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休夫别样妃 > 096 如此救他!

096 如此救他!

        ——        >

        急急地走进屋内,紫璃来到蓝鹤面前问道:“他、怎么样了。”问着,侧眸看向站在容熙床前的墨云,总觉得他的背影有那么一丝阴郁,心微微下沉。

        闻言,蓝鹤眉心蹙起,似乎在考虑如何猎辞。

        对啊!容熙怎么了?”拈花公子和毒老也跑了过来。

        他,“蓝鹤对上一双双夹着焦虑的眼眸,轻叹一口气他之前中过毒,现下毒发了,至于什么毒,”

        听他停顿,紫璃知道蓝鹤心中已有所想,但不敢妄加判断,眼角余光扫过毒老道:他中的是冰毒。

        收到她眼神,毒老往后缩了缩,可不知是他这动作,抑或本就因‘冰毒二字,全场知情者的目光都投向他,夹冰夹刀夹火,那个叫不友善啊!

        这个,“老夫,“摸着脑门,毒老总觉得要为自己辩护一下,但又想不到如何辩护,只好在那里支支吾吾。

        冰毒么?”蓝鹤眼眸微微眯起,方才众人的目光投向,他是收入眼底,此刻转向毒老问道:毒老前辈是您下的?”

        老夫怎会向他下什么冰毒,?”急急一瓣,委老眼神飘了一下:“他是为她过毒,所以”,

        听到这里,站在众人数步之遥的百妍郡主眼皮颤颤一跳,容熙公子弄成这样,竟是因为她!心底泛出幽怨和愤恨,也更加坚定要将容熙夺去的决心

        难怪不太像一般的下毒手法。原来是过毒。”蓝鹤听到这,了然地笑笑,随即问道

        那么毒老前辈可否详细说一下冰毒。我也好对症下药。毕竟我现在做的只是用施针拖延毒发,治标不治本。”

        听到他这么问,毒老眼中含起得意之色,只不过在众多目光的压迫下,收敛了不少,“咳咳,请咳两声,道:“老夫这冰妾可是选取极北之地的千年玄冰,外加世间几乎所有想得出的寒性草药,经过……

        越说毒老就越兴奋,甚至有些滔滔不绝之势,可突然觉得有些凉飕飕的,抬眼一看,原来是墨云杀气满满的眼刀直逼过来,再是一扫,紫璃和拈花公子脸色也是黑沉沉的,心下一个疙瘩,他说得太过了!随即话语一收,下结论道:“总之老夫这冰委是世间上绝无仅有的极寒之毒,一点点就可以冻死一头老虎,而上次嘛……咳咳,全用上了,所以,容熙能撑到现在,也、也许他……命大,两字还未说出,众人看过去的目光更冷了,冷得他不由打了个哆嗦。

        这样啊……听罢,蓝鹤折过身体,走到窗边的桌子前,那里撂着一个本子,本子上有着他记录的关于容熙的情况和方法等等。将本子拿起来,蓝鹤翻着看,未发一言。

        其他人只是看着他,空气中只有微微的翻页声音。

        过了半晌,墨云终是忍不住了,走了过去,急问:“公子提前毒发,就现在状况,不过三天,怕就会……”脸上涌上焦虑悲切的神色,迟疑了一下,又道‘听闻蓝先生有一套金针之法,不知能否”,眼眸紧紧锁住蓝鹤,里面流转着希翼之光。

        听到他的话语,蓝鹤又翻了一下本子,瞧到一页才停下来道:“不瞒你们,我近来的确在研究一套金针之法,好运的话,也许真能使冰毒去除,但实话说,比不上容熙的那套,而且想必你也清楚金针运行全身本就危险,现下容熙这样,就更加危险。再说,就是功成,怕也要耗去他的功力、五年、十年不等,也有可能功力尽失,永远不能恢复。功力尽失,永远不能恢复!”这对一个练武之人来说,是何等打击!

        没有其他方法了吗?”“砰,的一声,墨云一掌打在桌面上,令得木桌颤动不已:“现在公子受了重伤,又不能立刻服下火性强烈的火舌果,再加上火舌果又“这该如何是好?”

