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休夫别样妃 > 【044】 趁机套话

【044】 趁机套话

        “你休想!”

        丢下这三个字,轩辕烈便是怒气冲冲地离开,闻香鸟忘了拿,房门也被他一掌震了出去,孤零零地躺在院子中,接受月光的洗礼。

        可怜。紫璃为那门默哀几秒。轩辕烈这种反应完全如她所料,圣旨中写明不许休妻,而她给他休书,在古代,不说轩辕烈,就是任一男人也受不了。不过,无论他愿与不愿,宴会后她是一定要离开烈王府,至于是否给他一封休书,是否将休书大大地贴在烈王府门口,那就看她那时心情好不好了。

        转向毒老,紫璃深深地叹一口气:“看来这烈王府呆不下去了……”坐了下来,端起茶,小口喝着,长长的睫毛垂落,在微黄的灯火下拖出淡淡阴影。

        “这……”毒老雪白的眉毛皱了起来,手也不断地抚着胡子,两人闹得如此僵,似乎有他的一层关系。

        “对了,你方才想对轩辕烈解释什么?”紫璃眼眸不抬,轻问。在她中冰毒醒来的当晚,毒老得意地介绍冰毒的特性。将那些信息琢磨一番,她只敢说因为冰毒而忘记了一些武功,而不敢说完全失忆。这么说是因为:一来,冰毒并不会对脑神经有那么大的伤害;二来,那时完全不知毒老的底细;再者,说失忆是将自己完全处于被动地位,被动的接受信息,容易被人欺骗。而这些天她从毒老口中旁推测敲了一些信息,但却是不够,尤其某些事,毒老更是闭口不言。她中冰毒发梦时明明感觉到一道温柔而凝着关切的眸光,但毒老却说当晚只得他一人,没有其他。毒老说这话的闪烁神情,她可没有放过。

        不过,毒老既不愿说,她多问无益。再者,问得多不如问得巧。趁今晚毒老对她有些愧疚,倒是个套话的好时机。也正因如此,她才会用休弃之说来逼走轩辕烈,毕竟时不等人。

        “这……”毒老眼神闪烁,迟疑不决。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她了,老人家!紫璃将一手伸到背后,轻轻地打了一个手势。忽地,“唰”的一声,一只银色的小东西从门外钻了进来,正是小银。

        毒老还在踟蹰,眼前银光一闪,便见小银圆滚滚地的身子不快不慢地在圆桌上跳跃:“你、你这只坏东西,这些天去哪了?完全不见踪影!”

        毒老向前一扑,想抓住小银。小银却是后爪一抓桌布,整个身子一移避开毒老伸过来的手掌。而紫璃眼眸一闪,逮住这个空挡,指尖一扬,一些无色无味的粉末飘落毒老鼻尖。毒老一汲,顿觉头脑有些迷糊。

        这无色无味的散,是她和毒老打赌赢回来的,听毒老说如果中此者对问话人心存愧疚,散就更能发挥功效。所以,现在就是最佳时机。

        顺了顺小银沾了些草屑,灰尘的毛发,再丢给它一块大大的奶酪,让它一边吃去,这些天它待在宫中为她做事,倒也辛苦了。

        好,问话开始!

        问话持续两刻钟,毒老已是清醒过来,气急败坏。她用他的药来对付他,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让毒老七窍生烟。

        闲闲地摆了摆手,道了句“不送!顺便将门修好!”,紫璃便将毒老撵出门外。

        毒老气得想将她一掌拍死,可想到他现下的身份是随侍,再加上小银一副忠心护主的架势挡在紫璃面前,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暗自神伤,可怜!

        安好的房门一关,紫璃便缩在床上,回想毒老方才说的那些话。由于毒老本身内力深厚,加上一直与药打交道,她问话的时候,他总在挣扎,话语说得断断续续,模模糊糊,但她也听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现下要梳理出来。

        而最令她在意的有两件事。第一件是云嫣然中毒。她从刑部出来后就调查了,却是线索全无,现下从毒老口中却知道了一些苗头,她就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毕竟有人陷害她,她不还回去,怎对得住自己?虽然敌对势力似乎很庞大,但听闻凭云岚的实力足以应对,既然如此,她专心挖掘内在潜力就好。第二件是她中冰毒当晚容熙为她过毒。听到毒老说起,她的心微微疼了一下,这不是她的感觉。但她也知道,如若没有他,她有可能又到鬼门关一转。救命之恩,虽然容熙的出发点不是她,但不得不说,她在意了,在意这个叫容熙的男子。

        毒老的冰毒是用极北之地的千年玄冰炼制而成,毒老为这倾尽心血,听闻一指甲的分量就可让一只老虎冰冻身亡。当晚毒老所用的可是全部,虽不是内服,但容熙以身过毒,过了八成,当真没事么?

        思及此,紫璃眉心深深锁起,眼眸泛开担忧

        咱想等到小烈童鞋知道真相,小紫才休他,那样比较好点,亲们认为呢?O(∩_∩)O~4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694/148362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