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恰锦绣华年 > 第277章 逼离

第277章 逼离

        武玥兴冲冲地扯着燕七拉着陆藕奔向簇拥着箭神的那群人,燕七看到燕四少爷也在里面混着,和一众箭神的狂热粉一起闪着星星眼地从各个角度凝望着他们的偶像。

        “来了来了!”有认识燕七和武玥的人兴奋地叫起来,“开始吧开始吧!”

        武玥奔到近前,拉着燕七陆藕向涂弥行礼,兴奋得脸都红了:“您想让我们怎么配合呀?”

        涂弥却只笑眯眯地望在燕七的脸上:“听说燕七小姐箭法精绝,不知可愿与我一较高下?”

        众人“哗”地一下子炸裂了:“一较高下”?!箭神您也太谦虚了吧!这丫头片子何德何能啊能担此四字!何其有幸啊能和箭神比箭!这简直就是恩赐啊恩赐!

        一时数不清的饱含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齐刷刷钉在燕七的脸上,武玥在旁边瞅见燕七的嘴型是要说“不”,连忙一把乎过去掩在她嘴上,发出“啪”地一声清脆响声,旁边人听着都替燕七感到疼,武玥顾不上基友感受,箍着她头一点再点,替她应着:“愿意愿意!小七最崇拜您了!”

        燕七:“……”这才是最大的笑话……

        涂弥笑着看燕七:“是吗?那做我的徒弟如何?”

        “轰——”众人这回炸成了飞灰——做箭神的徒弟!谁都知道箭神根本不收徒弟的啊!就是元昶也是皇帝亲自开口才令箭神勉强应了的啊!天知道每天在箭神家门口跪着求拜师的人有多少啊!多少人跪成化石了也没能让箭神正眼瞧一下啊!这小丫头前世是拯救了盘古和女娲了吗竟能有如此洪福?!

        武玥箍着燕七脑袋的手都激动得颤抖了,正要把基友直接摁跪在冰给箭神磕它个九九八十一头,却被燕七一侧身闪脱了开去,淡淡看着涂弥:“我已有师,恕难……”

        燕七话还没说完,已经被旁边众人的吐血声盖了过去——她特么的还拒绝了!拒绝了!老天这是什么世界!想要的人得不到,得到的人不想要,这是公然耍流氓啊!这样的人应该活活用箭抽死啊!

        “小七你——”武玥也险没急晕过去,正要跳起来把燕七揍得忘了自己曾经有位师父,就觉胳膊被谁一拽,不由得向后退了三四步,扭头一看见是她五哥,面色淡淡地看她一眼:“别胡闹。”

        “五哥!多好的机会,小七她——”武玥就要告状。

        武珽面色一沉,倒把武玥唬得噤了声,她这五哥鲜少怒形于色,这般一沉脸,还真让人看着有几分心惊,便听他道:“纵是你同小七再亲近,也不能越俎代庖替她做决定,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武玥听了这话愣了一愣,转头看向燕七,见那张面瘫脸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然而从小相处到大,就算武玥再迟钝,这会子好像也能多少感觉出自己的朋友有那么一点点不同来:小七好像……真的不愿意拜箭神为师。

        “一徒不能拜二师啊,你们吵吵什么!”武玥立刻坚定地站到了自己朋友的立场上,向着那帮因嫉妒而忿忿不平地指责燕七不识好歹的家伙们瞪眼睛。

        “哦,这样的话那我就只能对此表示遗憾了,”涂弥当然也只不过是在和燕七开玩笑,“要比箭吗?”

        这回不再等燕七说话,众人齐声喝道:“要要要!”

        众意难违,燕七也就没拒绝。

        “怎么比呢?”涂弥仰脸假作思索。

        “不如拿活人做靶啊!”闵红薇早等不得了,狠狠盯着燕七提议。

        “唔,主意不错。”涂弥眉毛一扬,“那就请闵三小姐来做这块活靶好了。”

        “(||°Д°)!!”闵红薇登时傻了眼——这走向不对啊!怎么会是我!“不——不是……”

        “好好好!”武玥憋着笑带领围观群众高声起哄,硬生生把闵红薇后面的话淹没过去。

        闵红薇拼命冲着涂弥摆手摇头大声说着什么,涂弥却眯着笑眼视若未见,待众人的呼声平复,他才又继续说道:“比赛方式便是我与燕七小姐各立两端举箭互射,闵三小姐站在中间,谁若伤了闵三小姐谁便输,每人各射三箭,取对方身上一物为目的,三箭后两相比较,取物小者为胜,如何?”

