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休夫别样妃 > 093 暴虐!睿帝条件!容熙情况!

093 暴虐!睿帝条件!容熙情况!

        ——        >

        目送着轩辕烈的背影,云嫣然脸色煞白如纸,‘胡太医自杀了,这几个字不断地浮现眼前。一想到以后没有美容丹她会变丑,一想到胡太医留给轩辕烈的遗书可能揭发他们之间的一切,云嫣然身子就禁不住地颤抖、颤抖、抖得像秋风中落叶。恐惧、慌张、绝望,种种情楮发疯地涌进她脑中,一步一步地击垮她的意志。

        夕阳西下,霞光满天,橘红的光亮透进烈王府前厅,本是温暖的颜色,可看在云嫣然的眼中却是分外的寒冷。好冷,冷得她骨头都散架,云嫣然身子终于禁不住颓然地滑落地上,地砖的冰寒伴着心间的阴冷侵袭身子,她什么都想不出,只能不断地颤抖着身子。

        小姐!”停儿的拨高尖锐声音响在耳边,忽然之间双肩多了一双略带温暖的手。

        小姐,如果烈王爷发现什么的话,凭烈王爷的性子恐怕会,小姐,我们逃吧!”婷儿伏在云嫣然耳边道。虽然她对云嫣然谈不上喜欢,甚至讨厌,但毕竟卖身与云府,跟着她。再说,她也怕轩辕烈暴怒之下殃及无莘!

        逃?逃去哪里?”云嫣然颤着嘴唇,无措地望着婷儿。

        我们可以回云府啊,虽然小姐你之前因为烈王爷的事和老爷闹得很僵,但怎么说你也是老爷的侄女,只要小姐你求老爷,拼命地求老爷,老爷肯定会网开一面的!婷儿压低声音劝说。

        可是””云嫣然想到自己之前的趾高气扬,现在这样回去,岂不是会被所有人看不起?

        小姐,你不要可是了。被烈王爷知道你骗他这么多,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小姐!婷儿双手猛地摇晃云嫣然的双肩,企图让她清醒一点。奶娘站在一旁,看着她们这样,十分的狐疑,不由问道:“嫣然你没有事吧?虽然她不甚喜欢云嫣然,但怎么说也相处了这么久,再说,她还是吃她的奶长大的,这份牵绊,还是让她不好放任云嫣然不管。

        张大娘,你等下是要回老爷府上么?”婷儿听到这话,眼眸转了转问道。

        是啊,这次虽是烈王爷请我来的,但我也想趁这个机会看看老爷夫人。!奶娘回道。

        一听这话,婷儿似是想到什么,眼眸顿露欣喜:这样啊,小姐你之前就一直唠叨着想回云府看望老爷,现下恰逢张大娘来了,一起回云府岂不更好?小姐你说呢?

        云嫣然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只是愣愣地看着婷儿。

        小姐,你奶娘在云府侍候这么多年,说话还是有分量的,只要她帮你向老爷美言几句,老爷就更容易接受你了。”婷儿附上她的耳劝道。

        看着婷儿一脸关心她的样子,云嫣然觉得她之前好像对婶儿太差了,有点儿恍疚。

        将云嫣然此刻的表情收入眼中,婷儿心底泛出鄙夷。凭她云嫣然的性子,之前的所作所为,真想她婷儿关心她?怎么可能!她只是想现在烈王府绝对是呆不下去了,回到云府再另觅它法,换个主子而已。

        云嫣然藏在衣袖下的手紧握成拳,指甲戳进肉里,她终于清醒过来,点了点头,便让婷儿为她打点一切。

        可是,当婷儿向一直站在厅前的王府管家请辞时,管家轻轻的一句话砸得她们昏头转向,只听管家说道王爷交代下来,今晚设宴让云小姐和奶娘聚日。”

        管家是个精明人,一看云嫣然她们那样也猜到她们想打些什么主意。他知道,虽然轩辕烈并没有交代要将云嫣然留下,但万一他让她们走了,轩辕烈回来责问,他可是不好担当,如此倒不如找一个理由让她们留下,至于到时轩辕烈是宴请抑或惩罚,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听到管家这么说,碍于轩辕烈的身份,奶娘自是不好说此什么,只得又折身回在前厅处,坐着,等着。

        而云嫣然和婷儿却走顿时色变,心下焦虑到不成。

        婷儿跺了跺脚,想了片刻,终于想到一个主意,急急将云嫣然拉回临风阁。

        小姐,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回云府,让老爷庇佑你。现在不能光明正大地出去,就唯有私下逃了。我和王府守后门的小李子侧还有些交情,但是,小姐,你的首饰还有银子……婷儿道。

        听到这话,云嫣然迟疑了一下,一咬牙便狠下心将首饰盒推到婷儿手中:“你快去办”不管怎样,她可是害怕得紧,不仅怕死,更怕轩辕烈不知会时她干此什么!她之前还觉得轩辕烈主管刑部对那些犯人严刑逼供很好,如若落在她头上,那就不是好,而是遭,十分遭了!

