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恰锦绣华年 > 第261章 战胜

第261章 战胜

        如果不是因为有燕七的出现,紫阳队的余心乐大概就将是今年最佳的新炮担当了——哦,不对,还有个萧宸……余心乐很有些遗憾,后羿盛会的那几天他不巧练箭伤了手,没能参加成,否则盛会的头魁还不定花落谁家呢。

        不过不要紧,他可以在综武场上慢慢证明给大家看,谁才是继箭神之后最有前途的箭手,征服男人们的雄心,俘获女人们的芳心,嗯嗯,把紫阳队的这个光荣传统发扬光大。

        刚才射向燕四少爷的那一箭,不过是他在追击锦绣将的过程中随手为之,虽然未能射中,他也不甚在意,在被选拔进紫阳队后他所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拥有一颗平常心,胜不骄,没有漂亮的胜也不馁……一时的失手更不必往心里去,因为,反正到最后,赢的会是紫阳。

        远远地冲着锦绣马放完一箭,余心乐继续去追那个看上去懒洋洋实则跑起来跟特么兔子似的锦绣将,这锦绣将换人了?蔫儿坏蔫儿坏的,一边跑还一边顺手拿着枪捅半路上的他们紫阳的队员,捅一枪就跑,毫不恋战,跑来跑去又绕回来,然后再捅一圈……且这货最狡猾的地方是他特么的枪上还镶了面小镜子,跑起来不必回头,一举枪就能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的情况,完全避免了因回头而致使跑步速度的放慢——闷骚死了有木有!锦绣这帮家伙哪儿来的这么多猥琐的创意啊?!

        结果这位锦绣将就群嘲属性大发了,一路捅下去吸引了两三个紫阳队员追杀他——当然,追杀他更是因为他是对方的将,杀死他紫阳后面的战斗就能省事多了。

        跑着跑着,紫阳队员们发现有些不对了,这个锦绣将逃跑的方向分明是要把紫阳的人引到别的地方去,从而尽量远离锦绣的其他战力不济的队员们,于是紫阳队员们当机立断,留下一个继续撵兔子,其余人调头追杀锦绣其他队员。

        余心乐跳到墙头上纵览全局时,看到追赶锦绣将的本队的一名兵已经和对方战成了一团,并且本队的兵明显处于下风,于是拉弓搭箭,预备助本队兵一臂之力,箭还未及放出,便见另一端的墙头上也站上来一个人,手中箭直指着他这厢,如若他冲着锦绣将放箭,那么这人的箭势必在同时发动,将他射个正着。

        余心乐调转箭尖指向这人,定睛一看,噢,是美人炮!这姑娘可不是花瓶,真是有两把刷子的,听丁翡说上一回合他在水里潜游都能被这姑娘射中,后来余心乐回家自己也试了试,发现做不到。

        要谨慎。

        余心乐稳稳地握着弓,盯着这姑娘,心下掂度了掂度,如果自己向这姑娘放箭,这姑娘必也会同时出手,然而她应该是不会功夫的,可他会啊,就算不能完全躲开她这一箭,至少也可以尽力把失分控制在一分,这姑娘大概就不行了,她立在墙头上,只要一躲就容易掉下去,不会功夫的人对这种情况都会下意识地感到紧张,并且还会分心去顾脚下,所以如果两人同时向着对方放箭,应该他的损失更小一些。

        ——决定了!射!

        余心乐拿定主意便不犹豫,手指一松利箭疾出,箭方离弦便立刻提气侧移身位,保险起见还用左臂挡住心口五分区,却听得前方那狂风卷暴雪中传来“叮”地一声响,紧接着雪瀑之中钻出一缕白光直袭身前,手中又是“咔”地一声,余心乐不及细思,立即一坠身形落下墙去,以防对方再射出第三箭。

        ——是的,就在这短短的瞬间内,那姑娘竟然一连向他射出了两支箭!若他没有看错,她的第一箭竟是在半途顶针式地拦截了他的箭,同时她又以骇人的速度抽出了第二支箭并且料准了他闪身的方向和位置,没有攻击心口,而竟是直接射断了他的弓!

