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休夫别样妃 > 【042】 御影皇子

【042】 御影皇子

        最近,烈王府上上下下,甚至国都百姓都知道烈王爷很倒霉,喝水会塞牙、走路碰石头、睡觉掉下床……能想得出的倒霉事他都遇到了,似乎就差如厕掉茅坑。

        毒老玩得不亦乐乎,轩辕烈霉得焦头烂额,两人都没有时间找她麻烦,所以,紫璃除了吃饭、睡觉,进宫外,就是练功。

        这日,天色刚明,紫璃已是在院子里练功良久,额头也渗出薄汗。

        脚步声由远渐近,紫璃侧耳一辩,已知来者何人。

        “小姐,您又这般早起床练功了!”秋儿来到身旁,微微责备道。

        太后离开后,她问了秋儿的意思,秋儿甘愿留下。现下秋儿不再是太后的眼线,身份是她的婢女兼朋友。只不过,无论她如何劝说,秋儿还是执意唤她小姐。

        听了秋儿的抱怨,紫璃只是笑了笑,未置一语。

        见她如此,秋儿无奈一叹,声音放软:“小姐,您现下每天只睡两个时辰,身子怎地吃得消?”

        “秋儿,你看我有什么疲倦之色么?”紫璃探了过来。

        看着面前的素脸,秋儿细细端详:“好像……是没有……”

        “我在山上习惯了。”正了身子,紫璃用这话搪塞。她不知云岚在山上练功情况怎样,但她习武以来,除前两天有些不适应,随后都是越练越神清气爽,身子也越发灵活敏捷,完全没有什么酸痛感。

        “但也不须这么早起,这么拼命啊……”听了这话,秋儿一时半刻也想不出其它话语反驳,只好关心地再劝一句。

        “等下要进宫,没有时间。”紫璃走到一边,抽出书,默记书上招式。此时雾气未散,也正好能训练一下眼力。

        “办完宴会以后,时间不就宽裕了么?”秋儿也是习过武功,虽然内力微薄,只会些花拳绣腿,但辨雾走过来还是容易。

        办完宴会,她怕是不在这里了。再说,谁能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是否真有时间?既然决心要变强,为何要等到以后,而不抓紧现在?“秋儿,反正你也起来了,去帮我准备早饭吧,我要丰盛些,好饿!”紫璃嬉皮一下,摸了摸肚子。

        秋儿也知她甚是固执。劝她不了,能为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倒也是好:“好好好!小姐您等着!秋儿这就去准备,包您满意!”边说边提起裙摆,转身离开。

        看了一眼她的背影,紫璃唇角弯了弯,便继续练功,一直练到吃早饭。

        早饭果然丰盛。

        各色精致点心,小米粥,都是她喜欢的清淡口味,摆了满满一桌,样样精美诱人。

        秋儿倒是有双好手,哪像她,烧个饭都会烧厨房。

        吃过早饭,便是进宫。她手上有金牌,进出皇宫是畅通无阻。

        十步一阁,五步一楼,繁花似锦,金碧辉煌,天启国的皇宫一如北京故宫一般巍峨、华美、大气,初见时,她还时不时停下来欣赏一番,现下,见多了,倒也失了兴致。

        快步奔向百艺苑,那是宫中艺伶所在的地方。

        苑门处有两株不知名的花树,清风一拂,白色的花似雪般飘洒。而随着花瓣轻舞的还有那一串串若银铃,似珍珠的清乐之声。

        抬眼看向,百艺苑正厅舞池彩带飘扬,水袖扇风,一名名舞伶已在那练习着。而舞池四侧,白纱垂落、轻扬间,琴声悠悠,琴伶也在飞扬十指,互奏清乐。

        踏进正厅,正厅非常宽敞,容纳百人却也有余。贴着正厅墙壁而走,紫璃的脚步放得很轻,而厅中之人除主管的一名女官迎上来外,其余人的动作并没有因她的到来而停顿一秒,眼神也没有迟疑片刻,直当她是空气。而她也甘愿只做看客。

