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休夫别样妃 > 【043】 皇上心思

【043】 皇上心思

        黄色是御影国宫廷御用之色,就如天启国的黑色,不是所有人都能穿的。而凤溪自称皇子,加上那么一张脸孔,猜到他的身份更是不难。

        而在凤溪大声宣称他是被国君轩辕睿邀请来指导之后,紫璃便丢下百艺苑众人,直奔御书房,只因她生气了。她生气的原因不是因为轩辕睿要她全权负责的同时,又叫御影国九皇子来插手,而是轩辕睿从一开始的算计行为。

        御书房是一座独立的宫殿,一如别处的华美,大气,在阳光的照耀下,橙色琉璃瓦金光闪闪,匾额上“御书房”三字是轩辕睿亲笔,也如他本人般霸气,透着君临天下之势。

        紫璃才刚踏上白玉阶,候在门外的海公公便是迎了过来,满面笑容:“烈王妃,您来了。皇上正在里面。”

        看来轩辕睿早料到她会来!思及此,紫璃脚步夹起迟疑,她不想事事如轩辕睿所料。

        “烈王妃进来吧。”轩辕睿这句话语从殿中传出,沉稳有力,瞬间打断她往回走的妄想,毕竟抗旨不尊可是大罪。

        大步踏了进去,步子比平时略沉,昭示她心情不佳。进到豪华宽敞的殿堂,立在中央,紫璃微微抬眼看向书桌后的轩辕睿,只觉一身黑色龙袍的他,比便服时更显深沉。阳光从左侧的窗子投进,打在他的脸上,一半光明,一半稍暗,眉梢,鼻梁,薄唇都镀着光亮,似阳光用笔描绘了一番,令得那如雕刻般的线条更是英挺绝伦。

        “吾皇万岁。”紫璃硬硬地行了一礼。

        “免礼。”眼眸没抬,轩辕睿看着手中奏折,轻问:“烈王妃,何事?”

        “臣妾没事。好像是皇上您唤臣妾觐见的。”深吸一口气,紫璃倒也平静了点,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再提无益,而怨气忍一下便好。

        “当真没事?”轩辕睿越过奏折看向她,一双深沉眼眸宛如墨玉般泛着微微幽光。

        紫璃点头作答,轩辕睿却又发言了:“既然烈王妃没事,那等下陪朕用膳。”

        “这样于理不合。”紫璃垂首装作惶恐之状,等了半晌却没有听到轩辕睿回答,略一抬眼,却见他又埋首奏折,提笔,正龙飞凤舞地写着什么。

        “皇上,臣妾还要去百艺苑,为宴会做准备。”紫璃道。

        “烈王妃似乎每次只是看。”将手中折子批文再看一遍,轩辕睿将它一放,便又拿过另一本审阅起来。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皇上交与臣妾负责,难道还信不过臣妾?”紫璃道,声音隐出一丝怒气。

        “好一个‘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但朕不喜另存心思之人,烈王妃有话直说,没事陪朕用膳。”提笔,沾墨,凝思,轩辕睿似乎心思都在奏折之上。

        他就是要逼她将话说出么?既然这样,她直说又何妨?“臣妾说得不好,还请皇上不要降罪!”

        “但说无妨。”将笔一搁,轩辕睿终于停下手中活儿,看向了她。

        “臣妾想问皇上如何令得年年流云祭第一的御影国派人来指导?或者说这种指导是用什么换来的?”紫璃直看向他,眸光清澈却锐利。

        对上她的眼眸,轩辕睿道:“烈王妃猜到了,不是?”

        “整个国都,甚至天启国的百姓都知道上次御影国的那个放毒屠城,谋害了上千条人命的奸细,因为臣妾的办法而承认了罪行,最终血祭赎罪。但其实不然,血祭的另有其人,而那奸细却被皇上您用来和御影国交换了。”紫璃字字连珠,随即话音一沉,夹起薄怒:“敢问在皇上眼中天启国百姓算什么?上千条人命算什么?皇上对臣妾就如此没有信心?而更可笑的是,臣妾还白白地顶着功臣之名!”