        经过婷儿的一番打点,云嫣然的首饰银子几乎散尽。婷儿说是全数给了守后门的小李子,但实际上给了多少,就只有婷儿自己知道了。此刿的云嫣然只一心想着逃走,自然顾不了这么多,她还想着如若是婷儿私吞,她回到云府定然收拾她!

        吱呀,一声,烈王府的后门打开的一条缝,挨成丫鬈装的云嫣然跟着婷儿出了王府。

        云嫣然平时出门都是乘轿子或者马车的,所以她根本不认识路。跟着婷儿穿衙走巷,不过半晌,娇弱不已的云嫣然终于忍不住了,拉着前面的婶儿道婷儿,雇一辆马车吧!我灾在走不动了

        见她这样,婷儿心下溢出些不耐烦,抬眼看向四周,现在婷儿和云嫣然正在一条幽深的巷子,银色的月光洒落,街道上的喧嚣声不断传来,细细一听,好像是此娇声细语之类。不远处是闻花巷。

        喂!臭丫头,听到没有,给本小姐雇一台马车!”看到姓儿呆立,云嫣然的小姐脾气上来了,狠狠地扯住婷儿的头发,喝道。

        痛!感觉到云嫣然那似乎要扯掉她头皮的力道,婷儿心下怒火升腾,有一个想法发疯地在脑海中滋长。反正她方才得到了云嫣然那么多首饰,她又何必再回云府,继续受云嫣然的气!?

        喂,你聋了!”云嫣然放开她的头发,改为扯住婷儿的耳朵。

        好!我现在就去雇台马车,你等着!”婷儿排开她的手,咬牙彻齿道

        婷儿的话语中已然不用敬语,可云嫣然却没有留意道,反而说道:“这还差不多!快去快回!还有你方才怕是贪了本小姐不少银子吧!回到云府,本小姐再慢慢和你算!”

        这么一段话在生气的婷儿听来,无疑是火上浇油,令她更加坚定丢下云嫣然的决心,甚至,心下升起一点邪恶的念头。

        婷儿快步前走,那里是分岔路。身形一拐,婷儿拐进一条小巷,走了几步,看到小巷尽头隐隐焯焯的灯火,闻到空气中顺风而至的脂粉气味,婶儿又有些迟疑了。

        忽然,眼前一黑,婷儿眼皮突突一跳,一个人飘落她面前,吓得她连连后退。

        她,你卖吗?”沙哑之极的男性嗓音从眼前身穿黑色连帽披风的面具男子侯间传出,又吓得婷儿不断后退,一直退到墙根。退无可退,婷儿双手护在胸前:你、你是谁?想、想干什么!?”

        一百两如何?”面具男子的手指向云嫣然所在的巷子。

        一、一百两?”听到这个数目,婷儿舌头都打结了,一百两加上云嫣然的首饰,省用点,她这辈子都不用怎么干活了!

        你走到这里,反正就是要卖她的不是?”面具男子道。

        闻言,婷儿咬唇低头想了想,想起云嫣然平时的行径,心下的厌恶和愤怒终于掩盖良心的责备。抬起头来,婷儿坚定地道:好!不过先给银两!,说着,婷儿的手伸了出来。

        面具男子拿出一张银票放在婷儿掌中。婷儿低头一见,觉得他的手很白皙修长,似乎……脑中浮出些什么,可她的心神一下子被银栗吸了住了,也无暇顾之。

        举起银票,在月光下仔细看了看,摸了又摸,婷儿这才心满意足又小心翼翼地收进怀里。

        再给你二十两,在她面前演一场戏。”又有银子收,婷儿当然不会推迟,应了声好,就按照面具男子所说的行事。

        深巷中。

        云嫣然挨着墙根,左等右等,心下烦躁不已,这时眼角一闪,终于看到婷儿从分岔路处另一巷子走出来,不由连步走去,咒骂道:你这死丫头,竟敢害本小姐等这么久!马车呢?准备好了吗”是在这边吗?”

