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恰锦绣华年 > 第382章 愉悦

第382章 愉悦

        武五同志打鸡血了。燕七琢磨着,搭上箭欲要来个远程助攻,却见这东溪阵地里层层条条的布帐忽然无风自动起来,兜头盖脸地四处乱卷,不得不说东溪对这一次与锦绣的比赛准备得十分充分,康韶不愧是玩儿战术的,知道锦绣的炮厉害,也知道锦绣有个以击鞠为进攻方式的强马,就设下这布帐阵专门用来妨碍炮和马的视野,并阻碍箭与鞠的飞行,这些布既柔又韧,再强的箭也架不住这以柔克刚的无数布匹的阻挠,这天下没有哪一项技能是无敌的。

        燕七没有冒然出箭,这些布必然是被绳索一类的东西串连起来受到人为操控的,只要找到其中一根绳索,把它弄断就可以毁掉一部分机关。正在这些乱飞乱舞的布间细找,就见不远处柯无苦从容举箭向着高处射击,“啪”地一声射断一条被隐藏在布间的绳索,然后就被一面巨大的布从天而降地罩下来盖在下面,百般挣扎着在布下找出路,挣扎着挣扎着人忽然就没了,燕七猜测这苦命的家伙是掉进了陷阱……

        这个功夫武珽那厢已经打完收工,大步向着这厢跑回来,见身上着了两处,丢了三分,而他的三名对手阵亡在地,人人一脸受尽摧残的神情望着他的背影。

        “走!”武珽招呼燕七,一径跑到她的前头去,“跟着我,注意脚下!”

        “好!”燕七搭着箭跟在武珽的身后奔跑起来,武珽向着前冲,偶尔踩到某处地面轰然一下子塌出个陷阱,全都被他凭借惊人的反应速度运起轻功完美越过,而燕七则将自己的每一步都踏在武珽留在实地处的脚印上,如此她就不会误触机关或陷阱,凭借武珽在前蹚道,她则在后以箭相护。

        武珽一直前冲,始终没有回头,仿佛知道燕七定能跟上他,两个人的速度快极了,快得让注意着这厢的观众都不由开始振奋狂呼,从高高的观众席上看下来,这两个人就像是一柄锋利的剪刀,流畅无比地划开了覆盖着整个东溪阵地的布匹。

        武珽带着燕七没有一味横冲直撞,而是灵巧地在布阵之间寻找空隙并尽力避免触发更多的机关,面对东溪这样的阵仗,只能用巧,不能蛮闯。

        两个人不停犀利深入,在一处拐弯的地方遇到了挥鞭而至的萧宸,武珽问他:“两兵呢?”

        “死了。”萧宸淡淡吐出两个字。

        燕七:“……能不能是‘阵亡’?”

        萧宸:“……不都一样?”

        武珽:“远逸在左我在右,小七稍拖后,冲。”

        三人便呈倒三角阵式继续冲出,武珽手中剑正可割裂布帐,萧宸一手持伞一手执鞭,但若触发暗器机关,立时以伞挡前,将三人护在伞后,手中鞭亦可协助武珽搅毁布阵,燕七在后随时补箭破坏机关,这三人阵愈发迅猛,所到之处几乎是布成片、木成屑!

        场外观众被这架三人组合的杀器激得兴奋万分,欢呼呐喊着想要给他们指明对方将的所在,然而这些声音远远听来全不过是嘈杂的噪音,场中的队员们却是无论如何也难以听清的,当三人组向着左边拐去的时候,观众们的叫声忽然拔高了八度——没错!就是那个方向!东溪的将,士,象,都在那个方向!冲过去!冲过去杀了他们!

        三人组轰隆隆地一路劈波斩浪,伴随着观众们到达顶峰的尖叫,终于与东溪的一将两士两象相遇,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历来在队中担当兵角色的康韶这一次居然是将担当,看来是对己队这一次的机关相当有自信,且也对武珽会突破机关找到此处的可能性做出了预判,于是他便做了将,在这里等待着与武珽来场王牌对王牌的硬战。

        只是康韶未料到的是这次锦绣一来就是三个顶尖的队员,立即后撤并令道:“两士掩护,两象拦住对手炮!”