        “只一人换我国上千条人命,岂不太过便宜?”轩辕睿站了起来,一手按在书桌上,薄唇勾起,冷冽而阴沉:“朕会让他们付出更大的代价。”

        难道这次夺下流云祭出场权的目的不是通过暗中策划将流云国纳入版图,而是御影国?抑或是一箭双雕?轩辕睿的野心很大,而信心就更大了。但天启国的实力如此强悍,轩辕睿却不孤高自傲,还甘愿向御影国示弱?该忍则忍,该战则战,把握其中分寸,无论在商场、战场抑或国家政治中,皆是制胜的关键,只是甚少有人做得到而已。想到这,紫璃也不由衷心佩服轩辕睿,只不过还是欢喜不起来,只因他千不该万不该,都不该将她算计进去!

        “无论皇上以后是否能让御影国付出更大的代价,如若真凶逍遥法外,在臣妾看来,皇上都不是明君!”紫璃怨气无处发,只好故意找碴。

        “一死和夜夜噩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烈王妃觉得哪种惩罚较重?”轩辕睿却是不慌不忙地反问。

        他的声音低沉磁性,一如最香醇的美酒,但紫璃听着却不觉沉醉,只觉得寒毛竖起。

        稍过片刻,紫璃道:“御影国派人来指导,绝不可能真心,也不可能在我们面前显示真正实力。”她不认为轩辕睿请御影国之人来就只是为了单纯的指导如此简单。暗地里轩辕睿想做些什么,她猜不出也不想知道,她只管做好自己答应过的事——令宴会功成。而知己知彼才能取胜,所以她想看到御影国能够取得年年第一的实力。

        “九皇子的弱点,烈王妃知道了。”轩辕睿唇角勾起笑意。

        他不帮她,要她自行解决。听出他言外之意,紫璃不由气闷。而九皇子的弱点她的确知道了,九皇子凤溪讨厌丑的东西,尤其是女生男相之人。而她这张普通的脸恰好带着些英气。轩辕睿找她来主办宴会怕也有这一层因由吧?他还真是事事算尽!眼眸轻轻转了一圈,紫璃笑道:“九皇子的弱点,臣妾的确知道了。臣妾希望无论发生什么事,皇上都站在臣妾这一边。”

        “好。”轩辕睿一口答应,没有半分迟疑。

        “烈王妃想如何做?”

        “皇上猜不出?”紫璃反问。

        轩辕睿不语。

        见他如此,紫璃心情好了一些,抽出一条纱巾,道:“九皇子送我一条纱巾掩脸,臣妾不回赠他一条纱巾遮头,岂不有份,没有礼貌?”微微一笑,笑得狡黠,也笑得算计,某人要倒霉了!

        伴着笑容,紫璃一双澄亮美目轻轻一眨,两分睿智,三分自信,五分清灵,灿烂夺目得连阳光也黯然失色。

        微微失神,沉在那醉人眸光之中,只几秒,轩辕睿便是回神,转首看向窗外:“近晌午了。”

        他是在提醒她要陪他吃饭?紫璃疑惑看向轩辕睿,却只瞧见沉静英俊的侧脸。

        这时,殿外传来说话声:“海公公,皇上还未用膳吧?”紫璃侧眸便见殿外一名身穿橘红宫装的明艳美人正在向海公公问询。

        “有美人来陪皇上用膳,臣妾先行告退了!”施了一礼,紫璃便是离开,和轩辕睿这只千年妖狐抑或猎豹?吃饭,她能吃得下么?

        走出殿外,因为不认识,紫璃只对那明艳美人点了点头,便是下了玉阶。

        而那美人明显知道她是烈王妃,看了她背影一眼,便踏起莲步,扬起浅笑,进到殿内。刚要行礼,却见轩辕睿看向她,神色透出些许不悦,只不过眨眼间又恢复平时深沉莫测的表情,令得她直以为错觉4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694/148362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