        一听这些话,其余人心都是沉得像被湖水淹没,焦急、担心种钟情绪压着他们都快喘不过气来。

        现下还有一法,就是将冰毒暂时镇压下来,再服下火舌果,只是……”,说着这话,蓝鹤将本子一放,目光投向紫璃:“你是王罗剑吧?服过龙胆花?”

        听到问话,紫璃已是明了,方法与她有关。“只要能救容熙,无论怎样都可以。”话音很轻,但里面的决心很浓,使得听者的心都微微颤了一下。

        看到她这个样子,蓝鹤却是眉心紧紧蹙了起来:方法是用你的血,但用量我现在还不能断定,但绝对不少!你……

        没有关系。紫璃唇角扬起笑意:只要能救他,就好。”

        龙胆花!。墨云叫了出来:“上次公子只是喝半碗血,就……现下还用这么多,岂不是……”

        龙胆花的确性烈,但银月草可以缓解一下它的烈性。前段时间游历之时,恰好觅到一株银月草。”蓝鹤抬手指向角落里的一盆小草。

        小草翠绿欲滴,现下看来和一般的草无异,只是略显娇小一些。不过银月草本就善于伪装,只有在银月下才显出本性,而这棵也不例外。

        容熙现在伤势还是严重,为免喂血时出什么意外,还需准备大量的金创药和其它一些应急草药,金创药,我这里不多了,你们……蓝鹤看向墨云等人。

        我这里还有点。”墨云道。

        如果只是一般的金创药,我可以弄来很多。”拈花公子道。

        老夫只有毒药。”毒老这话一出,拈花公子向他翻了一个白眼。

        那好,你们各自将金创药取来。还有顺便去药铺按方子抓这些药回来。”说着,蓝鹤坐到柏子上,拿过毛笔,快速地写着。

        写完,往前一递,墨云赶紧接过查看。一番过后,觉得没有什么不妥,这才收进怀中。

        你们快去快回,我也要去附近采一些药草,至于容熙……”蓝鹤朝容熙看去。

        我留下照看他。”紫璃刖一说完,一旁的百妍郡主也立刻道“我留下……

        见到这样,众人的目光都转到百妍郡主身上。

        嗯?拈花公子抬起修长的手指摸了摸下巴,眼眸顺着她上下打量,方才他就觉得这个女人有猫腻了,只不过知道小徒儿的性格,不去搭理她而已。被人这么看着,百妍郡主脸上浮起一丝窘迫。

        一跃跃到紫璃身边,拈花公子扬了扬眉头,低声问情敌。”

        她自以为。”紫璃回道。

        听她这种回答,拈花公子笑了出来:也对!!接着摇头晃脑“比不过啊,比不过!”

        伸手敲他一记,紫璃道:“快去吧。”

        痛!呜呜,徒儿,”摸着额头,拈花公子扁嘴,眨着漂亮的眼眸,一脸委屈。

        师父乖。”无奈地摇了摇头,紫璃只得哄他两句,继而想到什么,嘱咐拈花公子道“你回去准备时,顺便帮我看看秋儿。”秋儿自那晚后就深深自责,现下不断地练功,拼命地练功,她也劝她不了。

        听到这,拈花公子敛回玩世不恭的神色,点了点头。

        妍儿,不如你跟着为帏去采药。容熙才施完针,短期内都没有什么大碍”蓝鹤还未说完,百妍郡主便坚决打断道:“师父,我留下!”接着看向紫璃,眼中透出挑衅。

        见她这样,蓝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向众人使使眼色,时候不早了,便率先出门。

        墨云和毒老随后,拈花公子走到门口,想到什么,转向紫璃道:,小徒儿,如若谁典负你,告诉为师,为师定要她好看!”眼眸眯了一下,瞪了百妍郡主一眼,这才潇潇洒洒地施展轻功离开口

        百妍郡主微微色变,这时看到紫璃走到容熙床边,她也不甘不弱地走了过去。蹲下身子,紫璃看着容熙紧皱的眉心,伸出手指轻柔地抚着,想到之前容熙的激动,她不敢再唤他的名字,纵然她很想听到他的声音。

        看着容熙脸色苍白如纸,紫璃深深地叹一口气。

        缓“一个字从容熙喉间逸出,吓得紫璃赶紧将手一缩。

        都叫你不要靠近容熙公子了,你只会害他!害他中毒还不够吗?你还想怎样?”百妍郡主侧身一挡,也蹲了下来,脸上是大义凛然的神色。

        看到一声过后,容熙继续沉睡,紫璃松了一口气,这才转眼看向百妍郡主这是我和容熙之间的事。”

        你!百妍郡主回想之前一些事,知道紫璃不吃硬的,咬了咬唇,不由放柔声音劝道:“难道你忍心见到容熙公子这样,为了你这样?如若你还有点良心,你就放过他吧,好不好?”