        东溪士有盾,而且是专为这场对阵锦绣准备的大盾,能够从头遮到脚,且这盾还宽,一盾遮两人都绰绰有余,两士将盾一撑,燕七和萧宸根本没有落箭之处。

        而康韶用两个象来对付燕七,当然是要欺负她不会徒手功夫,与象对决按规则是要弃掉武器必须徒手的——两个精通角抵的大汉收拾一个不会功夫的姑娘能用多久?一旦燕七阵亡,那就成了东溪五个人对付锦绣两个人了,胜算大得很,早知道东溪可也是京中四强的队伍啊,他们强的不仅仅是机关。

        武珽萧宸和燕七三人仍再前冲,听得康韶的排兵,武珽亦是立即喝道:“将和士归我,远逸收拾象,小七……”

        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呢,就见身后这俩货已经刹不住闸地冲了上去,一左一右地从他身边擦过,紧接着看萧宸鞭子一甩,不去抽前面的对手,反而把鞭梢一抖将燕七的腰卷了住,再接着使力一拽一抛,竟是将燕七抛向空中,鞭梢就势松开,便见燕七在空中一记漂亮的鹞子翻身,直接就从迎面扑来的两个东溪象的头上越了过去,落地后根本不停脚,几个箭步冲向那正举着盾的东溪士,足一蹬腿一提,一脚踏在那以微仰的角度举着的盾上,借力拔身而起,姿如惊鸿势似凌云,半空里翩然翻过那盾,再落地时人回身、箭离弦,“噗噗”两声,那两名举着巨盾未及转身的东溪士当即被瞬杀在场,那厢萧宸早已飞身越过巨盾,人在空中未落地,手中长鞭已疾出,一匹乌影快如迅雷直击位于最后位的康韶,康韶偏身堪堪闪过,萧宸第二鞭紧接着再度袭到,康韶举剑相敌,却听得“叮”地一声响,剑尖竟是被一支利箭撞得一偏,正是这么一偏,使得萧宸的鞭子顺利突破他的攻势直卷面门,康韶疾速后跃,那鞭子夹着劲风由头盔前掠过,而这风声还未过尽,便觉胸口处重重一记撞击,整个人不由得向后连退三步,再一低头——心口五分处乌黑箭杆新漆正亮,映着雪白箭羽,清晰又鲜明地向着他、向着所有锦绣未来的对手们,昭示着一股崭新又霸道的蓬勃力量。

        “东溪将——阵亡!锦绣书院——获胜!”裁判手中的小旗高高向天而举。

        “duang——”终场锣声响彻全场,赛场边缘,红底金字的锦绣大旗倏地展开,迎着春风与煦日,猎猎飘扬!

        “轰——”思路还停留在锦绣三人与东溪的将士象迎面相向那一场景的观众们花了好久的功夫才缓过神来——太快了!这一连串电光火石的进程根本让人跟不上反应和节奏!太快了!双方相遇,锦绣兵将锦绣炮抛越过东溪象,锦绣兵和锦绣炮越过东溪士,锦绣炮瞬杀东溪士,锦绣兵干扰东溪将,锦绣炮瞬杀东溪将——这一连串的配合击杀,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毫无犹豫、毫不拖泥带水,如此干净利落,如此赏心悦目,如此酣畅淋漓!

        锦绣粉们彻底爽翻了,可惜这情景不能重现,不能反复欣赏反复过眼瘾,只得把这遗憾化做激情统统吼出来,这铺天盖地的欢呼声比开赛前还要热烈,比对战进行时还要高昂,震得东溪阵地里挂着的那些布似乎都在颤抖。

        燕七转过身,冲着观众席上的某个位置招了招手,心细的观众连忙循着她招手的方向找过去,却见那一片的人丛里鹤立鸡群地站着个高大又俊朗的男人,这男人双手抱着怀,一身的豪劲之气,微仰着下巴垂着眸,唇角斜挑着个笑。

        艾玛这不是那位从塞北杀敌回来的燕将军吗?!他带兵进城游街庆功的时候全城百姓都去围观了,人是又年轻又英俊,对外杀得了蛮子对内诛得了奸臣,如今位居三品,掌管京营大军,皇上的身家性命都由他来保着护着,那可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啊!现在坊间都已将他奉为战神,因为这位在塞北杀敌十二年,是真真正正的未尝败绩,是实打实的百胜将军啊!