        余心乐看着自己手中的断弓不由骇然:顶针式拦截,这样的程度他十次里也能做到一次,可让他惊讶的是那姑娘在这样的天气环境里竟然能一次成功!这样大的风和这样密集的雪,对箭的轨迹和力量都有相当强烈的干扰,而她竟不止成功了一次,第二箭也准之又准地射断了他的弓!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余心乐想要再次验证这句话。他回身便跑,他记得锦绣的另一个炮已经阵亡了,他还可以用那个炮的弓,这在规则上是允许的,他要再次挑战锦绣的这个美人炮!

        因有掩体墙的掩护,燕七在墙头上已经无法射到那个紫阳炮,于是转头向周围打量,这场风雪不知何故竟是越来越猛越来越疾,整片赛场此时都已经笼罩在了雪幕之中,穿着白色甲衣的锦绣队员们的身影几乎快要瞧不见,狂劲的风使得站在这墙头上都难以控制住身体的重心,双方队员们的一招一式都像是在与恶劣的自然搏斗,艰难又吃力。

        燕七看到了正与紫阳帅缠斗的萧宸,进入精英赛后,帅与将就成了重中之重的角色,以紫阳队的经验,他们的帅必也是队中战斗力处于前列的人,萧宸的鞭子使得出神入化,紫阳帅的双刀却也毫不逊色,两人在雪地里辗转腾挪龙腾虎蹴,战得是天地色变日月无光。

        在另一个方向,孔回桥干掉了紫阳兵,却不幸迎来了丁翡,上一回合孔回桥就是败在丁翡手上的,这一回合仍然力有不逮,只得且打且退。

        再远一些的地方,武珽和卢鼎两家队长从比赛开始没多久就战在了一处,武珽的目的是拖住对方最强手,以防其大肆猎杀己方队员,卢鼎的目的亦是拖住对方最强手,以防之营救其队友,两位队长战力旗鼓相当,大战数百回合仍难分上下。

        燕七再去寻己方的兵,却见三个兵已悉数阵亡,加上先前阵亡的两车一炮,以及不知什么时候被干掉的另一个马担当李子谦,己方还剩九人,而此刻躲在树上的两象两士形势也不容乐观,对方的两相已经爬上树去,不去对付锦绣象,却是奔着锦绣士去了,由于兵器的攻击对相无效,相也不能采用非角抵的形式对别人发动攻击,所以紫阳相上树去的唯一目的就是把这俩锦绣士从树上给怼下来,然后交给树下的同伴来收拾。

        树下正站着一名持弓时刻准备着的紫阳炮,另还有一名紫阳兵正疾速往那厢赶去汇合,树上的两个锦绣士只要稍微一露破绽,树下紫阳炮的箭很可能就会杀到,倘若锦绣的象和士被拿下,场上的锦绣队员就只剩下了五人,那就意味着输掉了这一轮的比赛。

        燕七略一扫视将全场形势皆尽看在眼里,立刻便跃下墙头向着己方兵阵亡的地方跑去,一一将三兵携带的箭支插.进自己的箭袋,之后翻上墙去搭箭便射,一箭两箭三箭四箭更多箭,利箭随着身体的转动水银泻地般一连串地飞出,竟是分别射向不同的方向!

        有两箭是奔着那边围攻锦绣象和士的紫阳的一炮一兵去的,一箭射向正将孔回桥压得透不过气的丁翡,一箭给了和武珽战得不可开交的卢鼎,还有一箭甩给了与萧宸缠斗作一团的紫阳帅!于是——

        紫阳炮——阵亡!

        紫阳兵——阵亡!

        丁翡——失一分!

        卢鼎——失一分!

        紫阳帅——失一分!

        “轰——”观众们发出山崩地裂般的惊吼,顷刻间风更狂,雪更盛,冰面上已积了厚厚一层的雪被大片大片地掀起,随着四面八方刮来的劲风或扬或卷或扑或翻,双方队员交战的身影在这激狂的雪幕中时隐时现如怒海危舟,满场的观众再坐不住,齐齐站起身与这狂风暴雪竞相嘶吼争强,一阵雪浪翻涌过去,人们看到锦绣马挥杆击球,那球在半空划出一道弦月般的弧线,正击中紫阳炮的后背,紫阳炮搭弓引箭回以颜色,又一阵雪浪扬起,将这两人的身形彻底掩在了一片苍白之中。人们看到两名紫阳相终于将锦绣两士逼落了树下,按规则必须以角抵形式进行对决。人们看到丁翡已夺去了锦绣将四分,再有一击便能令所有锦绣队员自动降至“一分体”,而才刚使出技惊四座的连珠箭法的那个锦绣炮已持弓搭箭接近了丁翡!

