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休夫别样妃 > 【040】 算计来人

【040】 算计来人

        烈王府,云苑。

        出来已然五天,回想在刑部的日子,感觉就像发了一场梦一般,不过,绝不是什么美梦。

        听闻轩辕烈浇她冰水的当晚,云嫣然的毒便是解了,只是,没人知道是谁解的。而第二天,刑部也得到人证,物证证明她的清白。资料是皇帝轩辕睿派人送去的。原本因为顾忌皇上,刑部之人只是简单调查一下资料的真实性,但调查之下才发现,那些证据完全是毫无漏洞,亦毫无破绽。

        局势一下子被扭转,她从一开始的跳下黄河也洗不清变成如窦娥般冤枉。而她那次提点令得御影国奸细承认放毒屠城的事情也如流水般泻了出来。她不仅没有犯过错,而且还立了功,她走出刑部可谓是正大光明!

        滴水不漏,瞬间翻盘,轩辕睿果然有能耐!和这样的人为敌,稍一不留意,怕是连怎么死都不知道吧?

        正因如此,她拒绝了轩辕睿让她暂居宫中,便于筹办宴会的好意,而回到了烈王府云苑。这么做,一来是避嫌,虽然在宫中安排给她的住所与皇上的清心殿差个十万八千里。再者,任谁都不会将她这么一个男人婆和英俊过人的皇上联系在一起,但好些事不做比做的好;二来当然是因为脾气暴躁的轩辕烈比深沉难测的轩辕睿好应付得多了。

        坐在书桌边,紫璃手中捧书,心思却随着柔暖的春风微微飘远。

        忽地,门前的光线一下子暗了,再是一阵强风拂来,眨眼间,一个人影便是从门外卷到眼前。

        书一放,抬眸,白须,白发,一身绣着各种动物形状的黑衣毒老映入眼帘。手挂着一个竹篮子,里面是满满的色泽红润,新鲜得水莹泛亮的草莓,阳光从窗子投进,打在其上,更是鲜美诱人。

        “丫头,来来来,快辩哪些有毒,哪些没毒!”随手将她的书一捞,再是一丢,毒老把竹篮放到桌上,一双眼眸闪烁兴奋,一根根白色胡须精神抖擞。

        “我辩出来的话,毒老就将你的幻影步教我如何?”紫璃眼眸微微一眯,不慌不忙地开条件。

        她被轩辕烈浇冰水昏迷的当晚,醒来,第一眼就见到毒老这张可爱的老脸,然后又听得他非常神气地扬言要当她随侍三个月,理由是她的身体能慢慢地自动解毒,他毒她不死。细问之下才知,她昏迷是因为他毒老趁轩辕烈未觉在冰水中下冰毒之过。她昏迷发梦,梦中是漫天的冰雪,浑身流窜冷入心肺,夺人意志的冰寒,由此推测他的话倒有几分合理。

        很怪的宣言,很怪的人。毒老固执得就像毫不听大人言的孩子,熬他不过,她也随他意了。毕竟多一名有本事的随侍,赚的是她。再说,她还可以趁机打探很多东西。

        “丫头,你的凌波步可是世间数一数二的轻功,怎么?”毒老眼露疑惑。

        “我忘了,这都是拜你毒老的冰毒所赐。”紫璃声音带出愤然。

        听她提起这个,毒老就得意了。只因她说中冰毒醒来后,她就忘记了武功。哈哈,毒不死她,毒成这种效果,他毒老还是有一套的!

        见他如此,紫璃唇角轻轻一扬,随即抿去,奉承道:“而且我觉得毒老独创的幻影步比凌波步更好看,也更厉害,毒老不这般认为么?”

        “那是,那是!”毒老抚着胡子,下巴扬高,显然这话很中听也很受用。

        “好!”毒老手掌往桌面一拍,便是答应下来。

        目的达到,紫璃心情很好,至于如何分辨出毒果子,而且还是抹了无色无味毒药的果子,她自有高手相助。

        垂下来的衣摆有些晃动,不是风。紫璃低头便见一只小老鼠扯着她的衣摆,如黑葡萄的眼睛滴溜溜地看着她。

        那只老鼠的身型和一般白老鼠差不多,可毛发却是银色的,且比一般的白老鼠的略长,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一层水银般的光泽,甚是漂亮。

