想着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

        奈何这座小镇还未被开发,公路什么的都在小镇的外围。夜廷深开着车子转了几个圈儿也没见着可以开进去的路口,便干脆找了个靠近人工湖的地方停了车,让白寒开车,自己则步行进了小镇里面。然而他没有注意到,就在他开门下车的时候,放在车门边上的手机掉到了车底,屏幕亮起,是他魂牵梦绕的人儿的照片。

        ……

        小镇上的生活比较慢节奏,稍微窄一点儿的巷子连路灯都没有。这会儿路上倒是还有些在散步的人,可夜廷深找了几段路程下来,路上的人便稀少了。他抬腕看了下手表,十一点多了,刚想着拿手机打电话问问白寒那边的进度,手却在裤袋子里掏了个空。

        *

        另一边的白寒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停车位,便把车开到了离镇外的小城市近一点儿的街区,好不容易找到了停车位。

        车位很窄,而车身又比较长,所以着实地考验车技。

        不一会儿,白寒把车停好了,还特地打量了一下街道附近有没有可以供人居住的酒店或者是客栈之类的地方。又想到从下午起boss就马不停蹄地往这边赶,长时间没有进食,担心boss的胃病又复发,便找了个就近一点儿的药房买胃药。

        进门的时候,是与一个裹着牛仔蓝大衣的娇小身影擦肩而过。那抹影子站在收银台的位置,一边付款,一边掩着唇轻咳着。大衣的帽子套在她的头上,她低着头,生怕与收银员对视似的,拿了药就离开了。

        收银员觉得奇怪,但也没说什么,只是觉得刚刚那人的穿着有点儿奇怪。外面裹着大衣,里面却好似依旧穿着单薄的病号服。

        ……

        买完了药出来,白寒便一边往小镇的方向赶着,一边给boss打电话,结果那边传来了一声稚气的童音:“喂?请问是失主的朋友吗?”

        “……”

        白寒老半天没做声,半晌后才微微按了按太阳穴,回答了一个字:“是。”不冷不热的态度。

        “哦,我们现在在人工湖这边,你能过来拿一下么?”

        *

        挂了电话之后,小男孩还抱着快有他的脸大的手机,在屏幕上胡乱划着。解不开锁,他便鼓着腮帮子一通乱点,点得屏幕啪嗒啪嗒地响着。

        “何郡贤,不可以乱动别人的东西。”他身后的妇人沉声教导了他一句。

        何郡贤便撇撇嘴,不乱点了。可看了看屏幕,又看了看自己妈妈,他终于没忍住把手机递上前,奶声奶气地说:“妈妈,你看这个手机里的人是不是和款款姐姐有点儿像?”

        妇人瞪了儿子一眼,扫了一眼周围,“等会儿把手机还给人家的时候别乱说话知道吗?很不礼貌的。”

        何郡贤“哦”了一声,又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熄掉。

        可没过多久,何郡贤又扭头问妇人,“妈妈,款款姐姐能找到自己的家人吗?”

        妇人没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想回答还是回答不上来。

        “款款姐姐病得那么严重,咱们给她的钱够不够她看医生啊?”

        “还有款款姐姐的手表在我这儿呢,妈妈不是说要找机会还给她吗?那我也能去看看她吗?”

        “妈妈……”

        何雅静忍无可忍,瞥了儿子一眼,捏着他的脸蛋儿,“你再这样啰嗦下去,款款姐姐就不想要见到你了。”

        这话果然奏效,何郡贤一听,脸蛋儿立马垮了,“款款姐姐最喜欢我了!”

        何雅静失笑。

        自己的亲儿子,怎么就对一个才见面两天还来路不明的女孩子这么喜欢?

        *

        约摸半个多小时之后,白寒才喘着气跑到了人工湖这边。这个时间点街上的人实在不多,所以白寒一眼就看到了何郡贤和何雅静母子。

        “你好,请问是你捡到了我老板的手机吗?”白寒礼貌地问着何雅静。

        然而,还不等何雅静说话,何郡贤就已经伸出了肉嘟嘟的小手把手机递上前,不满地说:“大叔叔,手机是我捡到的,不是我妈妈!”

        -本章完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504/165576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