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恰锦绣华年 > 第330章 虚实

第330章 虚实

        “与姚立达相比,我们处于绝对劣势,主动出击不可能,硬拼更不可能,所以守才是重中之重,”燕九少爷慢慢地道,“我们要守到局势进一步起变化,守到朝廷接到这一消息后做出的应对反馈回塞北,因此,守,是我们唯一要做且无论如何也要做好的事。”

        “说得对。”他姐无论何时都无条件捧他的场,“你接着说,我们要怎么干?”

        “不但要‘防’,要‘守’,还要‘吓’。”燕九少爷抬了抬下巴,他姐收到指示拿笔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吓”字,不是吓唬的吓,是威吓的吓。“我们家不是城门,想进进想出出,能令对方望而却步是上上策,如若挡不住他们急着送死的脚,我们也不吝送他们一程。”

        燕九少爷这话说得既淡又冷,燕七抬头和萧宸道:“快掩住小十一耳朵,这话题婴儿不宜。”

        萧宸:“……”

        小十一:“呷呷。”

        “先说说望而却步吧。”燕七看向另一个弟弟。

        燕九少爷慢慢一笑:“我们用一个另类的空城计。”

        另类,这词当然是从燕七那儿学来的,崔晞秒懂,萧宸和小十一一脸虚心准备认真学习。

        “家里人手少,这也是姚立达无所顾忌敢上门生事的原因,而我们若要令他有所顾忌,就要做出个家中藏了不少人的假象来。”燕九少爷翘着唇角。

        “呷?”小十一歪着头看他。要怎么做呢?

        “可还记得未央村的那件案子?”燕九少爷挑眸看向燕七。

        “用影子把人吓死的,”燕七点头,“你该不会是想学以致用吧?”

        “为何不呢?”燕九少爷垂眸理着袖口,“虽不至于将姚立达的人吓死,但也可令他们以为家中早便有了准备、埋伏下了不少人等着他们入彀。且我们也无需做得像未央村案那样复杂,借助灯光、剪纸和一些普通零件,足以达到想要的效果。”

        “可……”旁听的萧宸忽然有话说,小十一噌地一下子转过头来仰脸看着他,并且暗挫挫地伸出一根手指想戳他的鼻孔。

        “有疑问?”燕九少爷看向萧宸。

        “用剪纸的话,一动不动会显得很假。”萧宸道。顺便轻轻颠了颠臂弯上的小十一,小十一笑着挥拳在他胸口来了一下:跟谁俩呢。

        “这就要看某人的功夫了。”燕九少爷继续低头理袖口,那厢崔晞懒洋洋地支着下巴倚在桌上只管呵呵地笑。

        “影子是最易混淆人视觉的东西,”燕九少爷理完袖子重新抬起眼皮,“做出虚实与动静结合的效果来,就能更显逼真。因此我们还需再借鉴一件案子——就是那位琳表姐用蛇影杀人的手法。”

        琳表姐利用挂帘和视觉补像的原理制造了会动的蛇影,照此方法同样可以做出走来走去的人影!

        “看来去年一年你学到了不少东西啊。”燕七慨叹。

        围观案子也不是白围的,这都能拿来举一反三了,可见拥有柯南体质也不是什么坏事,关键时刻杀人手法也能变成保命手段——当然,这种本事除了她家燕小九大概别人也不大能具备。

        “这件事……”燕九少爷看着窗外故意慢吞吞拉长调。

        他聪明伶俐的姐立时接上,和崔晞道:“小四试着做做没问题吧?”

        “画人物我不大在行。”崔晞笑着道。

        “这种事交给这货,”燕七一拍燕九少爷的肩,“你们两个可以精诚合作了,期待ing!”