        一股强劲的旋风卷起一大片冰雪涡沦,细碎的冰渣夹杂在雪花里旋转着碰撞着尖啸着卷向锦绣将、丁翡与锦绣炮那三人,所有观众的眼睛都恨不能瞪出眶子,拼命地向前探着身,努力地寻找雪涡中三人的身影,却只隐约看到那锦绣炮抽箭,一支,两支,三支,旋风卷雪骤然腾空而去,丁翡跃在半空蛇矛舞成一团光影,叮叮叮三声皆尽将箭弹飞,观众们扯裂了嗓子将激狂的吼叫送进风里,锦绣将一枪挑来被丁翡强行避过,脚未落地锦绣炮的第四箭再度袭到,这丁翡硬是半空里将身一扭平翻了开去,轻功,腰功,反应速度端地是登峰造极,观众们疯狂了,口中喊的什么已经完全没有理智和逻辑可言,然而第一个字才刚出口,就见那锦绣炮再度抽箭搭弦,豁然射出两道白光直取丁翡头、心两处——竟是同时射出了两支箭去!丁翡再要躲闪,锦绣炮又抽箭了——三道白光!——同时射出三支利箭!

        天罗地网,神仙难逃!

        丁翡不再闪躲,却抡起蛇矛拼尽最后一击以雷霆万钧之势攻向锦绣将——

        锦绣将——阵亡!

        丁翡——阵亡!

        燕七助跑蹬墙跃上墙头,正将萧宸击杀紫阳帅的一击收进眼中,不俟多耽,由墙头跃下直奔武珽卢鼎缠斗之处,雪雾障目冰砂肆虐,天地陷入一片白茫,突然一阵几乎能劈裂这天地的欢呼声如千万柄利箭清晰又刺耳地穿透了过来,燕七继续跑着,若隐若现的雪幕中看到萧宸也在向着这边奔跑,然后她远远地看到了武珽,看到了他仍在拼尽全力地与卢鼎进行着最后的对决。

        紫阳的观众们欢笑着,沸腾着,释然又放松地欣赏着场上那几名尚不知真相的锦绣队员做着已经毫无意义的努力——在场地的另一边,紫阳两相已成功击杀锦绣的两士,再加上才刚阵亡的锦绣将,锦绣队员在场上的人数只剩下了六人,少于上一场紫阳存活下来的人数——锦绣已经输了,紫阳赢了,王者紫阳,再一次不出所料地淘汰了对手挺进八强,再一次证明紫阳战队,才是综武界当之无愧的霸王!

        ……锦绣的队员太可怜了,快看,他们居然什么都不知道,还在那里无谓奔忙,我们应该为他们本场的表现表示赞赏,他们确实打得不错,可惜还是输了,下一次继续努力吧,加油加油。

        燕七和萧宸在距武珽与卢鼎缠斗处不远的地方擦肩而过,萧宸的方向是那片假树林,目标紫阳相,燕七的方向是旁边的那片空地,目标紫阳炮。

        “输了!你们输了!还比什么?!”紫阳的观众们统一了口号,好让这些煞有介事的锦绣队员不要再让人感到尴尬下去。

        燕七边跑边冲着观众举起手,眼神好的人看清了她的手势:

        一根中指。

        满场里大概也只有燕九少爷看得懂这手势,不由嗤地一声笑出来。

        锦绣剩下的这几个人又不是傻子,这样的欢呼声,他们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吗?

        那为什么他们还要继续做无用功?

        因为这无关胜负,只关荣耀。

        燕七跑到紫阳炮附近时,燕四少爷才刚阵亡在他的手下,紫阳炮搭弓,却不急于向着燕七放箭,提着声先叫了一嗓:“姑娘,在下余心乐,向你讨教!”

