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恰锦绣华年 > 第105章 害羞

第105章 害羞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尽管元昶的实力大家都有目共睹,也架不住那只獒崽带给众人的巨大诱惑,再说也都是为了耍乐子逗女孩子们开心嘛,管它能不能赢,放开了玩儿就是了!

        于是果有七八个五大三粗的小子起身跳出来,脱衣服的脱衣服,活动筋骨的活动筋骨,轮着番地上阵与元昶展开较量,元昶将左臂背到身后,意气风发地往场中一站,颇有股子傲视群雄的张扬霸气,做起动作时更是漂亮,灵活闪避,迅猛出击,让人眼花缭乱的连串插臂、转体、塞腰、背摔等动作,充满着强悍,勃张,阳刚与力量,这一刻他丝毫不像一个正处于青春发育期的半大男孩儿,反而充满了成熟雄健的男人味儿,引得观战的女孩子们不断注目,时时娇声地为他叫好喝彩。

        燕七正细致地嘬吮着手里的山鸡脖子,就觉胳膊肘被谁撞了一下,转头看过去,见是武珽,猫在火光照不到的阴影里,笑呵呵地看着她。

        “我这是最后一根脖子了。”燕七道。

        “……”谁特么是为了来抢你鸡脖子吃的啊!武珽指了指场中还在碾压众人的元昶,“人在那儿拼命取悦你,你就只顾着吃。”

        “我边吃边看呢。”燕七什么都没耽误。

        “我倒是挺想得到他师父养的獒崽儿,”武珽笑着看着燕七,“我若是上去,你不会怪我欺负他吧?”

        “不会啊,如果实力强就算欺负人的话,我岂不是也欺负过你。”燕七道。

        “……”能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到底会不会聊天儿!武珽脸上的肉都抽了,“我那次是轻敌了不行吗?燕小七,再和我比一次,这次我若输了从此就退出骑射社,怎么样,来不来?”

        “别孩子气啊,老大不小的了。”燕七道。

        “……”这天儿没法聊了!

        场中的元昶正把最后一位挑战者以一记颇为华丽且高难度的动作放翻,引得全场一片叫好声,便得意洋洋地将目光瞟向燕七这厢,却见那小破胖子竟然没!有!在!看!如此令他得意的漂亮一击她居然根本没!有!看!到!她在干嘛?!扭着头在和谁说话?!气死了气死了!这个死小胖!太欠揍了!太欠揍了!

        元昶一时火大,众目睽睽之下遥遥向着燕七一指:“燕小胖!上来!我让你两只手加一条腿,上来同我角抵!”

        众人哗地一下子嗨翻了——男生和女生玩角抵啊!有戏看了有戏看了嘿!太荡漾了有木有!太心痒了有木有!太羞耻play了有木有!太……咦?怎么指的是个小胖子啊?为什么不指个漂亮小美人儿呢?小胖子什么的……有性别之分吗?跟和男人角抵有什么两样啊!

        雌雄莫辨的燕七正摇着小胖油手:“我并不想养獒来着……”

        “少废话,上来!”元昶喝道。

        燕七还待再三申明意愿,却忽觉屁股下面伸进一只谁的脚来,紧接着这脚向上一掀,一下子就把她给掀蹿了出去,蹬蹬蹬地踉跄了七八步,站直身子时已是一身血胆地立在了场中,与元昶面对面地呈了对决之势。

        “小七加油!”武珽用手在嘴边拢成喇叭状地吼道,刚这一脚真是掀得爽极了,解气!

        “小七加油!小七加油!”武玥蹦起来拼命摆动着手里的山鸡腿。

        “小七小七!和他比!小七最最厉害!小七!”燕九少爷那位胖小弟的声音不知从哪个旮旯传了出来。

        众人跟着起哄,管它是男是女是胖是瘦,反正能看元昶虐人就足够欢乐了!

        “我们还没学到角抵呢。”燕七上来先认怂。

        “你随便出招,王八拳都行!”元昶在燕七刚一站到自己面前时,那股子火气就莫名其妙地瞬间消散于无形了,这会子不由自主地翘着嘴角,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脸上的笑容,咧着嘴粗豪大气地道。

        王八拳就是两条胳膊风车似地抡圆了可劲儿夯,速度要是快起来怕是全身的小肥肉都会抖成轩然大波,那画面太美燕七不敢尝试,想了想自己会用的招式大概就只有杜朗教的老年拳了,反正元昶答应了不用手和一条腿,只用一条腿的话,应该不会把她揍得很惨。

