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恰锦绣华年 > 第63章 宿敌

第63章 宿敌

        霁月书院的整体骑射水平本就不比锦绣书院低,今年有了程白霓的加盟,更是一路过关斩将,凯歌高奏地冲进了半决赛。实则锦绣书院的女子部与霁月书院历来都有些宿敌的意味,盖因两个书院都在句芒区,都是官学,都是百年传承,都曾出过皇后、宠妃及一干豪门贵妇,因而无论是在声誉上还是生源上,两个书院的竞争都异常的激烈,不是东风压倒了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了东风。

        有些官家家里女孩儿多的,往往会在两个书院里都放上自己的孩子,反正不管哪家书院教的好,自家孩子都有机会出人头地,就像武玥他们家,家里姐妹二十来个,一部分在锦绣书院,一部分就去了霁月书院,而由于两家书院历来的敌对意味浓重,搞得两拨孩子经常在家里就为着自个儿学校跟对方干起仗来。

        宿敌意识也是学校文化的一部分,因此每一个进入锦绣书院的女孩子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被加持上对霁月书院的仇恨点,霁月书院那边自然也是如此,所以不管在哪一种竞技项目上,两个书院但凡对决,都充满着无法化解的火药味和比对决其他书院更强更浓的战斗意识。

        二月二十七,木曜日这一天,进入四强的两场半决赛在不同的场地上同时开赛,考虑到锦绣书院与霁月书院之间的孽缘,锦绣书院的许多社团在这天下午都特别放了一回假,准许学生们去比赛场地为本书院的骑射队加油助威。

        由于霁月书院是一所纯女校,所以与她们拼队比赛的还有一个纯男校,能进入四强——严格来说是五强,也是颇具实力的,书院名叫做松鹤书院。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两刻的时间,赛场四周的观众席上就已坐了不少的观众,除了锦绣书院的学生之外当然还有霁月书院的学生,以及松鹤书院的学生和一部分中立观众。

        “燕小胖你不上场啊?”元昶就坐在离锦绣书院队员席最近的地方,扯着老鸭子嗓冲燕七咧着嘴笑。

        燕七顾不上他,正忙着帮参赛队员递水递巾子——这也是社团文化的一部分,新队员是要听从老队员的差遣并且做好一切打杂、服侍等必要工作的。

        “小九,你七姐不上场吗?怎么没见她穿着书院统一的赛服啊?”距元昶座位的不远处,燕九少爷及他两个小弟也刚找好了视野不错的座位,还没坐稳就听小弟甲问了起来。

        这二位实则都比燕九少爷年纪大,但就是喜欢缠着他,燕九少爷原本就没打算来看比赛,硬是被这俩货给拉了来,这会子一脸“我不认识你们”的表情木着脸捧着本书看。

        “小七!小七!”小弟乙,那个胖子,欢乐地冲着场下的燕七招手,真是胖星人见着胖星人,亲切感都是浸入脂肪里的。

        麻痹你谁啊,小七是你能叫的吗,你是不是想死成梅菜扣肉啊?

        燕七往台上看了一眼,燕九少爷从书页上抬了抬眼皮儿,然后翻了一页过去,再向上看,隔了六排座位,武玥和陆藕冲着她招手,武玥都快兴奋死了,站起来又跳又叫,幸好当朝民风开放啊,这要搁宅斗文里一准儿给她套上疯妞傻妹受感情刺激了的设定啊。

        再往上看,坐在最后面最高处那一排上的,崔晞正笑容明灿地望着她招手。

        都来看热闹了啊,骑射果然是国人最爱啊。

        燕七依次向上头的几位招手回应,之后转回身来继续给学兄学姐们递弓递箭。

        “稳扎稳打。”武长戈的临场指示向来言简意赅。

        众人齐声应是,闻得裁判在场上示意双方队员上场,便排好了队伍精神抖擞地向着场中走去。

        进入三十二强之后,良莠不齐的队伍被淘汰,剩下的都是有实力有规模的正规队伍,因而比赛的外在形式上也更正规起来,首先每个参赛队都必须统一服装,上衣背后还要背上相应的号码,比如锦绣书院女子部的赛服就是绛红底子金线绣火焰纹的箭袖短褐,背后用金线绣着各自的号码,袖口束黑皮护腕,腰间扎黑革带,下头同是红底金纹的长裤长靴,看上去就像一团团跳动闪耀的火焰,配着年轻女孩子窈窕玲珑的身段儿,腰肢纤细,大腿修长,雪肌黑发,皓齿红唇,端的是明媚夺目、青春火辣!