        “来。”燕七停步搭箭,“你我互射,先中者死。”

        两人身上都只剩了一分,当然是先中者死。

        “七妹加油!”燕四少爷挥着手里的马球杆狂吼。

        “神马手,你来喊开始!”余心乐冲着燕四少爷道。

        ……只听说过神箭手,神马手是神马鬼?!

        “——开始!”燕四少爷干脆得很,说喊就喊,也不管场中两人是否准备好。

        ——那就全看谁的反应更快了!

        却见这两人几乎同时出手,一紫一白两道疾光相向对冲,“叮”地一声又是顶针式拦截,这一次却不知是谁拦截了谁,燕七稳站原地纹丝不动,余心乐脚下一蹬横向旁移,又是一紫一白两道光——“叮”——再一次空中对撞!——第三箭射出——“叮”——

        余心乐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三箭!这三箭全都被这姑娘拦截了!这可不是什么瞎猫碰到死耗子!这可不是拦截率十箭中一的水准!这是胸有成竹能力达到!这是真真正正的神箭手!

        第四箭射出,余心乐有些胆寒了,而就是这一丝丝的胆寒立刻让对手抓住了机会,白光乍起,却是两道齐发,一道半空撞上他的箭,一道如匹练般划过虚空,下一瞬便觉胸口一记重击,腾腾腾地一连向后退了四五步,低头看去,正中心口。

        全场的观众已经被这场须臾间便分出了胜负的对决震慑到瞠目结舌鸦雀无声,场上只剩下冬风的咆哮与暴雪的狂欢,才刚因为紫阳的晋级而激发出的喜悦之情仿佛被一盆冰水从天而降扑灭了下去,这场对决就像是锦绣给予紫阳观众们的一次示威与还击——得意什么?紫阳晋级了又如何?要单挑,还不是一样毫无还手之力?

        那个锦绣炮转身再次向着两家队长激战的方向走去,并且再一次举起了一只手,还是那记竖中指的手势,似乎又是送给紫阳的观众们的,可她却看也不看观众席,只是高高地稳稳地举着手,这记手势究竟是什么意思?观众们猜不出,而由这位锦绣炮这样子比出来,却让人没来由地感受到了一股如暴风骤雪般狂卷而来的无可招架的霸道与睥睨。

        被双方炮之间的单挑对决吸引去注意力的全场观众,没有注意到萧宸是怎样解决掉紫阳队两个相的,锦绣的两相从树上下来,跟着萧宸亦走向武珽和卢鼎对战的地方,和燕七一起只在旁边围观,谁也没有出手相帮。

        紫阳的观众们心头升出一种难言的情绪,锦绣如今有五人存活,而紫阳只剩下了队长一人,若单从这场比赛本身来看,紫阳输了,而且输得还挺惨——毕竟已经有三年近百场的比赛紫阳都没有输过了,已经连续很多年都没有输得这样惨过了……所以,确实……我们现在又有什么好得意的?

        武珽与卢鼎的激战仍然不停,两个人的身上都只剩下了一分,却都能将这一分在如此激烈的比斗中一直维护住,不可不谓是惊心动魄艺高胆大。

        两位队长,一位已无法再晋级,一位已输了本场比赛,若换作其他队伍,此种情况下便不会再做如此无意义的比斗,直接弃掉武器结束比赛,最后以存活人数定输赢。可这二位却似乎偏要分个胜负,偏要战到最后,风雪里刀来剑往不留余力。

        全场的观众默默地注视着这两家的队长,没有倾向性的助威,没有不耐烦的起哄,风猛雪疾,天寒地冻,没有一个观众提前离场,偌大的一片综武场地,只有这两个人在孤独又艰难地拼杀着,单调又冰冷的兵器撞击声回荡在场地上空,一声声一下下地震人心弦。

        一炷香,两炷香,一刻钟,两刻钟,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人挥动武器的动作都因疲劳而变得异常困难,纵是如此仍然不肯停歇地刺出,砍下,横劈,斜斩,跳起来,俯下去,倒地翻滚,鱼跃腾挪……