        “(||°Д°)!!”这回武玥笑不出来了——举箭互射!这稍有差池可就射到身上了啊!太危险了太危险了!这哪是比箭啊,这分明是在搏命啊!

        “不可以!”武玥和闵红薇齐喊。

        “好好好!”围观群众继续高声起哄,要看就看刺激的,这种比法才精彩啊,难不成要让箭神和姆们凡人似的端着弓射一块光秃秃的破靶子?这比法好!只拿箭互射就足够惊险刺激了,还要往中间放个大活人,难度直接翻番啊!艾玛太让人期待了!

        “不行——我不行——让——让她来!让她来!”闵红薇吓白了脸,胡乱地想找个替死鬼,顺手就把身边的褚姑娘给推到了涂弥面前,褚姑娘想杀了闵红薇的心都有了,亏了她成天这么用心地抱她的大腿,不成想关键时刻竟然说被踹开就被踹开,一如当初她对待陆莲,这个闵红薇简直——冷血至极!愚蠢至极!

        褚姑娘又惊又恨,却仍是不得不忍,正要想个法子再推给别人,却听得箭神笑着开口:“闵三小姐这是信不过涂某的箭法么?既这么着,那还是不比了。”

        众人一听这话哪里肯依,趁着人多混乱,七手八脚地把闵红薇往前推,也不知是哪个动的手,边推边嘴里嚷嚷:“箭神的箭法盖世无双,闵三小姐连这个面子都不肯给么?今儿箭神可是特特给闵大人祝寿来的!”

        闵红薇搞不清为啥箭神给她爹来祝寿她就得舍命当肉靶回报,可她哪里敌得过这么多人啊,被团团围在当中,想逃都逃不了,急得险些白眼一翻当场吓厥过去。

        那厢闹轰轰一团乱,这厢武玥陆藕和武珽却都有些担心燕七,武玥皱着眉道:“都怪我,不该硬扯着你来,早知你不愿意,说死我也不过来的,这下可怎么办!”

        燕七道:“别说傻话,人活在这世上就是要不断地接受各种挑战,否则你要怎么长大成熟开花结果?不用担心我,我死不了。”

        武玥:“……”都特么说到“死”这个份儿上了,我能不担心嘛?!

        “真有这么严重?”陆藕也担心得捂着心口,“别比了,我们走吧,对方是高高在上的箭神,咱们就算走了也不会有人笑话咱们,何必冒这个险呢?”

        “众怒难犯。”燕七没有多说,只有她知道涂弥是不会轻易放她走的,他想玩儿,他就一定要玩成,她若不肯陪他玩,他就会让她的家人和朋友陪他。

        武珽也许也知道。拉了燕七走到一边,低了声问她:“你有几成把握?”

        “讲真,没啥把握。”燕七道。

        武珽有些心惊,在射箭这方面,燕七从来都是自信笃定的,他从没有听她说过什么“没把握”这样的话,既然这么说了,只怕形势当真不容乐观。

        也是,对方可是箭神,又有内功在身,在不知道他对燕七有些非正当的意图之前,他的形象还是很高不可攀的,根本不会让人问出有没有把握这样的话。

        “你确定他不会伤害你?”武珽盯着燕七。

        “我不确定。”燕七平静地道。

        武珽望着燕七,半晌拍拍她的肩:“我就在你附近。”

        “好。”

        武珽的脚还不能做剧烈运动,但若真有什么事,燕七知道他真会拼上这只脚出手相帮。

        就在闵红薇还在那厢纠缠不清的功夫,早有好事的人跑去广而告之招了更多的人来看热闹,闵红薇抵不过这么多人众志成城地威逼利诱软磨硬泡冷嘲热讽连激带劝,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地被众人推到了冰面上的空地处,有那机灵的早把弓箭给双方找来了,皆是四十斤弓,制作精良,造型美观,市面上能卖上百两银。

        这人一脸膜拜与恭敬地把弓箭双手呈给涂弥,涂弥却看也没看他,接了弓拿在手里试了试,哼笑一声:“烂弓一把,凑合着用。”

        众人却在旁边激动万分:妈呀快看!箭神拿弓啦!好激动好激动!他原来是这样拿弓的啊!他拿弓的姿势好帅好帅啊!不愧是箭神啊!拿弓的气质都与众不同啊!快让我们看看箭神射箭的神姿吧!