        来到厅中主位坐了下来,身旁站着主管百艺苑的女官,名叫青碧,年纪不过二十出头,一身藕色宫装,面容姣好,只是神色有些冷,为人也是出了名的严厉,耳中听不得一个不完美的音符,眼中看不得一个微错的舞姿。百艺苑的艺伶对她十分尊重,也是惧怕。

        这次宴会,由于国君轩辕睿的重视,整个百艺苑都陷在一片紧张的氛围中,而那些容貌、身材略为出色的艺伶更是神情紧张中透出欣喜,不知是不是在想借这次宴会来个飞上枝头。

        “换种舞。”紫璃拿过面前卷头桌上摆着的咬了一口,叫道。

        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艺伶听清了。所有艺伶动作一停,眼眸却看向青碧。青碧道:“换霓裳。”

        话音一落,琴伶们的琴音一变,舞伶们的舞姿迅速一换,彩带扬起,舞池立刻兴起一片五彩霓裳。

        “再换一种。”啃完,紫璃又道。

        此刻霓裳舞才近,又被紫璃突然叫停。每一次都如此,虽说她是负责这次宴会的,但几天过去了,除叫她们换舞之外,根本毫无作为,而且她的神色甚是漫不经心,艺伶们心下不免有些怨气。

        “烈王妃可懂曲,可懂舞?”有人按压不住,出声问道,语气不甚和善。

        紫璃笑道:“不管本妃懂与不懂,你们这些曲,这些舞根本不能令宴会功成。”不管轩辕睿内在目的如何,至少表面上看来是想取得流云祭入场权,就是想在铜矿,铁矿交易中分一杯羹。如此,应该有很多国家不想他如愿。

        “你……”那人还想反驳,却被旁边人拉住了。

        “何不给本妃看看你们的压箱之宝?”说这话,紫璃却是眼眸含笑,看向青碧。

        青碧侧眼,对上那双清亮得看透一切的眼眸,脸色微微一变:“那舞还未编排完善,所以……”

        紫璃眼中笑意更浓。

        青碧略一迟疑,随即打了个手势,池中舞伶立刻如流水般散开,然后又是一聚,位置已然全变。

        琴伶手中古琴也是一换,换上了琵琶。

        暴风骤雨,落红辗尘,悲叹春秋;风花雪月,水调歌头,细水长流。

        这曲,这舞比之前所演的高了不止一个层次,只不过,还是达不到她的要求,只因说得太全,道得太尽,反而少了一份触动人心。而流云祭中的群舞,无论是悲从中来,抑或喜从天降,要的都是真正的动人心弦。

        衣袖翻飞,舞伶们还在舞着,十指飞扬,琴伶们还在弹奏,忽然一把突兀的声音插了进来:“啧啧啧,这就是天启国的舞,本皇子倒长见识了!”

        声线柔软磁性,但字里行间却是讽刺。来人样貌甚是阴柔俊美,一身淡黄长衫,发束金冠,金冠上襄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光亮潋滟间,衬着他肤白如雪,如不是有着喉结,只道他是一名绝色女子。

        “你们这里谁负责?”男子踏进一步,居高临下地发问。

        曲一停,舞一顿,众人看向坐于主位的紫璃。

        男子顺着看去,视线才刚触到紫璃的脸,便是生生别开:“哎呀,小高快来,拿面纱来!”衣袖抬起,手指指着紫璃。

        一名蓝衣男子闻言闪了进来,肤白无须,装扮和天启国皇宫的太监甚是相似,只不过衣裳是蓝色的。

        名叫小高的男子看来轻功颇高,一个眨眼间便已来到紫璃跟前:“这位公子,嗯?这位姑娘,我们皇子从小看惯了美的东西,所以……”面纱一递,就要罩上紫璃的脸。

        这是在说她丑。紫璃眼角一抽,第一次遇到这么荒唐的事。“皇子既然看不惯丑的东西,用布罩住自己眼睛,抑或弄瞎,岂不更方便?”话音是讽刺连连。

        “你,你竟敢这样对本皇子说话,你知道本皇子是谁吗?”

        “御影国九皇子凤溪。”紫璃微微一笑,说得肯定

        4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694/148362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