        燕九少爷无比嫌弃地扒拉开他姐的手,“只靠简单的吓唬,也未见得挡得住疯狗,所以我们不但要用‘虚’吓,还要用‘实’吓。”

        “那么接下来你打算应用哪件案子的手法呢?”燕七问。

        燕九少爷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像是在表扬她终于智商在线了一回,道:“人多只是我们做出来的假象,实际上能投入实战的终归只有这么几个,因此我们应尽量避免与敌正面冲突,利用偷袭的手段在保住自己的前提下打击对手。而我认为,偷袭的最高境界不是躲在暗处放冷箭,而是就在视野开阔处堂而皇之地攻击对手,对手还看不见你在哪里。”

        “嚄哦喔噢。”燕七手里的笔在指间转了几圈。

        燕九少爷勾勾唇角,他姐可从来都不傻,很多事根本就是一点就通。

        “嘎?”小十一讨厌卖关子,挣扎弹动着就要飞出去扑打他哥。

        燕九少爷横他一眼,慢吞吞地说出计划:“去年书院画艺展览上余金晖所使用的杀人手法,你称之为‘人体彩绘隐身艺术’的,我们可以拿来用一用,颜料涂在衣服上,再做几个头套,夜里值岗的人穿着,就站在指定的位置‘隐身’于背景中,身上的兵器和手.弩也一并涂上,夜里黑,更不易被人发现,如此既能保证自身安危,又可除敌人于毫无防备之下,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萧宸在听燕七详细地解说过这一手法的原理之后,不由深深地看了燕九少爷一阵,这个法子岂止是事半功倍,简直是逆转了双方的处境,明明对方才是来搞偷袭的,敌暗我明,用了这法子却生生给转成了敌明我暗,来搞偷袭的人反而处在了明处,被偷袭的人倒换去了暗处,虽然这手法是别人想出来的,但能将之举一反三灵活运用到这种程度,这个男孩儿的头脑可真是相当的不简单!

        “另外,”可怕的小男孩儿竟还有话说,“只靠手.弩和区区二十来名退伍兵,对付得了少量的敌人,却应付不了大批量的人,所以我们还是需要搞一些大动作,比如,综武队时用到的枝杈阵,”说至此处看了眼崔晞,“再比如,东溪队曾用过的烟具和能将绳网喷至空中而后展开落下来的工具,”又看了眼燕七,“所有能用上的东西,都用起来,姚立达会被激怒到什么程度无从预料,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和最全面的准备,用以支撑到他玩儿完的那一天。”

        “就照你说的来。”燕七拍板。

        四个半巨头的会议结束后,燕宅上上下下就彻底忙碌了起来,这里头五枝最苦逼,因为运沙子不好白天去运,恐令姚立达察觉,只好晚上去,萧宸有伤在身干不了重活,这任务就全给他一人儿来完成了,一到晚上就跑出去,整宿都在一趟一趟地往燕宅扛装了沙子的大.麻袋,好在只需要铺众人睡觉用的房间就行了,否则非得把他累屁了。

        扛回来的沙子,由家中仆妇们先用水冲洗干净,以免扬起尘土,尤其是小十一在的房间就更得注意卫生,洗干净后晒干,筛出较细的沙子用以铺在身下睡觉,其余的放在房内备用。

        采购和搜寻各类工具和材料的话,就只能乔装改扮后尽量避人耳目地上街去找了,东西收集回来后就根据崔晞的图纸和用木头做出来的小模型制造原比例的成品,张彪甚至还神通广大地弄回来了两个木匠,这对儿木匠是父子俩,以前被街霸地痞欺负的时候幸被张彪撞见,出手相帮救了两人性命,如今张彪一叫,二话没说就来了,燕九少爷也没瞒着,把这次事件的前因后果跟这父子俩说了,父子俩一听更是拍着胸脯表示为了燕将军的家人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有了专业木匠的加入,崔晞设计的东西完成进度就更快了,燕宅的其他人虽然是外行,但也能跟着打打下手、做做力所能及的事。制造过程中动静小些的,就只在已经腾空了的第四进上房里进行,动静略大的,便转移至地窖里去完成,隔音效果也是好得很。