        我不忍心,所以我会尽我全力去救他。”紫璃站了起来,抚了抚衣摇:“还有我软硬都不吃,所以无关紧要的话,我劝你少说,没有用。”

        听到这话,一口气堵在百妍郡主心口,涨涨地疼。

        两人在等待过程中,又交战凡句。相对于百妍郡主的气得不轻,紫璃却总是游刃有余。

        过了良久,蓝鹤等人终于回来了,将药材,草药,金创药等堆在桌面土

        拈花公子指着跟来的两名婢女手中的食盒道:‘大家先吃饭吧,吃完该干什么再干什么。

        众人应声,也便接过碗筷吃起来。

        一顿饭吃的时间很短,每个人都没有什么心思吃饭。

        饭后,将东西收拾好,桌子移到床边,上面摇上五个千净的瓷碗,还有各种药物,蓝鹤,墨云和毒老站在床前,紫璃坐在椅子上,拈花公子和百妍那主则是则是蹲在门外,整理那些备用的药草,不打搅他们。

        此时,石床下的炭火已是熄灭,清风顺着窗子灌进,带着一丝清凉。没有炭火的温暖,容熙霎时间脸色变得冰白,整个身子不断地颤拌,呼出来的气息都是冰的,在空气中凝出一片白雾。

        快!”蓝鹤叫了一声,墨云说了一句得罪了。”便举起匕首就着紫璃白皙的手臂一割,割出一道很深的口子,鲜血涌了出来。紫璃一顿吃痛,立刻将手臂一翻,瞬间,殷红的血不断地流到下面的瓷碗上。

        半碗已有,毒老赶紧将调好的混有银月草和其它一些草药的药汤往装血的瓷碗例下一点,然后递给蓝鹤喂容熙喝下。

        半碗血喂下,似乎没有作用,容熙的身体持续颤拌不停,一片青紫,上面还蒙上一层薄薄的冰霜。

        如此只能继续。继续放血,继续喂血。只有容熙的体温恢复如常,这样份量才是足矣。

        每个人都很机槭,很机械地运动着。不知过了多久,容熙的身体才起了点血色,众人大喜,墨云又拿起匕首往紫璃手臂上割一道口子,可是,一刀下去,居然没有多少血流出,抬眸一看,手中的匕首险些落地,紫璃的脸色竟比容熙的还差,没有半点血色!

        没事,继续。”紫璃唇角扯开一笑,故作自如,可却是分外的虚弱,在光亮中泛出一种透明的苍白。

        不能再害了!”蓝鹤一见之下,大声叫道:她不能再放血,不然容熙还没有救到,她就先死了。

        听到这话,门外的拈花公子冲了过来,连忙掰过紫璃的脸,一看,手禁不住颤抖,随即愤然地夺走墨云手中已首,狼狠地丢到桌上:“你们槁什么!?就只顾着容熙,我徒儿的命就不是命吗?放血,放什么血!?容熙,我们不救了!”此时再低头,看见紫璃白皙的手臂上躺着一道、两道、三道,,深深的伤口,摸向桌上的金创药的手颤得连药都拿不稳了。

        来,师父给你上药,容熙不救了,我们不救!”拈花公子不想紫璃再呆在这里,但也不敢拉她起来,只能红着眼眶,有些不知所措。

        师、父,我、没事。”话语说得断断续续,紫璃唇角轻轻一扯,想笑着安慰拈花公子,可实在太过虚弱,虚弱得连笑的力气都没有,她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继、续、吧。”紫璃转向墨云道。

        不能继续了。”墨云双手握成拳,很紧,很紧。

        是啊,丫头,我们再想其他办法吧。”毒老出声劝道。

        为什么不继续!?不继续容熙公子不是”,百妍郡主冲了进来,手指急急地指向紫璃:“容熙公子是因为她才这样的,她就是以命偿还也是天经地义!再说,她的命和容熙公子的,能比么?”

