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休夫别样妃 > 【051】 美男入浴

【051】 美男入浴

        破阵的方法不算难,但需要的居然是她的血,东邪还说除了这样别无他法,这倒是让她意料不到。而她的身体服下毒药又能慢慢解毒,龙胆花当真如此神奇?

        划指,血落,随风而散,不到一刻,阵破。浓郁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随着夜风扑面而来,紫璃却是无暇顾之,如旋风般地冲到容熙跟前,衣领一掖,将容熙整个人从站着的石块扯了下来:“容熙,你竟敢给我自寻短见!”她生气了,真的生气了,为他的轻生而生气,所以不要怪她如此粗鲁。

        “我……没有……这修罗阵……我改良过……我这里没事……”听容熙有气无力地将话说完,紫璃更是气炸,他这里没事,那她方才的誓约不是……

        “我立誓时,你为什么不说!?”紫璃吼道。

        “修罗阵成,里面的人听不到阵外的声音,也看不到阵外的东西。改良过的修罗阵么?容熙公子的阵法也算天下一绝了!”东邪站在血肉满地的阵内慢慢行走,似寻找什么,听到这边对话,插言道。

        “我……困了。”筋疲力尽的容熙终于坚持不住向紫璃倒去。

        “喂,你怎么了?”掰过容熙的脸,紫璃的目光在宛如苍天亲手打造的完美线条上流转,这么一张脸还真让人生气不起来!微微扶正他的身体,紫璃让他靠在她肩膀上。

        “修罗阵能耗尽施阵者所有气力,容熙还能和你说这么几句,就算稀奇了。”东邪代他回答。

        闻言,紫璃嘴角一抽。

        “丫头,不听老人言,吃亏了吧?你本就不应该冲动去定什么血……”毒老落到身旁,说不到两句便被紫璃的凶狠目光瞪得咽了回去。

        “你扶!”紫璃将容熙移给毒老。

        毒老伸手去接,刚触到又被紫璃夺回去了。阵内的血腥场面她可以闭眼不看,但总不能不呼吸,而容熙身上的清雅药香刚好做空气清新剂。

        毒老摸摸鼻子不明所以。

        紫璃却不理他,闭着眼,辩了辩东邪的气息,探向那边问道:“那血誓……”

        “不能违背,违背者只有一个下场。”看到紫璃神色微变,东邪又补充道:“放心,我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我让你去争取宫主之位,只是为了不让西邪的人做宫主,玷污了地宫。这坏事做尽的五煞就是西邪的人。之前我一直不在地宫总坛,与你没怎么接触过。如若你不信我的人品,可以问问毒老。我和他倒有些认识。”

        “毒老……”紫璃唤了一声,却听不到毒老回答,不由忍住恶心,微微掀开眼帘,此时却见毒老也在一堆堆模糊的血肉中寻找什么。

        他怕是在寻找他徒弟毒王慕青吧?这下,紫璃倒也不问了,毕竟此情此景不合适。

        “哎哟,想不到下场这么惨,坏人就是有坏报,以前是时辰未到,现在终于轮到了!那些被你玷污,毒害的女子这下总算可以安息了!”毒老端下身,伸手在一堆残肢断臂中扒着什么,边扒边自言自语。

        等他扒完,手伸到中间,拿起来,籍着月光一看,竟是个人头。紫璃立刻别开脸,胃有些翻腾,她历来大胆,在阴间鬼魂接受酷刑也见过,但鲜血淋漓的景象现在眼前还是觉得很恶心!

        连忙埋在容熙发间轻轻一汲,清雅的药香绕鼻,这才舒适了一些。但还是受不了!

