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恰锦绣华年 > 第204章 互动

第204章 互动

        问及计春是如何将吕策这么个胆小如鼠的人半夜里骗到古墓来的,计春万念俱灰的神情里也不免一抹讥嘲:“他既胆小,偏又利欲熏心,我不过背了人同他说一句愿陪他半夜到古墓来抢先抄了古夜铭文去,他便无不欢喜地应了,左右我有把柄在他手上,他也不会疑我要抢他的名利。我们约定了寅时到古墓碰头,因恐惊动其他人,不能相互叫着一起出门,我便和他说,若他到时我还未到,便让他先抄铭文,想来我也不会耽搁太久——因想着有我相陪,他便也壮了胆子,果真自个儿先进了墓室——可见名利二字猛于蛊,中了这蛊便连平日畏惧的都能抛闪开了。”

        “他既这般胆小,又如何要选了金石社这样时常要与古墓打交道的社参加呢?”乔乐梓看着计春。

        计春便是一阵沉默,末了轻声地道:“只因吕策他……也是真心喜爱钻研金石这件事的。”

        所以不论计春还是吕策,在这一场前因后果里,谁的初心也未见得比谁更高尚。

        案情水落石出,计春被上了镣铐预备带回城去,上马前想起来问燕九少爷:“我在桌上摆的那些器物本就杂乱无章,你是怎生将那样子记下来的?”

        燕九少爷揣着手,慢吞吞地说话:“从事金石研究,最不能少的本事便是观察入微与一个好记性,否则那么多的史料、花纹、制式、工艺、图样,要怎么随时应用?”

        计春恍然,不由一叹:“虽我也明白这道理,却不能似你一般灵活用于平时。”

        “你不必惭愧,有时候是天赋在作祟。”燕九少爷慢悠悠地道。

        众人:“……”

        燕七对计春:“你别在意啊,这孩子说话向来不会婉转。”

        众人:“……”够啦!你比他也强不到哪儿去!

        临上路前燕子恪把乔乐梓叫到一边说话:“回去仔细问问计春,把影儿投成鬼脸的法子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还是别人教的。”

        乔乐梓一惊:“你是怀疑他也受了‘那人’的指点?”

        “不,只是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可能罢了。”燕子恪道,“问之前先检查他的口与牙,莫要再发生吞毒自尽的情形了。”

        “好。”乔乐梓应了,也不多耽搁,匆匆带着计春和一众手下上马而去,留下两个衙役负责找村民借牛车把吕策的尸体拉回城去,余下的几名金石社成员将本次事件消化了好久,末了和燕子恪道:“我们还是想将那古夜铭文誊抄下来。”

        燕子恪“哦”了一声,理了理袖口,道:“不必费事了,那段铭文的意思是‘三只羊,四只鸡,六个鸡蛋,两罐羊奶,隔壁老王欠我三个鸡蛋并一条熏肉,上月借了对门的一坛油记得后日还’。”

        “……”

        看着众人的懵比脸,燕子恪还继续说呢:“这墓主想来亦是古夜文化的仰慕者,不知从哪里看来了这么一段古夜文,虽不知其意,却当了宝地让人刻在了自己的墓里,大约亦是想图个祥瑞保佑之意,却不知自己是将古夜国人的账本儿给抄了一页来,我看没有什么值得考究之处

        。”

        目送一脸生无可恋的年轻人们不肯多留纷纷离去,剩下的燕家伯侄仨连带着个武环一起回了村长家里,农家小炒肉重新炒了新的,热气腾腾地端上桌来。

        “原来燕伯父识得古夜文。”武环说话从来没有问号,语气比墓壁还平。

        “呵呵,年轻时略有涉猎。”

        “大伯也喜欢金石吗?”燕七问。

        “我有个朋友,他喜欢。”

        因为朋友喜欢,他便也去学,是什么样的朋友能令他如此呢?

        ……

        从未央村回来,燕七换了衣服奔赴书院。今儿是锦绣综武队客场挑战崇文书院综武队,崇文是综武强队,第一回合整了个泥沼阵地,让锦绣男女队双双失利,这一回锦绣书院是想报仇来的。

        然而锦绣书院却少了元昶这员大将,替补上场的车实力相差甚远,又因一直打替补基本没有上过场,和其他队员之间毫无默契,所以锦绣对崇文的这一回合比赛再一次输掉了。

        “碰巧贾次山长去看了比赛,他本就是综武迷,这下子哪里肯依,强令着我十二叔务必尽快找一个能顶得上元昶缺儿的强力车进队,”第二天一去书院,武玥就拉着燕七放八卦,“这可得到哪儿去找啊!元昶走的太不是时候了,好歹也得等今年的比赛全打完再走嘛!”