        “好吧。”燕七答应了。

        元昶嘿嘿直笑,小胖子有时候没原则得真他妈的可爱。

        “开始开始!”有人迫不及待地号令道。

        元昶负了手,屈膝提起一条腿来,另一条腿笔直立住,纹丝不动,比柱子还稳。

        “来。”他笑嘻嘻地招呼燕七。

        要把他撂翻,当然要想法子进攻他的这条支撑腿。燕七走上前,胖腿一伸一勾,先将元昶支撑腿别住,而后两手去推他上身,只要能推得他向后倒,腿再被她绊住,不允许使用双手和另一条腿的他就不得不往地上摔了。

        结果燕七卯足力气的一推,跟推在一堵厚实的墙上没啥两样,元昶一条腿站着照旧纹丝不动,燕七手腕却险些戳着。

        “你用力了吗燕小胖?别偷懒啊!”元昶嘻嘻哈哈地笑。

        燕七猫腰,双手抱住元昶的腿,企图来个“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给他拔起来,结果除了把人裤腿儿从靴筒里撸到膝盖上了之外,还是分毫没能撼动人这棵大树。

        围观群众哈哈大笑,有人就给燕七出主意:“薅他腿毛!薅他腿毛!”

        不过燕七瞅得清楚,元昶这熊孩子发育刚开始,腿毛还没长出多少来呢。

        “再来再来!”元昶大大咧咧地仰着下巴,好似燕七就像在他这棵大树上飞来飞去的小胖蚊虫。

        燕七绕到元昶身后,抬脚蹬住元昶支撑腿的膝窝,生理构造上来看,任何人被蹬住这个位置都无法抵抗地会弯膝,结果任凭燕七使出了吃肉的力气怎么蹬都无法将元昶的腿蹬弯。

        “我认输。”燕七道。

        “……不许!”元昶瞪她。

        “太霸道了你。”燕七道。

        “霸道有理。”元昶跋扈地扬起眉毛。

        “认怂无罪。”燕七道。

        “少啰嗦,再不动手我就把你挂到最高的树上去看夜景你信不信?”元昶威胁道。

        “你咋不让我上天呢。”燕七只好再一次伸出小胖手。

        牢牢地抱住元昶的腰。

        脚下勾住他的支撑腿。

        吃肉的力气使出来。

        用力——推——

        元昶没动,可是脸红了。赤.裸裸的胸膛上热乎乎地贴着一张软软肉肉的小胖脸儿,发丝上的草木清香不可阻挡地钻进鼻孔,那两条小胖胳膊将他紧紧地箍住,像是一团暖茸茸的棉花把他包围了起来……

        这……这算是……投怀送抱么……可她既不是依人的小鸟也不是弱质的佳人,没有勾魂夺魄的美貌也没有明月花前的情调,她甚至还是个小胖子,成日木讷着脸,不娇柔不甜美不活泼不可爱,完全没有女孩子应有的情趣,更甚至她都不会哭!

        就连这样的投怀送抱都是为了用摔跤的动作放倒他。

        可是……为什么好像有些不太对……

        元昶在四面八方涌过来的笑声与起哄声中清楚地听见了自己的心跳。

        嗵嗵,嗵嗵,嗵嗵嗵嗵。

        跳得好快。

        有什么东西把他浑身上下的血和水分都抽干了。

        这感觉让人迷茫又讨厌!

        元昶被刺到了一般一把推开燕七,既懵又乱之下根本没有控制手上的力道,燕七被他推得向后连连捯饬了十几步,最后重重地摔坐在地。

        “吁——”众人发出巨大声浪的嘘声,元昶却已顾不得许多,转头就大步离开了场地。

        燕七倒是没什么所谓,起身拍拍屁股上沾到的草叶子,不紧不慢地回到了场下原位。

        “元昶什么人啊!太没品了!对不懂武的人还出这么重的手!”武玥要气炸了,恨恨地向着元昶离开的方向丢出一块石头去。

        “他刚才好像突然就情绪大变……”陆藕心细,谨慎地看着燕七,“他是不是遇到什么突发之事了?”

        “害羞了吧。”燕七说。

        “——害——害羞?”武玥险些被呛出口水来,“他为什么会害羞?他那样的人也会害羞吗?!没开玩笑吧!”

        “大姐,好歹我也是个女人,你睁眼看看我。”燕七道。

        “……”武玥突然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的胖闺蜜,因为她好像真的……一直忘了燕七同志是个女生来着……不过她也从来没把她当男生啊!真的!