        你说什么!?你够胆就给我再说一次!”拈花公子一听这话,心头怒火立刻升腾,吼了出来:“我徒儿根本就不欠容熙什么!一切都是容熙自愿做的!她的命和容熙的不能比!?凭什么!?”

        你!你!你信不信我……”越说越气,拈花公子挽起衣袖,刚要冲去教训百妍郡主,却不想被紫璃拉住。

        徒儿,不要拦着我。”低头,拈花公子看着那拉着他衣角,肌肤苍白得半透明的手,心疼在心间蔓延徒儿,为师这是给你讨公道!”紫璃的手拉着的力道很轻,而且还有下滑的趋势,他根本不用拂,就能脱离,但他不忍心。

        救人要紧。紫璃抬眼扫向蓝鹤:前辈,我的血怕是不够,您有办法短时间内生血吧?我不想半途而废。”

        听到问话,对上那双清亮得通透的眼眸,蓝鹤微微一怔,随即沉声道“有,但我不会做。”

        师父,为什么不做?”百妍郡主走了过来,躲到了蓝鹤身后,不得不说她有点怕拈花公子了。

        听她这么问,蓝鹤眼中浮上怒意“妍儿,为师的规矩,以命换命之事从来不做。”

        蓝鹤历来温和,现在见他这样,百妍郡主小小怕了一下,随即看向容熙,看向又开始冷得颤拌得容熙,咬了咬牙道

        师父,你例外一次不可以吗?”眼中流露恳求。

        蓝鹤坚定地摇了摇头。

        师父,容熙公子走多么的高贵,而她的……

        百妍郡主还没有说完,拈花公子便喝了出声:“你又想说什么!?你这人竟自私如此,你在意的人的命就高贵无比,其他人就是贱命一条,呵,封建社会的郡主,我倒是领教了!”

        有些词语不太听得懂,但百妍郡主也知道他在骂她,脸上一阵红一阵绿:“我哪有什么自私,这是事实!容熙公子,”

        妍儿,够了!”蓝鹤喝断了她的话语门

        见此,紫璃知道蓝鹤绝时不可能让步,不由转向墨云问道:你呢?”

        我也不做,公子知道不会原谅我的。”墨云摇头道。

        那么只到下委老了。紫璃看向他“这件事怎么说也是你弄出来的,不好好收拾它么?”

        这“毒老抬眼扫过众人,看到拈花公子直朝他瞪眼,毒老抬手不断地抚胡须,不知如何是好。

        紫璃还想继续劝说,忽然听到百妍郡主惊叫出声:“容熙公子!”转头看去,便见容熙身体颤抖得厉害,肤色又变成之前的青紫。

        我求你们了,可以么?我不要他死!”紫璃作势要跪下,可惜浑身无力的她,刖刚离开椅子,腿一软,整个人便是摔倒在地。

        徒儿!”拈花公子急急将她拉起。

        好吧,好吧!老夫豁出去了!”胡子一翘,毒老看向蓝鹤和墨云,赌气道:“你扪知道的,老夫只会用毒,万一她毒死了,不关老夫的事!”

        听他这么说,另外两人终于松动了。

        蓝鹤叹了一声道:你有龙胆花垫底,生血的话,不一定会要你的命,但也可能折寿五年,你真的愿意?”

        紫璃点了点头,抬眼扫过众人:“希望生血,折寿这事不要告诉容熙,我不想他担心,更不想他幌疚。”

        你!你,你!!拈花公子气得胸口都疼了有你这么为人的吗?”

        我不是为他,是为我自己。我很自私的,做这些只是为了不欠他人情。”稍微顿了顿,紫璃转向蓝鹤问道“可以开始了吗?我今晚还有事。”她今晚还要去找轩辕睿解决火舌果问题。

        你这么虚弱还想去哪里!”不准,我不准!”拈花公子拉着她衣袖,不断地摇头。

        4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694/148363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