        说罢,云嫣然伸手就要将婷儿推开,朝她来的方向走去。这是小巷,马丰当然是进不来,所以,云嫣然猜想婷儿叫的马车停在巷前的衙道处。

        可云嫣然一推开婷儿,看到婷儿身后,眼神不由一顿,五名长得十分猥琐的男人正用色迷迷的眼光看着她。

        垮、婷儿,这、这是,“云嫣然连忙往婷儿身前一缩。

        我将你卖给他们了。”婷儿推开云嫣然,很平静地道。

        对啊,美人儿,你今晚可是属于大爷我们的了!”一个长得异常魁梧,满面胡须的男人回望周图四人,笑道。

        瞧这皮肤,这姿客,“唷喷啧,实在太让人期待了!另一个腮瘦如猴的男人磨搓着手掌,一双眼眸牢牢盯着云嫣然,不断地咽着口水。

        你、你们!云嫣然愣愣地扫过五人,目光转到婷儿处:你卖了我,你有什么资格卖我!?”

        不管我有资格也好,没有资格也罢,反正今晚你是他们的了。”说着,婷儿转身就要走。

        等等”云嫣然急急将她拉住,眼见婷儿停下来,不由暴喝出声:”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从我这讨的便宜还少吗?你看哪家的丫鬟穿得像你这么光鲜!?”

        婷儿用力一拂开她的手,继而冷冷笑道“也没有哪家的丫鬈像我这样担惊受怕,怕有一天也像之前侍毒你的丫鬟那样被你谋害!云嫣然啊,云嫣然,丫鬟的命就不是命吗?你明明吃过药之后已经美成这样了,还怕小小的丫鬟?之前你的贴身丫鬟有点姿色,又被烈王爷看多几眼,她过不了几天就会无缘无故地‘意外,身亡。这是不是‘意外,你我心知肚明!而在我当了你贴身丫鬟后,帮你做的坏事也不少了!夜不能寐,这种日子我也受够了!云嫣然无论你遭受什么,都是你应得的!”

        婷儿一挥手,五名男子立刻蜂拥而上。

        吱呀,哇啦布料的撕裂声伴着云嫣然的反抗声不断响起:“你、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美人儿,你就不要反抗了,乖乖从了大爷们,不然,你会更辛苦!”

        又是一顿布料嘶裂声,云嫣然身上最后一抹布料也被五人扯掉了,月光下美丽的洁白身子深深灼了五人的眼睛。

        迫不及待,刚开始那个魈梧男人强硬地掰开云嫣然的双腿,一个挺入。顿时啊!”含泪的、撕心裂肺的叫声从云嫣然口中溢出。

        婷儿此时正背对云嫣然,听到这,知道到时候了,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一些情绪,清冷地启唇:“云嫣然,方才我听到个消息,原来胡太医留给烈王爷的遗书只是一张白纸,上面什么都没有。”说完,婷儿快步跑了出去。

        你、你说什么!?没有?什么都没有!。眼泪从云嫣然眼眶汹涌而出,后悔、酸楚、愤恨,种种情绪打击她体无完肤。

        婷儿,我绝不会放过,“云嫣然还未说完,一个强硬的挺入,使得她下休撕裂般的疼痛,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整个人也险些痛得晕过去。

        小巷中,月光下,一夜疯狂。

        伴着落日,紫璃从海公公手中接过轩辕睿的书信。

        打开一看,眼眸从上往下扫过,看到最后一点时,秀眉不由皱了起来,抬眼看向海公公已经消远的身影,轻轻咬了咬唇便决定去皇宫问问轩辕睿为何如此。

        华灯初上,皇宫在灯火下的映照下有一种肃穆的美。

        知道这个时候轩辕睿已然不在御书房,紫璃足尖连点,飞跃在皇宫富丽建筑的屋顶上,时刻留意着下面守卫的情况,身形如风。

        在清心殿门前飘落,门前的守卫看到她,只是稍稍怔了一下,显然轩辕睿已然吩咐过他们。

        旋步踏了进去,紫璃一眼就看到坐在椅子上品茶的轩辕睿。

        吃了么?”轩辕睿轻问,看着她,色如墨玉的眼眸飘出关心。

        不想吃。”

        听到意料之中的答案,轩辕睿深知劝她也不会听,只好皱起英挺的剑眉,轻轻叹一口气。

        前面的我没有异议,但最后一条,你叫我帮一个人,又不说那人是谁,帮他什么。”紫璃走了过去,抽出方才海公公给的书信。

        朕不走写清楚,到时由你决定帮与不帮么?”轩辕睿轻道。

        是这样写没错,可你为什么写,我肯定会帮那人?”紫璃问道,这点她怎么也想不明白。

        闻言,轩辕睿轻轻地将手中茶杯放下,抬眼看向紫璃,潦黑的眼眸凝着很深的颜色:“那是因为朕懂你,那人你是一定会帮的。”

        那人是”紫璃又老调重提,可她没有说完,忽然听到轩辕睿一句话轻轻枫出:容熙没有死。

        什么!?”短短的五个字令得紫璃心头大震,她的整个脑海都不断重复着容熙没有死、容熙没有见”

        想必你们那边不用很久也能查到了,你不回去等消息?”轩辕睿唇角轻轻扬起笑意。

        你”,紫璃定定地看着轩辕睿。精不透,她猜不透,猜不透眼前这个英俊过人的男子,这天底下最高深莫测的男子!