        实则许多男孩子专程跑来看比赛,还不就是为了看这些光彩照人的女孩子?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固然是最为传统的东方女性美,可热情似火充满青春活力的健康蓬勃不也是别有风味的一种美?

        没有人不喜欢年轻,没有人不喜欢生机,而在这样的骑射竞技场上,你所能看到的,就是这种人人都会喜欢的东西。

        霁月书院的女孩子们则又是另一种风格了,月白色的赛服使得一个个充满着清灵与肃杀的气质,尤其是为首的那一个,高挑的个头,纤韧的身形,冰冷的神色,整个人如同一柄闪着寒光的雪刃,仿佛随时都能将她的对手捅个透心凉。

        程白霓。

        所有人的心里都在念这个名字。

        谢霏vs程白霓。

        命定的对手终于碰面了!

        双方入场,在主裁判两手边对面站定,听裁判例行公事地宣读比赛规则,做为双方队长的谢霏和程白霓分别站在自己队伍的头一位,不可避免地面对了面,场边观众一阵喧闹,这大战将临、死敌见面的紧迫感让他们兴奋不已。

        而当事者双方却连眉毛都没有动上一动,相互间冷冰冰地对望着,风卷着浮尘掠过脚边,那剑拔弩张的杀意在四周不安弥漫,背后箭篓里的箭翎微微拂动,竟似有着驭气而出的躁动感。

        “开始!”裁判一声令下,比赛正式拉开序幕。双方队员回到队员席,由进行第一项比赛的人留在场上。

        静靶射击这种比赛,对于发挥稳定的高手们来说,实在很难拉开比分,当然不排除有人发挥失常,但若在双方均正常发挥的情况下,最终的差距大概也就在一两环之间。

        第一项的短距静靶,锦绣书院以一环胜出。第二项的长距静靶,霁月书院还以颜色,以一环的优势将总比分追平。至于男子部分的比赛,实在因为女子部这边的劲敌碰撞而显得黯然失色,反而没有太多的人去关注。

        移动靶的比赛是可以争取拉开积分的机会,然而双方的教头都很沉得住气,至今都没有派各自的王牌选手下场,直至固向动靶的比赛结束,锦绣书院以三环优势领先之后,到第四项的变向动靶比赛,双方教头才派上了本校的王牌。

        “喔——”观众席上沸腾了,大家等了半天不就是为了看这个吗,谢霏和程白霓终于上场了!究竟谁才是女子骑射手里的no.1,今日便可见分晓!

        变向动靶的比赛内容仍然是射兔子,双方掷铜钱,被掷对面的一方有优先决定权,决定己方是先出场还是后出场,通常来说后出场的一方有一定的优势,但如果先出场的一方成绩特别好的话,那么强大的心理压力就成了后出场一方的了。

        于是锦绣书院先出战。五个姑娘一字排开,漂亮的搭弓动作引起场外一帮男观众的起哄喝彩声,姑娘们哪里理会他们,计时一开始,五支箭便嗖嗖射出,接着便一支接一支,一时间场中箭影纷飞,谢霏的动作尤其快,拔箭快,出箭快,瞄得准,射得疾,箭无虚发,一气呵成!场外观众的欢呼声就没有停过,随着她每一箭的射中,随着她越中越多,随着她逐渐展现出来的可怕的命中率,众人欢呼的声浪亦随之越叠越高越喊越亮,当计时香烧完之后,裁判公布锦绣书院总得分与最高个人得分时,众人全都惊呆了——谢霏一个人就射中了六十七只兔子!

        由于越往后参赛者的水平越高,所以在这一项里所用到的兔子数也就相应的增多,场地也相应加大,场中总共放进了二百只兔子,而锦绣书院最终的射中数是一百三十二只,谢霏一个人就包揽了全队一半的数目!

        锦绣书院女队在观众们的欢呼声中下场,接下来轮到了压力山大的霁月书院队。

        五名队员一字排开,不同的风格造就不同的气场,锦绣书院的女孩子们像是火,瞬间便点燃了战场,而霁月书院的女孩子们却像冰,冷冷往那里一站,整个赛场就全都被她们冰冻住了一般,凛然无声。

        计时开始!