        燕七往她手里塞蛋黄酥:“我看你就挺合适的。”

        “哈哈哈说什么哪!”武玥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地拍了燕七一掌,“你不减肥啦还吃这个?”

        “昨儿我大伯请了吕御医来家给我们诊平安脉,说我减肥减得太猛,需要适当补补。”

        “可不是,你瘦得太快了,我看近半个多月你至少也得减了有十斤。”

        “怎么也得赶在穿上冬衣之前减下来,否则套上棉裙又成了球儿。”

        “哈哈哈哈,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五岁那年下大雪,你们合府到我家去玩儿,结果武十三发坏往你脚下扔冰坷垃,你躲开了冰坷垃没躲过脚下冻实着的一块冰,整个人滑得滚了好长一截路,偏穿得还厚,在雪地里滚了一回沾了一身的雪,你三叔碰巧路过还笑着说‘这谁滚的雪球,这么圆’——当时就给我笑出溜了,哈哈哈哈哈!”

        “五岁时候的事儿你都记得这么清楚,咋就记不住书本上的东西?”

        “书本上的东西哪有你好玩儿。”

        “……”

        早上第一堂课惯例是诗书,讲几篇文章,说几个故事,令大家诵读一回,末了还有课上作业——这是女孩子们最喜欢的环节,别的班的学生最怕写作业,可梅花班的姑娘却最喜欢,因为燕子恒给出的作业不同于其他先生,他会先出一道题目,然后让女孩子们在纸上就此题目随意进行发挥,可以议论,可以抒情,可以讲笑话,可以写经历,可以编故事,可以作诗赋词,甚至可以画幅画儿

        。

        下课的时候他会把大家的作业收上去,待到第二天再发下来,这个时候作业纸上就会多了另外一个人的笔迹——燕子恒在锦院那边也教了一个男学生班,梅花班学生们的作业就是被他带去了那个男生班上,发到每个人手中一份,然后让男学生们在这纸上就该题目与这份作业的主人展开互动交流。

        当然,每份作业交到他手中后都会经他过目,因此不会有违反礼教的内容存在,并且双方学生都不必署名,女学生们只需在作业纸上做一个能认出自己作业的记号即可。

        说白了,这就跟一次性笔友一样,因为女孩子们的作业拿到男学生那边时都是随机无序发放,这一次交流过的人,下一次可能就换成了别人,而燕子恒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女孩子们接触到更多更不同的视角和理念,让女孩子们学习男生的阔达宽放,让男学生们学习女孩子的细腻平和。

        能和异性进行这么有趣的交流,女孩子们哪有不感兴趣的,于是每天的课堂作业竟成了女孩子们最盼望最喜欢的环节,燕子恒会先发下来上一次的作业,而后随机点几个人将作业的内容给大家朗诵一遍,展开一番讨论,再开始留这一次作业的题目,让大家当堂完成。

        上一次的题目是《九月九》,眼看就要到重阳,燕子恒便留了这题让大家写。

        “鸣阳,先来念念你的吧。”燕子恒坐在讲席上,温和地笑着点起武玥。

        武玥写的是篇游记,详细讲述了某年的重阳节,她和几个兄弟姐妹一起爬山登高路遇野兽是怎么将之制服又怎么将之剖腹挖心扒皮放血处理干净最后怎么拿来放到火上烤着吃掉的始末。

        在游记下面的空白处,是锦院那个男生班中某位男生写给她的回复,言简意赅,只有一句话:“肉上抹腐乳酱汁烤来更好吃。”

        众女生:“……”

        然后大家勉强讨论了几回重阳登高游秋的攻略,燕子恒就点了下一个:“非烟。”

        非烟是陆藕的字,写的却是一篇叙事性散文,描述的亦是某年的重阳节,她在家里和母亲赏菊、品茶、食蟹、对诗的画面,当日作的诗也写了下来,而锦院的男学生在下面回复她的,也是一首菊花诗:万绦垂金傍篱香,秋色.欲重阳。远山晴霁如画,红叶间疏黄。雁影淡,彩云长,水茫茫。登高望断,秋信来时,无限思量。

        大家品了一回诗,探讨了几款名贵菊花的种类和看点,接着就到了第三个被点到的:“安安。”

        三叔今天是按团伙点名的吗?