        眼瞅着观众席上一群认出偶像的粉丝把自家老爹团团围住,燕七连忙转回身假装跟自己无关,见武珽向着这厢走过来,一手叉了腰看着她和萧宸,道:“你们两个这配合是练过?”

        “倒也没有刻意练,”燕七道,“我们在塞北和蛮子有过一次遭遇战,那一仗打了很久很久,什么样的与敌相对的情况都遇到过了,这样的配合就是那时临场发挥出来的,刚才和东溪那几位正面相遇,就和那时的某一刻的情形差不多,这配合就不由自主地使出来了——真不是故意不听你指挥啊队长,你话说得太慢了,我俩都跑过去了你还在那儿拉长腔呢,下回你说快点儿,多余的字能省则省,看看人孔副队。”

        武珽气笑不是:“你还倒打一耙了,过去站队!”

        双方重新到楚河汉界处集合,列队互相致礼的时候有好几个东溪队员都盯着燕七看,搞得燕七连头盔都没敢摘下来,生怕回家路上遭人报复拍黑砖。

        “燕小姐的箭法果然名不虚传,”散场时康韶走过来微笑着和燕七道,“不知几时有空肯赏脸赐教一二?”

        “康队长不要开玩笑啊,让人听见该以为你这是想私报公仇了。”燕七在头盔里嗡嗡地道。

        “……”康韶笑着扬起眉,“燕小姐莫不是看不起我这个手下败将?”

        “……你们这些玩儿战术的嘴上都长着心眼儿……”燕七无奈,“要不……你先排队等叫号?”

        “我看应该不需要等得太久,”康韶笑道,“三月十五朝廷举行春猎,届时受邀臣子皆可带家眷前往并参与围猎,期待与燕小姐在猎场上见。”

        “……好吧。”燕七这个时候终于深深体会到了什么是盛名所累,如涂弥那样做个不近人情之人其实也是个避免更多麻烦的好办法。

        回到备战馆更衣的时候,本场表现最佳队员的人选也评出来了,燕七光荣地成为了她回归第一战里的主角,一次艳惊全场的“群瞬杀”连毙五人,一次与萧宸配合凌越东溪两象两士并最终箭杀两士和东溪的将,这一最佳表现的评定是当之无愧。

        “不请客可没天理。”武珽笑呵呵地道。

        “请客请客请客!”众人立时轰叫着起哄。

        “走走走,路边零食摊子你们随便挑!”燕七豪迈地道。

        “吁——”众人嘘她。

        “快收起你们那副丑恶的嘴脸!爷就不信了,说,去哪儿,今儿不吃出你们个胃下垂爷这姓转个身儿写!”燕七道。

        “白云楼!白云楼!河东白家的分店,京中刚开了家新的,全是古风古意儿的美食,这几天正想着去过一回嘴瘾呢!”立时有人叫道。

        “嗷嗷嗷!白云楼!就去白云楼!”众人欢叫。

        “走走走!”燕七道。

        “不对啊……”柯无苦忽然苦着脸道,“燕师姐,你这姓翻个身儿写还是燕啊……”

        “……你的名字不也是?”燕七道。可怜的家伙,苦字翻身还是苦,这辈子也是翻不出甜来了。

        出了备战馆,燕七跑去叫上了武玥陆藕和崔晞一起去白云楼,燕九少爷却早就送燕二太太回府去了,燕七也没瞅见她爹,估摸着是看完她的比赛又要去城里带兵搜查,最后索性跟着武珽和队友们硬是把武长戈也给拉上了,毕竟是新赛季的第一战嘛,大家聚个餐就当是打气加油了,一众人浩浩荡荡地就奔了白云楼去。

        燕子忱带着兵经过楼下的时候正瞅见二楼临街的窗口露出他闺女的一张白里透红的脸蛋儿,虽然是面瘫依旧,但却似乎能感受得到她心底的愉悦。

        开心就好。燕子忱勾起唇,带着兵不声不响地从楼下过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889/216639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