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恰锦绣华年 > 第88章 纠缠

第88章 纠缠

        兰亭书院的那个“车”,刀一摆便将燕七的这一箭挡开,动作快得让人眼花,燕七都有些出乎意料,观众看清这一动作时已经是数秒之后的事了,不由爆发出一片惊叹与叫好声——牛逼啊!连这么快的箭都能挡开!这个车可还是个小姑娘呢!她叫什么来着?秦执玉!对,就是她!听说是今年才入学的新生,只有十二岁!十二岁就已经在综武劲旅兰亭书院女子队里坐稳了主力位置,而且还是“车”这个拥有最强武力值的角色!小胖子什么的必须是炮灰啊!没看她那一箭轻易就让人秦执玉给挡开了么!

        燕七一边搭箭一边感叹,所以说穿越人士的优越感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你有高科技没错,可高科技不是挥挥手就来的啊,人家古人的真功夫却是收发随心,妥妥的纯天然高科技啊。

        第二箭放出。

        目标却换成了对方的“马”,那“马”已经摆脱了缠斗率先向着锦绣书院的阵地冲过来了,马上的人执箭,边骑边射,锦绣书院的卒之一躯干中箭先失一分,而这马并没有停留,显然她的任务是尽快攻入锦绣书院的阵地,飞奔的过程中瞥见了燕七放出的第一箭,于是拉弓瞄准,势疾力沉的一箭倏地向着燕七这厢飞来!

        两边的箭几乎在同一时间射出,燕七略一偏身,对方的箭直中躯干,那势道猛得很,竟将燕七的身形带得向后连退了三四步,看见这一幕的观众不由一片哗然:那可是个胖子啊!这箭得有多大的力量竟能将这个小胖子带得往后退?!然而哗然声方落,一片更大的哗然声又响起来——那“马”被燕七的箭直接射中心口,一击瞬杀!

        什么情况?怎么回事?兰亭书院的“马”居然被瞬杀了?!要知道兰亭书院女子队的“马”那也是实力杠杠硬的啊!这小胖子是蒙的吧?!

        兰亭的“马”大概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她有躲啊!只不过躲得不明显罢了,毕竟她是骑在马上,反应再快也要先控制马,她是豁出去躯干上中一箭也要瞬杀那小胖子的,没想到结果却是相反,被瞬杀的是她,而那小胖子则偏身用躯干顶了她这一箭。

        被瞬杀的人只能留在原地当“死人”,兰亭的“马”从马上下来,面带迟疑地看着那个小胖子咚咚咚地向着她跑过来:干嘛?你这是还想上来确认一下我有没有断气啊?

        然后就见这小胖子冲到面前,和她道了一声:“‘死人’就不能动了对吧?你的弓借我使一下啊,赛完还你。”说着上来就那么大大方方地拿了她的弓,并且就手扔掉自己的弓,而后搭箭,目标直指她的队友秦执玉!

        兰亭的“马”就这样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小胖子用她的弓射出了一道漂亮的抛物线,这线比流星更快,比闪电更疾,就是那么一记眨眼的短短瞬间,再定睛看时,她的队友秦执玉已然心口中箭,又一记一击瞬杀!

        全场观众都惊呆了——刚才发生了什么?眼一花秦执玉就已经胸口中箭被瞬了,谁出的手?什么时候出的手?怎么出的手?怎么做到的?是偷袭吗?秦执玉没有防备吗?还是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反应?大意了?轻敌了?究竟是怎么了?

        众人都在惊讶与猜测的时候,兰亭的死“马”正听见小胖子扭头跟她说话:“还是你的重弓好用,我的太轻了,拉力不足,速度太慢。”

        废话,她用的是四十斤的弓,放眼所有女子队里用弓的人,都没有几个能比她的弓重。“你用的多少斤的?”忍不住问这小胖子。

        “二十斤,书院公用的弓,难道这样的比赛不可以用自己定制的弓?”小胖子还发牢骚呢。

        “可以啊……不过四十斤的弓能不能撑下来全场呢?开几次弓就会很吃力了。”

        “说的是,可以多准备几把不同拉力的弓,到时候按不同的对手选择不同的弓就行了吧。”

        “这样也是可以的,而且比赛规则似乎也没有规定炮手只允许背一张弓上场,毕竟同时背两张乃至更多弓上场的情况至今还没有发生过。”

        “不如下次我就来试试好了。”

        “比赛时不许聊天!”附近的裁判一脸黑线地过来提醒,这什么情况啊,一个“死”了的兰亭“马”和将她射“死”的锦绣“炮”在这儿旁若无人地聊起闲天儿来了,这二位是有多大条啊?你们可是对手啊喂!比赛还在进行中啊喂!你们的队友还在那儿拼死拼活呢喂!

