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恰锦绣华年 > 第230章 孔黑

第230章 孔黑

        玉树书院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会乱成什么样,没人去管,锦绣书院的家伙们却都是十分地开心——把玉树综武队唯一一个明星队员给挖过来了,那玉树以后岂不是会一蹶不振?哈哈哈!这可真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我们热烈欢迎孔回桥,就算他以前是玉树的人又怎样?他现在已是我们锦绣的人了!将来要跟着我们锦绣去干玉树,只要看到这一点就好了嘛!哈哈哈哈!欢迎欢迎!欢迎盖上了锦绣戳儿的孔队长!以后你生生死死就都是锦绣的兔撕鸡了!

        大家就有种强抢了别人的媳妇后将来还要带着这媳妇回去抽别人家的孩子的快感。

        听说课间的时候有大批的学生涌到孔回桥新转去的班级门口进行了全方位多姿势高难度大力度的围观,因为大家还从来没有见过敢于从玉树转学到锦绣来的不怕死的家伙——这货可出了名了,将来去谁家赴个宴串个门若是遇到玉树的人那岂不是要瘸着腿儿回家?

        好可怜的说……瞧那小身板儿软塌塌没什么精神的样子,赶紧趁现在多看他几眼吧,看一眼少一眼了唉。

        第一天放学的时候,一群玉树的学生——也可能是玉树综武队的狂热粉丝,堵在锦绣的大门口,专等着孔回桥从里头出来扑上去骂,那叫一个千夫所指,那叫一个人人喊打,看得锦绣的同志们都不落忍了,人孔回桥却一点儿事都没有,兔斯基着个脸,慢慢悠悠地穿过喊打喊杀的人群上马走人。

        第二天放学的时候再次穿过骂声阵阵的人群,却发现自己马的屁股上被人用红漆写上了“叛徒”二字,真要这么骑着穿街过巷,全京人就都知道他孔回桥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了。

        孔回桥依旧嘛事没有,上了马,把外衫一脱,罩在马屁股上,摇摇晃晃地回家去了。

        第三天上学的路上,这位的身后吸引了路人大量的目光——给马屁股上涂俩大红脸蛋儿这人是变态吗?!——废话,昨天红漆写的那俩字根本洗不掉只好等它自行脱落,在此之前只能全用红漆涂掉了好吗!

        放学的时候,更多的玉树人堵到门口,然而孔回桥已经跳墙走了,红通通的马屁股蛋子上又用黑漆写上了“叛徒”两字,除此之外,马头马脖马身马腿上全都被写上了“叛徒”。

        马:老子招哪个咯?!

        孔回桥仍旧脱了外衣,把马屁股上最显眼的那俩字罩住,在路人持续的目光关注下不紧不慢地回了家。

        第四天,孔回桥骑了匹黑马来……

        放学的时候却找不见了马,正跟原地挠头呢,却见武珽牵着他的黑马从大门里走了出来:“书院西边有马棚,我帮你寄存在那儿了,以后骑马的话都可以直接牵去那里。”

        “哦。”孔回桥上马,骂声中去了。

        “觉得他挺可怜。”武珽旁边的人摇头道。

        “可怜他才是看低了他。”武珽微笑,“你看他像是很在意的样子吗?”

        “……真不在意吗?”

        “这么点压力都承受不住还怎么玩儿综武?”武珽双手抱怀似笑非笑地看着门口渐渐散去的玉树众人,“门第之见是最狭隘的偏见,麻雀笼里关了鹰,还见不得鹰飞上九霄,成天堵在这里吱吱喳喳,还不是曝露了自己翅膀小的短处?”

        “可这鹰本就是麻雀窝里养出来的。”

        “那他们便更该以自己养出的鹰能飞得更高为荣,”武珽淡笑,“指望着鹰带着麻雀万里凌云?不现实。若他们聪明一点的话,这个时候就更该支持孔回桥,他的每场比赛都到场去鼓劲儿呐喊,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人是他们玉树养出来的,无论飞得多高、栖在哪根枝头,它出生的窝都是玉树那棵树上。”

        “你不怕孔回桥身在曹营心在汉?”