        扶着容熙,紫璃一步一步地远离矮坡,逆风而去。此时,小银沿着她身体一路攀爬,胖嘟嘟的身子摇摇晃晃一会,终于爬到她的肩膀,继而转着黑溜溜的眼珠看向另一边的容熙,似乎很是好奇。

        来到一棵树下,感觉血腥味淡了很多,紫璃将容熙放了下来,让他背靠着树,她也坐到他身边,此时抬眼,便见毒老和东邪交谈两句,继而毒老飞身闪走,回来时手中多了两根粗壮的木条,看来两人是打算将那些人安葬。见此,原本打算和毒老商量如何安置容熙的紫璃也唯有等了。

        “喂,容熙……”手轻轻拍打容熙的脸颊,紫璃贴近唤了几声,他却完全没有反应,明显睡得很死。

        方才见他那般样子,她便打算向他坦白她不是云岚,不过,现下唯有等他醒来再说!伸指探了探他的鼻息,轻微,平缓,紫璃安心地吁一口气。

        不过,他还真冰呢!伸手摸向他的额头,紫璃眉心皱了皱,方才拍打他脸颊就有感觉了,这也是修罗阵熬尽气力的正常症状么?还是……

        紫璃还在思量,忽听见一道急唤“公子!”,抬眼便见一个身穿墨绿衣衫,脸上横着刀疤的男子落在面前。男子的身材很高大,往前一站,几乎挡住所有月光,一片黑暗。

        “公子您没事吧?”男子伸手扶向容熙,侧眸看到紫璃,微微一怔,似有些惊讶,随即眼中滑过埋怨。

        “他没事吧?”见男子摸着容熙脉门良久,紫璃关心问道。

        “哼,你也会关心公子,如若不是你,公子岂会……”男子怨气撒了出来。

        “我能为他做些什么吗?”男子焦虑担忧神色,她没有错看。

        闻言,男子愣了半晌,待见她眼底一片真诚,才迟疑问道:“你这话是真心的?”

        紫璃点头。

        “那随我来。”男子抱起容熙,便飞身跃向密林。

        紫璃远远朝毒老说了一句,便随他前往。此时小银“吱吱”两声也钻进她衣袖。

        在林间一顿飞跃,来到一条小溪边,两人停在一间木屋前。

        屋内灯火依然亮着,在黑夜中透出微黄的柔光,看起来很温暖。

        跟着男子走了进来,屋内布置很简陋,但也算齐全,而最显眼的是中间有一个大木桶,木桶似是特定打造的,有个底座,那里镂空,此时有些炭火在那燃烧,闪着红光。而木桶中灌着大半热水,热水正冒着热气,而随着热气飘散的,还有浓浓的药香。

        “公子药浴的时间到了。现下他的这种情况还需添加几味药,我寻药不需太久,去去便回,能麻烦你照看一下公子吗?”男子的语气很是诚恳。

        紫璃点了点头,便拉过一张椅子坐到木桶边。

        男子为容熙脱了外衣,就将他放在木桶里,木桶两边有架子,将容熙的手往架子一放,倒也不担心他沉下去。

        紫璃坐着的椅子很高,看来就是为了照顾药浴而准备的,她坐着,双手能刚好支在木桶边缘,托着腮子。

        “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你可以给点血公子喝吗?”男子话音很轻很低,有些别扭,其中哀求的意味很重,怕是没有怎么求过人。

        又是她的血?紫璃眉心皱起。男子以为她不愿,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来吧。”紫璃衣袖挽起,伸出一段白如凝脂的手臂。见那男子怔怔看她,似难以置信,紫璃又柔声添一句:“多少没有关系。”有用就好。

        不知是顾虑还是真只需那么多,那男子割了她小半碗血,喂容熙喝下,道谢两下才急急夺门而出。留下她和一个泡药汤的美男子。

        药汤的颜色有点淡淡的微黄,容熙的刘海被水汽打湿,贴在脸上,略微遮眼,却显得黑亮的睫毛分外长翘,轻轻颤动,似停滞的蝴蝶,几欲飞走。原本雪白得半透明的肌肤也因热气的渲熏,染上一丝淡粉,粉得诱人。墨色的长发在水面游离,似黑亮晶莹的水草,雪白的衣衫被水浸得湿透,衣领也被水撑得敞开。发亮诱人的肌肤、小巧的喉结、如蝶般的锁骨,还有那若隐若现的……

        天啊,这男人真是该死的性感!紫璃连忙别开脸。

        “热……”低哑、磁性、如果酒般香醇的声音响起,紫璃连忙将头转回:“你怎么了?”抬眼一看,容熙的下一个举动让她惊讶得不能言语

        最近天冷了,亲们穿多点哦,不要像咱感冒了,杯具~~~~

        亲们猜猜小容童鞋的举动是啥,猜中咱加更一章O(∩_∩)O~4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694/148362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