        燕七有了重弓,便如胖鱼得水,一箭接一箭射得欢,兰亭的其他人不是秦执玉这样有内功修为的武者,燕七的箭势又疾、力又猛,一箭一心口,一击一瞬杀,在台上观众的第一阵哗然还未完全落尾前,位于楚河汉界处的双方遭遇战已经结束,兰亭书院的一车二马五兵悉数“阵亡”,还有一“车”见势不妙已经折返己阵保卫自家的“帅”去了。

        燕七没有乘胜追击,她的任务只是守在楚河汉界上,阻止对手进入本方阵地,而攻坚与夺印的重任,就是队友们的事了。

        燕七站在场上偏头向着东面的观众看台上张望,武玥已经蹦了起来,拼命地挥舞着双手冲着她欢叫,陆藕也眉开眼笑地摆着手里的帕子,燕九少爷的两个跟班同武玥比着蹦高,那胖小弟落下来时没站稳,整个人直接向前栽去,登时把前排的观众压在了肥躯之下,惹得一番挣扎喧闹,燕九少爷一手托腮看着她,另一手也忍不住慢吞吞冲她摆了一下,崔晞坐得最高,此刻却没有看她,旁边一个略眼熟的年轻人正拽着他的胳膊涎着笑脸往他身上贴,崔晞挣脱不开,眼看就要被这人箍进怀里。

        燕七举起弓,远远地瞄准了观众看台。

        看见这一幕的观众不由齐齐一声惊叫,惊叫声中,燕七的箭毫不犹豫地出手,横穿赛场,飞越数百人头,乌光一闪,直取那人头颅!

        然而燕七的目标并非那人的脑袋,而是那人脑袋顶上束发的金冠,但听得“啪”地一声脆响,箭尖所至,金冠裂开,高一厘不中,低一厘害命,数百米开外的这一箭,准而又准地正中目标!

        这箭射断了金冠之后仍随着惯性向前飞,箭身穿过那人头发,揪扯得他偏着身子踉跄了一下,直接栽倒在地,好在崔晞与他所在的位置已是观众席的最高层,后面只有一面高墙做为拦挡,比赛用的箭也不是极尖的箭头,“哒”地一声撞在高墙上后就落了地。

        那人还在懵懂,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散乱的头发覆盖下来卷住脸,这才纳闷儿地伸手去摸头,而崔晞已趁这人摔倒的功夫转身走了。

        “违规——”附近的裁判一声大喝,手里举着个写有红色“禁”字的黑牌子就向着燕七冲了过来,综武比赛中有各种违反规则的条款和处理方案,有的是在比赛中现场执行,有的是赛后经过“赛事监督裁判署”研究商讨后再执行,而现场执行的规则又有“封”字牌和“禁”字牌等区分,被出示了“封”字牌的队员,有原地暂停比赛五分之一炷香、四分之一炷香……一炷香等不同的处理方式,而被出示了“禁”字牌的队员,则意味着直接被判定为“阵亡”,无法再进行下面的比赛。

        因此“禁”字牌就相当于足球里的红牌,是一种相当严厉的“极刑”,如非重大的犯规行为,一般裁判是会很慎重地出示的。

        而被规定应当出示“禁”字牌的行为之一,就是不允许场中队员攻击场外人。

        裁判将禁字牌插在燕七身旁的地面上,严厉地盯了她一眼:“站这儿别动!”就转身跑去继续监督比赛了,燕七站在牌子旁边,仍旧望着东边的看台。那个纠缠崔晞的人她想起来了,记得是庄王世子来着,此前在旁观骑射赛的时候他就纠缠过崔晞,不成想这一次又让他给遇上了。

        那片看台上的观众仍在惊魂未定乱成一片,庄王世子旁边的护卫也反应过来了,忙上前将他们的主子扶起来,并且冲着场上的燕七指划了几下,接着就有四五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粗暴地踏过下层观众的席位,直接冲着赛场奔来。

        燕七放下手里弓箭,探手入怀,取出一把弹弓来。

        就是崔晞做好了送她的那一把。

        用箭的话没法照着人身上招呼,就算比赛用箭的箭头不是很尖利,用四十斤的弓射出去也一样能洞穿*。弹弓就好说了,既能直接打目标,又能把目标打得疼到打滚儿而不致重伤或丢命。