        没过几日,城中果如燕九少爷所料那般,一些已经逃离故土的北塞百姓听闻了边关军大胜的消息,都纷纷回转了家园,城门口白天的时候进进出出的人口络绎不绝,而守门的卫兵则增加了四倍的兵力,进出城的盘查也比平日更加严格了许多。

        木匠父子依照燕九少爷的指示,最先做好的就是那架可以坐六个人的瞭望台,瞭望台就置于第三进院的院中央,六把椅子背靠背摆成水仙花瓣状,下头是应用榫卯技术搭建的梯架,足有十多米高,木头之间咬合得极其稳固,而且便于攀登着上下,为此女眷们还专门用布缝了个大罩子,白天的时候把这瞭望台罩起来,让外人弄不清里头的玄机。

        比较遗憾的是燕七把望远镜留给了燕子忱使,现做新的眼下又没有这个条件,只能从那些亲兵里选出六个眼力最好的来担当瞭望兵,好在坐得高看得远,可视范围还是很大的。

        当沙子都处理好后,众人就正式地调换房间了,一些粗使的下人住去第五进院,贴身的丫头嬷嬷和主人贵客们都住在第一进院的倒座房里,以及张彪等几个功夫较好的亲兵也在第一进院,好方便随时保护主子客人。

        为免大家住得过于分散而在发生紧急情况时不能及时相互照应,众人不得不暂时尽量占用较少的房间,于是燕九少爷、崔晞、萧宸和五枝就挤在了一间里,隔壁就是燕七、燕二太太、小十一、奶娘和五香十色两个贴身丫鬟,其余的丫鬟嬷嬷都在另一个房间,满满当当地住着,天天在沙子里摸爬滚打。

        小十一的待遇最高,不必睡沙铺,有专门的小木床给他睡,每天夜里五香十色和奶娘轮流值夜,专门守在小十一身旁。大家其实最怕的就是小十一夜里饿了尿了哭起来,这一哭的话可就暴露了大家换房的计划,不过这一点也根本难不住燕九少爷,吩咐了奶娘和五香十色,倘若夜里小十一哭起来,就立刻用粗鄙的话训他——试想哪个下人敢这样对小主子说话?便是燕二太太也不可能这样说自己的儿子,所以如果这个时候正巧有前来打探虚实的敌人在附近听到,也至多以为这孩子是府中下人所生,谁会联想得到燕家的主子竟然住到了第一进院的下人房里、燕家的下人又怎么可能会如此训斥自家的小主子呢?

        再之后燕九少爷为值夜的人亲手涂绘的“隐身衣”也制作完成了,张彪他们穿上之后站在指定的位置,甭说晚上了,就是白天都不易发现,把张彪他们这帮人稀奇坏了,没事儿就穿着这衣服站在那儿装空气吓唬人家小丫鬟。

        用来冒充人多势众的影子工具,也在燕九少爷和崔晞的手下完美诞生了,静态的影子通过灯光角度和材料质地不同,做得虚虚实实远远近近,看上去十分逼真,动态影子要用到人为操作,于是在房内安排着一名家丁专门负责此事,兼顾着打灯光和不定时地拉动帘子让动态影子动一动的任务。

        东溪队使用过的烟具、罗网喷射筒更是难不住崔晞,一口气弄出来不老少,每个人都配备上还有富余,唯一要花比较长时间来制作的是枝杈阵,锦绣的枝杈阵其连动运转的机关是埋在地下的,眼下却没有那样大的人力来做到这个程度,于是只好把操纵机关运行的部件都放在地面上,其次因为要防着对手纵火,枝杈阵不能再用木头来做,只好四处去寻找铁棍铁耙一类的东西来个随性组合。

        好在北塞拥有两座大铁矿,风屠城内的铁器和铁艺制品是绝不会少的,张彪他们几个白天夜里四处搜刮,能用不能用的全往回兜,连人谁家要给马钉掌的马蹄铁都给撸回来了。

        燕家人忙着悄悄布置自己的堡垒的时候,姚立达方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直到过了近半个月,才收到了推测来自于雷豫的小纸条,纸条上只有潦草几个字:小心,我拦不住他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889/208679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