        观众席上不知哪个角落里有人嘶声吼了一句:“努力!加劲!”于是便有几个人跟着附和:“努力!加劲!”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渐渐地汇聚成撼动全场的齐声呼喝:“努力!加劲!”没有倾向性,没有胜负心,没有急躁和不耐,只有充满赞服的鼓励与喝彩。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狂风渐止,疾雪渐息,仿佛如同拉下帷幕般,最后的一阵细雪飞扬中,武珽的剑划过卢鼎的胳膊,扬起一溜人造血,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鲜明夺目。

        紫阳车,阵亡。

        锦绣书院,获胜。

        赛场边扬起锦绣的大旗,阵亡在各个角落的双方队员齐齐向着这边聚拢。

        武珽和卢鼎两个原地立着对喘,“说真的,刚才要不是我踩着一块极滑的冰趔趄了一下,你这剑可划不到我。”卢鼎和武珽道。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武珽笑道。

        “好吧好吧,论运气你赢了。”卢鼎道。

        “论实力也是我赢。”武珽笑道。

        “哎哟我还不信了,来来来,咱们再战三百回合,输了的吃雪一斤敢不敢?”卢鼎道。

        “别闹啊,我还想回家吃饭呢,都饿了。”燕七在旁边道。

        “姑娘,我请你!走,你说去哪儿吃?”卢鼎立刻转头和燕七道。

        “队长你要点儿脸!我们还饿着呐!雪里冻了这么半天就是为了等你赶紧死,容易吗我们?!”紫阳队员纷纷凑过来,“队长说请客了嘿!走走走,春江花月楼雅间儿!”

        “滚我没带银子。”卢鼎道,“饿了吃雪!”

        “燕小姐,你的箭法好厉害,教教我怎样一下射出三支箭怎样?”丁翡凑到燕七跟前,摘了头盔冲着她露着白牙笑。

        “滚滚滚,丁翡你又不是学射箭的!闪一边和队长吃雪去!燕小姐,你还是教教我吧!”又一个紫阳队员凑过来。

        “教我教我教我!”

        燕七眼前瞬间挤满了基佬紫甲衣。

        武珽一伸胳膊把燕七从紫阳堆里拽回来,招呼自己的队友站队,双方在裁判主持下互相致礼,然后解散,各回各的备战馆。

        “燕小姐,综武决赛来现场看我们比啊!”紫阳队员们临离去时还扭头冲燕七叫。

        “好,预祝夺冠。”燕七挥手。

        回得备战馆,一众人或默默地脱去甲衣,或坐在椅上闭目歇息,气氛有些安静。

        武珽立在当间笑眯眯地看着众人,道:“我想我们队大概是唯一一支赢了紫阳队后还不高兴的队伍了,怎么,这还不能满足你们吗?”

        “……可我们还是被淘汰了啊……”有人叹道。

        “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淘汰常有,战胜紫阳可不常有。”武珽开着玩笑,“至少我们证明了这一场在战术上的成功,这是一个飞跃和创新,我因而对我们明年的比赛充满了信心。这一回我们能够战胜紫阳队,下一回我想我们依然还能够战胜紫阳队。紫阳队都已经是手下败将,明年的我们,又有什么可担心和畏惧的?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从头再来的勇气,我想大家不会是这样没种的懦夫吧?”

        “当然不是。”众人渐渐还了阳,嘿嘿呵呵地笑起来。

        “那就好,明儿下午继续强训。”武珽道。

        “嗷——天理何在啊!”锦绣众闻言齐齐晕倒。

        “开个玩笑,”武珽笑,“明儿可以歇了,大家各回各的本社,下一次综武队的集训在明年综武赛开赛前重新开始。”

        众人这才嘻嘻哈哈地起身,收拾了东西鱼贯出得备战馆,武珽站在原地未动,笑着目送队友们离开,燕七最后一个从更衣室出来,和他道:“你还能撑吗?要不要我背你?”

        武珽笑着看向她:“那就辛苦你了。”

        “……你还真不客气啊,”燕七走过去往他面前背身一站,“那你注意点啊,骨折的那只脚不要用力。”

        一只大手拍在肩上,武珽笑着的声音从耳后传来:“干得漂亮,小七。”

        “说什么呢,忘了啊?我是妖怪啊。”燕七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889/183294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