        禁字牌是干什么的?不知道。

        几个壮汉是王府的护卫,就算不是什么江湖高手,身上也是带着硬功夫的,转眼就奔到了场边,三十米高的落差,这几位虽没敢直接往下跳,却也能扒着砖缝以极快的速度下滑,须臾滑到底,大步便往燕七的方向奔来。

        燕七转正身子,面向着壮汉奔来的方向,手里握着弹弓,一动不动地立在原地。

        近了,壮汉们脚下扬尘,脸上带着狰狞。

        燕七捏了捏弹弓,正要抬手,却见前方倏地多了条人影,正挡在那几条壮汉面前,接着一掌拍出,一腿跟到,翻身,跳跃,旋转,提膝,摆臂,收招。

        一连串的动作只在电光火石之间,收招时几条壮汉已然躺了一地,连声儿都没来得及出就遭团灭。

        紧接着人影儿又一晃,众目睽睽之下就又消失了踪迹,只留了大汉们横陈的玉体。

        燕七抬眼看向观众席,见她的大伯老神在在地搭着二郎腿欣赏着尚未结束的比赛,而他的身边,却少了长随一枝。

        观众席上此刻已经炸了锅,几条壮汉瞬间被人放翻大家可都看见了!刚才那人是谁?来无影去无踪的,大内高手不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些人打架打到赛场里去了?有没有人管管啦?

        在观众席上的哄闹嘈杂声中,女子队的比赛终于结束了,锦绣书院战胜了兰亭书院,拿下了三个积分,双方队员集中到楚河汉界处相互行礼致意,出于礼节当然要摘掉头盔,便见兰亭书院中一个长相很甜的女孩子走到燕七面前,上上下下看了她一阵,而后道:“箭法不错,师从何人?”

        “先师已亡故,恕不敢提。”燕七道。

        “好吧……”这姑娘笑了笑,带着几分充满优越感的傲娇,“我还道你与元昶师从同一人呢,看来不是。这一次我大意了,只顾着收拾你们的卒,没有注意到你的第二箭,下一次你可不会这么走运了,我会报复回来的。”

        “哦。”燕七道。会功夫的古人她惹不起啊。

        秦执玉输了比赛,可那副神气的模样倒像是她们兰亭书院才是胜者一般,谢霏在旁边看着不由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却没说什么。

        燕七换过衣服就从备战馆里出来,见崔晞的小厮雨伞等在门口,指了指兰亭书院后门的方向:“七姑娘,我们爷在那里等着您呢。”

        燕七顺着方向走过去,见书院门外,崔晞倚着棵老槐树站着,看见燕七出来,脸上绽起个灿烂的笑,仿佛方才被人纠缠恶心的不是他,站直身子,迎着燕七道:“射得真漂亮。”

        “是吧。”燕七道。

        “我决定了,”崔晞笑呵呵地说,“明儿我就递申请,加入综武社和你作伴。”

        “真行吗?”燕七问。

        “我问过了,那些专门负责设计阵地和机关的人可以不上场,但也属综武社成员。”崔晞笑道。

        “那行,到时候把掩体墙之间的空间设计得宽敞些,刚才我差点卡在最窄的那条通路上你看到没?”

        “看到了,干嘛非得走那条路,至少有两条路都比那条路宽,而且弯路也少。”

        “那条路不是离东看台近一些么。”

        “下次我带瞭望镜来,再远也能看到了。”

        “那东西在家里用用就行了,带出来让人看见该说你别有居心了。”

        “听你的。回吗?”

        “得跟队里的一起先回书院,你在这里等等,我请大伯过来接你。”

        “不用,我让人回家带信儿去了,一会儿崔暄就能到。”

        “行,那我先归队了啊。”

        “嗯。小七。”

        “什么?”

        “连累你了。”

        “再说这么见外的话跟你翻脸了啊。”

        “你当没听见不就行了。”

        “好吧,我错了。走了啊。”

        崔晞微笑着目送燕七走远,脸上神情渐渐淡下来,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尖微动,不知怎么手里就多了一柄锋利无比的小刀,动作之快就仿佛这刀是凭空出现的一般。崔晞修长灵活的手指将这小刀把玩在每一根手指间,熟练得就像这刀属于他身体的一部分。

        “世上该死的人太多……”他自语,“以至于刀都不够用了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889/148967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