        涂弥解开身上紫貂大氅,露出里面那袭红袍来,早有狗腿的人上来将他的大氅接了去,涂弥便偏头望向燕七那厢,见一伙少男少女围着她,个个长得英俊俏丽,可哪一个都掩盖不住她,她是如此的安静,却又如此的夺目,她像前世一样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可惜这一世的她却不像前一世那样会笑,前世的她一笑,整个森林都会变得更绿,整片山峦都会变得更青。

        涂弥勾起唇角,冲着燕七做了个请的手势。

        燕七拿着弓走向场中,她的身后是武玥陆藕,是武珽萧宸,是崔晞和燕九少爷,还有综武社的队友及对手们。

        “小七加劲!”这些人大声给她捧场,尽管谁都清楚她不可能战胜箭神。

        武玥还是很兴奋,陆藕却有些担心,武珽面色深沉,萧宸默然不语,崔晞面无表情,燕九少爷若有所思,队友们期待着燕七能有上佳表现为锦绣挣脸,对手们则纯粹就是为了起哄凑热闹。

        走到场中,涂弥却不急着同燕七比,慢悠悠行至燕七面前,探下头来看着她笑:“这地方比赛都要讲彩头,你我入乡随俗,也设个赌注怎么样?”

        “这才是你闹这一出的目的吧。”燕七淡淡看着他。

        “你可以这么认为,”涂弥笑着扫了场边围观的人群一眼,距离较远,众人只知这两人在说话,却听不到在说些什么,“否则我怎么会拉着你给这帮蠢货围观看戏。”

        燕七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等他自己表明意图。

        涂弥笑着仔细在燕七的脸上看了一阵,方道:“听说你在那什么综武赛上大放异彩,我倒不知你还有这样的兴致爱掺和这些小屁孩的玩意儿,前世自从我离开,就一直没见过你的箭技,也不知道你后来有没有长进,在御岛上虽过过招,却没能尽兴,趁着今天难得遇见,咱们真刀真枪来一把,我不用内功,咱们公平对战,我给你这个报前仇的机会,怎么样?”

        “如果你是为了这个,恐怕是白费心了,”燕七道,“我并不想报什么前仇,前世的你对现在的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你所做的一切,对我来说压根儿不值得当仇一样看重,而你还是跟前世一样,太看得起自己了。”

        涂弥闻言忽地放声大笑,把一众围观群众笑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见他们心目中伟大的箭神正伸出一只手慈爱地摸在那姓燕的丫头片子的头上,笑意盈眸地似乎在说些鼓励后辈的话。

        “那就来说说你我这次的赌注好了,”实则从涂弥口中轻飘飘地说出的却是这样的内容,“女士优先。”

        燕七淡声道:“不许在任何场合以任何理由把我的家人朋友牵扯到你或我的事情里。”

        “好。”涂弥不假思索地应了,却又何尝不是一种自信与自负,就仿佛燕七不管说什么都是无用,因为她根本赢不了他,“现在说说我的条件,”涂弥笑得挑逗,可说出口的话却字字冷酷,“如果你输,就给我远远地离开京城,十年内,不得入京半步。”

        “做不到。”燕七直截了当地道,“我有家人。”

        “啧,家人,”涂弥用怜惜的目光笑望着燕七,“飞鸟,你是打算用这辈子来弥补上辈子缺失的东西吗?家人?嗬!换了副皮囊你就真以为自己已经不再是云飞鸟了?别忘了,你的灵魂并没有变,依然是那个被猎户捡回去收养的弃婴,没爹没娘没来历,甚至连死的时候都没有人给你送终,你现在所谓的家人,也不过是把你当做了原本的燕家七小姐,你如果敢对他们说你是鬼魂附体,你看看他们还拿不拿你当家人。”

        “这是我的事,不劳费心。”燕七不为所动。

        “好吧,看在前世的份儿上,我退一步,”涂弥笑叹,“你这肉身今年十二岁吧?那就在它成年以前,不得回京——这是底限了飞鸟,你若还不肯接受,那我们就取消这场比试,而我也不能向你保证今后的日子能否控制住自己对你的思念之情,不顾一切地跑去你的‘家’里找你……你觉得呢?”

        “就这样。”燕七转身往要比试的地点走去,涂弥望着她的背影笑了一声,也转身向着另一端行去,围观众人立时欢呼起来,激动得挥舞着拳头——要开始了!一场新鲜的,并且一定会是精彩的对决!

        要逼她离京,必然事出有因。燕七背身而行,抬眼望向远处。远处有一群人在游园说笑,未曾注意这边的热闹。其中一个瘦月潇竹般的身影是燕子恪,负着手,背向着这厢独自赏景,尽管外面罩着狐裘大氅,也遮不住这一身孤孑清癯。

        今年的他,好像比往年都要忙都要累。燕七这么想着,收回目光,转过身。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889/188526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