        “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对手,”武珽笑,“做为孔队长曾经的头号对手,我想我大概要比玉树的家伙们还要了解他一些。我们孔队长最是个没奢望没追求的人,随遇而安是他独特的本事,这世上的事最禁不得较真儿,孔队长恰恰就是个最不爱较真儿的人,又不是两国打仗,身在曹营心在汉?想这么多他还嫌累呢。”

        没追求的孔队长在第五天放学的时候遭受到了来自他曾经的战友玉树综武队队员们的围追堵截。

        “队长!你为甚会转到锦绣啊?!”

        “队长!你快回来!”

        “队长!你背叛了我们!”

        “队长!你真的要为锦绣效力了吗?你忘了我们一起并肩作战的美好日子了吗?”

        “队长!你真的要成为锦绣的走狗了吗?锦绣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队长!你是不是被武珽那个王八蛋收买了?!你真的要成为玉树的罪人吗?!”

        “队长!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

        面对一脸血泪控诉他的很受伤的昔日战友们,孔回桥深深地一个呼吸,淡淡地吐出一个字:“滚。”

        妈蛋的事情都已经是这样了还纠缠不休做什么?!既然你们那么喜欢受伤那老子就让你们伤个够。

        昔日的队友们果然都炸了!有几个怒血上头冲上来就要和孔回桥拼个头破血流,才要动手,就见锦绣大门里迈出武珽来,身后跟着乌压压一大片虎背熊腰的锦绣武艺队的队员,个个儿手里持枪带刀,面目凶狠,齐刷刷阴恻恻地盯着玉树的这一小伙人。

        “有朋自玉树来,不亦乐乎。”武珽笑着走到孔回桥身旁昂然立住,“让客人吃好玩好是我锦绣一直奉行的待客之道,只我们孔兄一向寡言讷语,恐招待不周,不能令诸位尽兴而归,还是由在下来照顾诸位的好。却不知诸位是想怎么吃、怎么玩儿呢?”

        说着也不回头地和身后众人道:“弟兄们,我们都有什么好吃的招待客人呢?”

        身后百十来号人齐刷刷地亮出了手中刀剑,锵啷啷一片响。

        玉树的人一见这阵势便有些退缩,面对锦绣的人就是再一身血性也不能无视人数和实力上的差距啊,只是心中愈加不服罢了,其中一个怒向武珽道:“以多压少,算什么本事?!”

        “哦,以多压少不算本事,”武珽微笑,“刚才难道是一群狗在追着我们孔兄咬么?”

        “你——我们玉树的事与你无关!”这人吼道。

        “你们玉树的事在我们锦绣门口解决?当我们都是死人啊?!”武珽身后的众人便嚷道。

        武珽抬抬手,众人便止了声,听他笑道:“玉树的事与我们无关,锦绣的事亦与你们无关,现在孔兄是我们锦绣的人,在锦绣的地盘上骂他,辱他,动他,那便是与锦绣息息相关的事,锦绣可从来不是人欺我一分、我让人一丈的作派,动我一砖一瓦、犯我一友一朋,定当以牙还牙,捍我院威!”

        “喝!”身后众人齐齐一声沉吼。

        玉树一伙唬得心里一咯噔:锦绣这帮人彪乎乎的可真惹不起,上来一阵乱棍给你开了瓢你知道是谁下的黑手啊?找武珽负责?怎么负?告家长?他爹比他还彪呢!那可是个除了皇上谁都敢揍的主儿!更别提这货除了武力值高他还心黑!宁惹一百个孔回桥也莫惹一个武珽!

        ……关键是现在连孔回桥也不能惹了……人让武珽给罩了,瞅这并肩而立双宿双飞晒恩爱的样子,要不要再给你们身后打起一面彩虹旗啊?!

        好汉不吃眼前亏,玉树的哥儿几个准备撤了,临走前还撂下一句:“队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叫你队长了,从此后你是你,我们是我们,下次综武场上再见面,各为其主,绝不相让!”

        说得你们多牛逼似的,孔回桥心道,哪次队内训练不是被老子揍得哭爹叫娘?还相让。

        待那几人走远,武珽偏脸望着孔回桥微笑:“需要护送你回家吗孔队长?”

        “滚。”孔回桥翻身上马。

        “明儿一早记得来书院进行赛前训练。”武珽双手握喇叭地放到嘴边笑着提醒他。

        “蛋。”孔回桥头也不回。

        武珽冲着后头众人一招手,百十口人齐声吼道:“孔队长慢走!路上小心!”

        孔回桥后背一僵险没从马上掉下来。

        武珽你二大爷!