        垂眼想了一下,紫璃道:好!你开出的关于火舌果的条件,我答应!,说罢,转身施展轻功而去。

        看着那抹紫色的秀雅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轩辕睿眼眸依旧深沉。

        端起茶,轩辕睿慢慢喝着,过不了多久,终于看到海公公回来了。

        回禀皇上,办妥了。”海公公跪在他面前恭谨道。

        好。”轩辕睿轻道,低眼一看,海公公眉眼中有些迟疑之色,怕是有话要说,将茶一放,问道:你是想问,朕为何开给璃儿如此条件?”

        老奴的确有这疑问。海公公城实回道。

        阿琪就要回来了。世间上没有什么事能够绝对的保密。阿琪为她牺牲两年自由之事,璃儿迟早会知道。”轩辕睿目光顺着殿门滑向银月高壮的天空:朕做事从来不感觉后悔,但发生容熙的事后,再看阿琪这件事,朕却觉得有点后悔了。

        容熙为璃儿过毒,当时容熙并非对她,可璃儿却已铭记于心。而阿琪这可是实实在在为她牺牲两年自由,你说璃儿会如何?”轩辕睿唇角勾起一缸笑意,似有一种无奈的意味:“对于容熙,朕可以不遗余力地去打击,去算计,但阿琪不同,阿琪是朕的亲弟弟。”

        事情已经发生,朕唯一能做的就是补救。

        皇上,老奴有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海公公微微抬眼看向他。

        同吧。”

        如若是琪王爷向皇上您讨要云姑娘,皇上您”

        绝不想让!就是阿琪也不可能!”轩辕睿眼眸凝着坚决。夜风从门外濯进,扬起他的发丝,英俊的轮廓透出如山般的刚硬。

        月光下,小溪边,一个小草庐。

        莘庐里,灯火柔和,伴着些许药香从窗口渗出,幽幽的琴声也如风般慢慢、慢慢地飘扬,飘扬出来伴着小溪清脆的“叮咚”声,让人心底透出一份舒适开怀。

        轻轻的脚步声在草庐外响起,伴着灯笼的辉光,看清那是双绣着精致水仙绣花鞋发出的。

        闻得声音,琴声骤然而止。

        门无风自开,一把清朗沉稳的男声从屋内传出:妍儿怎么来了?

        师父。”百妍郡主低低一唤,脚步一快,就朝着草庐连步走去,她走得很急,额前的利海儿伴着她的动作一起一落。

        终于走到草庐门口,百妍郡主眼眸看向窗边抚琴的男人,男人看来四十岁左右,一身灰衣,面容清隽,浑身流转着恬淡温和之气。

        百妍郡主朝他福了一下,眼眸就立刻扫向四周,最后定在躺在床上的一名男子身上,男子脸色苍白,身上包扎着纱布,可这一切都不影响他的天人之姿。

        俊逸的眉宇,脱俗的气质,“他、他真的是容熙公子!

        百妍郡主走到床边,低头看着,激动得眼眶微热。

        妍儿你,如此夜深,你父王肯让你来么”灰衣男人眼眸扫过外面不远处提着灯笼的护卫,转向百妍郡主。

        此刻百妍郡主全副心神都被容熙吸引住了,对灰衣男人的问话置若未闻,手指颤颤地伸出,想触碰梦中百转千回的俊容。

        是他!是他!她之前一直心心念念,在明瑶宴一见沦陷的男手世间无双的容熙公子!

        白皙修长的手指夹着迟疑,也带着深深地迷恋,轻轻地触到容熙的脸颊,倏地一顿,好冰!

        再碰一碰,好冰!真的好冰!

        此时,百妍郡主目光滑到容熙泛着紫色的嘴唇,然后低头,又见床榻下居然燃着炭火。

        初夏了,还点炭火?

        师父,他、他怎么了”百妍郡主转向灰衣男人,焦急地问道。

        听到问话,灰衣男人想到之前他教百妍郡主琴艺时,她一直缠着他说容熙的事。之前他以为百妍郡主只是仰慕容熙的绝世之曲,现在看到,是妍儿长大了。

        眼眸扫向容熙,灰衣男人迟疑了一下:“他身受重伤,而且……顿了一下,又道:“而且他毒发了。”

        4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694/148363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