        一支支仿佛带着寒芒的利箭在场中翻飞,花样年华的娇嫩.女孩训练有素地拉弓搭箭,疾射中标,这鲜美与冷酷的强烈对比刺激着观众们的视觉,形成一种奇异的、矛盾冲突扭曲出来的美感,令人禁不住兴奋和颤栗,令人心惊肉跳的同时又如痴如醉不肯错目。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程白霓的身上,她有着平常女孩罕有的高个头,四肢修长,因而射箭的动作分外舒展,她的手速比不上谢霏,因而避短扬长,稳中求胜,众人的目光随着她射出的箭追过去,而后蓦然发出一片惊呼——她箭射出的的确不如谢霏快,可——她的每一箭,都能同时射穿两只兔子!

        当然,这也是因为场地相对小、兔子相对多的客观条件造成的,而且有些兔子性格悲观,知道自己恐难逃一死,尽管屁股被辣椒辣得快要变成一盘麻辣兔菊,也实在懒得再做挣扎,索性凑在一堆大家商量着等死,这就更给了程白霓这样技术一流的箭手一箭双兔的机会。

        众人惊呆了,锦绣书院的队员们焦虑了,谢霏的瞳孔收缩了。她并不确定自己能否做到程白霓这般一箭双兔,但很明显她已经败在了动脑思考这一方面,如果刚才她也稍微追求一下事半功倍的做法呢?如果她不是一味图快,一味想着展现自己精绝的箭法,而是将武长戈赛前所说的“稳扎稳打”四个字真正听进心里去呢?

        谢霏有些难堪地瞟了眼坐在队员席上的武长戈,见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在他的旁边,那个常被他不公平对待的胖丫头,此刻亦是一脸的平静木讷,众人眼中的惊叹并没有出现在她的眼中,除非她根本不懂射箭,否则怎么可能会对程白霓这样的表现无动于衷?

        没有给谢霏想更多心事的时间,霁月书院的本项比赛已经结束,全队射中兔子一百四十一只,程白霓个人射中七十二只,足超了谢霏五只之多。

        “不可能!”武玥在看台上急得站起来,“一定是裁判数错了!谢霏动作那么快,怎么也不可能差出五只来!”

        “有时候动作太快了,头脑就跟不上了。”搭话的是崔晞,不知何时挪到了武玥陆藕身后的那一排坐着,此刻正支着下巴不紧不慢地笑着说话。

        “你怎么也来了?”武玥眉头未散地问。

        “来看小七。”崔晞道。

        “小七不上场。”武玥道。

        “我知道啊。”崔晞道。

        “……”武玥顿了顿,“你刚说那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谢霏技术有了,可思考不够,”崔晞伸指点点自己的脑袋,“一个真正优秀的箭手,是心随意动、箭随脑动的,射箭,并不该只用来攻击敌人,而要用来设计敌人,在搭弓上弦这短短的一瞬间,头脑里就该构画出一整套的技术和战术,用什么样的角度,对准什么部位,射中之后会产生什么样事半功倍的效果,这些都应该迅速地考虑周全,射出的箭是用来辅助你脑里的战术的,而不应该用你脑里的战术去辅助射箭,谢霏么,她本末倒置了。”

        “……你说得倒容易,”武玥不高兴听见别人说自己偶像一丁点不好,“你没看见谢霏出手有多快么?眼睛都能看花,这得是多短的时间呢?这么短的时间让我在脑里想两个字的功夫都没有,谁还可能去构建出什么战术来?这可有点吹毛求疵了。”

        崔晞笑呵呵地不再应她,只管望着场下看。

        下面几排燕九少爷的小弟乙,那个胖子,正兴奋地将手圈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冲着队员席大叫:“小七!小七!下一场该你上了吧?”

        上你特么个羊骆驼啊,你谁啊谁啊,再叫小七射你嘴啊!

        燕七给谢霏递上水囊,谢霏却仿佛没看到般动也没动,燕七推测这姑娘是受到了一点打击,越是高傲的人往往越难以承受失败,不由转头看了看武长戈,如果这位肯在这个时候出言安慰一下这姑娘的话,说不定她就能一扫颓废,奋起直追。

        可惜武长戈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美德,只淡淡道了一声:“准备下一项吧。”

        下一项,是精彩度与难度更拔高一层的骑射比赛,首先是骑射静靶的小项比赛,锦绣书院这一回靠后出场,凭借着谢霏稳定而出色的发挥,终将总比分扳到了与霁月书院只有两分的差距。

        还真是不得了的姑娘啊,燕七看着场上傲气依旧的谢霏,不由心下暗赞,没有一颗坚硬的心,又怎么能用得好一副锋利的箭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889/148967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