        孔回桥转入锦绣不到一周,综武队的成员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周六上午的赛前训练开始前,武珽隆重地向大家介绍了这位锦绣众最熟悉不过的“新人”:“孔回桥,字崩豆,以后在队中任车担当,职务:副队长。”

        “干!”你特么才崩豆!你全家都崩豆!谁特么要当副队长!谁特么要被你压在下面!

        大家纷纷拱手招呼,还有人跟他开玩笑:“孔队长终于弃暗投明了!”

        以及:“来锦绣好好干,争取篡了武队的权,我们早看他不顺眼了,坚决挺你上位!”

        又及:“孔副队当真说不成两个字的话吗?那你管‘姐夫’是叫姐还是叫夫啊?”

        再及:“孔副队有空可得教教我怎样做到银枪不倒啊!”

        还及:“孔副队,玉树的人再来找你不要怕,你叫上我们,管保实打实地在旁边给你呐喊助威!”

        “……”锦绣的这帮渣!全特么跟武珽是一样的货色!

        说说笑笑的功夫,武长戈就进来了,对孔回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待遇,进来就直接进入主题,讲了讲明天的对手文曲书院的打法风格,而后做出针对性的安排:“文曲书院一向喜好以独特的阵地形式和机关做为制胜法宝,此点与东溪队略像,然而东溪队偏好注重细节和层递感强的机关,文曲队却喜好大手笔的大件机关,明日的一战是常规赛的最后一场,文曲队虽已无晋级精英赛的可能,却还需要争取前六的名次,以得到排名奖励,所以若我所料不错,明日文曲队必会在机关上大做文章,而我们的战术继续保持不变,将士相留在本阵,其余人全部攻出,两车负责近攻,两炮负责远攻,五兵协防,两马不必急于进阵,免得中招。”

        众人边听边应,待战术安排完毕,集体出了百武堂往综武场地上去,先照例分做两队打练习赛,而后武珽便带着孔回桥熟悉己方的阵地。

        “明儿我们第一次在综武场上合作,”武珽道,“你拿着枪尽量离我远点儿。”

        “?”孔回桥瞟他。

        “和你当对手当习惯了,怕看到你那根枪就不由自主地想扑上去揍你。”武珽笑道。

        “滚。”

        “好好干,老孔,”武珽停下脚转头看着他,“我们的书院生涯只有区区六年,最好的年纪,最妙的时光,若拿不到一个综武冠军,那将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相信你也一样。”

        突然开始煽情是什么鬼?这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节奏吗?

        “而且比起在玉树来,至少有一样是好的,”武珽微笑,“这里没有猪队友,你会发现,你的身边有神一样的助手是一件多么开心痛快的事。”

        神一样的助手?谁?别跟我说是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啊。

        “比赛的时候自己去体会吧,总会有惊喜。”

        有惊喜的日子就这样来临了——常规赛的最后一轮,决定数支队伍命运的关键比赛,在周日的下午同一时间拉开帷幕,锦绣书院客场挑战文曲书院,开赛前小半个时辰,场边的观众席便已座无虚席,除了比赛双方的亲朋好友、同院同窗及粉丝之外,场中还涌入了一部分玉树粉——这部分玉树粉里的激进派宁可放弃观看自家主队的最后一场比赛,也要到这一场来狠狠地黑一把孔回桥——他们要给他喝倒彩!让全场的观众都知道他是个叛徒!要让他心绪大乱发挥失常当众丢人!让锦绣也容不得他!要让他知道背叛玉树的下场!

        没错,我们就是孔回桥的黑!简称孔黑!

        “因爱生恨什么的简直太可怕。”燕七看着观众席上那小一撮儿打着大条幅痛斥孔回桥的孔黑叹道,离孔黑们的座席不远处,坐着萧天航和萧太太,萧太太正冲她招手,燕七也冲她招了招。

        在萧氏夫妇稍远些的位置,燕九少爷和他的两个小弟、以及陆藕和陆太太也都来了,锦绣的队员席上坐着崔晞,笑吟吟地看着这厢。

        裁判宣布完比赛规则,双方队员退回各自阵地,比赛即将开始,接二连三换上新血的锦绣能否成功晋级精英赛呢?武珽的开赛前动员表明了锦绣队员的态度:“没别的话,只有四个字:进攻,拿下。锦绣——”

        “——必胜!”

        萧宸:“必……”

        孔回桥:“胜。”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889/168680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