        燕七站起身拿了自己的作业纸朗读:“又是九月九,重阳夜,难聚首。思乡的人儿飘流在外头。又是九月九,愁更愁,情更忧。回家的打算,始终在心头。走走走,走啊走,走到九月九……”

        “……”鬼?!

        “题目是《游子吟》。”燕七觉得这个题目能帮助大家理解她抄袭的这段内容,下面是男学生的回复:“又是九月九,大闸蟹,菊花酒。想吃的人儿流连在灶头。又是九月九,烧猪肘,多放油。拍几瓣大蒜,洒在肉上头。走走走,走啊走,走到灶台口……”

        众:“……”恭喜燕七同学拾获好笔友

        。

        “今日的题目是,”燕子恒支颐,笑得温煦,“《簪花记》。”

        ……

        “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风前横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著冠。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尽清欢。黄花白发相牵挽,付与时人洗眼看。”

        燕子恪同乔乐梓两个,在瞧月亭儿里喝小酒。

        “府里这是打算重阳摆宴?”乔乐梓瞅着燕府后花园子里来来往往忙碌着的下人们,扫地的,修圃的,搬花的,清湖的,哪儿哪儿都是人。

        “过几日便是家里二姐儿的十六岁生辰,”燕子恪道,“内子赶在前头想在家里办个赏菊宴,你若得空也来坐坐。”

        乔乐梓倒是明白,女孩子到了十六岁也就该相看人家儿了,本朝时兴晚嫁,十八岁再出阁也是不晚,如今女子在家中地位比旧时渐涨,儿子女儿皆是心头肉,哪个爹娘不愿把闺女在家多留些时候?所以也不急着把女儿往外头打发,现下大多富贵人家儿都爱在十六岁左右才开始相看。

        不过……燕大蛇精要嫁女儿……这个……有人敢娶吗?乔乐梓对此表示担心。

        “你的事儿也该着手办了,”人家还担心他呢,“到那日也必有不少适龄小姐前来赴宴。”

        乔乐梓一阵尴尬:“咳,我那天怕是腾不出空儿……”

        “那我便提前给你备下虎鞭酒做年礼了。”燕子恪道。

        “……”这是说他再不娶媳妇鼓捣几个孩子出来那方面的能力就要退化了,只能靠虎鞭酒滋补壮阳了!乔乐梓好想把这混蛋从瞧月亭里搡假山下头去!

        “咳,那啥,”乔乐梓意图明显地准备带开话题,“那个计春,我回去问过他了,制造投影的法子是他自个儿想出来的,没有人教过他。”

        “哦。”燕子恪捏着酒杯,垂眸盯着杯里小小的酒泡。

        “要说‘那人’也够神通广大的,”乔乐梓咂嘴,“这些彼此互不相干的犯案者居然都能被其搭上线,他究竟是如何做到此点的呢?而最为令人惊讶的是他所具备的学识和巧思,竟有许多是闻所未闻之法,这样的人,当世果真存在么?”

        燕子恪笑了笑:“天才罕有,千万人中出一个,也尽够了。”

        重阳节书院惯例放假三天,从初八到初十,因着初九是土曜日,各家都要出门游玩登高各备节目,所以综武社的赛前训练就提前到了初八上午,初八下午是其他社团的比赛时间,初十下午是综武比赛。

        初八这天宫里头办迎霜宴,臣子们俱要进宫同皇上一起过节,初九才跟自家过,初十便是各类宴请,燕家的赏菊宴便定在了初十。

        初八上午,燕七刚下马车便瞅见武玥站在书院门口,看那样子是专为等她的,果然三步并做两步地冲过来,拉着燕七就往里走,边走边一脸神秘兼兴奋地道:“我十二叔找着接替元昶的‘车’了!你猜是谁?”

        “谁?”燕七履行捧哏职责。

        武玥一错眼,瞅见走在前面不远处的一个人,登时抬手向前一指:“就是他!”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889/155516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