        陆藕在旁边若有所思地掩嘴笑了半天。

        元昶那货的突然离场并没有给情绪正嗨的学生们造成什么困扰,何况小胖子之流的,根本没有值得回味和记忆的点嘛!赶紧翻过篇去,大家就又笑闹起来,起着哄地挨个儿把人往场中推着要求表演节目,五音不全的被逼着唱歌,说话结巴的被逼着念绕口令,五大三粗的要跳舞,纤瘦小巧的互相比赛吃掉整只鸡。

        到后来情绪全开的学生们又开始闹教头们,全场起着哄地要杜朗打套醉拳,闹完杜朗又去闹其他几个教头,却是没人敢去闹武长戈。

        “都是欺软怕硬啊。”燕七对此表示遗憾。

        “要不,你去同我十二叔比一回箭法?”武玥自从知道燕七箭法了得之后,天天想着让自己的胖闺蜜挑战各种极限,然后她就可以在旁边看热闹了。

        “你究竟是不是我亲生的朋友?”燕七口含热血道。

        武玥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她亲生的这位头上“啪”地一声响,一颗小石头从后方丢来,正敲在这位脑壳上。

        燕七回过头看,火光照不到的角落里传出个声音来:“喂,你刚才没事吧?”

        是元昶,粗声粗气的,透着很明显的僵硬与不耐烦。

        “没事,草皮软。”燕七道。

        那边半晌没有声音,武玥倒是先按捺不住了,叫道:“元昶!你过来给小七道歉!”

        “我——我为什么要给她道歉!”元昶声音更粗了,很有些羞恼。

        “你说为什么啊!用那么大的力气,肯定把小七弄疼了!你是第一次吗?!若是没经验也不会怪你,你都同别人做过这么多次了,怎么就不知道对小七轻着些?!小七可是第一次!会流血的知不知道!你轻些弄她会死啊?!”

        卧槽武十六同志在说什么是不是在念黄段子她每天放学回家到底都看了些什么书为什么没有学会发朋友圈共享这种行为应该挂出来让大家一起喷后拉黑取关粉转路人才对。

        “不要大声嚷。”燕七发现附近的人都正以十分惊骇的神情看着这厢。

        “怕他呢!”新晋黄段子手武玥小同志毫无察觉地一撇嘴。

        “这样,我去同他说。”燕七为免亲生朋友再说出更马赛克的内容来,积极地起身向着元昶所在的暗处走过去。

        “你过来干什么!”暗处的元昶如临大敌,听声音竟还向后退了几步。

        “你没事吧?”燕七问他。

        “我——我能有什么事!”元昶提声道。

        “没事就别躲着了。你输给我的獒崽烦请令师先帮忙养着,我回头送人。”燕七道。

        “……送谁?”

        “武五,他刚说他想养一只来着,正好他生辰快到了。”燕七道。

        “为什么要送他?!”元昶向前跨了两步,一张薄怒的脸曝露在微弱的火光里。

        “我生辰的时候他也送我礼物了啊。”燕七道。

        “他为什么要送你礼物!”元昶粗声喝问。

        “我们两家是通家之好,而且正赶上我本命年。”燕七如实答道。

        “通家之好——你们家怎么那么多通家之好!”元昶恼道,“他送你什么了?!”

        “他亲手猎到的一头老虎的虎皮。”

        “你——你是不是傻?!一块虎皮才值几两银子!?你知不知道我师父养的獒都是纯种的高原獒,多少高官权贵排着队想买都买不到?!”元昶光火地又向前迈了两步,低下头来狠狠地瞪着面前的小蠢胖子。

        “哦。”燕七道。

        “——哦什么哦!燕小胖我真想狠狠揍你一顿啊!”元昶挥舞着拳头,“我告诉你,那獒崽你要么自己养要么丢掉,总之不许你送人!”

        “纯种的獒不易养活,丢掉的话就更是九死一生了,”燕七道,“我祖母也不会允许我在家里养的,我还是不要了。”

        “那我送你别的!”元昶道。

        “不用。”

        “不行!愿赌服输!你说,你想要什么!”

        “真要给啊?”

        “废话!快说!”

        “那你送我一张弓好了,”燕七道,“要四十斤拉力的,能行吗?”

        “嘿!”元昶咧了咧嘴,“要什么木料的?”

        “《周礼·考工记·弓人》有云,凡取干之道七:柘为上,檍次之,檿桑次之,橘次之,木瓜次之,荆次之,竹为下。”

        “废话!还用你教我?!”元昶瞪她。

        “那你要是不抠门儿的话就送我柘木的呗。”燕七道。

        “行吧,你等着,我送你的弓保管是天下最好的弓!”元昶拍着胸脯道。

        “嗯,好马配好鞍,好弓配安安。”燕七道。

        “哈哈哈哈,耍什么宝你傻小胖!”元昶忍不住笑出来,伸手在燕七头上乎拉了一把。

        “阿玥招呼我呢,我过去了。”燕七冲元昶摆了摆手,转身回了圈子。

        元昶的手还举在半空,忽然之间发现方才那莫名难言的尴尬竟然不知不觉间消散了,仿佛就是在同燕小胖的这几段对话间,不动声色地,润物无声一般。

        ……这个燕小胖……

        元昶不知自己是该笑还是该怎样,尴尬是没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奇怪的开心烦恼,烦恼什么不知道,开心什么更不知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889/148967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