        高手来了。这只银鼠是毒老的宠物,可却非常嚣张,就连毒老的话也只有心情好时才听,心情不好是完全不搭理。可它却有嚣张的资本,只因它是辩毒的高手,什么毒都逃不过它的法眼。而且它还有很多其它本事,毒老直当它是宝贝。

        是老鼠就逃不过奶酪诱惑,这银鼠也不例外,而她算是天启国唯一懂做奶酪的人,所以……

        紫璃唇角弯了弯,随手拿起一颗草莓端详起来。身子靠在椅背,手摆的角度,恰好能让银鼠看到她手中的草莓。

        不能出声,银鼠咧了咧齿,直立起身子,两只小爪子搭在胖嘟嘟的肚子上,摸摸。

        能进肚子,那就代表没毒!紫璃手一抛,便准确地将草莓抛入口中,一咬,牙齿一阵软,酸酸的,甜甜的,味道很是不错。

        就着这种模式进行,竹篮里所有的无毒草莓都进了紫璃的肚子,嗯,吃得很饱,很满意。

        辩解完了,“唰”的一声,银鼠就是极速窜走,动作快如闪电。她的眼中只余一抹闪光,宛如阳光的光亮,不仔细看,甚难察觉。

        毒老怔怔地看着,看她停了手,问道:“辩完了?”

        “嗯。”紫璃肯定地点了点头。

        毒老掏出一瓶子,拔盖将瓶子里的药液往剩下的草莓淋去,瞬间,草莓颗颗泛黑,一个不漏。

        “怎么可能?明明你就不懂毒医的,而这毒可是老夫的压箱之宝啊!”毒老不可置信地嚷道,这般喃了几下,忽然瞥到什么,毒老声音拔高:“原来是小银帮你!”

        顺着他目光看向,小银胖嘟嘟的身子挂在他衣袖上,只需再爬一下就可以爬回它的袖中窝了,可惜,就差那么一点。

        此时小银的肚子分外圆滚,毛发上还沾着奶酪,紫璃侧眼看去,果见她藏在柜中的一包奶酪被拖了出来,被它吃得只剩下一点碎末。

        无奈一叹,紫璃视线又落在小银身上。而小银则是可怜兮兮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一溜烟地钻回窝去。

        “这次不算,不算数!”毒老站了起来,大声抗议。

        紫璃道:“兵不厌诈,你只说不许人帮。”而小银是非人类。

        棋差一着,话不说全,被她摆了一道,毒老气得跳了起来,发狠耍赖道:“总之不算,就是不算数!”

        跑到圆桌边,毒老拿起茶壶,斟满茶杯,咕噜噜地灌下。只要一想到,之前她用同样手法收割了他不少宝贝,他就怒火升腾,好渴!

        他撒赖不认账,紫璃也没有办法,只好说道:“既然这样,同样的赌注,再赌一局,如何?”

        “再赌?”茶杯一放,毒老看向她,明显想不到她会如此说:“再赌什么?”

        “还是辩毒,可好?”紫璃一脸平静,唇角却隐隐间挑开一丝成竹在胸。

        端详半晌,毒老觉得她这只狐狸如此说,肯定有猫腻,不由反驳道:“不好。”

        暗自偷笑一下,没有小银,她根本辩不了毒。她这空城计是故意演给他看的。紫璃问道:“那赌什么?”眉心皱起,似乎有些犯难了。

        见此,毒老更觉得不和她赌辩毒是正确的。“赌什么嘛……”毒老来回踱了几步,忽地想到什么,忽地身形一闪,俯近她耳边低语,随即得意地笑了起来,眼角皱纹如花。

        “你确定赌这个?”紫璃眼中流露慌张,迟疑了挺久,才小声问:“间接的可不可以?”

        “可以,可以……”处在自喜中的毒老恍然未觉,他说完这句之后,紫璃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

        紫璃无奈一叹:“那好吧。”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有人来了。不知为何,自刑部出来后,她的听觉越来越灵敏。

        毒老也听出来了,连忙身形一闪,便瞬间隐藏起来。

        来人是轩辕烈,看向他,紫璃隐觉被他掐过的脖子疼了起来。眉心一皱,随即一舒,他欺她一次,怎能不还他一着?毒老这赌由他轩辕烈完成岂不好?

        此时,小银忽地从毒老衣袖窜出,看到紫璃唇角的笑意,眼珠不由咕噜转动一下,有好戏看了!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O(∩_∩)O~4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694/148362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